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36章 四哥保你平安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君灵犀到时,白兴言刚吃过小叶氏和白花颜送过来的饭,正坐在床榻上打饱嗝儿。虽然是生病,但架不住女儿和小妾喂得好,不但没瘦,还生生胖了好几斤,脸都圆了。

    君灵犀的到来惊得白兴言一头从床榻上栽了下来,就想磕头行礼,可人家理都没理他,轮起大锤二话不说就开砸。从里到外,不但砸瓷器,还撕书画,白兴言眼睁睁看着一张自己花大价钱搞到的古董字画被撕了个稀巴烂,肝儿都颤了。

    很快地,白家人都听说了嫡公主砸上门来的消息,于是匆匆跑到梧桐园来围观。

    白鹤染也来了,君慕凛在她的劝说下,昨天晚上就回了尊王府。她原本在听说有人打上门来时,还以为君慕凛那家伙又杀了个回马枪,后来才知道原来是君灵犀到了。

    看着眼前活蹦乱跳的小公主,白鹤染面上有灿烂的笑容不由自主地扬了起来。

    其实不亏,一刀换了一命,君灵犀还是赚的。她也是赚的,赚到了一个合脾气的小姑子,还有皇后娘娘许给她的公主之位。

    她偏头问默语:“十殿下临走时怎么说的?我那个天赐公主的身份啥时候开始算数?”

    默语赶紧道:“说是在宫宴上皇后娘娘会当着所有人的面认下您,再由皇上赐封号,让所有人都知道小姐您是皇后义女,是东秦的天赐公主。”

    她点点头,对此表示满意。再瞅瞅君灵犀那头,吩咐默语道:“去叫人泡茶,小公主累了这么半天了,怎么连口茶水都不给喝呢!”

    红氏紧跟着来了句:“茶里放些糖,喝点甜的体力更好。”

    白蓁蓁看看她姨娘,一脸“你脑子有包的表情”,“她砸的可都是你的银子。”

    红氏大气地一挥手:“钱多不怕砸!”说完,又冲着君灵犀喊了一嗓子,“小公主,咱们家二夫人住福喜院儿,大小姐住风华院儿,大少爷住韬光阁。”

    君灵犀动力十足,跟打鸡血了似的,她向红氏抱了抱拳,“多谢,砸完这边我就过去。”

    于是白家人又跟着君灵犀从梧桐园砸到了风华院,再从风华院儿砸到了韬光阁,最后到了叶氏的福喜院儿时,叶氏凄厉的声音大喊道:“就算你是嫡公主,你也不可以到臣子家中如此嚣张放肆!”

    君灵犀都听笑了,“姑奶奶要干什么还分可不可以?你女儿行凶杀人的时候你怎么不说不可以呢?心歪得真是可以,只可惜,你这一套在本公主这儿一点儿用都没有,本公主今儿来就是为了报仇解气的。白家的二夫人是吧?本姓叶是吧?你还提醒我了,扎我一刀的那个白惊鸿,可是有一半叶家血统的,她行凶杀人叶家也难辞其咎,等本公主把你这院儿砸完了就去叶家接着砸。”说完,又鄙夷地冲着叶氏冷哼一声,“真逗,还头一回见着有跟本公主讲可不可以的人。”

    她不再搭理叶氏,转过身指挥着那些跟她一起打砸的折府下人,“给我好好砸,这院子是重点,砸好了本公主重重有赏。”

    白府下人起初是胆战心惊的,后来砸着砸着还砸上了瘾,主子平时待下人都不怎么好,眼下有机会砸主子的家,简直跟报仇没两样。于是一个个的可是卖着力气,锤子轮圆了狠狠地砸,一个角落都没有放过。甚至叶氏最后是抱头鼠窜逃出的福喜院儿,否则君灵犀能把她也一起给砸了。

    终于,福喜院儿砸完,君灵犀也是累了,大大咧咧地坐到一块大石头上,仰着头问红氏:“你是管中馈的夫人?我砸了这些个院子,应该砸不穷你们吧?我到不是担心别的,就是怕真把白家给砸穷了,我十嫂又没饭吃。”

    红氏笑呵呵地道:“公主殿下放心,国公爷的梧桐园是不需要公中出银子修缮的,至于二夫人大小姐和大少爷的院子嘛……”她笑出几分狡黠来,“大小姐和大少爷都还在牢里,能不能出得来还不一定呢,自然不急着修。二夫人如今眼睛看不见,住得再好也就是睡觉的一张床榻,景致什么的是根本看不见的。福喜院儿的东西是砸了,但屋子不还没拆么,床榻稍微整理一下就行,凑合住吧!”

    叶氏差点儿没气晕过去。

    君灵犀却对一件事生了兴趣,她问红氏:“为何梧桐园不需要公中修缮?”

