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37章 嘿,郭家的孙子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从文国公府往叶府去的路上,刚好经过礼王府,赶车的燕关在府门口一挥手,立即有一队侍卫跟了上来。

    叶家最近正值低谷,二老爷叶成铭的落狱是叶家近十年来遭遇到的最大打击。再加上白浩宸人也还在大牢中,叶家在接二连三的重创下,就像惊弓之鸟,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能让他们头皮发麻。

    宫车到时,叶府大门紧闭,门外连个下人的影子都没留。

    君灵犀轻哼了一声,“大白天的闭门谢客,这叶家是在里头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呢?”

    四皇子幽深的目光也往叶府大门投了去,那双眼好似能透过厚重的木门将其内看穿一般。他告诉君灵犀:“去吧,四哥为你保驾护航,谁让你砸得不痛快,四哥便让他不痛快。”

    君灵犀开心地笑了起来,“对嘛,四哥就该这样,不然别人总以为你好欺负。”

    她乐呵呵地跳下宫车,却见巷子口又有一辆大马车赶了过来,车厢外头挂着一个牌子,待行得再近一些她便看清,那牌子上写着一个白字。

    是文国公府的马车,赶车的也不是别人,正是白府管家白顺。

    一见了君灵犀,白顺立即跳下车来行礼,然后将车帘子一掀,开门见山地说:“二小姐派奴才过来给公主送些工具。”车厢里头装了一堆大锤子,“二小姐说了,公主您来砸叶家,肯定是要找帮手的,但不管是御林军也好还是礼王府的侍卫也好,他们只动刀枪,打人行,砸墙就费劲了。所以让奴才把这些锤子给公主您送来,使着方便。”

    君灵犀大笑,“还是我十嫂想得周到。”说罢挥手招呼那些侍卫,“你们过来,把兵器换一换。咱们术有专攻,砸墙就得用锤子。”

    于是,一队礼王府的侍卫都抗起大锤子,跟着嫡公主殿下气势汹汹地奔着叶府去了。

    只听砰砰砰砰声音不断,叶府大门很快就被砸了个稀巴烂,伴着小公主一声“走喽”,众人鱼贯而入,强盗一般冲进了叶府。

    白顺给四皇子行了个礼,赶着车走了。君慕息则下了车来,依靠在车前,静静地观察着里头的动向。

    君灵犀的到来很快就惹得叶家人往前院聚集,家宅突然被砸,一个个都懵了,起初还以为是山贼下山进了城来抢劫的,可没听说哪家山贼这么牛~逼,敢进上都城来抢的,更何况还是大白天。很快地他们就发现不对劲,因为来人除了一个嚣张好看的小姑娘之外,还有一队侍卫打扮的人。

    叶家人有些发慌,这是要抄家吗?莫非是老二在阎王殿里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可他叶家平日里做事十分小心,与在京官员基本没有往来,就郭家和白家走得近,但那是亲戚,就算送礼送金银,也可以说成是亲戚之间互相帮助,不应该被拿来说事啊!

    君灵犀的打砸十分彻底,也十分暴力,院子里的摆设一样也没放过,连石桌石椅都轮了几锤子。很快地,一整个前院儿变为废墟,她又开始指挥侍卫们往前厅屋里冲。

    一进了前厅才发现里头有人,正是叶家大老爷叶成仁和一名二十多岁的年轻男子,似乎正在议事。

    前院儿的动静早就传到他二人耳朵里,之所以没出去,不过是在想着对策,想着一旦来的人是叶家招惹不起的,这事儿该怎么才能混过去。

    眼下君灵犀冲进来,叶成仁只觉这小姑娘有些眼熟,但一时半刻却没想起来她是谁。到是那年轻男子将人认了出来,当即便大声道:“嫡公主?”

    叶成仁吓得一哆嗦,当时就跪了下去。但那年轻人却没跪,只是盯着君灵犀手里的锤子厉声道:“公主殿下这是在干什么?光天化日之下私闯民宅,是打家劫舍吗?”

    君灵犀一眼瞪了过去,“我当是谁,原来是郭家的孙子。本公主要干什么还轮不到你来问话,识趣的就给我躲一边儿去,否则我手里的锤子不长眼,砸了你的脑袋我可不负责。”

    “你——”

    “我什么我?见了本公主不跪,你已经有罪,怎么着,还想跟我动手不成?郭家的孙子,别跟本公主这里装将军,真正的将军是你爷爷,没有你爷爷谁知道你是谁啊?”

