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82章 天大的事,母后替你做主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白鹤染实在是服了这位皇后,君灵犀的身体里流的是她的血?这话听着怎么那么别扭。就算她是给君灵犀换过血,也不至于说得这么邪乎啊!

    可陈皇后却不在意那些个,她硬生生将白鹤染按在自己身边坐下,拉着白鹤染的手各种嘘寒问暖,从白兴言对她好不好,一直问到临来之前有没有吃点东西掂掂肚子。

    听说白鹤染来之前还真没吃东西,立即就让御膳房去准备,一定要在宫宴开始之前先吃一顿,还说得很有道理:“宫宴上那些吃的都是形式上的,为了摆着好看。而且男男女女的那么多人在,谁好意思真动筷子夹肉吃啊?最多也就是喝点酒意思意思。你这一天没吃东西哪应服得了那个场面,在母后这儿先吃一顿,省得一会儿饿了。”

    白鹤染十分无奈,苦苦哀求道:“娘娘,真不用那么麻烦,您要真怕我饿着,不如弄些点心来吧,我最近减肥,不吃太多饭,进些点心就行了。”

    陈皇后都惊了,“你都瘦成这样了还减肥?”说完又想到了一个关键之事,于是脸一板,不快地道:“怎么还跟本宫叫娘娘呢?你如今应该跟灵犀一样,称我为母后。”

    白鹤染赶紧起身,后退几步跪到陈皇后面前,双手前伸以额点地,认认真真地道:“阿染年幼丧母,本以为此生已无机会再享慈母关怀,却不想竟得皇后娘娘如此厚爱收为义女,这于阿染来说是三生之大幸。阿染叩谢母后恩典,终此一生,尽忠尽孝,以报母后关怀。”

    陈皇后这回没拦着,郑重地受了白鹤染三叩之礼,直到三个头磕完这才又道:“叫一声母后,咱们这个礼就算成了,回头宫宴上本宫授你琉璃印玺,也就是走个形式,昭告天下。你我母女情份从这一刻起就是个开始,阿染,母后除了一枚琉璃印之外也没有别的好送给你,但是你记着,从今往后本宫就是你的母亲,灵犀就是你的亲妹妹,不管你在宫外遇着了什么委屈,只需进宫来同母后说,天大的事都有母后来替你做主。”

    白鹤染鼻子发酸,如今她也是有母亲的人了,虽然这个母亲来得颇为周折,甚至是不打不相识,但是她打从心里喜欢这位皇后,也喜欢她的妹妹君灵犀。如此情性的女人坐在凤位上,方才是她之福,亦是东秦之福。

    她抬起头,看向陈皇后时眼眶是湿润的,但嘴角却扬着收不拢的笑。“母后。”她认认真真地叫了这一声,眼泪终于掉了下来。“阿染会孝顺您,谢谢您给了阿染一个完整的人生。”

    陈皇后将她扶起,越看越是喜欢,两人坐在凤椅上又哭又笑的,惹得宫人也跟着抹眼泪。

    到是白蓁蓁有些懵圈,她小声问君慕凛:“姐夫,这是怎么个情况?皇后娘娘说她以后就是我姐的亲娘,我姐就是她的亲女儿,那你跟我姐不也成了亲兄妹了?这身份有点儿乱啊?你俩都是亲兄妹了还怎么成婚?岂不是乱了套?”

    君慕凛抽了抽嘴角,“小姨子啊!想当初本王的爹也是这么说的,但是本王的娘说啥都要认这个女儿,没人敢拦啊!你一听一过就算了,左右你姐夫我不是皇后亲生的,你姐跟这个便宜娘亲关系处得再好,外头的人也知道是个干亲,应该没人会挑这个理。”

    白蓁蓁点点头,“也是,就姐夫你这个爆脾气,谁敢挑理那除非他是疯了。”

    君慕凛“切”了一声,“本王的脾气虽然不好,但要说爆,那跟我九哥比起来可差得太远了。那天为了给你出气,生生把郭碧玉给活蒸了,你说谁能爆过他?”

    白蓁蓁捂了捂心口,“别说了,太恶心了。”

    君慕凛也捂了捂心口:“你站我远一点儿,你身上那股味儿实在熏人。”

    白蓁蓁往边上挪了几步,一脸不高兴地嘟囔:“什么味儿啊?我也没用香料啊?”

    “你们俩在下头嘀咕什么呢?”陈皇后的声音传了来,吓得白蓁蓁扑通一下就给跪了。

    陈皇后往下瞅了一会儿,又听白鹤染给介绍了句,这才恍然:“哦,你就是红家的那个外孙女。来来来,抬起头来给本宫瞧瞧。”

    白蓁蓁微微抬头,却不敢直视皇后,只向下看着鼻尖儿,鼻观口口观心,有一种被送进皇宫甄选美人的感觉。

    然后就听陈皇后又说了句:“不错,果然是个美人胚子,本宫瞧着合适。”

    白蓁蓁正囧了,这难不成真选美人入宫?开什么玩笑,她可不是来干这个的。

    于是没忍住,接了句话:“启禀皇后娘娘,臣女是来参加宫宴的,皇后娘娘您可千万别想歪了。臣女才十二岁,还未到入宫的年龄,而且臣女也不想入宫,毕竟家里有个姑姑在后宫侍候,我再进宫就乱了辈份,大家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很是尴尬。”

    陈皇后听得直糊涂,于是问白鹤染:“你这妹妹在说什么?”

