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14章 意料之外的事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德福宫内,叶太后独自站在窗前向外望着,谁也不知道她在望着什么,但是身为近侍宫女的权烟却能猜出个一两分。

    但这也只是猜测而已,太后的事她不敢多想,更不敢乱想,想错了是体贴不到主子的心意,想对了,那也就离掉脑袋不远了。当然,主子主动告诉你那另当别论。

    正这样想着,叶太后说话了,开口一句像是在自言自语,但也像是在问权烟,她说的是:“什么时辰了?人都走得差不多了吧?”

    权烟心里一紧,这话听起来像是在问参加宫宴的人是不是都走了,但是她心里明白,老太后想问的绝对不是那些人。只是主子不明着问,她便也不好明着答,于是配合着道:“亥时半了,所有人进来的人都已经离开皇宫,走得一个不剩。奴婢刚才听说,宫门已经下钥了。

    叶太后长出了一口气,“那就好,那就好。”

    权烟赶紧上前,“娘娘,天色晚了,歇了吧!”

    叶太后没有拒绝,顺从地由着权烟搀扶着上了榻,眼看着帐帘放下,守夜的宫女也依坐在地上,可她却怎么都睡不着。

    林寒生的出现让她心里平静多年的那处角落又翻腾起来,若不是宫宴已经结束,再留下去就惹人耳目,她还真是舍不得放他走。

    可是舍不得又能怎么样呢?为了换来几枚药丸,她将林寒生推给了呼元蝶。可仅仅是为了那几枚返颜的药丸吗?当然不是。她这一生都在算计,这种事情自然是要争取到最大的利益。而她在这个交易中向呼元蝶提出的另外一个要求,除了她和呼元蝶,谁都不知道。

    只不过……机关算尽,却没想到呼元蝶竟死在了白鹤染手里。这让她的计划泡了汤,也让她对那个白鹤染又添了一份新仇。

    叶太后辗转一夜,天将亮时才迷迷糊糊地睡去。她不知道,这一夜,有一个人跟她一样,也是半宿未眠。那个人不是别的,正是接到了一个秘密线报的康嫔,白明珠。

    此时,白明珠的榻前站着一个宫女,名叫霜英,正是那个向她传递消息的人。

    白明珠沉着脸对霜英说:“适才人多,你出现得不是时候。不是早就同你说过尽量避免出现在人前,以免让人记住了样子,以后做起事来不方便。”

    霜英半低着头认错:“奴婢知错,请主子责罚。”

    康嫔摆摆手,“我知道你着急了,否则也不会不顾场合地出现。但是这件事本宫知道了又能如何呢?去告诉皇上吗?可是这事儿到底是谁做的,你我心里都没数。告诉皇上只一句话的事,但若因此而触犯了某些人的利益,她们又如何能放过我?”

    霜英也叹了一声,“奴婢事后就知道是自己鲁莽了,只是事发突然,当时太过惊讶,没想到那么多。不过主子说的她们,可是德福宫那位?那位如今还有本事么?”

    康嫔苦笑,“别小看她,若真是什么本事都没有了,或者说什么用处都没有了,你以为君家那位混世魔王会留她到现在?就是那老四也早就一刀宰了她。所以本宫不敢轻举妄动,就算不为了自保,也得为长宁考虑。霜英,这件事情咱们知道就好,什么都不要说,只看皇家什么时候能自己发现吧!不去做那个吃力不讨好的事了。”

    她说完这些就不再说话,霜英又站了一会儿,也悄悄地退了出去。

    可是白明珠睡不着,今天的这个消息让她想不明白了,到底谁有那么大的胆子又是谁有那么大的本事能做到的?罗夜人吗?还是白家?郭家?又或是叶家?

    似乎都不太可能。

    罗夜毒医死了,剩下的那个国君相当于失了臂膀,且自顾不瑕,应该没精力顾得上这个。

    白家她更了解了,她的哥哥没能耐。

    郭家人没进宫,叶家人也没进宫,那么,到底是谁呢?

    能从水牢里神不知鬼不觉地换走将死的白惊鸿,这样做,究竟有什么目的?

