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03章 白鹤染,我们比比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白鹤染的话说得参宴宾客都是一哆嗦,什么叫亲眼见证一下?难不成还真让那毒医下手,把他们都毒死啊?且不说能不能救活的问题,就算能救活,毒死的过程中难道不遭罪?

    人们纷纷摇头,都认为这个新封的天赐公主说话太大太满了,实在不是一个成熟的表现。不过也是,还未及笄的小姑娘而已,本来就不成熟,但为何天和帝不加以阻拦?而且看起来还对她颇为信任?甚至皇后还在鼓动那毒医:“试试吧,不试怎么知道本宫的干女儿有没有本事?罗夜国师不会是不敢吧?”

    众人心中哀叹,只道这皇家真是玩儿死人不偿命啊!

    不过那呼元蝶到是没这么疯狂,听了皇后开口,立即起身道:“皇后娘娘说笑了,我们是客,是客就该有分寸,怎么可能做出毒死所有人的事。不管天赐公主能不能救回来,我们罗夜都不会下这个手,请皇后娘娘放心。”

    陈皇后笑了起来,“本宫绝对放心,但不是放心你们下不下毒,而是放心我们能解。”

    呼兰蝶的眉心皱了起来,她真想下个毒把这一殿的人都毒死算了,可是贺兰封却频频向她使眼色,意思是让她不要冲动,这里是东秦,冲动没有好果子吃。不管人们能不能解,这毒只要罗夜下了,这个梁子也就算结下了。

    于是她没说话,但白鹤染那头却开了口,幽幽地道:“罗夜大师国说的还真是比唱的好听,是客就该有分寸?你们是为了分寸不对这千秋万岁殿上的众人下手的吗?还是因为你们已经从别处下过了手,没必要再搭上一殿的人?”

    呼元蝶一怔,随即就道:“你什么意思?”

    白鹤染笑了起来,“没什么意思,只是在饮宴的过程中,发现本公主这桌的菜不太对劲。”

    这句话一出,不仅同桌而席的白家女眷吓了一跳,呼元蝶心下也是大惊。她的确是对白鹤染那桌动了手,是通过一名上菜的宫女不知不觉间将毒带过去的,但是那毒不是当场发作的毒,而是六个时辰之后才会显出毒性,到那时,宫宴早就结束了,谁也怪不到她头上。

    所以当她看到嫡公主和十皇子都过去同桌饮宴时,心里是十分激动。却没想到,眼下白鹤染竟轻飘飘地将她所做之事给说了出来,这不能不让她惊讶。

    再惊讶,面上也是不能表现出来的,好在她罩着面纱,于是镇定地道:“天赐公主这话是怎么说的?你的菜不对劲关本国师何事?”

    白鹤染轻哼了一声,“本公主也没说跟你有关系,大国师急什么。我只是在吃菜的过程中吃出了一些奇怪的成份,比如说菜汁里混合了一种名为噬骨虫的血液,再比如说,酒水里掺了一种名为厌水花的花香。而这两种东西据我所知,只有在大漠一带方可存活,中原大地是见都见不到的。除此之外,还有配合这两种东西制成毒药的另外十五种草药,相信也不必我一一赘述了,大国师心里一定都有数。中了这种毒,一时片刻不会出现症状,但六个时辰之后就会发热抽搐,女子烂脸,男子烂下身,终身不治。”

    她说到这里,就听啪地一声,白花颜手里的杯子落了地,是吓的。

    小叶氏的脸也煞白,就连白瞳剪都开始害怕了。到是白蓁蓁和君灵犀相对镇定,君慕凛还十分夸张地说了声:“哎呀!如此恶毒啊!”

    君灵犀立即接话:“那要是查出下毒之人是谁,不如就给她也灌这种毒药,同生共死吧!”

    白蓁蓁却摇了头说:“不可不可,没什么意思,一来下毒之人手里肯定有解药,吃了也没什么事。二来就算她没有解药,可是你们看——”她直接伸出手,直指向那呼元蝶,“都老成那样了,烂不烂脸能咋地?左右现在也是拿面纱罩着,以后继续罩呗!”

