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81章 拿出你公主的气势来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白鹤染不知道罗夜人有什么大计,但一国之君悄无声息地进了东秦国都,直到了皇宫门口才露出真身,这也绝对不是一件小事,更不是件好事。

    任何一件事情,如果最初就失去了正大光明的本心,那么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都会在后面的过程中为一起做事的人蒙上阴影,更何况,原本就站在对立的局面上。

    白蓁蓁说:“那罗夜国君长得跟个狐狸似的,一看就不是好人。但区区罗夜能掀起什么风浪来?那地方还没东秦两个州省大吧?难不成还能起了反意,要跟东秦绝裂?”

    白鹤染失笑,“绝什么裂啊,真要绝裂,那国君肯定藏在罗夜不出来。打仗有先锋,没见过皇帝直接深入敌腹的。不过……”她的话说到这儿顿住了,再想想,压低了声音道:“不过若是有人与他们里应外合,那就另当别论了。总之此番罗夜人肯定是要掀起一场风波,但愿我们都能在这场风波里平安无事,但愿东秦也平安无事。”

    其实她很想说,但愿四殿下也平安无事,可惜,苏婳宛的到来已经不可能让那位皇子独善其身了。打从苏婳宛一只脚踏入东秦皇宫的那一刻起,四皇子就已经参与到了这场风波中来。而且她有一种直觉,在这场风波中,四皇子怕是会被推到主角的位置上。

    她不得不提醒君慕凛:“你们要小心看好四殿下,千万别被算计进去。”

    君慕凛却重重地叹了一声,无奈地道:“怕是看不住。只要事情牵扯上苏婳宛,即便明知是坑,四哥也会义无反顾地跳下去。更何况这还不只是牵扯,而是人都回来了。”

    白鹤染心头恨意又涌了起来,“罗夜人就是故意的,故意在东秦皇宫门口对苏婳宛做出那样的事,用意就是激怒我们,让我们看到苏婳宛如今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我尚且愤恨,更何况四殿下。”如果她没料错,罗夜人真正的目的是要以苏婳宛来刺激四皇子,再借由四皇子的手做出一些事情来,他们便可以利用这个事情大做文章。

    会是什么事呢?

    她脚步顿住,挽在君慕凛臂弯的手突然收紧,有一种沸腾的气势自她周身散发出来,在春末这样炎热的午后,就连发髻间的千年寒冰簪都压不住腾腾热浪。

    君慕凛吓了一跳,赶紧问道:“怎么了?”同时目光集中在她两眉中间,一脸的震惊。

    白鹤染的眉际间泛起一片红雾,此时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往眉心中间凑去,很快便攒成了一个小圆点。红得像血,更像苏婳宛眉间坠着的那颗红宝石。

    白鹤染抽出随身的帕子,往眉心处轻轻抹了一下,那小圆点一下就被抹了下来,未留下一丁点痕迹。她冷笑出声,“罗夜国的毒医,就这么点儿本事。”沸腾之气退去,千年寒冰簪的冰寒之气又覆了回来,身边人立即又感受到那种舒适的凉爽。

    君慕凛的脸色前所未有的难看,白鹤染手帕上的血迹让他生出了杀人的冲动来。他的女人他都舍不得欺负,罗夜人竟敢对其下毒,这是当他是死的?

    “将帕子给我,本王给你报仇去!”君慕凛说着就要去夺她手中的帕子,却被她躲了。

    “我又没中毒,你报的是什么仇?”

    君慕凛指着她眉心:“这还叫没中毒?你刚刚分明是自己在将毒逼出来。”

    “可那是我故意让罗夜毒医得手的。”她一边说一边将手中帕子谨慎小心地叠了起来,带血的地方叠到了中间,然后塞进一个空荷包里。“将毒逼出来是因为我留着这一滴毒血还有用处,不然我才不会费这个力气。几种中原罕见之蛇熬制成的毒药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白蓁蓁听得直乍舌,“真的没事?我可是听说大漠里的蛇十分厉害,不但蛇厉害,罗夜人还会用独特的方法去养蛇,据说养成之后那根本已经不能叫蛇,不但整个模样都起了变化,最主要的,是其身上的毒素要比先前厉害数十倍。”

    白鹤染点点头,夸赞起这个四妹妹:“看来红家人真是没少将各国各地的见闻讲给你听。你说得没错,这种毒虽然来自于蛇类,但其毒毒的浓度已经远远超过蛇体本身了。这应该是用特殊的饲养手段使蛇产生了变异,从而让毒素也产生变异。不过你放心,这世上还没有人能毒得了你姐姐我。论起毒之一脉,我才是祖宗!”

    听她哪些说,白蓁蓁方才松了口气,却又纳闷地问道:“那毒是什么时候下的?你说罗夜毒医,哪一位是罗夜毒医啊?我怎么没注意到?”

