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67章 大少爷回府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江越说完了宫宴的事也没在白府上多待,很快就由白鹤染亲自送出府门,只是在宫车前又停了下来。江越往白鹤染身边凑了凑,压低了声音说:“探子传回消息,罗夜国使臣这次进京除了贡品以外,还带了一名毒医同行。皇上让奴才吱会王妃一声,有个心里准备,那毒医进京怕不是好事,咱们得有得堤防。”

    “毒医?”白鹤染对与东秦临界的那些小国并不是很了解,这罗夜国给她的最深印象,是听说当年太后设计陷害苏家满门抄斩之后,将苏家唯一的活口苏婳宛就送到了这个地方。可她没听说过罗夜国在用毒方面特别突出。她问江越,“这罗夜国的毒医很厉害?”

    江越也有些迷茫,他告诉白鹤染:“罗夜国是靠近大漠的一个小国,他们那种小国一般都信些个神灵,各国都供着大巫师。从前只听说罗夜国的大巫师非常厉害,能以卦算天地,卜前世今生。但那位大巫师两年前死了,再后来就听说罗夜国不再供巫师,而是供了一位毒医。只是这位毒医非常低调,几乎从不离开皇宫,却不知为何这次竟远走东秦。”

    白鹤染听得直皱眉,事出反常必有妖,小国供信神明这个并不意外,一些小民族小部落也都有神明或图腾信仰。只是原本信神的地方突然不信了,改供一位毒医,这就有些奇怪。

    也不知为何,她想起君慕凛曾经那两次中毒。使毒的人手段十分奇特,所用之毒也绝非中原之物能够制得成。她早有猜测怕是那毒来自东秦以外的国家,然而,是不是罗夜呢?

    “王妃。”江越再道,“宫宴当晚夏阳秋夏神医也会进宫,皇上说不知道那罗夜国又要出什么妖娥子,所以您这头也得准备着,以备不时之需。”他说着话还轻轻地叹了一声,“虽说那罗夜跟东秦比起来只不过巴掌大一个小地方,可就是这种小地方才叫人头疼。他们不像咱们东秦这种大国,行事光明磊落,老百姓都生活在阳光底下,正正经经的。那种破地方一天到晚就整些个歪门邪道,甚至还听说每年都要用活人祭祀,总之邪门得很。现在皇上只信王妃您的手艺,只有您到了,他心里才有底。”

    白鹤染没多说什么,只点点头表示知道了,然后送了江越坐上宫车,看着宫车远走,眉心却拧到了一处。

    罗夜国,会跟君慕凛中毒的事情有关吗?能够将大巫师取而代之,可见这位毒医在罗夜国民心中地位是极高的。她到是很有兴趣会会那个所谓的毒医,瞧瞧对方究竟有何本事。

    府门口站了一会儿,正准备回去呢,突然又听到身后有马车的声音往这边来。

    她转头去看,见回来的是自家府上的马车。

    有门房的人小声提醒她:“二小姐,昨晚老爷出门是坐的车就是这辆。”

    她点点头,那看来是白兴言回来了。只是……她双眼微眯,朝那拉车的马看了去。

    一名车夫,再加一个白兴言,马匹不应该是这样的疲累程度,车厢里应该不只一个人。

    白兴言不是自己回来的,与他同行的又会是谁呢?

    思索间,马车在府门前停了下来。车夫看到她先是一愣,随即下车行礼,之后才在地上放了马扎,又掀了帘子请里面的主子下车。

    她这才知道,原来跟着白兴言一起回来的人是白浩宸。

    这白浩宸看来在大牢里没少吃苦,整个人都瘦了一圈,面色腊黄,额头还挂着擦伤。

    衣着却是十分干净整齐,就是料子不算名贵,比起他之前的穿着,如今却是低调了许多。

    白兴言一下车就看见了白鹤染,下意识地就打了个哆嗦,面上也有掩藏不住的恐惧。但这恐惧又很快就换成了厌烦,就像看着的根本不是他的女儿,而是恨不能立即除去的障碍。

    白鹤染却完全不在意这个父亲对她是个什么态度,她只管注意观察那白浩宸,因为白浩宸正在对着她露出一个充满善意的微笑来。那微笑善良得几乎会让人产生这是一个谦谦君子的错觉,却不知这人的本性已经坏到了骨子里,根本不可能改。

    但白浩宸所表现出来的状态的确是跟以往不同了,只见他往前走了两步,站到了白鹤染跟前,一揖手,深深一礼就行了下去,口中也道:“二妹妹,大哥在这里给你赔礼了。从前都是大哥的错,我不该带着洛城的人一起算计你,更不该诬陷你不是白家女儿,还有那蒋云飞的事……总之是大哥错了,大哥给你赔不是。二妹妹你要打要罚大哥都受着,绝无怨言。”

