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54章 原来你打的是这个主意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哎哟!将军府的人终于露面了!”随着脂粉气传来的是一个娇滴滴的声音,但是有点儿老气,就像一个老太太硬学十八岁大姑娘那种柔情似水,听得人浑身难受。

    人们顺声看去,这才发现来的竟是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美妇,四十多岁的样子,丰腰肥臀,脸上粉厚得直掉渣,身上的香粉气重到隔着一条街都能闻着。

    有人把她认了出来,“这不是天香楼的老鸨子么?好像叫林娘,她怎么上这儿来了?”

    君慕凛唇角微微一勾,怎么上这儿来了?那当然是有任务的,肯定不能白来。

    这时,天香楼的林娘已经走到了人群前头,一看这架势似乎还有点儿害怕,哆哆嗦嗦地给君慕凛行了礼,然后开了口:“奴家是不是来得不是时候?这怎么瞅着像午时三刻问斩的架势呢?斩谁呀?郭家人吗?好像来的时候是听说郭家要造反,那是该斩。不过十殿下,奴家能不能跟您打个商量,斩之前先让郭家把欠天香楼的帐给结了?”

    人群再次沸腾了,郭家欠天香楼的帐?天香楼那是花楼啊,难不成郭家嫖花楼还赊账?

    郭问天的脸也沉了下来,“大胆贱妇!我郭府门外岂容你玷污?还不给我滚!”

    林娘吓了一跳,可马上眼也立了起来,当场就不乐意了:“郭老将军这话是怎么个意思?我站在大街上怎么就玷污你们郭家了?我又没进你郭家大门,难不成这条巷子也是姓郭的?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我站的明明是东秦的土地,关你们郭家什么事?怎么,现在嫌弃天香楼的人脏了?那你们家那位郭小将军睡我天香楼的姑娘时怎么不嫌脏呢?睡完了还不给银子,我这三催五催都催了好几回了,银子还不给,你们郭家就那么缺钱?缺钱别喝花酒啊!”

    她越说越来劲儿,干脆转过身来冲着人群大声诉起苦来:“人人都知道郭家权势大,谁也不敢惹。所以那郭小将军睡完姑娘不给银子时我们也没敢说什么。可一次两次也就算了,这一连都睡了十八了回了,欠钱也没有这么欠的。天香楼也是开门做生意,总这么整谁受得了?再说,东秦有令,朝中官员是不可以逛花楼喝花酒的,那郭小将军上门时我们就一再的提醒,就差没给赶出去了。可人家是郭家人啊,一句不让他来他郭家就能把天香楼给拆了,我就再也不敢说话了。可是万万没想到,朝中官员干有违法纪的事也这么嚣张。这郭家可真是权势通天,无视国法啊!”

    林娘这一句一句说得郭家人都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郭问天觉得自己这张老脸今天都快被打肿了,他转身怒问郭闻宇:“你生的好儿子!你可知道他在外头都干了些什么?”

    不等郭闻宇说话呢,林娘又开口了:“哟,您老可别问郭大老爷了,郭大老爷自己都欠着我们天香楼几百两呢!父子俩一个德行,一文钱不带就去逛花楼,还净可着金贵的姑娘点,真是不知道你们郭家人都怎么想的。”

    郭问天晃了三晃,终于承受不住了,扑通一声跌坐到地上,一身威气尽散,再没有了将军气势,整个人老态龙钟,跟一个普通的暮年老者没有半分区别。

    围观的百姓听明白了,“怪不得那郭小将军连四殿下一招都抗不住,原来是花酒喝多了,手软腿软浑身都软,这才没有力气对抗。”

    “这样的人怎么配当将军?若让他带着东秦将士出征,还不得把整座江山都赔进去?”

    “四殿下真是为民除害办了件大好事,否则咱们还不知道郭小将军竟是个军中蛀虫。”

    “难不成这是郭家的大阴谋?用这样的人侵蚀东秦大军,不废一兵一卒就让东秦大军涣散成一盘散沙,堕落成上不去战场的废物?郭家心思实在是太可怕了!”

    人们一句一句,句句都将郭家推向绝境,条条罪状都让郭家百口莫辩。

    郭老将军已经无力同君慕凛对抗了,有下人将他搀扶起来,靠在边上歇着。

    郭闻宇站在人群里,一双眼死瞪着那林娘,几乎能喷出火来。

    突然,他动了,手掌夹着劲风直奔那林娘的面门打了过来。劲道十足,是下了死手。

    人们“啊”地一声惊叫,那林娘却纹丝不动,只迎着郭闻宇的手掌站着,口中还喊道:“郭家还不起银子就要当街杀人灭口吗?”