    这年轻男子的确是郭家人,名叫郭旗,是郭老将军的嫡次孙,更是接了老将军一部份兵权,也谋了个军中的职位。有郭老将军威名在那镇着,军中人见了这郭旗都会叫一声郭小将军,把他捧得很高。

    如今东秦兵马有一多半是握在十皇子君慕凛手里,但是在十皇子能够出入战场之前,郭老将军的确是为东秦江山立下过汉马功劳,甚至其大半生都是在军营里、在战场上渡过的,直到过完六十大寿方才回到上都城养老。

    郭家在东秦威望很好,势力也不小,单单是那一小半没有被十皇子拿到的兵权,郭家也握着七成,其余几乎少得可以忽略不计的那些,则由镇北将军白兴仓掌管着。

    这位郭小将军自幼习武,熟读兵书,更是得了他爷爷的言传身教,平日里很是不可一世。眼下即便是嫡公主在前,他也认为自己有理,且更有依仗,认为就凭他在这儿,君灵犀就不可能再动叶府分毫。

    于是他上前一步,直接拦在了君灵犀的大锤子前,阴沉着脸道:“国有律法,家有家规,你虽为嫡公主,但也不能将东秦律法视为摆设。无视律法乃为重罪,臣望嫡公主莫要铤而走险,给皇上和皇后娘娘招惹不必要的麻烦。”

    “哟!”君灵犀都听乐了,“操的心还挺多。但你对我父皇母后也太不了解了,他们两个什么时候怕过麻烦?要说麻烦,整个东秦天下就是最大的麻烦,他们既然坐到帝后的位置上,就必须担起这个麻烦和责任。如今只不过区区叶家,如何能比东秦天下?再说,郭家的孙子,你这些大道理等有一天本公主砸到你们郭家去的时候,你再同本公主来讲。现在我砸的是叶家,你横在这里就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郭旗一向仰仗自己爷爷撑腰,在军中人人都是捧着他唠,何时受过这样的屈辱,当时就怒了,也不管对面站着的人是谁,冲口就道:“我是将军,守国杀敌,你若辱我,便是辱我东秦众将!”

    君灵犀“切”了一声,“可拉倒吧,你才接军权不到两年,战场都没上过,这两年上阵杀敌的都是我十哥,你装什么大瓣蒜?没打过杖的将军算什么将军,快别给自己脸上贴金了。赶紧把道给我让开,否则本公主连你一块儿锤!”

    “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

    君灵犀是谁啊,那是君慕凛一手教出来的妹妹,脾气秉性跟君慕凛那是一样一样的。道理?在她这儿从来就没有什么道理。

    只见君灵犀大锤子往起一挥,照着郭旗就轮了下去。

    可郭旗毕竟是员武将,灵犀这点花拳绣腿对他来说实在不够看,他只需抬一抬手就能将这一锤子给拦下来。

    然而,万没想到,他手是抬了,锤子也握了,但却没握住。锤子的力道大得一如天塌一般,差点儿没把他手臂都给震断了。

    慌乱之下他匆匆侧身,锤子没砸着脑袋,却狠狠地落在了他的肩膀。只听砰地一声,郭旗当时就被砸得跪到了地上,疼得汗如雨下。

    所有人都惊了,叶成仁一身冷汗冒了出来,小将军伤在了叶府,他该如何跟郭家交待?

    可是很快地他就顾不上交待不交待的事,因为他看到,之所以君灵犀的锤子能落得那么猛,是因为有人握住了她的手,帮着她一块儿使力。

    而个人不是别的,正是四皇子,君慕息。

    这个一向温文儒雅,何时出现都能让人如沐春风一样的皇子,此时就像是个战神,威风凛凛地跟嫡公主并肩而战,一双怒目直朝着郭旗瞪了过去,瞪得郭旗眼都不敢抬起来。

    “四,四殿下。”郭旗耸拉着一只肩膀,再也硬气不起来。他敢跟公主叫板,却绝对不敢招惹皇子,特别是四、九、十这三位皇子。

    他心里清楚,别看这位四皇子平时温温和和仙身翩翩,可自从苏家出事以后,他但凡对上叶家人和郭家人,那都是随时随地可以化身恶魔,是打是罚,绝不手软。而不管是叶家和郭家,当年一案对于他们来说,都像是一堵拆不去又随时有可能倒塌的墙。

    君慕息冷冷地看着这郭旗,恨由心生。

    他始终记得,当年送苏婳宛离开上都城的人就是这郭旗。原定好的离京日期被这郭旗私自提前了三天,生生赶在他回京之前将人送走,以至于他连心上人最后一面都没见到。君慕息恨郭旗,一如恨德福宫里那个老妖婆。

    他的手还跟君灵犀握在一处,死死地帮着君灵犀将铁锤抓在手上。温和如阳的四皇子此时就像蓄势待发的猎豹,铁锤被他再次挥起,直朝着郭旗另一边肩膀重重地落了下去……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