    这话刚说完,白兴言就激动了——“浩宸你这是在干什么?你是我国公府的大少爷,是她们的大哥,无需向她们行礼。”

    白浩宸赶紧道:“父亲,这不是赔礼,而是赔罪。”

    “罪也用不着跟她赔!”白兴言恶狠狠地道,“她设计将你关入大牢,你就是有错,也在大牢里受过了罚,糟够了罪,用不着再向她低头。”

    白浩宸赶紧劝他爹:“父亲少说两句吧,儿子知道您是心疼我,但错了就是错了,跟自己的妹妹认错不丢人。咱们都是一家人,往后还要一起生活,如果一直拘在过去的矛盾中走不出去,那这个家永远都不可能好。父亲也不希望整日面对的是一个吵闹无休的家吧?”

    他说着话,又回过头来看向白鹤染,“阿染,大哥从来没有受到过这么大的挫折,也从来没有下过大牢,这回都经历过了,也明白了一些道理,不亏。只希望阿染你能原谅大哥一次,咱们今后好好的过日子,一起将这座文国公府再兴旺起来。你放心,大哥什么都不跟你们抢,只想好好的赎罪,替自己,也替我的母亲和妹妹。”

    白鹤染想起了默语说过的一句话,“她们惯会演戏”。的确惯会演戏,这一出改过自新演得真是一点毛病都挑不出来,甚至还让人生出几分感动。

    可惜,感动的不是她,只是边上听见了的一些下人。

    更可惜,白浩宸所表现出来的悔意和诚恳她根本就不信,如果真心悔改,又怎么可能借由三皇子的手从大牢里走出来?如果真有这么懂事,当时就该拒绝三皇子的相助,将刑罚服完,再光明正大的回到白府。

    对了,说到回府,这位大少爷明明前两天就已经从大牢里出来,却为何今日才回?白兴言又是从什么地方把他给接回来的?叶家?还是郭家?

    她看着白浩宸,看了老半天,却一句话也没说,转身就走了。

    身后传来白兴言的喝骂:“没教养的东西,你哥哥如此低声下气你却理都不理,我白家怎么教出你这种混账东西来?简直猪狗不如!”

    她冷笑,边走边说:“就因为白家什么都没教过我,所以我也不必把我在外面学到的好用到你们身上。你现在看到的白鹤染就是你们白家培养出来的结果,种什么因结什么果,老天很公平。你也不必又叫又骂,显得很没素质。”

    白兴言没听明白素质是个什么玩意,但也知道白鹤染说的绝对不是好话,气得简直暴跳如雷。就准备再骂,却被白浩宸给拦了下来:“父亲不要这样,从前都是我做得太过份,二妹妹生气那是一定的,不能指望一下子就把气消下来。父亲放心,儿子有信心让二妹妹重新接受我这个哥哥,有信心让咱们白家的日子蒸蒸日上,越来越说。”

    他抓着白兴言的胳膊,一只手用力地捏了一下。白兴言看向他,二人目光相对,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深深的计谋……

    白浩宸回府算是十分低调,并没有像老夫人之前预想的那般大闹一场,也没有因为白惊鸿和叶氏的事跟府里算后帐。他只是先到锦荣院儿给老夫人磕了头赔了罪,然后又到福喜院儿去看望了自己的母亲,之后便开始亲自动手收拾被砸成废墟的几个院子。

    最先收拾的是福喜院儿,因为叶氏是母亲,他必须以孝为先,哪怕自己的韬光阁那边也是四面透风,他依然住得没有怨言。

    一切都是那么的平静,平静得几近反常。白蓁蓁实在憋不住,跑来念昔院儿问她二姐姐:“你说那白浩宸是真的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了吗?”

    白鹤染失笑,“怎么可能。匆匆几日,母亲要死了,妹妹也被打入了大内水牢,只怕他的情绪都已经濒临在崩溃的边缘。眼前我们看到的一切都不过是表相而已,千万不要被这样的表相所蒙蔽,等着瞧吧,食人的獠牙早晚有一天会暴露出来,且这一天应该也不会太久。”

    因有番国入京,还秘密带了一名毒医,近几日一众皇子皆各自忙碌,为这次的大型宫宴做着各项准备。其中也因番国入京而做了许多秘密的部署,以防止有任何意外发生,危及皇宫以及上都城的百姓。

    白鹤染这头也有不少事要忙,就在罗夜国进京的前一天,今生阁选医的日子,到了……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