    君慕凛也有同样的疑问,白鹤染告诉他们:“就是站在苏婳宛身边的那个婢女。在你们看来她只是个平常婢女,模样俏丽,年不过二十。但是我曾走近宫车,端详苏婳宛时顺带着看了几眼。那根本不是年轻的婢女,而是一位至少七十岁的老妇。”

    君慕凛听得直皱眉,“易容术?”

    她摇头,“不是,是吃药吃的。”她一边说一边抬了脚步继续往前走,同时告诉他们,“那毒医能取代大巫师的地位,成为罗夜人的供奉,没有点儿大本事又如何能够服众。想来这驻颜的法子就是她的独门技法之一,就凭这一手,足以让她在一个小国立足了。”

    她提醒身边二人:“当做什么也没发生过就好,不要表现出来你们知道我中了毒。估且就让那毒医以为她这毒下得神不知鬼不觉,让她相信我必然然会在一个特定的时间毒发。不管她给我下毒是为了什么原因,给她主子出气出好,又或是有其它图谋也罢,总之咱们拭目以待,看看罗夜人届时会有什么精彩演出。”

    君慕凛听她这样说,总算将腾腾杀气暂时压制回去。只是心里依然十分别扭,当着他的面给他心爱的姑娘下毒,而他却连发现都未曾发现,罗夜毒医的手段竟如此了得?这得亏是她们家染染在毒之一术上技高一筹,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不能保护自己的女人,这种滋味真不好受,他将她的小手握得更紧了。而此时的白蓁蓁因为白鹤染居然不怕毒的这个事,又开始惦记起一个老旧话题:白家送去洛城养病的名额,能不能也给她一个?

    今日的昭仁宫从上到下都是一团喜气,皇后娘娘要收义女,不但封为天赐公主,竟还要授下琉璃印!如此一来,意义可就不同了。

    手握琉璃印,位同嫡公主,又是未来的尊王正妃,单单是这个未来尊王妃的身份,就已经够白鹤染在上都城内横着走了,更何况皇后娘娘今日还准备锦上添花。依目前之势来看,白鹤染位高权重已是板上钉钉的事。

    昭仁宫的宫人们心里都有数,今后待那白家的二小姐一定得同嫡公主君灵犀一般无二。

    于是,当白鹤染一只脚踏入昭仁宫的大门,一众宫女太监全部都迎了上来,脸上挂着喜盈盈的笑,呼呼啦啦往她面前一跪,高声叩礼:“给公主殿下请安,公主殿下千岁千千岁!”

    白鹤染实在有些不适应,跪也就罢了,这个千岁之称她如何当得起?于是赶紧抬抬手:“快起来,我如今还不是公主,你们不该给我行此大礼,更不该拜我千岁。这样的拜法要是被外人看见,怕是会给皇后娘娘惹来麻烦。”

    听了她这话,一个大太监乐呵呵地说:“请公主殿下放心,别说昭仁宫里头的事传不到外面,就算是传了也不怕。谁吃饱了撑的敢找皇后娘娘的麻烦啊!奴才说句大不敬的话,就算是皇上听见了,他老人家也是不会介意的。”

    君慕凛点点头,“没错,母后决定的事,就算是父皇心里头有异议,他也不敢吱声。”

    白鹤染捏了他一把,也没再多说什么,只对那些宫人道:“快带我去给娘娘请安吧!”

    宫人们簇拥着他们几个往正殿里头走,期间有人多看了白蓁蓁几眼,白鹤染赶紧介绍:“她是我的妹妹,今日随我一同进宫参加宫宴的。”

    这些在宫里做事的人一个个的很有眼力见儿,一听她如此说,便知这位妹妹一定是同白鹤染关系很好的,于是立即笑着问好,到是把白蓁蓁弄得有些不好意思。

    终于进了正殿,陈皇后早已经等不急,都快追到门口来了。白鹤染迈过门槛直接与她走了个顶头碰,当时就被陈皇后拉住了手,硬生生从君慕凛身边儿给抢了过来。一边抢还一边说:“你们两个来日方长,本宫同阿染可是难得叙叙母女之情,凛儿你快站一边儿去,得让本宫跟新女儿多培养培养母女情份。”

    就这样,白鹤染的叩礼都没来得及行,就被陈皇后给拉到凤椅上并排坐了下去。

    这弄得她十分尴尬,连连推辞说:“凤椅不是阿染能坐的,让别人瞧见了不好,不好。”

    陈皇后眼一瞪:“本宫说你坐得,你就坐得。谁敢说不好?你虽是本宫将要认下的义女,但是你救过灵犀的命,灵犀的身体里头流的是你的血,你在本宫这儿的份量同灵犀就是没有分别的。这凤椅灵犀从小就爬在上头玩儿,她坐得,你自然也就坐得!阿染,过了今晚,你就是真真正正的天赐公主了,从今往后,给本宫拿出你公主的气势来!”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