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66章 皇后干闺女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江越再次来到文国公府,禁不住从一进门起就开始感叹:“这才多些日子没来,怎么就觉着这文国公府比以往凋零了许多呢?”

    管家白顺一边将人往前厅让,一边陪着他唠:“兴许是大少爷和大小姐都不在家,府里就显得没有以往那么热闹了。也兴许是因为接二连三地出事,感觉上就没从前那么喜气。”

    江越点点头,“也是,这么多事闹下来,搁谁家都得萧条一阵子。哎不过我听说你们家那位大少爷可是被三殿下给从大牢里救出去了的,怎么,没回家吗?”

    白顺一愣,“哟,大少爷出来啦?没见他回家啊!”再想想,又补了句,“也有可能是回叶家去了,毕竟说起亲源来,叶家比咱们国公府深。”

    说着话,二人走至前厅,白顺命人赶紧去上茶,又陪着江越你一句我一句地唠了一会儿,终于把白家现如今几位当家做主的主子给等了来。

    江越第一眼就瞅着了白鹤染,立马乐呵呵地站起了身,但还是先给老夫人行了礼,稍微寒暄过后这才对白鹤染说:“王妃的精气神儿看起来不错,看来十殿下的千年寒冰簪没白送。”

    白鹤染失笑,“江公公到是笑侃起我来了,他将宫里的宝贝切下来打簪子,皇上皇后该心疼了吧?我还犹豫着过几日宫宴这东西要不要戴,万一让宫里的娘娘们瞧见了,岂不是又要多生事端?”

    “哎!王妃您想多了。”江越摆摆手,“切块宝贝算什么,十殿下从小到大什么出奇的事没干过,这点儿事最多也就能算个小打小闹,宫里从上到下的主子们早都习惯了。您就放心戴着,没事儿。奴才临来时皇后娘娘还给您带了话,说为了配您这根簪子,她特地着织造院赶制了一套华服。再有一两天就能完工了,王妃您再等等,做完了奴才就给您送过来。皇后娘娘说,等到了宫宴那天,您就穿着新做的华服戴着千年寒冰的发簪进宫,方才配得起天赐公主的尊号。”

    这话一出,在场的人都愣住了,就连刚走进门来的小叶氏和白花颜也顿了脚步。

    白花颜正迈门槛呢,冷不丁听到这么一句天赐公主,吓得脚底下一绊,差点儿没摔个跟头。她跟小叶氏对视一眼,皆不明白这天赐公主又是从哪整出来的一档子事。

    江越当然知道自己这一句会说出什么样的效果,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甚至说完之后还往门口瞅了一眼,瞅着小叶氏母女和后头的林氏母女都到了,连红氏娘仨也都到了时,这才又继续道:“王妃不知,这些日子皇后娘娘可是天天念叨着您呢!就盼着宫宴的日子快点到,好能见着干闺女一面,亲自把天赐公主的尊号给您封赏下去。”

    白家人听得懵了又懵,就连老夫人和红氏娘仨都惊呆了。

    光是一个未来的尊王妃还不够,这又成了皇后娘娘的干闺女?啥时候的事?为什么啊?

    白燕语没忍住,扬着妖里妖气的动静问了一句:“二姐姐命可真好,什么时候成天赐公主了?这么大的事儿家里怎么不知道?你认干亲之前总得问问真亲的意见吧?”

    林氏心里咯噔一声,心说要坏,赶紧扯了白燕语一把示意她别坏说话。可惜已经完了,江越已经不干了。他看向白燕语,眼一瞪:“哟!这又是白家哪位小姐?口气还真不小。照您这意思,皇后娘娘收义女,还得经过你们家人的同意?这是哪门子道理?”

    白燕语一哆嗦,赶紧俯身道:“是我失言了,公公莫怪。我也只是好奇,好奇而已。”

    “哼。”江越冷哼一声,“好奇就好好的问,阴阳怪气绵里带刀的说话给谁听呢?你们白家的姐姐妹妹之间竟然都是如此交流的吗?嫡庶不分,真是一点规矩都没有。”

    白燕语不敢接话了,白花颜虽然心也吊着,但有白燕语赶在了前头,她哪还能去触霉头。

    到是白蓁蓁心直口快,见江越一直卖关子她急得直跺脚,忍不住催促:“江公公您到是快说呀!我二姐姐怎么就成了天赐公主了?这事儿没听她说起过呀?”说完还剜了她二姐姐一眼,“瞒的可够深的啊!连我都不知道。”

    白燕语只觉得这个四妹妹比她还过份,心里头就等着江越再骂白蓁蓁一顿,谁知江越不但不骂,他还笑了,一边笑一边说:“哟,连四小姐也不知道呢?王妃还真是瞒得您好苦啊!”

