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08章 公主,你怎么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什么叫亮毒药?”白鹤染问呼元蝶,“怎么个亮法?”

    呼元蝶一时没反应过来她这话是什么意思,随口就道:“自然是将你要用的毒药拿出来,我们交换一下。”说完还冷笑了下,“天赐公主该不会是没有准备吧?”

    白鹤染更纳闷了,“我凭白无故准备毒药干什么?你这比毒本就是临时起意,我怎么可能提前就有准备。再说,皇宫大内宫宴之上,还当着东秦帝后的面,罗夜国师,你可别告诉我你身上藏着毒药。你们罗夜到底想干什么?造反不成?叛主不成?安的到底是什么心?”

    她声色俱厉,越说越来气,“此番罗夜人入我东秦,嘴上说是朝贡,可实际上打的到底是什么主意,只有你们自己知道。随身带着毒药在帝后跟前晃悠,还真不拿自己当外人啊!”

    她这一发难,君慕凛也不干了,猛地一拍桌子,大声道:“来人!护驾!”

    立即有大量御林军冲进千秋万岁殿,将天和帝与陈皇后都保护起来。另还有两队将在场宾客也保护在身后,却唯独留了罗夜国君贺兰封和苏婳宛在外头,好生尴尬。

    贺兰封一看形势不对,赶紧起身单膝跪地,大声道:“皇上,孤王是冤枉的,我罗夜是冤枉的!大国师随身带毒,这在罗夜宫内是被允许的,所以我们来到东秦之后也没有多想,进了皇宫后更是无人提醒我们不能带。所以这一切都是误会,孤王现在就命她将所有毒药都交出来,一定还千秋万岁殿一个清静!”

    他说完,又冲着呼元蝶怒声道:“把你身上的东西都给我扔出来!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你当还是在罗夜吗?呼元家怎么派了你这么个蠢货跟在孤王身边,成心要害死孤王!”

    呼元蝶恨得直咬牙,她不是恨贺兰封,因为她知道贺兰封此番训斥也是无奈之举,是为了救她。她只是恨白鹤染,这个刚封的天赐公主实在难缠,哪一句话说不对劲就能被对方抓住小辫子生出事端来,这简直让她忍无可忍。

    可是再忍无可忍也得继续忍下去,贺兰封说得对,这里是东秦,不是罗夜,容不得她为所欲为。于是呼元蝶也认了怂,老老实实地从身上带出几个小瓶子放到地上,还冲着天和帝跪了下来主动认错:“请皇上恕在下不知之罪。”

    天和帝一声冷笑扬了开,“天底下还有不知这个罪啊?你的意思是不知者无罪?也罢,朕就恕了你这个不知之罪,毕竟下一场比试会更加精彩,朕还不想错过。”话说完,扬了扬手,御林军立即退了出去。一瞬间,大殿上又恢复了安宁。

    人们长出一口气,刚刚还以为要打仗了呢,结果只是闹着玩儿,吓死他们了。

    而白鹤染也开了口,对呼元蝶说:“挑一样你想用的毒吧,其它的就让宫人带下去,到你们出宫那日定会悉数奉还。”

    呼元蝶反问:“那你呢?你用什么毒?”

    白鹤染笑着指了指东宫元带来的那些个草药,“我是东秦人,知礼数懂规矩,所以是不会随身带着这种违禁之物的。至于我要用的东西,那不是什么都有么,一会儿我随便捡两样配一配就行了,不劳大国师费心。至于我混出来的是什么毒,那就更不劳你费心了。”

    呼元蝶把两排老牙磨了又磨,再也不想跟白鹤染说话,低下头开始找药。很快就将一只小瓶子握在手里,然后道:“本国师选好了。”

    白鹤染点点头,也自顾地走到东方宫带来的那些草药处,挑挑捡捡的,最后捡出了两片叶子状的药材。然后在人们的惊讶声中走回,冲着呼元蝶扬扬手:“本公主也选好了。”

    呼元蝶实在想不明白她拿两片薄荷叶子是干什么,泡水喝?还是说东秦的毒术先进到随便两片薄荷叶子就能毒死人?她对白鹤染的行为百思不解,但也不愿意多追问,毕竟毒之一局定的是生死,敌人愿意用这种拙劣的手段放自己一马,她又何乐而不为呢?

    宫人已经将三柱香摆了上来,就等两位交换毒药吃下之后就开始点燃。

    呼元蝶将自己手里的药丸递送上前,“天赐公主,请吧!”

    白鹤染也将那两片薄荷叶子往前一递:“大国师先死!”