    红氏轻轻哼了一声,“因为我不愿意给他修。”

    君灵犀冲着红氏投去赞许的目光,“好样的!”说完又看向叶氏,“叶家的女人,很气愤是不是?别着急,这才哪到哪,接下来,本公主就要去你们叶家了。你还是消消气,多为你们叶家祈祈福,祈祷本公主下手能轻一些。”

    她话说完,又瞅了瞅跟她一起砸白府的那些下人,琢磨着道:“带你们去砸叶家不太好,万一有人事后报复那本公主可就害了你们。罢了罢了,砸叶家,就去借几个御林军用用。还有,你给我记着,也告诉白兴言给我记着,从今往后,但凡本公主不顺心,我就来砸你们家。但凡让本公主知道我十嫂过得不顺心,我还来砸你们家。捅我一刀的代价就是你们白家这辈子都摆脱不掉本公主,直到坏心眼的人一个一个接连死去,否则本公主决不善罢甘休。”

    嫡公主拎着大锤子走了。

    白家人在后头跟着送客,白鹤染这才发现君灵犀不是一个人来的,四皇子居然等在府门外,为这个嚣张又正义的小公主保驾护航。

    她冲着四皇子欠了欠身,君慕息也冲着她点了点头,两人谁也没说话,却也都明白对方的心意。君慕息知道白鹤染是在谢他那日在皇后面前求情,也知道白鹤染是在告诉他要护好灵犀。而白鹤染似乎也在对方的目光中读出话语来,是君慕息在同她说:“放心,本王绝对不会对任何一个姓叶的客气。”

    宫车缓缓离去,君灵犀掀了车窗帘子冲着白鹤染挥手,还大声地喊道:“十嫂,你好好养身体,过几日我再来看你。”

    君慕息也顺着帘子掀开的一角送出目光,正看到白鹤染站在那处,面上带着盈盈笑意,从里到外都透着勇敢和坚强。

    他将目光收回,又想起许多年前那个伴在身边的女子。

    婳宛,我突然想对命运低头了。即便回到当初,一切也不过是重新来过,什么都不会变,悲伤和离别都会重新来过,就像现在一样,苏家亡,你远嫁他乡,留我一人空守这一座上都城池,岁岁年年。

    你没有她的勇敢,我也没有凛儿的魄力,甚至连灵犀都不如。所有的一切都是上天注定,我们……再也回不去了。

    “四哥。”君灵犀伸出手在他面前晃了晃,“四哥在想些什么?”

    他匆匆回神,温和地道:“在想一会儿到了叶家,是不是还会像在白家那样顺利。”

    小公主咯咯地笑了起来,“难不成叶家还有人敢打我?白家好歹还有个文国公的爵位顶着,他们叶家算什么?指望宫里那位老太后吗?四哥——”她将自己的小手塞到君慕息的手里,“灵犀知道四哥在想什么,灵犀也知道叶家人曾带给四哥多大的伤害。四哥放心,坏人总有一天会除尽,苏家的仇、婳宛姐的恨,我们都会一笔一笔跟叶家人讨要回来。今天就当一道开胃菜,咱们扯上白惊鸿这个借口,上叶家出出气去。当年他们如何砸苏家的,今天咱们就照着当年的样子把叶家也给砸了。但是你别动手,这些事情我来做,灵犀不愿看到四哥做九哥和十哥常做的那些事情,我们家四哥不应该是那样的。”

    君慕息看着面前的小妹妹,听着这样的话,突然觉得十分讽刺。他不应该是那样的,就因为他不是那样的,所以当年的叶太后就将矛头对准了他,直捅了他的心窝子。

    他曾不只一次想过,如果他跟慕楚和凛儿一样,叶太后是不是就不敢对他下手?又或者事情换到今天,叶太后害了白家,远嫁白鹤染,凛儿是不是会二话不说直接杀进皇宫,要了那叶太后的脑袋?

    事实是一定的,可是哪有那么多如果,他当年偏偏就做不到那样杀伐果断,不但保不住他的婳宛,甚至连为她报仇的魄力都没有。

    恨他了自己多年,终于心肠硬了起来,苏婳宛却再也没有回来过。

    “四哥。”见他不说话,君灵犀干脆蹲在他身边,仰着小脑袋同他说话,“灵犀知道四哥待我好,虽然从小到大都十分来历,却是给了我最多保护。四哥很早就知道我有病对吧?”她眨眨眼睛,忽闪忽闪的,“其实我也早就知道,很小的时候就知道。但我也知道这个病治不好,知道我的哥哥就是因为这个病死去的。我不想让母后难过,也不想让哥哥们伤心,所以我尽量让自己过得快活,每一天都当做最后一天来过。四哥,我现在起死回生换了一条命,你也活过来好不好?哪怕只是为了报仇,灵犀也想看到你生机复苏的样子。四哥你知不知道,自从婳宛姐走了之后,你笑的模样我都会觉得心酸。”

    她吸吸鼻子,说不下去了。

    他亦听得心里难受,伸手将膝头上的小妹妹揽了起来,感慨地道:“我们的灵犀长大了,都知道安慰四哥了。”说话间,偏头看看车窗外,面上浮起一丝坚决,“安安心心的去砸,四哥保你平安……”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