    白燕语瞪大了眼睛,简直怀疑人生。

    这什么情况?维护白鹤染也就算了,毕竟是未来的尊王妃。但这江越连着白蓁蓁也一起维护是几个意思?难不成四丫头也订给了某位皇子?

    不等她再往深里想,白鹤染那头开口了:“你们就别拿我取笑了,这事儿皇后娘娘只是口头提起过,懿旨未下,也未公开,我怎么好到处去说。万一不做事,岂不成了我假传凤意?”

    “不能不能!”江越赶紧摆手,“这事儿皇后娘娘一直记着呢,就等着宫宴当晚昭告群臣,让全天下都知道您被封立为天赐公主的事。”说完,又转看向老夫人,笑呵呵地道:“老夫人莫怪,此事并非不跟府上商量,实在也是皇后娘娘一时兴起。那日王妃医活了嫡公主,皇后娘娘是又开心又感激还觉得实在有缘,于是便决定将王妃认做义女,准备在宫宴当天封未来的尊王妃为天赐公主。前前后后就这么档子事儿,今儿奴才跟老夫人您说一声,到时还请老夫人也往宫里去跟着做个见证。”

    老夫人激动了,笑得嘴都合不拢,“这是好事,是大好事啊!”她拉起白鹤染的手,“傻丫头,这么好的事你怎么不早点儿跟祖母说,让祖母也跟着高兴高兴。”

    红氏也跟着道:“就是就是,早点说咱们也好有个准备。这认干亲是不是讲究挺多的?皇后娘娘把华服都备下了,肯定是按着公主的礼制做的吧?想必宫宴当晚肯定还有个认亲的礼。这礼也不该只是单方面送,咱们这头儿也得有所表示才行。”

    老夫人急忙点头,“你说得对,咱们也该有表示。阿染啊,结了义亲皇后娘娘可就是你的母后了,你这孩子命苦,从小亲娘去得早,祖母从前总会想将来你出嫁那天连个哭亲的娘都没有,一想到这些心里就难受……”老太太说到这里又忍不住抹起眼泪来了,“这回好了,你也有娘了,祖母心里也总算能好受些。”

    白鹤染赶紧开口相劝:“祖母快别哭,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咱们的日子还得往前看。阿染现在什么都有了,前面的日子好着呢!”

    江越也乐呵呵地道:“可不么,老夫人,该笑笑,这是大喜事啊!”

    白浩轩眨眨眼,拍着手跳了起来,“二姐姐要当公主喽!二姐姐要当公主喽!”

    白府一团喜气,只是这喜气却感染不了全部的人。白燕语不停地琢磨着这个二姐姐到底有什么样的魅力,不但把皇子迷得团团转,现在连皇后都要收她当义女。咸鱼翻身她听说过,可是翻得这么突然又这么彻底的,还是头一回见到。

    林氏小声提醒她:“别光想着妒忌,多学着点儿,但凡你能学她十之七八,我也就不操心你的终身大事了。”

    白燕语点点头,她姨娘说得有道理。她不是白花颜那种没脑子的,她也有未来的好日子呢,钓金龟婿这种事多学学多看看总没错,她得听她姨娘的。

    这厢,林氏母女选择看戏学本事,而小叶氏则端着僵硬的笑向白鹤染道着恭喜。

    白花颜却是实在忍不住了,愤怒和不甘在心中熊熊燃烧,又不好在江越面前发作,只能一甩袖子头也不回地走了。

    小叶氏有些尴尬,替白花颜打着圆场:“五小姐还小,才十岁,她……”

    然而,根本没有人搭理她,也根本没有人搭理白花颜。老夫人和红氏等人只顾着恭喜白鹤染,同时也算计着该带些什么礼物进宫,红氏还说不但要给皇后娘娘备下回礼,也得给小公主备礼,毕竟以后就算亲姐妹儿了。

    小叶氏更加尴尬……

    终于白家人热闹得差不多了,白鹤染赶紧把话题拉回来:“江公公不会只是来说华服的事吧?您今儿上门的正经事都还没办呢!”

    江越一跺脚,“可不是么,光顾着一起高兴了,忘了正事儿。是这样,先前不是早就把宫宴的日子给定下来了嘛,但后来嫡公主出事,就又搁下了。想着公主伤养好后立即就办,但又有消息来报,说罗夜国朝贡的使臣已经在往上都城这边来了。皇上便想着不如就再等等,一起办了热闹,就这么的,咱家才过来给捎个信儿。”

    江越看了看白家众人,重点看了看白鹤染,清咳两声道:“罗夜国使臣四天后进入上都城,宫宴摆在第五日,兼着为使臣接风,最主要的,还是为汤州府一事庆功,感激大功臣,另外还有天赐公主的诰封仪式也一并举行。诸位准备准备,第五日傍晚往百仪门去赴宴吧!”

    他话说完,悄悄地给白鹤染递了个眼色……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