    白鹤染抚额,“母后见谅,我这四妹妹思维比较跳跃,我估计她八成是误会了您的意思,还以为您说瞧着合适,是想把她收揽入后宫妃嫔队伍里呢!”

    陈皇后都听乐了,“这个孩子,还真是……跳跃啊!皇上都多大岁数了,还选什么妃嫔美人,本宫美的他还给他操那个心。”她看向白蓁蓁,忍不住笑道:“快起来吧,本宫说瞧着合适,是瞧着你跟本宫的另一个儿子合适,跟皇上可没什么关系。”

    白蓁蓁闹了个大红脸,这笑话可闹大了,临来之前她姨娘千叮咛万嘱咐,说进宫千万不要乱说话,更不要胡乱揣摩主子们的心意。可她就是没忍住,结果一猜就错了,还错得这么离谱,这叫她的小脸儿该往哪处放哦!

    她现在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还起来呢,起什么起啊,她哪有脸起来。当下就以手掩面,懊恼得没脸见人。

    君慕凛笑得肚子都快疼了,接过宫人端上来的点心亲自送到陈皇后和白鹤染面前,然后一点儿都不客气地挤着白鹤染一起坐了下来,这才继续笑白蓁蓁:“一天到晚唬了吧叽的,打从第一回见着你就没见你正经过。真想不明白我九哥怎么就栽你手里了,这恐怕就是世人常说的什么一物降一物吧?”

    白鹤染斜了他一眼,“这是凤椅,你挤过来干什么?”

    君慕凛一点自觉性也没有,笑嘻嘻地又挤了挤她,“凤椅也不怕,小时候我也爬过。”

    陈皇后也是无奈,“这孩子让本宫给惯坏了,阿染你往后多担待点儿。”说完又不解地看向君慕凛,看了好一会儿才又道,“原本挺正经的一个孩子,这怎么自打找了媳妇儿之后,就一天比一天没正形呢?你能不能在我们阿染面前有个正经样子?我们阿染是找男人,找靠山,你拿出点儿气魄来不行吗?瞅这副没出息的样儿,本宫真有点不放心把女儿交给你了。”

    君慕凛都听傻眼了,“这怎么刚认了亲就开始排外啊?不至于吧?那我也是你养大的啊,你怎么不说替我把把关,看看未来儿媳妇配不配得上你儿子?”

    “本宫的女儿配你还不是绰绰有余,用得着把关吗?”陈皇后翻起老大一个白眼,“本宫愿意将女儿嫁给你,你需得懂得感恩,知不知道?”

    君慕凛心里苦,这个母后说翻脸立马就不认人,这才刚认了个女儿,转头就把养了二十年的儿子给抛弃了。这叫什么事儿?

    白蓁蓁捂着脸在地上跪着,心里也在不停地问自己,这叫什么事儿?白蓁蓁你是不是傻啊?怎么就能把事情联想到皇上那去,这传出去还不得被人笑掉大牙啊!

    手指头缝稍微移开了些,先是看了看殿上的宫人。见宫人们果然一个个脸上都挂着笑,还时不时往她这处瞅来,她就更囧了。

    果然丢人了,这可怎么办?皇后娘娘不会误会她是个傻子吧?还能把儿子嫁……啊呸,不对,还能同意儿子同她在一起吗?

    她越想心越凉,直到陈皇后的声音又传了来:“叫蓁蓁是吧?快起来吧,别在那儿跪着。本宫不是见了什么人都愿意给个笑脸,但也从来不会亏待自己跟前亲近之人。你是阿染的妹妹,同本宫也算半个干亲,更何况……”她说到这里顿了顿,然后问君慕凛:“你之前说的事有谱?老九真的动心了?”

    君慕凛笑着道:“是真是假,这一场宫宴母后自能看个明白。九哥那个人,别人不清楚,咱们还不了解么。他什么时候跟姑娘家多说过一句话?但对这位白家四小姐那可真是不同。”

    陈皇后很满意,再又看了看白蓁蓁,见她还是一副懊恼的副样,就更满意。“是个好孩子,不像那些个娇滴滴的大小姐,十句话里有九句半都是虚言。本宫不爱听那些个虚言,也不爱看她们那张虚脸,就这样的好,这样的实在,一眼就能看出好坏来。”

    她一边说一边又冲着白蓁蓁招手,“孩子,过来让本宫仔细瞧瞧。”

    白蓁蓁捂着个脸站起身,脑袋低得都快掉地上了,一边走还一边说着话——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