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84章 欺你又如何?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带兵打仗挂个彩那是很正常的事,但如果回回挂彩,挂到全身上下没一处好地方,那就只能说明能力实在有限。你看朕的老十,打从十几岁就开始带兵出征,打的仗虽然没有老将军几十年积累的多,但战绩还是不错的,到目前为止还没见他输过,身上也没留下伤。这才是真功夫,也说明他带兵的策略十分高明。”

    老皇帝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把自己儿子夸一通,夸得郭问天的脸是一阵红一阵白的。

    这话傻子也能听明白了,天和帝的意思是在说他本事差,伤疤多说明技不如人,不然同样是带兵打仗,怎么人家儿子不但没受过伤,还没吃过败仗呢?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被人拿皇子这么一比,郭问天的这张老脸真是没处放去。

    但今日进宫的目的是很明确的,就是给孙子讨公道,没脸就没脸,人死在皇子手里,这个公道你们君家必须给我。

    于是他又硬气起来,嗡声嗡气地道:“老臣自知比不得十殿下龙子降世英勇神武,但至于比起旁人来还是技高一筹。这么多年的战功也不是假的,皇上总不能因为老臣多受了几次伤,就对老臣曾为东秦立下的汗马功劳视而不见吧?”

    天和帝一摆手,“瞧你这话说的,朕何时不认你的功劳了?伤疤是你自己主动亮出来的,朕只是就事论事。朕不是那种过河拆桥的皇帝,所以哪怕是当年在你手里打丢了一个乌天府,朕不是也没记你的仇嘛!否则要真像你说的那样,郭家现在哪还能挂着将军府的牌子。”

    郭问天被说得快要没脸了,特别是当乌天府的事情再被提起,他那颗放到肚子里几十年的心又瞬间提了起来。他知道,那座乌天府,天和帝没忘。不但没忘,还清清楚楚地记着,以至于今日他上门发难,人家张口就来。

    一个将军打丢了一座城,这是他这一生最大的污点。更何况他自己心里清楚,那乌天府不止是污点,实际上,那是他郭问天的一个秘密。

    乌天府究竟怎么没的,这世上没有一个人会比他更清楚。

    见他不吱声,天和帝也不吱声,就在龙椅上靠坐着。有宫人上茶,他不耐烦地摆摆手,喝斥道:“没眼色的东西,一个死人摆在那里,居然还敢给朕上茶喝,你是成心恶心朕?”

    那宫人扑通一声跪到地上,吓得直打哆嗦。

    郭问天更是听出来了,老皇帝这话是说给他郭家听的。公然把一具尸体抬到大殿上来,还挑了宫宴的日子,更是当着罗夜国使臣的面儿向皇子发难,这事儿是挺恶心的。

    但恶心皇家也得受着,谁让郭问天这种在特定时辰里随意进宫的特权是皇家给的,现在他就用这个特权把孙子的尸体给带了进来,你们皇家恶心也得忍着。

    于是他闷哼一声,又再开了口:“皇上,老臣今日进宫不是来邀功的,是来为我的孙子讨个说法。我郭家与叶家是姻亲,他当日老老实实在亲戚家里坐客,却没想到四皇子突然杀进来找叶家人的麻烦。与叶家为难也就罢了,我郭家又没招惹他,为何当场卸了这孩子的两条胳膊?老臣的孙儿也是一员武将,武将没了胳膊,这就相当于毁了他的一生。”

    郭问天说着又抹起眼泪来,“你们是君,我们是臣,君要废了他的一生,做臣子的也无处申冤。我郭家原本打算把这个哑巴亏咽到肚子里的,可是没想到就在今日晌午,老臣重伤的孙儿居然一命呜乎。大夫说,是手臂的伤势太重,牵连了心脉。”他一边说一边怒视四皇子君慕息,“四殿下好歹毒的手段,看似只卸胳膊,实际上却是在要我孙儿性命。就算你是皇子,也没有青天白日无缘无故杀人的道理!今日之事,四殿下必须给我郭家一个交待!”

    随着郭问天一句要交待,郭家跟随而来的人齐齐高呼:“请还我郭家一个公道!”

    功臣一族抬着尸体闹上门来,直接给四皇子扣了一个杀人的罪名。这事往小了说是皇子以强凌弱,往大了说,就是皇家卸磨杀驴滥杀功臣后人。郭家就是要把事情闹大,现在在宫里闹,回头出了宫门就立即传至大街小巷,他们就是要让全天下人都知道,东秦皇族多不是东西,多叫人心寒。也让那些正在为朝廷卖命的将士们看看,这就是建功立业的下场。

    郭家如此打算,皇族又如何看不明白。可是明白又能怎样?人家孙子的确是死了,而且在死之前也的确是被皇子打成重伤,眼下看来,这件事情无论如何不能善了,除非……

    天和帝眯起眼,这是要逼他大义灭亲了?

