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99章 公主殿下千岁千千岁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收义女?还封为天赐公主?可以说在场的除了已经知情的白家人以外,其它的都懵了。

    怪不得先前白鹤染在皇上面前正称女儿,原来竟是皇上做了这样的打算。又是未来儿媳,又是义女,这皇家是不是把白鹤染抬得太高了?这是在抬白鹤染还是在抬白兴言?莫非半死不活的文国公府竟有复兴的迹象?

    人们纷纷朝白兴言那处看去,却发现白兴言脸上没有一丝笑模样,甚至还隐含着怒意。

    于是人们明了,看来此番抬举的只是白鹤染一人,跟文国公府什么关系都没有。

    那要这样说就好理解了,毕竟是未来的尊王妃,文国公府嫡女的名头虽然也还可以,但如今的侯爵府毕竟不比过去,特别是在白兴言不停的作死下,已经没什么兴旺可言了。皇家要是想让这个儿媳妇显得尊贵一些,认个义女到是个好办法。

    天和帝往下扫了一圈,见没有人吃饱了撑的跟他唱反调,于是高兴地宣布:“文国公府嫡次女白鹤染,聪慧敏捷,丽质清灵,神医现世,心怀天下。即日起是为朕与皇后之义女,着册封天赐公主,掌琉璃印玺,行皇族之威,佑东秦天下。”

    天和帝话音才落,陈皇后那头也有了动作。只见她起了身朝着白鹤染走了过来,身后跟着个宫女,手里托着一枚琉璃制成的印玺。七彩流动,华光四射。

    “琉璃印玺只有当朝嫡公主方才执得,你是皇上和本宫亲自收的义女,位同嫡出,故而本宫将这枚琉璃印玺赐给你,望你执嫡公主之权,广施医恩,广结医缘,佑我东秦百姓。”

    白鹤染跪在地上,郑重地行叩首礼,然后高举手臂,将那枚琉璃印玺稳稳地拖在手中,同时高呼:“白鹤染接旨,谢父皇母后,阿染定不负圣恩,行医济世,佑天下万民。”

    大殿上,也不知道是谁最先有了反应,总之人们就是一个接一个陆陆续续地站了起来,然后跪下磕头行礼,齐声高呼:“臣等叩见公主殿下,公主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白鹤染回过头来,看到白兴言和白浩宸也跪在人群中间,只是两人都紧握着拳,一副又气恼又不甘的模样。她笑了起来,两手上抬,淡淡地道:“诸位,平身。”

    自此,天赐公主的封号正式落在了白鹤染的头上,她也成为了东秦开国以来第一位异姓公主。只不过人们也都知道,这公主之位也坐不长,因为等到及笄,她就要同十皇子完婚了。

    当然,不管是公主还是尊王妃,都是惹不起的存在。白鹤染以这样强势的姿态迅速渗透上都城的上流圈子,文国公府嫡女这个名头,在被白惊鸿顶了这么多年之后,终于还了回来。

    汤州府的封赏自此全部完成,可以说宫宴的主题已经走完流程了,接下来就是四方饮宴,歌舞助兴,互相敬酒,攀谈交情。

    有一些不喜热闹场合的后宫小主悄然离席,但嫔位妃位以上的却很少有离开的。大宴群臣这种事不是时常都有,若非有汤州这样的大事,一般来说也就是月夕和新年才会安排。所以她们不想错过这个机会,有些私交不错的女眷正好借此机会再巩固下感情,当然,也有不少人等着这样的机会向有利用价值的娘娘们送礼谈交易。

    这其中就包括康嫔,也就是白家老夫人的亲生女儿,白明珠。

    今日原本不关她什么事,也不过就是跟着走个过场就回去的事。可白鹤染被封为天赐公主,陈皇后还送上了琉璃印玺,这可给了她不小的刺激。

    她也是有女儿的,君长宁为东秦六公主,是正儿八经皇上亲生的。可就因为她是嫔,不是后,所以她的女儿当不得一个嫡字,所得到的关注也照嫡公主君灵犀少了太多太多。

    她是如论如何也没想到白鹤染竟会有如此际遇,更没想到皇上皇后竟说白鹤染位同嫡出。那不就是说,白鹤染如今的地位已经在她的女儿之上了?这简直是笑话!她的长宁是真正的公主,那白鹤染算什么?歌布贱人生下的种而已,连她的哥哥都不待见,凭什么到皇宫里来耀武扬威?难不成她的长宁从此以后要被那个小贱人骑在头上?

