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59章 活该你红家是首富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红振海这个现成的地方选得极妙,竟选在了那彭家大宅。

    他说:“彭家就显摆,一个不入流的小富门弟,竟把宅子建得比王府还气派。我曾去过一次,里头有咱们红府两个那么大,有园子有湖的,不但能种花种菜,还能养鱼。如果把那里改建成学堂,就可以在大湖里多养些鱼,平时给孩子们改善伙食。园子都改成菜地,自己种自己吃,省得总靠捐助的银子来养活。另外因为地方太大,那彭家后院儿有很大一部份都是荒废着的,不如就改成猪圈马厩,再盖些鸡棚,猪和鸡鸭用来吃,马是给孩子们骑的,不是有武学课么,总得学到骑马。”

    红振江跟着道:“大哥这个主意好,咱们再使把劲儿,那彭家最多也就三五日光景就能倒台了。到时候赔个底朝天,宅子肯定是要贱卖的,红家给收了就完了。”

    红振河气得直拍桌子,“二哥你是不是傻?彭家欠咱们钱呢!去年说生意周转不灵,从咱们这儿借了二百万两到现在也没还,有几单生意也没结帐,这不就正好用那宅子抵么。”

    红振海连连点头,“对对,那破宅子咱们愿意收就不错了,不用他们再找点儿钱就不错了,彭家自然是乐不得的用宅子抵债。”

    白鹤染听得眼睛都直了,怪不得人们常说红家个个都是生意精,就连守门的小厮都会算帐。瞧瞧这一桩桩一件件给安排的,简直细腻又到位。光是学堂的规划上,就想得比她还要细。还有药山的开发种植,以及人手方面的安排,这绝对是顶尖生意人能想出的主意来。

    不但自己的生意有了着落,还给京都穷苦百姓解决了就业问题。

    历朝历代什么人最爱起义造反?除了皇子王爷这种皇家内部的篡位之外,最多的就是穷人起义。因为他们太穷了,活不下去了,与其有今天没明天的赖活着,不如豁出去打一仗,万一最后成功了,那就是翻身做主。

    所以每一任皇帝都要对穷苦百姓重点安抚,并且暗中也严防死守。

    但哪个时代都一样,穷人总比富人多,别说整个东秦,就是上都城里的穷人朝廷都救济不过来。最多是能给他们规划到城北统一的地方住着,他们要是能干些活计,也不用交赋税,甚至入冬了还会发放些棉衣,这就是朝廷能给的最好的待遇了。

    可是,治标不治本,随着穷人成婚生子,一代又一代的繁衍,人口越来越多。因为最初就规划到了城北,所以城北的地价最低,物价最便宜,以至于没有钱的人就都跑到城北来生活。年复一年地,上都城北部就成了一个贫民集中地。

    一代穷,代代都穷,如果没有人帮助他们从根本上进行改变,就永远走不出贫穷的怪圈。

    白鹤染看着红家三位老爷,心中万般感慨,她告诉他们:“其实红家根本不需要我来救,你们自己就能救得万事太平。你们可知,如此大的一番动作,对于朝廷来说是多大的助力?我会通过十殿下向朝廷表达红家愿意为国分担、为百姓造福的意愿,相信朝廷也乐意看到这样的结果,同时也能明白,红家一心向国的决心。”

    红家三位心情十分澎湃,白鹤染如此说,就相当于是要替红家在皇上面前说话了。有十殿下从中调和,哪还能有办不成的事。这样一来,红家的根基也稳了,家业也能保住了,还能博个好名声,弄好了便是流芳百世。

    红振海冲着白鹤染深施一礼,诚恳地道:“阿染放心,舅舅们绝不会让你为难,不管今日还是往后,都不会让你难做,不会给你丢脸。还有,今后你不管做什么,都放心大胆的去做,舅舅们别的帮不上,银子肯定管够,。”

    红振江也道:“没错,阿染你就把红家当自己家,咱们就是你的亲舅舅,你说怎么干咱们就跟着你怎么干,做你和十殿下最强有力的后盾。”

    红振河听得各种兴奋,摩拳擦掌,“这往后咱们要有个外甥女是王妃了,想想都让人高兴啊!阿染啊,你说,蓁蓁跟那位九殿下有戏没?我可是听说昨日蓁蓁受伤,九殿下为了给蓁蓁报仇,将那郭家的大小姐给活活清蒸了。”

    一说起这个事儿,红家人的情绪就比较复杂。用红振海的话说:“原本想打上门去跟郭家讨个公道的,但听说十殿下狮子大开口,直接要走了郭家一半的兵权,当时就觉得红家真别跟着掺合了,跟十殿下这个战斗力简直不是一个档次的。更何况,蓁蓁这一受伤,九殿下那头似乎也被刺激了,我们合计着再观察观察,万一九殿下被这么一刺激,主动了呢?”

