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33章 请问九殿下,生辰八字?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君慕楚脚步顿住,回过头去看,就看到一个跟白蓁蓁长得很像的妇人跑到他面前,累得直喘粗气,也顾不上什么礼节,只一脸激动地说:“殿下这才刚来,怎么就要走了?正好十殿下也在,我这就张罗厨房去备酒席,殿下留下来吃个便饭吧!”

    君慕楚看了会儿红氏,又看了眼白蓁蓁,而后摇头,“本王还是不讨那个人嫌了,免得有人担心本王吓着她的家人,也吓着她自己。”更何况,他没听说谁家管酒席叫便饭的。

    “谁说的这话?”红氏狠狠剜了白蓁蓁一眼,“小孩子家家的,不懂事就不要乱说话。九殿下是咱们家平时想请都请不到贵客,你跟着瞎掺合什么?”

    白蓁蓁实在郁闷,“以前是请都请不到,那最近他不是总来吗?皇子都快扎堆儿往咱们家跑了,哪有那么稀奇。”

    “闭嘴!”红氏急眼了,“一边儿待着去,大人说话小孩子别插嘴。”说完,又笑意盈盈地看向君慕楚,“九殿下千万别介意,四小姐从小被我惯坏了,脾气不太好,她一向都是口是心非的,嘴上说着不留人,其实心里可巴不得您别走。”

    君慕楚冷哼一声,目光不离白蓁蓁,“是么?”

    “当然不是。”白蓁蓁嘴犟,“别听我姨娘乱说。”

    “让你闭嘴没听到是吧?”红氏气得想拧人,“回你屋去,这里没你什么事儿了。我同九殿下还有话要说,小孩子不该听的,赶紧走。”

    白蓁蓁不解,“你一个妾,跟人家皇子有什么可说的啊?”她着急了,这个姨娘嘴也是个没把门的,她今日长成这般性子,多半就是随了娘,这要是把红氏留下来跟九殿下单独说话,那还指不定扯出什么事儿来呢。一种强烈的危机感袭了上来,白蓁蓁上前去拽红氏,“你先回去,人是跟着我一起回来的,要说话也是我同人家说,没你什么事儿。快回去,不然一会儿父亲出来又该说你了。”

    红氏挣脱她的手,一本正经地告诉她:“你父亲跟二夫人打了一架,晕过去了,一时半会儿爬不起来。就算他能爬起来,他也说不着我。这座文国公府只要还想吃饭,他就得把你姨娘我好好供着,否则咱们再回一次红家,你爹就得饿死。”

    “行,我知道你厉害,厉害的姨娘您先回去行吗?”白蓁蓁越听红氏说话心里越没底。

    可红氏坚决不走,见也赶不走白蓁蓁,于是干脆放弃,一边跟女儿拉扯着一边急匆匆地问君慕楚:“请问九殿下是哪年哪月生人?日子时辰方便告知吗?我们家蓁蓁是天和十六年七月二十五申时三刻生的,算命的说她一生富贵还能旺夫,殿下方便告知您的生辰吗?”

    白蓁蓁都懵了,君慕楚也懵了,他终于明白这位白家四小姐的性子是随谁了,这跟她娘简直一样一样的。这开口就问他生辰八字,还把自家闺女的八字先报了出来,是要干什么?

    白蓁蓁简直崩溃,摊上这么个娘真是要了命了,她急得伸手去推君慕楚:“你快走,别理我姨娘,她胡言乱语胡说八道呢,你就当什么都没听见,赶紧走吧!”

    君慕楚是想走,毕竟这个场面不是他擅长应对的,白家这对母女简直刷新他对女人的认知。不过在走之前他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竟认认真真地回答了红氏的问题:“本王生于天和六年九月初十,亥时一刻。”

    红氏一愣,“天和六年啊?整整比我们家蓁蓁大了十岁。”她琢磨了一会儿,“也行,男人年岁大一点知道疼人。”

    白蓁蓁脸都快没地方搁了,再不搭理红氏,拽着君慕楚的手腕子就往府门外扯,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把人给扯了出来,再推上马车,然后抬起脚往马屁股上一踹——“赶紧走!”

    慎王府的马一声嘶鸣,很快就跑没了影子。

    白蓁蓁总算松了口气,正准备回头跟红氏算帐,却见老夫人不知何时也走到了前院儿,正跟红氏两人笑眯眯地在那块儿商量着:“大十岁好,十全十美。”

    红氏也点点头说:“我也觉得是这个理儿,那位九殿下虽然看起来终日冷脸挺吓人的,但十殿下不是说了嘛,他是外冷内热,打从认识了我们四小姐,待她就与别人不同些。连十殿下和二小姐都觉得有门儿的事,保准错不了。”

    老夫人眼着道:“就是,老身相信阿染的眼光,你看她找的十殿下,多体贴啊!哎呀!没想到咱们白家的两个孩子都跟皇子有缘,这两桩亲事要是都成了,老身将来到了下面见了列祖列宗,也总算是能有了一个好的交代。九殿下跟十殿下都不是普通皇子,两人又是亲兄弟,这将来姐妹成妯娌,关系更亲近,你这个当娘的就坐等享福吧!”