    他这个做皇帝的虽然人在宫里,但那天老四和小灵犀打上叶府的事他可是知道得清清楚楚。郭家那孙子的胳膊可不是老四一个人卸的,里头还有老十的份儿呢!可郭家如今只指认老四是凶手,对老十是提都不提。郭家行啊,柿子专捡软的捏,上次跟老十叫板丢了一半兵权,这次就拿老四出气,这也太欺负人了。

    道理是这个道理,但这话他做皇帝的不能说,说了就要被郭家那一张张嘴说成是他袒护皇子,滥杀功臣之后。谣言就是这么回事,管你是真的假的,只要传出去了,总有人相信,就算不算,这事儿搁在心里头也是个疙瘩,往后但凡再有点儿什么事都会被人翻出来硬往上靠。届时,皇家威名何在?

    罗夜国君此时就在大殿下方,好歹也是一国之君,别管国多大,天和帝还是给了他面子,赐了他一个座位。苏婳宛就站在那国君身边,一动不动,就跟个画似的,眼珠都没转过一下。

    不过老皇帝仔细观察了,自打郭家人上门控诉君慕息那时起,苏婳宛脸色就开始风云变幻。虽然人没动,可是面色却出卖了她。

    他不由得在心里叹息,好好的一个孩子,这才几年光景,竟就被折腾成这般模样。老四就站在对面,对于郭家的指控理也不理,一双眼睛始终不离苏婳宛,浑身上下散出的那种悲戚情绪连他都能感觉得到。这让他对这个儿子愈发的心疼,心里也愈发的难受。

    天和帝是个脾气不太好的皇帝,更是个性情中人,欺负他儿子,他现在就想冲下去抽死郭问天。动不动就军功军功,就为了那些个军功,这些年朝廷对他们郭家的容忍还不够么?还想怎样?更何况当年那乌天府之事至今还是个悬案,老九老十早就说过,乌天府的丢失绝不可能只是兵败那么简单,这里头有郭问天的猫腻,虽然现在还没查到真相,但这件事情没完,早晚有一天要跟郭问天把这笔帐算清楚。

    一时间,局面僵在这里,天和帝考虑得多,既心疼儿子又要顾及民心,故而面对郭家的责问没有立即做出应对。

    而郭家就抓住这个机会更加肆无忌惮地耍起蛮横,就听郭问天又高声喝道:“请皇上还我郭家一个公道!请皇上让老臣死去的孙儿能够冥目!”

    八十岁的人了,声音洪亮,精神头儿就跟六十岁的人差不多,简直活成了人精。

    天和帝气得直咬牙,只好问向君慕息:“老四,这件事情你怎么说。”

    四皇子依然是那副神姿仙态,仿佛一切都与他无关,一脸的淡漠。只是那双眼睛里却透着浓浓的哀伤,悲伤透骨,整个人没有一点活着的气息。

    “儿臣没有杀人。”他只说这一句,再没有更多言语。此时此刻于他来说,郭问天的指控远没有苏婳宛的出现给他的震撼更大。

    曾经他搁在心头的女子,曾经他以为她注定会是自己唯一的妻子,如今却变成这般模样。君慕息在想,如果郭家一定要他以命偿命,不知在他临死之前有没有机会杀掉那罗夜国君。

    “人都已经躺在这里,你说没杀就没杀?”郭家人集体咆哮,“四殿下你欺人太甚!”

    “欺你又如何!”突然之间殿外传来一声怒喝,这一声蕴着十成内力,竟震得整个鸣銮殿都嗡嗡作响,仿佛要塌了一般。就连坐在龙椅上的天和帝都身子一颤,因为龙椅被震颤了。

    再看下方众人,倒的倒,歪的歪,罗夜国君尽可能让身子保持平衡,却不管苏婳宛身子歪斜险些跌倒在地。

    郭家人最惨,郭问天有功夫在身还算好,但那些跟着一起来起哄的却趴下几个,捂着耳朵不停地打着哆嗦。而那郭旗的尸体更是在担架上滚了一圈,直接掉到了地上。

    然而这还不算完,一声之后又传来一声,却是个女子的声音,同样十成内力尽数散出——“郭家欺君,又该当何罪?”

    这一嗓子听着清脆,却是在前一阵轰鸣还没褪去之时又紧跟着接上,直接震碎了那罗夜国君的椅子,砰地一声让他坐到了地上。

    苏婳宛亦坚持不住,眼瞅着就要往地面栽。对面站着的四皇子突然闪动身形,快如闪电,人们只看到一尾虚影拖起,下一刻,人已至苏婳宛跟前,将其稳稳扶住……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