    白鹤染觉得这三位舅舅的脑洞开得实在不小,不过细合计起来到也的确是这么回事。那九阎王在这方面完全不开窍,看着都让人着急。不过经过昨日一事,她到也觉得似乎不开窍的人也有了那么一丝松动,至少他看白蓁蓁时的眼神是与众不同的。

    于是她对红家三位点了点头,“戏肯定是有,但还是得看机缘。不过眼下形势发展良好,照这么发展下去,阿染要恭喜三位舅舅,要有两位外甥女做王妃了。”

    红家三位哈哈大笑,就在这笑声中,下人传话宴席落成,于是众人移步花厅,与早一步就座的白蓁蓁等人汇合,开始吃这顿很有红家风格的家宴。

    席间,白蓁蓁告诉她:“红家主子跟下人关系都很融洽,今儿要不是咱们来了,往常舅舅们都是跟自己的近侍一桌用膳的。舅母们也会让丫鬟同桌,主子吃什么下人吃什么,很是随意。大舅舅说这是红家几辈传下来的规矩,人家为咱们做事,咱们就得把人家当自己的家人看,不能总想着对方是奴才,活该为主子效力。得知道感恩,就因为有人家勤勤恳恳的劳动,才能让红家人踏踏实实的做生意,平静富足的生活。这样也能让下人有家的感觉,谁都不会坑自己的家,谁都会对家好,如此才能主仆同心,一起让日子过得更加蒸蒸日上。”

    白鹤染觉得红家这个理念真好,从道义上摒除了阶级的概念,让仆人有归属感,从而更加尽心尽力为这个家族服务。这才是一个成功领导者的风范,这才是一个真正当家人的头脑。

    如此可见,红家的成功也不全是仰仗朝廷在背后明里暗里的推动,他们自己的情商之高也是关键。达到今日成就,两者缺一不可。

    一顿饭,宾主尽欢,白鹤染也决定饭后就往新医馆那边走一趟,前些日子就听下人说起那头修建得差不多了,眼下意外突发事件都已经忙完,也是时候顾顾她自己的摊子了。

    离开红家时,红振海独自一人跟到马车前,悄声问了白鹤染一个问题:“阿染,之前在前厅那会儿见你像是有所思,可是朝廷那边有什么顾忌?你跟舅舅透个底,舅舅心里也好有个数,往后应该怎么做才能更让朝廷放心?”

    她愣了愣,方才想起之前合计的一桩事情来,但却跟红家与朝廷之间没有什么关系。

    她告诉红振海:“大舅舅多虑了。实不相瞒,红家的事十殿下也曾与我提起过,所以我能交给大舅舅的底就是,只要你们一心为民,做的事都是为朝廷分忧,朝廷就绝对不会动红家。又或者说,我们联手做事,十殿下保你红家一世富贵。”

    红振海听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阿染,舅舅就知道没白疼你。”一边说一边又掏出一把银票往她手里塞,“都拿着,学堂和医馆还有药山那头不用你管,舅舅们都给你办妥妥的。你自己多留些银子,置办几件好看衣裳和首饰,女孩子家家的,可不能总这么素气。”

    他说话时,目光瞄了一眼白鹤染头上的发簪,嘴角抽了抽,“千年寒冰做成簪子,十殿下真是大手笔,可见他对阿染你是有多上心,舅舅真为你高兴。”他笑得真诚,“舅舅是真心为你高兴,跟咱们的生意无关,跟红家家运也无关。就算你帮不上红家,就算红家明日就要倒了,舅舅还是希望你们几个孩子都能有个好归宿。舅舅这辈子没有儿孙命,也就看着你们的时候才能乐呵乐呵。”

    红振海的话听得她心里暖洋洋的,这种被亲情包围着的感觉,她前世今生都无限渴求。好在上天垂怜,这辈子虽然也有不尽如人意之处,但总体来说还是好过前世太多,她该知足。

    “谢谢大舅舅,阿染都明白。舅舅待我如亲外甥女,我也视舅舅为亲舅舅,所以红家就也是我的家,我希望这个家族长存,能让我的背后能够有个妥帖的依靠。至于我先前在前厅琢磨的事情……”她面色沉了下来,凑上前压低了声音说:“外祖母的病是人为所致,留意清心院儿,莫要再让人钻了空子。”

    红振海一下就愣住了……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