    红氏笑呵呵地道:“老夫人这个祖母也是要一起享福的,两位小姐对您都敬爱孝顺,您的好日子在后头呢!”

    白蓁蓁觉得自己可能是看着了两个怪物,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她们家人什么时候这么牛~逼了?都敢当面跟皇子问生辰,还是跟阎王殿主九皇子,这胆量到底啥时候练起来的?

    她简直百思不得其解。

    不只是白蓁蓁,此时此刻,九皇子君慕楚也百思不得其解,但却不是不解白家人,而是不解他自己。

    怎么就神使鬼差将自己的生辰都给报出去了?报得还挺详细,时辰都说了,他当时到底怎么想的?无缘无故啊?

    外头赶车的无言也跟他是一样想法,他甚至觉得自家主子可能是中邪了,要不怎么白家人说什么他听什么?从来都对女子没什么兴趣的九殿下,这怎么一碰到白家四小姐就转了性子呢?白家的女儿真牛~逼,两位皇子啊,东秦最厉害最受宠的两位皇子,居然都被白家女儿给拿下了,他都不知道该说文国公是会教女儿还是不会教女儿。

    白家丢了爵位世袭制的事情,很快就传了出去。才半日光景,就成为上都城内大街小巷的谈资。不管是茶馆还是酒楼,只要有人的地方,都在议论这件大事。

    二老爷白兴武知晓这件事情,是听他的夫人谈氏说起的。

    谈氏怀着三个月的身子,原本是由丫鬟陪着去挑布料,结果听说了这件事情之后立即打道回府,一脸的震惊,实在难以置信。

    她跟白兴武说:“世袭的爵位都能给作没了,这种作死的法子空前绝后啊!咱们这位大哥可真是人才。要早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当初说什么也要跟他争上一争,不为咱们自个儿,也得为孩子们多着想着想,至少不会断了根儿。”

    白兴武到没有多在意,他告诉谈氏:“没了才好,总比给那白浩宸强。没了爵位今后就各过各的,谁好谁坏各凭本事,可若爵位到了白浩宸手里,你觉得还有咱们的活路?”

    白兴武一向以一个大老粗面貌示人,可他不是真的粗人,侯爵府长大的孩子,怎么可能没有心机。他只是从很小的时候就知道,自己斗不过心恨手辣的大哥,也学不会他大哥的六亲不认。所以他不敢去碰那个爵位,只求分宅立户,当个富贵闲人,过自己的消停日子。

    谈氏当然也明白这个道理,但是女人嘛,心眼总是小一些,或许从前还能接受得不到爵位的事实,但自从叶氏入府,自从白惊鸿和白浩宸成为了主宅那边的大小姐和大少爷,自从白兴言一门心思地想要把爵位传给一个外人后,她的心里就越来越不平衡。

    她也知道斗不起,但也不能让对方太痛快,于是隔三差五就上门给叶氏添添堵,十来年了,一直乐此不彼。

    “理是这个理,就是一想到那个爵位就觉得可惜。”谈氏摸了摸已经微微隆起的肚子,轻哼了声道:“当初爵位要是给了你,咱们儿子可就是下一任文国公了,咱们的女儿也是国公爷的嫡长女,身份可是比现在不知道要高贵出多少。”

    “拉倒吧!”白兴武摆摆手,“大哥那种人太阴险,野心又大,老子斗不过他。当初要求分府单过已经是自保的手段,否则你以为我见天儿在他眼皮子底下晃悠,他会对我这个胞弟手下留情?早晚有一天得对我下手。当年但凡我表现出一丁点儿跟他争爵位的心思,我都活不到今天。”

    “那今后呢?”谈氏问他,“爵位不世袭了,对主宅打击肯定也挺大的,往后还能出银子养着咱们么?咱们还要不要跟大哥一家来往?”

    “当然要!得来往啊!”白兴武大声道:“生儿子他当大伯的不得随礼啊!这些年他媳妇儿年年办寿宴,净给他们家随礼了,咱好不容易生儿子,不得把本钱捞回来!”

    谈氏点点头,“老爷说得极是。”

    转眼过去两日,白鹤染偶尔睁一睁眼,喝一口水,其余基本都是在昏睡。

    十皇子君慕凛自送她回来那日起,就住进了文国公府……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