    宫外的一座酒楼里,君慕凛还真的张罗了一个饭局,美其名曰庆祝他媳妇儿轻轻松干掉了罗夜毒医呼元蝶。而参加这个饭局的也都是自己人,除了他和白鹤染之外,还有九皇子和白蓁蓁,以及死皮赖脸非得跟着一起来的嫡公主君灵犀。

    原本皇后娘娘是不肯让君灵犀出宫的,不过既然是跟着她九哥和十哥,还有新认的染姐姐在一起,陈皇后还是放心的,所以很大方地准了君灵犀出宫,还说晚上可以不用回来了,随便在慎王府或是尊王府凑合一宿就行。

    对此,九皇子和十皇子也是没什么可说的,君灵犀每每逃宫都是到他们府上住,或者是去礼王府,他们三人的府上为此还特地给她备了专门的卧寝,只留给她一人住的。

    没办法,谁让人家是皇后的女儿,谁让皇后是养他们长大的母后。

    不过今日君灵犀却是有点儿不开心,吵着喝了两杯酒,话就有点儿多:“看来四哥那里以后我是去不上了,婳宛姐好不容易回来,在这边也没有家人了,四哥是无论如何都不肯再放她去别的地方的。哥哥有了嫂子,就不能再疼爱妹子了。”

    这话白蓁蓁就听不懂了,“哥哥有没有嫂子,跟你这个当妹妹的有什么关系?嫂子总不会还介意小姑子偶尔去串个门住几天吧?你们又不是表兄表妹那种,是亲兄妹呀!”

    白鹤染瞪了她一眼,然后问君灵犀:“怎么了?你是不是对那位苏家姐姐有些非议?”

    君灵犀不知道该怎么说,又抓起酒杯要往嘴里灌酒,却被君慕楚一把给抢了过来。“小孩子家家的学什么不好,学人家喝酒?你才几岁,你到了喝酒的年龄了么?”

    君灵犀先是一愣,然后一下就笑了,“九哥,你这可是一杆子打翻一船人,在座三个女孩子,我不大不小正好居个中,最大的也不过比我大一岁而已。但是你看看,她俩谁没喝?”

    这话就让人无法反驳了,白蓁蓁胆子小,怕君慕楚说她,赶紧把酒杯往远推了推,惹来君灵犀一顿鄙视,“你咋就那么怕我九哥呢?”

    白蓁蓁白了她一眼,“你不怕啊?”

    君灵犀想了想,也把酒杯往外推了推,“算了,我也怕。”

    君慕凛瞅了瞅身边坐着的白鹤染,主动把她的酒杯往里挪了挪,“媳妇儿,你随便喝。”

    此一举遭到了在场众人的鄙视,甚至君灵犀还笑话他:“怕媳妇儿!”

    君慕凛到不觉得怕媳妇儿是个多难为情的事儿,他还教训君灵犀:“如果以后你嫁了人,也能让你的夫君这么怕你,那我们几个当哥哥的就真的可以放心了。不过你也别扯开话题打岔,刚才说到婳宛姐的事,你到是说说心里是怎么想的?从前关系不都挺好的么?”

    “那是从前。”君灵犀也不避讳,直接就道:“可她毕竟去了罗夜几年,这些年发生了什么谁都不知道。你们虽然也能接到从那边传来的消息,可是关于她的又能有多少呢?夫妻二人关起门来做了什么说了什么,你们真的知道吗?我不是不信婳宛姐,我只是更担心四哥。好不容易把人盼了回来,可万一这个人已经不是从前的心性,他又该如何?你们觉得四哥还能再承受一次打击吗?”

    她说到这里,又喝了一口酒,呛得直咳嗽,但还是在坚持说话:“就算她的心性没有变,可是又能怎么样?罗夜国君用过的女人,想想心里就膈应。你们又不是没看到他们是怎么相处的,这一晚上我都看在眼里,多少男人的眼珠子往她的领口里头掉,衣裳穿成那样,比外面花楼里的姑娘还不如,怎么配得起我们那么好的四哥。”

    君灵犀的话让所有人都沉默了,特别是最后那一句,那么好的四哥。

    是啊,那么好的四皇子,再倾心的女子都不忍沾染的四皇子,现在的苏婳宛,她怎么配?

    一时间,气氛有些尴尬。

    最后还是白鹤染打开了局面,她笑着扭了君灵犀一把,“你这个小姑子还挺厉害。”

    君灵犀反问她:“你不是这样想的吗?”

    白鹤染笑了笑,摇摇头,“还真不是。如果你说担心她的意志已经有所转变,这才不放心四哥同她再续前缘,这个我是赞成的。但如果是后面那个理由……灵犀,或许我的观念与你们不同,对我来说,女子的贞洁固然重要,却也不是非得立个生死牌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数,有时候命里该着有一大劫,躲都躲不过。可是大劫过后呢?就不活了吗?”

    她说得有些感慨,“男人可以有三妻四妾,却要求女人必须从一而终,真是狗屁的思想!更何况那个女人还只是受到了伤害,并不是她主动为之。同为女人,我们为什么容不下她?她又有什么错?”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