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00章 哥哥们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这些哥哥里,大部分染姐姐都已经认得,但还有几位平时没有往来过的,我来给你们介绍介绍。”君灵犀说着,指向其中年岁最大的一位,“这位是咱们的大哥,安王,君慕天。”

    白鹤染赶紧行礼:“阿染见过大哥。”

    大皇子君慕天今年已经四十出头了,几乎跟白兴言的年纪差不多。他是天和帝的长子,天和帝还不到二十岁时就生了他,只不过他是庶出,是当年王府上一位侧妃生的。

    大皇子的年纪跟二皇子差得挺多,因为大皇子出生后,后面接连出了几位公主,所以等再生二皇子时,大皇子都已经是半大的少年了。

    也正因如此,大皇子知道,到了这个年纪,皇位基本就跟他没有什么瓜葛了。因为他的父皇如今身子还好着,皇位再坐个五六年肯定是没有问题,甚至也有可能再使使劲儿坐个十年,等到了新帝继位时,他都已经五十了。五十岁,已经错过了继位的最佳年龄,没有哪个朝代愿意拥立一个已近暮年的新君,他的精力也不可能应服得了繁杂的朝政。

    没有了皇位的羁绊,大皇子这些年过得算是轻闲,朝政基本不理,平日就喜欢收集些古玩字画,只要有好物件儿可收,哪怕跑出京城几百里都不是问题,算是个富贵闲人。

    他人很随合,见白鹤染行礼,自己也乐呵呵地回礼,还叫了一声:“染妹妹。”然后便不再多说话,只饮尽了自己杯中的酒,却没有像三皇子一样转身就走。

    君灵犀觉得她大哥还是挺有风度的,她接着介绍:“这位是咱们五哥,凌王,君慕丰。”

    白鹤染继续行礼:“五哥好。”

    “染妹妹好。”五皇子君慕丰生了一双丹凤眼,白鹤染看着这五皇子,只觉这人不似其它皇子那般,虽长相也是各有千秋,但总归是亲兄弟,都能挑出几处相像的地方。可这五皇子却跟其它几位完全不像,面相看起来到是有些像狐狸,媚态百出,却也能显出尖酸刻薄。

    不只长相,就是声音也不似平常男子那般阳刚,阴柔之气很明显地流露出来,甚是奇怪。

    但皇家人明显都已经习惯了,根本不当回事,她便也不会多事,行礼问好之后便只是礼貌性地微笑,却又觉得五皇子看向她的眼神里,有些不太寻常的情绪。

    “还有一位。”君灵犀指向最后一位白鹤染不认得的皇子,“这是七哥,越王君慕南。”

    她再度俯身,“阿染见过七哥。”

    君慕南点点头,“多礼了。”说完,竟是随手扔出一样东西过来。

    白鹤染吓了一跳,下意识地抬手去接,接到手中才发现,竟是一只半个巴掌大小的玉葫芦。这东西呈血红色,颜色十分乍眼,拿在手里有些发烫,要稍微运转内力方能将这股烫意抵消。继而身上暖意洋洋,特别是跟她头上戴着的千年寒冰相互呼应循环,竟能让人产生极强烈的舒适感。就连白鹤染都觉得如果此刻面前有一张床,她可以马上躺上去睡觉。

    君慕凛也看到了那东西,不由得啧啧了两声,“七哥这个见面礼可够大的,万年暖玉制成的葫芦,怕是这全天下也只有这一只吧?”

    白鹤染一听这话就皱了眉,赶紧将东西双手捧上前,“这个礼物太贵重了,七哥的心意阿染领了,但东西还请七哥收回,真的是太贵重了,阿染受不起。”

    七皇子却并没接,只是摇了摇头说:“万年暖玉配千年寒冰,才算不亏了这等好物。原本就该是女子带在身边之物,本王却留了这么多年,实在是没什么用的。你既叫我一声七哥,这个改口礼肯定是要出的。且收着吧,我留着也是浪费。”

    白鹤染有些为难,不由得向君慕凛看了去。这一眼可把君慕凛给乐坏了,“看见没,关键时刻还得男人拿主意,一家之主还得是我。”说完自顾地笑了一阵,这才道:“收着吧!七哥家里好东西多得是,你如今是咱们家新收的妹妹,他们这些当哥哥的自然得有所表示。”

    六皇子听了这话笑了起来,“老十这么一说,咱们还真不好意思给少了。罢了罢了,回家翻翻库房,只管捡最好的往出拿吧!”

    第一次见面的三位皇子介绍完,白鹤染赶紧给其它几个相熟的皇子一一行礼问安。

    虽然从前都打过交道,但这次不同,她不再自称臣女,而是以妹妹自居,一人一句哥哥,叫得这些皇子也直感叹缘份的奇妙。

    只是到了君慕凛那里就没什么表示了,这让他不太开心,于是蹭过来小声说:“染染,你可不能厚此薄彼,这么多哥哥都认了,就差我一个啊?”