    康嫔气得牙都直哆嗦,再扭头看看坐在边上的君长宁,情形也跟她差不了多少,气得眼眶子都红了,眼瞅就要哭了。

    偏偏这时候,边上有位留着没走的月贵人看热闹不嫌事儿大地开了口:“哟,说起来六公主跟那位新封的天赐公主还是表姐妹呢!这下好了,表亲成真亲了,还比六公主位份高呢!”

    君长宁呼地一下就站了起来,怒气冲冲地就往殿下走了去。康嫔想拉一把,可惜没拉住,心里不由得有些担忧。那月贵人却道:“康嫔姐姐急什么,想必六公主也是不甘心吧!”

    康嫔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冷声道:“甘不甘心也不关你的事,小小贵人也敢在本宫面前兴风作浪,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那月贵人却并不害怕,甚至目光中还带着一丝轻蔑,就听她咯咯地笑了两声,又道:“康嫔姐姐这是心里头有火气,拿嫔妾撒气呢!没关系,嫔妾只是个贵人,给在嫔位的姐姐们骂几句也没什么。嫔妾只是好心提醒,这种时候摆在眼前的就是两种极端选择,一种是交恶,从此往后就是仇人。一种是交好,你们原本就是实在亲戚,如果能交好的话,说不定六公主以后还能沾上那位天赐公主的光。不信你看,人家正经的嫡出公主都懂得这个道理呢!”

    康嫔顺着月贵人手指的方向看去,正看到君灵犀走到了白鹤染身边,正经恭顺地冲着白鹤染行了个礼,笑嘻嘻地说:“灵犀见过长姐。”

    一句长姐,让康明珠的面色更加难看了……

    原本挨着坐的白瞳剪给君灵犀腾了个位置出来,君灵犀嘴巴甜,看着白瞳剪说:“这位姐姐不但长得好看,心肠也好,我记住你啦,往后再有机会咱们在一起玩呀!”

    白瞳剪自然明白这只不过是小公主一句客气的话,当不得真。于是只笑笑,没说什么。

    白蓁蓁到是跟君灵犀熟络一些,于是也没挪地方,就三个人凑在一起说话聊天。

    白鹤染还是担心四皇子,于是小声问君灵犀:“你有没有好好劝劝四殿下?今天这种场合一定要绷住,千万不能再冲动,否则就正中人家下怀了。”

    君灵犀叹了一声,道:“我劝反正是劝了,但是谁知道他听没听进去呢!下晌的时候郭家给他摆了一道,我真怕罗夜人不安份,再寻机会摆他一道,那四哥可就太可怜了。”她说到这儿,又想起来个事,于是开始数落白鹤染,“怎么搞的,怎么还四殿下四殿下的呢?我现在都叫你一声长姐了,你也是父皇母后的女儿,所以四哥是咱们共同的四哥,你可不能再拿自己当外人了。”

    白蓁蓁也点了头,“小公主说得对,你现在都拿着琉璃印了,哪有跟皇上皇后叫父皇母后,回过头来跟人家儿子称殿下的?”

    白鹤染想了想,“叫四哥?”随即摇头,“不行不行,他还没给改口钱呢!”

    话刚说到这儿,就听不远处传来个嗡声嗡气的声音——“哟!还有改口钱啊?那看来咱们都得准备准备了,这声哥哥还真不是那么好得的。”

    三人扭头,就见一众皇子齐唰唰地朝这边走来,方才说话的那位与她还有过一面之缘,正是当初在街上起了些冲突的三皇子,平王殿下君慕易。

    白鹤染从来没见到过这么多皇子一起出场,一时间还真觉得有些震撼。但还是立即站起身来,俯身施礼:“三殿下说笑了,能叫诸位殿下一声哥哥,是阿染的福气。”

    三皇子看了白鹤染一会儿,又笑了起来,“之前不识,在街上与妹妹生了些冲突,三哥在这里给你赔不是了。只是三哥也没想到妹妹不过之后竟还有这般机缘,实在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一家人了。”

    白鹤染立即回礼,“三哥客气了,阿染当不起。要说起来,龙王庙也不算被大水冲,毕竟当时阿染还没被父皇母后收为义女,咱们还不是一家人。但要说不识,也不是完全不识的,怎么说我也是三哥未来的弟妹,怎么可能不识呢!”

    她面上挂着笑,可说出来的话却是当仁不让,一点儿都没给那三皇子留面子。

    三皇子有些挂不住,没再说什么,只举了举自己手里的酒杯,而后一饮而尽,转身走了。

    到是君慕凛在后头追着提醒了句:“三哥,别忘了改口钱。”

    其它几位皇子都笑了起来,纷纷表示会把改口钱给补上。而此时君灵犀就充分发挥了作用,她站起来,主动为白鹤染做起了介绍——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