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61章 新馆落成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莫要以为有老十护着就可以无所顾及。这座上都城里,并不是只有一个尊王殿下。”三皇子狠狠扔下这一句,随后看向落马的随从,“滚回去领罚,丢人现眼!”

    落马的随从牵着马滚了,三皇子也不再多留,打马而去。

    白鹤染扯了默语一把,转身回到车厢。白蓁蓁问她:“那三皇子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说是拜你所赐丢了玉矿?你跟他杠上了?”

    她告诉白蓁蓁:“因为三皇子从大牢里接走了白浩宸,想必十殿下与他为难了。”

    白蓁蓁的小眉毛皱到了一处,“听说那位三皇子性子十分暴烈,练的也是硬功夫,单手就能捏死一个活人。曾经有人亲眼看到他将自己的婢女捏暴了脑袋,就因为茶温不对。”

    白浩轩也十分惊讶:“大哥哥出来了?可是怎么没见他回家?那洛城的人呢?”

    这个到是没听说,不过白浩宸都关不住,洛城那些从犯最多也就是领些罚,再关下去没多大意义。这事儿就只看韩天刚怎么断,不过三皇子肯定是不会管洛城那些人的。

    她没再说什么,一路沉思着去了新医馆。

    改建新医馆的铺面原本是叶太后的,店面不小,还是个二层小楼。

    她之前就有过吩咐,一楼看诊,二楼住院。工匠们将两层楼分出了很合理的布局,有两个诊室,区分男女病患,还有专门的药局用来给病患抓药,进门处还设了个接待和问询的台子,另外还留了空地做等候区,方便人多时排队等候。

    二层是留给重病患住院用的,她结合后世医院格局提前做了规划,将二层做了许多隔间,有大有小,最大的里面摆了三张单人床,最小的是单间,只能住一名病患。床都是后打制的,十分简约,类似后世的病床,不像古时雕花木床那样繁琐。床与床之间还在高处扯了绳子,用来挂帐帘,方便把病患隔开。

    除了病房之外,二层还留出一个小房间,用来给值夜的大夫和帮忙的伙计休息。省得病人有事还要到楼下去喊人,楼上留人就方便多了。

    白鹤染到时,正听到两个工匠在聊天,感慨地赞着这间医馆:“真是妙哉妙哉,还从未见过医馆这样做的。起初觉得奇怪,可是你看看,现在建成之后竟是每一处都正得用,每一处都想得刚刚好。二楼连被褥都买了新的,这可得花不少银子呢!”

    边上那人说:“未来的尊王妃仁慈,当初在国公府开门义诊时,红家送来大笔的银票,四殿下也抬进来成箱的珠宝,王妃把这些都用在这间医馆了,一点儿都不藏私。”

    “是啊!上都城的穷苦百姓可有福了。听说穷人看病不用花银子,连抓药都是不要钱的,这一年到头得有多少人得益呀?往年病死的人那么多,哭都没地方哭去,今后可好了,有王妃行医济医,穷人们也有了盼头。”

    默语告诉白鹤染:“工匠都是尊王府出面请来的,许多都是皇宫里的工匠,给咱们府上建过药屋的那些。还有不少就是城里做工的百姓,听说二小姐您建义诊的医馆,都说不要工钱白给做。但是迎春姐说心意领了,该给的工钱还是要给。现在给咱们做工的人,不分穷人还是御匠,都一天管三顿饭,大家在一起吃,相处也很是愉快。奴婢上次过来时还听说有几个穷百姓因为活干得好,被御匠相中收了徒弟,以后就可以跟着师父做官家的活,吃用不愁了。大家都说是拖二小姐您的福才能有出头之日,很多人都想着感谢您呢!”

    白鹤染听了心里也替那些人高兴,“感谢就不必,他们能有造化也是凭自己的真本事。但怀着一颗感恩的心却是到何时都不会有错的,只是感激的不只是我,还有愿意收留他们的师父,以及为这事儿牵线搭桥的十殿下。”

    她们一边说话一边走下马车,有许多话都被工匠们听到了。起初人们还疑惑这是哪家的漂亮小姐,很快地就有人把她认出来:“这不就是国公府的二小姐,未来的尊王妃吗?”