    呼元蝶又被气了一回,当下一把抢过那两片叶子,往嘴里一扔,嚼巴嚼巴就咽了下去。

    白鹤染也不含糊,药丸拿在手,同样当着所有人的面放入口中,也嚼了两下咽了下去。

    只是咽完之后总结了一句:“真苦。”

    宫人将第一柱香点了起来,宣告第二场比试正式开始。

    虽然是生死局,但眼下看起来,二人对这场比试的重视程度明显还不如第一场。呼元蝶自以为只是嚼了两片薄荷叶子而已,根本不需要动手解毒。而白鹤染更夸张了,直接走到陈皇后跟前,笑嘻嘻地蹲下来给她捏腿,还一边捏一边说:“阿染前十几年没能在母后跟前尽孝,后面的日子里一定都给补上,会常进宫来看望父皇和母后的。”

    跟陈皇后说完又对天和帝道:“父皇也是,您的小腿和手肘关节都有有旧疾,待宫宴结束,明日阿染就进宫来给父皇看伤,保证针到病除。”

    天和帝听着那个高兴,这两处旧疾伴随他多年,每天下雨阴天都会疼,可是太医们也没办法。年轻时出入战场落下的病根儿,哪是那么好除的。

    但白鹤染说她能治他就信,只是现在不是说这个事的时候,他心里担忧,于是小声问道:“阿染,你不想想解毒的法子?朕瞅着那药丸都发红,一定是掺了巨毒的。”

    白鹤染笑着摇头,“父皇不必担心,女儿心里有数。大漠小国而已,就算研究又能研究出多厉害的毒来。蛇,虫,大漠地区的毒植,听起来吓人,可是能用来制毒的却是少之又少。哪里像我们东秦大地,地大物博,药材类型丰富,足抵得上罗夜的千百倍。所以他们的毒,女儿还真没放在眼里。但是……”她说到这里,唇角勾起一抹邪笑,目光朝着呼元蝶看去。

    天和帝觉得白鹤染这个邪乎乎的笑跟他的小儿子可真像,这俩孩子或许就是天生一对儿,是老天爷一早就搭配好的。所以纵然是以冥婚那样扯蛋的理由为开始,也终将成就一段美好姻缘。由此说起来,他还真应该感谢白兴言当初的扯蛋提议。

    呼元蝶这时已经开始有反应了,就在她对那两片薄荷叶子嗤之以鼻之际,突然一种钻心的疼痛袭入她的脑袋,就像有一枚钉子突然钉进了脑子里,疼得她站立不稳,差点儿没摔倒。

    下方因白鹤染闹着玩儿似的两片薄荷叶子而议论纷纷的人们瞬间安静下来,一个个目瞪口呆地看向呼元蝶,谁也没想明白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就连东宫元都愣住了,因为他是亲眼看到白鹤染真的就是随手拿了两片薄荷叶,并没有掺杂其它药材。

    东西都是他准备的,并没有做任何手脚,可罗夜毒医这是怎么了?这情况不对啊!

    白鹤染起身,笑意盈盈地说:“父皇母后请看,这就是不把我们东秦人放在眼里的下场。”

    此时的呼元蝶已经没心思跟白鹤染打嘴杖了,她一生钻研毒之一术,自然明白自己眼下的处境。两片薄荷叶子肯定是被白鹤染做了手脚,或许就是神不知鬼不觉的把毒药抹在了薄荷叶上。可惜,她吃之前没发现异样。但是没发现并不代表不存在,眼下毒已经发作,她就再也不能轻敌。当务之急,是为自己寻找解毒之法

    钻入脑的疼让她一度失去对身体的控制能力,好不容易缓过来些,第一反应就是用内力将自己的几处穴道封住,不再让毒素往上走,而是尽可能地都逼入了丹田暂时稳住。她快步走向放置草药的地方,脑子里不停地思考着解毒之法。

    可是呼元蝶很快就意识到了一个可怕的事实,那就是,她根本不知道白鹤染下的是什么毒,根本不知道这种毒药里都掺着什么成份。这对于一名毒医来说,实在是太可怕了。

    她一向自认天下之毒全部在她的知识范围之内,天地间所有的毒在她面前都无处遁形,只需一闻一看就能辩出毒的种类,哪怕是无名的毒,也能看透其主要成份。也正是因为这一手本事,她成为了呼元家族近三代中的翘楚,也是呼元家族的骄傲。

    她活到这个岁数,还从未见过自己不识之毒,也从未遇到过自己不解之毒。所以她才敢跟白鹤染比,而且还能用苏婳宛做赌注。

    可是这一刻她发现她错了,这位东秦的天赐公主竟是一位深藏不露的用毒高手,且其本事和手段都在她之上,甚至很有可能家族里那位年过百岁的家主也绝不是白鹤染的对手。

    然而,她就是惹上了这样一位高手,现在后悔却已经来不及了。

    呼元蝶呆呆地看着一众药材,眼里渐渐现出了绝望。可就在这时,突然边上有人大叫一声:“公主,您怎么了?”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