    白鹤染用一种看白痴的目光看向他,“咱俩什么关系?父皇那头给咱俩赐婚,这头儿你让我跟你叫十哥,你不怕别人说咱俩乱~伦啊?”

    “不至于那么严重。”他摆摆手,“就叫来听听嘛!好不好,染妹妹?”

    她全身都是一哆嗦,赶紧离他远了两步,这时,就听那位阴柔的五皇子又出了声儿,是在对她说:“染妹妹如果不喜这桩婚事,大可以向父皇提出退婚。父皇不会驳你面子的。”

    君慕凛一皱眉,“五哥你故意的是不是?想打架是不是?”

    五皇子摇头,“打不过你。”

    “那就别管我们两口子之间的事,你要实在闲得没事干,也可以去跟父皇商量商量,让他老人家也给你指门婚事,这样就不用羡慕我了。”

    五皇子还是摇头,“并不羡慕你,本王对媳妇这种事,没什么兴趣。”说完,又冲白鹤染笑笑,道:“染妹妹的改口礼,明日一定奉上。届时本王会着人送到文国公府,还望染妹妹不管看到什么,都不要嫌弃才是。”

    大皇子也跟着说:“对对,明儿本王也给你送府上去。”

    跟一众皇子的见面也算是愉快,大家聚在一处又喝了一杯酒,白鹤染也陪了一杯,这才陆续散去。到最后,就只剩下君慕凛一人没舍得离开。

    眼瞅着他不顾一切地往这桌上挤,君灵犀不得不提醒他:“这边是女宾的席位,你一个大男人,还是个皇子,能不能注意点儿影响?你看看别人来敬酒,那都是敬完就走,谁像你这么不拿自己当外人啊?还坐下了,你咋不上天呢?”

    君慕凛就不爱听了,“去去去,你一个小孩子家家的你懂什么。我这是在跟你染姐姐培养感情,也是在跟你染姐姐的家人培养感情,早晚都要成为一家人,还拿自己当外人干什么?”说着,还笑嘻嘻地问关氏,“三婶,我说得对吧?”

    关氏也是无奈,只能欠了欠身道:“十殿下自然说什么都是对的。”

    君慕凛得意地冲君灵犀笑笑,然后就不再理她,专心侍候自家媳妇儿:“染染,你爱吃哪个菜?我夹给你啊?或者你要是都不爱吃,我再叫人给你做新的。”

    一桌子宴席摆在面前,菜肴也是十分丰盛,样式也做得好,但就是没什么人动筷子。

    毕竟是皇家宫宴嘛,进宫来的人要么是为了见世面的,要么是为了见平时不得见的人的,饭菜什么的对他们来说就是摆摆样子,有酒就行,谁还能真好意思吃啊?

    可君慕凛就挺好意思的,坐着的这一会儿已经吃掉了半条鱼,一边吃还一边给她媳妇儿也夹了一小碗菜。荤的素的都有,搭配得很是错。

    白鹤染看了他一会儿,再看看场上已经开始的歌舞表演,便觉得就这么干坐着也是没什么意思,还不如吃点东西打发时间呢!于是便也不再矜持,拿起筷子吃了起来。

    对面坐着的小叶氏和白花颜二人看着这场面,就觉得这位二小姐到底还是不太上得台面儿,到底还是从小没有受到过好的教导,连这种最基本的礼仪都不懂。

    要说男人饮酒,为压酒劲儿吃些菜还行,可是看看女宾这头,哪有几个动筷的,就算是想吃,也是捏着点心类的掂掂。再看白鹤染呢,好吧,她这会儿快把筷子伸向了一个肉丸子。

    君慕凛还在边上表扬她:“对,就是要像这样,多吃些肉,多吃肉才能长胖。染染你以前总吃菜,跟个兔子似的,怎么瞅都可怜。我还是喜欢看你吃肉,把媳妇儿养胖才有成就感。”

    她斜眼看他,“胖了不就不好看了么?你是不是想着把我喂成猪样,然后你就有理由到外头拈花惹草勾三搭四了?”

    他一愣,“说什么呢?我什么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还拈花惹草,还勾三搭四,别说我压根儿就不好那口,就算是好,我这一身古怪毛病也不给我机会啊!”

    白鹤染想了想,问他:“如果我说你这个毛病我能治,你想让我把你治好吗?”

    “不想!”他一刻没耽误,果断摇头,“绝对不想!反正除了你之外,我这辈子也没打算再找别的女人,所以这个毛病有没有,对我来说已经不重要了。左右母后和灵犀我是不怕的,现在又有了你,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三个女人对我这个毛病已经没有威胁,这就够了。”

    他的手动了动,在桌子底下将她的小手轻轻握住,正准备说几句悄悄话。这时,白蓁蓁却扯了扯她的衣袖,小声说:“姐,四殿下好像有事叫你……”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