    于是人们里三层外三层地向她靠拢,有人行礼,有人干脆跪下来磕头。其中一位听到了她下车时说话的人眼含热泪地道:“小人能有今天,多亏了二小姐您的这间医馆,小人永远不会忘了二小姐的大恩大德。就像二小姐说的那样,会一直都怀着一颗感恩的心,感激您,也感激我的师父。今后我一定跟师父好好学手艺,好好做事,过上好的生活。”

    有一个人带头,便接二连三地又有许多人也跟着跪下来,你一言我一语说得全是感谢。

    她看得到这些人脸上的真诚,也看得到那些御匠们笑容里的善意,突然就觉得其实做一个好人、做一些好事也是一件令人愉悦的事。她虽是毒女,可是谁说毒女不能做个好人的?

    见有往来百姓已经凑过来看热闹,她不想把事情闹得太大,于是赶紧将人都叫进医馆里来,有什么话关起门来慢慢说。

    人们随着她进入医馆,好在医馆地方大,几十个人站进来也不显拥挤。

    白鹤染站在上首,看着面前这些笑意盈盈的人,也跟着微笑起来。她告诉人们:“你们要感激的人其实有很多,包括对于你们来说高不可攀的十殿下。这些皇宫里出来帮忙的御匠师傅们都是十殿下亲自请来的,你们莫要以为御匠会轻易收徒,也莫要以为真的很轻易就能被师父相中到皇宫里去做活。之所以今日能有这等机缘,那也是十殿下有话在先,这才有了你们的机会。当然,这一切也都源于你们自己心地善良,主动到我的医馆来帮忙做工。世间因果循环,这就是最好的见证。”

    白鹤染的见证让那些穷人工匠心有感悟,不但谢自己的师父,也遥遥冲着尊王府的方向磕起了头,由心底里感激十殿下的这番安排。

    而那些御匠们也频频点头,对这位未来的尊王妃更加的尊敬和拥戴。毕竟这世间能把事情看得如此透彻,又能把道理讲得如此明白,还不独占好处的人已经不多了。由此更可见未来的尊王妃跟十殿下之间的感情非常好,十殿下想着她,她也想着十殿下,夫妻之间不就是应该这样互相帮衬,互相抬举嘛!

    能出来给新医馆做活的御匠们都是君慕凛的心腹,此时看着白鹤染如此替他们的主子说好话,一个个都为自家主子感到高兴,同时对这位女主子的好感度也再次上升。

    待百姓的感恩终于告一段落,有一位御匠站上前来,冲着白鹤染深施一礼,面上带着笑容道:“王妃,在下在宫里就是做监工的,这次出来改建这间医馆,也是受了十殿下之命做个领头的人。眼下医馆已经全部完工,原本打算明日到国公府去请王妃过来看看的。既然王妃今儿就到了,那咱们还是把最重要的一件事给定夺下吧!”

    白鹤染一愣,最重要的事?

    那御匠苦笑,“王妃您贵人多忘事,咱们的医馆还没取名字呢!”

    她恍然大悟,是哦,果然是最重要的事,医馆总得有个名字呀!那么,该叫什么呢?

    她低下头思索半晌,再抬起头时已经有了决定:“就叫今生阁吧!虽然听起来不太像是医馆,但我的医馆原本也不是以赚钱为目地的常规医馆,你们全当我任性,喜欢这个名字,咱们就叫今生阁。”她淡淡地说。

    前世如过眼烟云,今生才是人生之重。她开医馆济世救人,原本就已经与她前世的活法背道而驰,那便只是今生,她喜欢今生。

    王妃说自己喜欢这个名字,别人自然也没有意见。左右一个名儿而已,叫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做什么。于是有人乐乐呵呵地去交待打制匾额的事了,剩下的人也高兴地议论着新名字,说虽然听起来不像医馆,但是因为这里治的都是绝症,那绝症治好了不就相当于重活一次么。生病时是前世,病好了就是今生,所以这个今生阁的名字一点都没毛病。

    白鹤染深深地觉得,这些人真的是太善良了。

    二层楼有人走下来,手里拿着一个本子,看到白鹤染赶紧就迎上来行礼:“太医院院使东宫元,见过尊王妃。”

    她赶紧还礼,“东宫大人有礼了。”当初她兴建医馆,君慕凛就交待过太医院的院首郑铎,让他派人手到这边来帮忙,想来就是这位东宫元了。“多谢东宫大人能帮着我张罗一间小医馆,这个人情阿染记着,他日大人若有需要阿染帮忙的,还请不要客气。”

    东宫元连连摆手,“王妃太客气了,下官也没做什么,只帮着采办了一些常用的药材,都是跟着太医院那边一并进过来的,每一味药材的数量和价钱都写在此,请王妃过目。”他将手里的册子递上前,同时又道:“另外还有一件事,还请王妃给拿个主意……”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