    君灵犀点头,对此深以为然。

    到是隔着两桌坐着的冷若南嗷嗷地一声叫了起来:“卧槽!刚才我也在那桌吃了块儿肉,这下玩儿大了!”说完,又站起身往前走了几步,仔细端详起呼元蝶,半晌,道:“你特么是不是妒忌我们年轻少女的美貌,变着法儿的想把我们整成跟你一样吧?原来人还真是可以貌相的,果然长得有多丑心肠就有多毒。”

    呼元蝶差点儿没气死,她这辈子最恨别人说她老说她丑,所以她研究了半生能把自己变年轻的药。本以为自此高枕无忧,却没想到来了东秦竟还要以真面目示人,真是叫她懊恼。

    白鹤染眼瞅着呼元蝶气得疯狂,心中一阵冷笑。在她面前玩儿毒,还真是不知死活。

    原本她也没想到罗夜毒医竟如此胆大,敢在这样的场合向东秦人下黑手,直到四皇子君慕息提醒她小心罗夜毒医,她这才留了神。也就是在那之后,新上来的酒和菜就有了不一样的味道,虽然这种味道一般人根本无从察觉,但她是什么人,只需一闻,一切尽在掌握。

    贺兰封见呼兰蝶受了莫大的委屈和侮辱,便不得不出面打相助,却也不好跟东秦太过敌对,只得打着哈哈说:“原来世间还有如此厉害的毒药,真没想到在东秦的宫宴上还有人如此大胆。不过这毒跟我们可没有关系,天赐公主也不用一味的往我罗夜国师身上扯。”

    白鹤染耸耸肩,“还是那句话,从来没说这毒跟罗夜国师有什么关系,所以陛下您也不必急着出来撇清。反正这桌的毒我已经解了,今天是个好日子,这事儿便不追究了吧!”

    呼兰蝶却在这时惊讶地问了一句:“你是如何解的?这怎么可能?”

    白鹤染挑眉,“大国师这是何意?莫非是……不打自招?”

    呼兰蝶意识到自己冲动了,于是赶紧解释:“我只是听你说了那毒的厉害,所以好奇你是如何在短时间内不知不觉地解了那种毒。纯粹只是好奇而已,毕竟我也是位毒医。”

    “哦。”白鹤染点头,“国师的意思是,同样的事你做不了?想想也是,罗夜毕竟是大漠小国,就算在大国师您长期驻扎压场子,但是跟我泱泱东秦比起来,还是差得太远。至于这毒是怎么解的,保密,除非……”她又看向苏婳宛,“先前在宫门口时我就说了,我对你们王妃很感兴趣,如果你肯说服罗夜国君将那个美人送给我,我便告诉你解毒之法,如何?”

    呼兰蝶闷哼一声,“简直做梦。”

    白鹤染笑了笑,“有梦想总是好的,万一实现了呢!反正是先打听我如何解的毒,这样隐秘之事你都能随口问出来,想来大国师是没把自己当外人。你都没把自己当外人,我还跟你客气什么,一个美人而已,总归没我这解毒之法珍贵。以你国师之尊,向君王求个美人还不是轻而易举之事。当然,如果你们君王并没把你当回事,那自然是不会给你面子的。”

    东秦众臣都憋不住想笑了,刚才还觉得这新封的天赐公主太年轻,玩权谋完全不够火候。可眼下却发现是自己看走了眼,年轻跟脑子真不能相提并论,这位天赐公主好手段,一手挑拨离间真是玩儿得炉火纯青啊!

    虽然罗夜国师嘴上说:“君是君,臣是臣,本国师想要的东西怎么可能用君主的女人来换,难不成你们东秦想要什么,也要用皇帝的后妃去换吗?”话是这样说,但她刚才撇了一眼贺兰封,眼里的确有怒火了不满。

    不等白鹤染搭话,君慕凛就已经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说:“开什么玩笑,我东秦想要什么直接去抢就好了,大不了就是打一架,反正又没人打得过我们。但你们罗夜可就没这个魄力了,贺兰封,本王说得对否?”

    贺兰封心头怒火窜了又窜,最终还是压了下去。人家说得没错,现在的罗夜根本没有东秦这般底气,否则也不会对东秦俯首称臣。

    他没说话,算是默认了君慕凛的说法。东秦众臣也纷纷感叹:“十殿下真是霸气啊!”

    这时,人们看罗夜人已经非常不顺眼了,就连陈皇后都皱了眉,亲自开口问了句:“方才不是说要表演么,既然不是表演把咱们全都毒死,那罗夜国师,你想表演什么?”

    陈皇后一句话,又将人们的兴趣给挑了起来,所有人都看向呼元蝶,心里纷纷猜测她将要带来什么样的表演。可期待的同时也在隐隐担心,因为对方是毒国师,他们还真怕呼完兰又神不知鬼不觉地下个毒,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而这时,呼元蝶也冷静了下来,她听着陈皇后的话,心里思索一番,也很快就有了打算。

    就见她将目光向白鹤染投了去,半晌,阴冷冷地道:“既然天赐公主也是医者,莫不如我们在这大殿上当着所有人的面做一场比试如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