    郭闻宇不为所动,杀人的决心十分坚定。

    而这时,君慕凛动了。人们谁也没看清楚他是什么时候动的,只看到一道影子奔着林娘所站的方向窜了出去,竟快过了刚好吹过来的一阵风。

    两掌相撞,君慕凛的身形定在原地,那郭闻宇却直接被打飞了出去,砰地一声撞上了郭府的大门,竟直接把那半扇门给撞塌了。

    郭闻宇一连吐了两口血,人昏了过去。郭家人大呼小叫乱做一团,就连郭老将军都跌跌撞撞地冲到了儿子身边,伸手一探,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

    郭闻宇一身的筋脉,全断了!

    他几乎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又再仔细验看,结果却还是一样。筋脉寸断,再无恢复可能。

    郭问天惊了,却不是惊于君慕凛竟下手如此之狠,而是惊于这个君家最小的皇子竟已经有如此震撼的身手,和如此之高的内力。

    战场上的长胜霸主,深藏不露的绝高武功,这君家真是养了一群好儿子!

    “郭老将军似乎很生气?”君慕凛一双眼睛闪着紫光,邪乎乎地看着郭家人,“可惜,生气也没用。你的儿子在众目睽睽之下动了杀心,这可是所有人都看见了的,本王出手是为保护证人,同时也算是救了你们郭家。因为一旦你的儿子将这证人打死,郭家的罪名,可就更洗不清了。”他邪笑起来,“怎么,郭老将军不打算谢谢本王?”

    他话刚说完,一名侍卫策马而来,“启禀殿下,文国公府出了意外。郭家大小姐为了逃跑劫持人质,以匕首割了白家四小姐的脖子!”

    “什么?”人群又乱了。其中几个立时挤上前来,大惊失色地问那侍卫:“方才阁下所言可都属实?白家四小姐真被割了脖子?”

    那侍卫点头道:“的确。虽说人还活着,可脖子上一道口子割下去,血洒了一地。”

    “姓郭的!你们欺人太甚!”刚挤上前来的几个人怒了,“白家四小姐,那是我们红府的外甥女!你们郭家伤了她就是伤我红府,这笔帐红家跟你算定了!别以为人人都怕将军府,你们那些个猫腻别人不知,红家还能不知?这些年摆谱摆得那么大,用的是谁家的银子?还不是文国公府孝敬来的。而文国公府的银子是从哪来?那都是我们红家贴补的!这回明白为什么儿子孙子逛花楼拿不出钱来了吧?那是因为我们红家把文国公府的财源给断了。”

    “没错!白家没钱,郭家自然也就没钱。你们吃我们的用我们的,不知感恩也就罢了,结果还恩将仇报,伤我红家的表小姐,真以为谁都怕你们将军府不成?”

    君慕凛回头瞅了瞅上前这几句,主动打招呼:“哟,红府的?那是自家人啊!”

    那几个人也特别上道儿,立即就给他见礼,然后顺着话往近了唠:“多谢殿下抬爱,说起来还真是自家人。我们表小姐跟未来的尊王妃是亲姐妹,红家是把王妃也当表小姐看的。”

    君慕凛点头,“是啊!亲姐妹,可是没想到,郭家竟然割了本王小姨子的脖子。”他的目光刀子一般往郭家人堆儿里飞了过去,“说说吧,这笔帐到底该怎么算?本王知道,要硬说郭家叛国造反实在牵强,可你们郭家干出的这些事儿也实在叫人说不过去。军权在手,即便是本王亲自问责,也是得掂量掂量郭老将军的力度啊!万一郭老将军一个不高兴,真带着手里那些兵马把这上都城给掀了,本王可承不起这个罪孽。”

    郭问天明白了,原来这十皇子打的是他手中兵权的主意。

    郭家这些年倚仗的就是这部份兵权,可同样的,皇家这些年担心的也正是他手中的这部份兵权。兵权落在外姓人之手始终是大患,哪怕他曾经为东秦江山立下了汗马功劳,可一旦时局平和,皇帝最想做的事,无一例外都是过河拆桥。

    看来他这座桥,是到了要被拆掉的时候了。

    他咬咬牙,重新走回君慕凛面前,“殿下直言吧!我郭家该如何做,才能让殿下安心?”

    君慕凛的紫眼睛眨了眨,“不如……老将军把兵权放了,做一个富贵闲人,如何?”

    “殿下过份了吧?”郭问天沉声道,“我郭某人征战一生,那是我用身家性命换回来的安身立命的根本。先帝临终前更是有过话,我郭某人只要还活着,东秦兵权就有我一份。”

    “这样啊?”君慕凛翻翻眼皮,“那还真是不太好办了。郭家不放权,百姓难安啊……”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