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58章 治穷才是根本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她将心里怀疑的事情暂时按压下来,只与红家人谈生意往来。

    白鹤染说:“我的诊堂已经修整完毕,近几日就会开门问诊。由几位舅舅帮着我张罗药材的供应,阿染真是万分感激。如今想想,其实除了红家,我还真的信不过其它商人,更不想跟太陌生的人打交道。因为诊堂是以义诊为主,利润基本谈不上,能维持个收支平衡就不错了,甚至起初几个月肯定是要赔钱的。如果在药材的供应上再被人狠敲一笔,我实在是负担不起。不过红家要做这个买卖也得打算好了,指望这个赚钱是不靠谱的,最后的结局多半就是赔本赚吆喝,所以下面做事的人就一定要事先安抚好。”

    她的意思很明白,虽然大老爷们不在意这点子钱,但下面办事的人却是很在意的。没有油水的生意最容易被人在中间动手脚,工人们会想尽办法从中扣出利润来自己留下。她不希望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必须提前把丑话说在前头。

    红家人明白这个道理,三人坐了下来,由红振海乐呵呵地同她说:“这个是一定的,阿染你放心,咱们红家之所以这些年越来越红火,除了朝廷那部份因素之外,全赖于红家上上下下一条心。不管是家里管事的主子们,还是下面跑商的伙计们,有劲儿都往一处使,好的坏的都一起享受一起承担。这么些年都是这样过来的,亏本的买卖也没少做,却没发生过一例自家人挖自家人墙角的事。阿染你就放一百个心,虽然生意上没赚头,但给下人的工钱一分都不会少,绝对不会生出事端来。”

    白鹤染点点头,红振海的话很富有感染力,听着他说话仿佛就能看到红家伙计穿梭忙碌的样子。她很喜欢这种气氛,就像在皇宫里接触君家人那般,让她能感受到家庭的氛围。而不是如文国公府那般,冰冰冷冷,各怀鬼胎。

    红振海的贵妾罗氏带着几个丫鬟端着点心走了进来,将点心悉数放到白鹤染身边的桌上,笑得温和良善,“别光顾着说话,饭菜还在预备着,阿染先吃几块儿点心掂掂肚子。”

    因为给老夫人治了个病,这会儿她还真是有些饿了,于是也没客气,抓起一块儿点心放入口中。点心带着淡淡的花香,十分可口,她笑着跟罗氏说:“谢谢,真好吃。”

    罗氏很高兴,“好吃就多吃一些,我再去给你做,走时都带上。”罗氏看着白鹤染,眼里掩饰不住的喜欢,简直眼珠子都舍不得错开。她虽是妾,但红振海重情重义,这些年也没娶正妻,这个家一直都是她跟另外两位老爷的夫人一起给管着的,因为心肠好,头脑机灵,办事也妥帖,所以红家并没有人因为身份瞧不起她。

    只是罗氏心里有愧,就因为嫁进红家这么些年了,却一直都没能给老爷生下个孩子,这简直都成了她的一块儿心病。

    越是没有什么就越是喜欢什么,罗氏一看着小孩子就喜欢得不得了,小至白浩轩,大至白鹤染,哪个她都相中了,哪个都想拐回来当亲生的养。可惜,却也知道没那个福份。

    眼瞅着罗氏看白鹤染的眼神儿越来越不对劲,红振海急了,“阿染好不容易来一趟,你就不能收敛点儿?你再把孩子给吓着,以后不来了可怎么办?口水都流出来了,你是想吃人啊?赶紧出去该干什么干什么,别跟这儿捣乱了。女人真是麻烦!”

    罗氏不甘心地走了,临走还叮嘱白鹤染:“别听你舅舅的,我不吃人,你常来,啊!”

    白鹤染一脸无奈,随即眼珠一转,开口问红振海:“大舅舅这么喜欢小孩子,不如阿染给你配副药,你吃吃看?”她一早就看出来,孩子生不出的问题根源在红振海这里,别人治不好的毛病她却不在话下,都不用行针,几副药吃下去立马病除。

    红振海冷不丁听这么个话也是好一阵激动,可激动过后却摆了摆手,“孩子,你的好意舅舅心领了,不过这病就不用治了。我都这个岁数了,再生孩子都能当孙子养,孩子长大了我头发胡子都白了,看着不好看。”他说得十分感慨,“我以前就想着,等我没了,就把这份家业给咱们轩儿,让他跟着他表哥红飞一起把这份家业给撑下去。可是那也不现实,轩儿是国公爷的少爷,身份尊贵着。士农工商,最后才是商,我总不能把好好的仕家子弟给拖到商门里头来。再说……”他顿了顿,“红家有没有今后,还都不一定呢!”

    红家是有后台的,人人都知红家有一个强大的后台,就连白兴言都明白只凭他的本事根本不可能把红家帮成首富,否则他自己去当个首富好不好?

    只是谁都不知道红家的后台究竟是什么人,红家人也只是听人提起时表示默许,却从来不说出真相。外人都觉得是红家故意装神秘卖关子,但实际上只有红家自己人知道,所谓的后台,其实就是朝廷。朝廷看中他们家人经商的头脑,所以能帮的时候就暗里帮一把,让红家的生意越做越顺,财富越累越多,直到什么时候朝廷觉得差不多了、或者朝廷有需要了,就一次性提走,红家的使命便至此终结。

    这也是红振海不愿意留后人的原因,他实在是害怕,怕有那么一天到来,连累了孩子。

    白鹤染也不劝他,只是对他说:“六十岁之前,大舅舅什么时候改主意了什么时候同我说就行,咱们还是继续说医馆的事。”她心里也有一番打算,只是还不太成熟,于是挑着想到的说了出来,“只开医馆义诊,实际上治标不治本。穷人还是穷,除了一辈子指望义诊来治伤活命之外,也再没别的法子。光是他们自己穷还不要紧,最要命的是下一代也同样没有出路。我的医馆可以一直开下去,却不愿看到救活的人将来有一天再带着他的孩子也来我这里,更不希望看到他的孩子长大以后自己走进医馆的门。”

    三老爷红振河听懂了她的意思,“阿染是想说,治病只治一时,治穷方才是根本?”

    她点了点头,“三舅舅说得没错,否则这样的医馆开到天长地久也没有个头,反而会让穷人们产生依赖,因为没银子也可以看病,所以更加不去为自己的生活谋出路。”她轻轻地叹了一声,“我主要还是心疼那些孩子,不希望他们再走上一辈的老路。”

    二老爷红振江想了想,起了个主意:“不如由红家牵头,捐建一所学堂如何?学问也教,还教医术,让那些穷人家的孩子都来学堂学本事。愿意学医最好,实在不愿学医的,还可以学学经商,大不了以后到红家来跑商嘛!”

    白鹤染眼睛一亮,这到是一个绝佳的主意,她从前也曾想过类似的计划,但不是捐建学堂,而是想着给新医馆的坐诊大夫上上课,将自己的医理和常用针法有选择地传授下去,以确保新医馆的大夫在医术上能拔个头筹,也算是打响她的名号。

    凡事总靠着男人不行,她必须得建立自己的势力和关系网络,不图跟君慕凛旗鼓相当,至少也要在伯仲之间,如此才不会让人一提起她白鹤染时,首先想到的就是尊王妃。她有自己的名字,绝不能在古代时空中将名字给丢了,只依靠着男人,成为一个要被保护的弱女子。

    她琢磨了一会儿,才又道:“二舅舅这个主意甚妙,我原本也想授业讲些医理,以此来提高新医馆的医者水平,如果有了学堂到是一下子全都解决了。”

    她越想越觉得这是一个十分靠谱的事情,脑中灵光频闪,很快就理出了一些头绪来:“穷人家的孩子来求学,四书五经自是必修课业,除此之外再开医课、商课、武课,文武医商统一授业一段时日之后便可以让学子们自己选择,对哪个更感兴趣,从此便重点学习。”

    红振海被她这个想法带得起了兴致,也跟着道:“药材生意要做起来,自家没有几座药山是不行的。不如就由我红家出资,在京郊买下几座山头种药,有了药山就需要大量的人手开山种植,那些整日打零工没个固定收成的穷人们就可以到药山去做活。药山是常年都要种植采摘的,所以他们可以当成一份固定的活计来做,我们红家也会做好保障,只要加入药山的,以后就都算我们红家的商人,一切例银发放都跟红家下人同样的标准。”

    红振江为他补充:“男人到药山做活,孩子在学堂念书,女人在家里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就一起到药山这边来。药山需要大量的男人做活,就也需要大量的女人洗衣烧饭,与其我们再到外面去请人回来,不如就让这些男人的媳妇儿跟过来,互相还有个照顾应。”

    红振河也道:“没错,孩子上学堂肯定是要住下的,所以学堂那边就也需要人手。我建议在学堂开菜园子,教孩子们自己种菜,小来小去的事还是要自给自足。至于其它比如打扫、烧饭、洗衣这样的活,同样由他们的家人来做。”

    白鹤染也是越听越兴奋,一时间脑子里冒出了很多想法来。可也有最关键的一点,她问——“学堂选在哪里呢?地方又不能太小,离京还不能太远,现盖一个来不及吧?”

    红振海大手一挥:“用不着,我想到了一个现成的地方——”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