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20章 你拿本宫试药?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陈皇后今天的确高兴,又高兴又激动。因为清早醒来时,她差点儿把守夜的宫女给吓死。

    要说为何差点儿把人吓死还要激动,那自然是因为这个差点儿吓死人的原因实在特殊。因为——她变年轻了!

    用昭仁宫宫女的话说:“皇后娘娘现在看起来最多二十岁,不但容貌变年轻了,怎么瞅着身段也变了不少呢?这是……瘦了?”

    陈皇后也觉得自己瘦了,她站在大铜镜前不停地照啊照,越照越是笑得合不拢嘴。现在的自己,从头到尾没有一处是不让她满意的,这简直就跟自己二十岁时的样子一模一样。

    二十岁是一个女子的黄金年华,虽然都说女子十五及笄正是嫁人的好时候,可只有嫁过人的才明白,其实二十岁才是最好的年华,因为那时候的女人已经长开了,该鼓的地方鼓,该翘的地方翘。脸上也褪去了十五岁时的青涩和稚嫩,举手投足也更加成熟优雅,从里到外的容光焕发,是最有韵味的阶段。

    她本以为年华已逝,保养再好也不过相对来说年轻那么一点,就是昨天白鹤染给她药丸时她也没报太大希望。虽然知道白鹤染手段非凡,却也没想到竟有如此神奇的效果。

    真的就像宫人们说的,不但容貌回春了,就连身段也回春了。而且就是一夜工夫,她就是睡了一觉而已,如此简单,没有丝毫异样的感觉,人就回到了二十岁的当初。

    这让陈皇后几乎以为白鹤染会的是法术,再想想当初君灵犀重伤成那样,在经过白鹤染的治疗后,居然连伤疤都消失不见了,这不是法术又是什么?她的干女儿是仙女呀!

    从清晨等到下晌,陈皇后都快疯了,干女儿怎么还不来?她现在都不敢出门,怕这张脸让别人看到以为是妖怪。但心里的喜悦得有人分享啊,她还想跟干女儿再好好问问药丸的事。

    可是没想到白鹤染昨晚连夜出城,一宿没睡,回来之后一觉睡到下晌,终于进了宫时,已经快到未时末了。

    陈皇后瞅着跪在自己面前磕头行礼的干女儿,简直欲哭无泪,“阿染啊,你怎么才来呀!母后等你等得好苦。”

    白鹤染当然理解陈皇后此时的心情,而她也抬起头,认真地打量着陈皇后这张脸,半晌,笑着道:“原以为母后本来的样子已经是风华绝代,没想到年轻时的母后更加艳绝。”

    陈皇后掩着口,控制不住地笑出声来,“这孩子,就会捡好听的说。不过你给母后的药丸真的是太神奇了,本宫昨晚临睡前服用的,这才一宿的工夫,你看,居然就有这么好的效果,这简直是神仙手段。”她冲着白鹤染招手,“你来,上前来。”待白鹤染站到她身边,这才压低了声音神叨叨地问:“阿染,你跟母后说实话,你是不是天上下凡来的神仙?”

    白鹤染实在佩服这位皇后的想像力,神仙下凡?神仙下凡怎么可能只这么点儿手段。

    于是笑笑,“母后想到哪里去了,这世上哪来的神仙下凡,阿染不过是精通药理,自己在这方面还有些小聪明,鼓捣出来这样的药丸而已。”

    陈皇后听到这里嘴角抽了抽,“那个,闺女啊,你这药丸做出来之后,本宫不是第一个吃的吧?这算是……试药吗?”

    白鹤染抚额,怎么把这茬儿给忘了,虽然陈皇后真不是第一个吃的,但以前吃过的人可都是在前一世呢,这东秦可没人吃过啊!但是她总不能说拿皇后试药吧?

    “哪能呢!”白鹤染干笑两声,“药是女儿研究出来的,所以肯定是女儿先吃,只不过因为我年纪还小,所以就算吃了也看不出实际效果来。不过安全肯定是有保证的,而且还能美白,母后你看我是不是比以前白了?”

    陈皇后哪知道她是不是比以前白啊,以前又没怎么见过她。不过她却知道白鹤染有一半歌布血统,而歌布人一般来说肤色都比东秦暗一些,可眼前的小姑娘却白得发光。不但脸白,脖子也白,手也白,反正露在外面的地方都白,这到是让她信了几分。

    “其实本宫试药也没事。”陈皇后笑呵呵地说,“下回阿染再鼓捣出好东西来,别客气,拿进宫来母后帮你试。只要死不了人,什么药本宫都敢吃。”

    白鹤染无语,看来这女人为了美,真是胆儿比天大啊!

    “不过……”陈皇后的话有了转折,她问自家干闺女,“是吃一次药丸就能一直保持这样吗?那药丸是终身受益的?”

    白鹤染摇头,“怎么可能呢!要真是终身受益,还不真成了仙丹了。”

    “不是永远都这样?”陈皇后的兴致瞬间没了一半,“你的意思是说,本宫还会再变回从前的样子?”她摸摸自己的脸,又捧起铜镜来照。二十岁的容颜多么令人怀念哪,难道只能是昙花一现?“那这个样子能维持多久?三天?”

    “十天。”白鹤染告诉她,“一枚药丸能保持十天年轻容颜,不过母后也无须忧心,十天之后再吃一次就行了。这药丸是阿染研制出来的,保证无毒无害没有任何副作用,您就安心的吃,回头阿染再给母后送几枚进来,保证不让母后这里断了档。”

    “真的?”陈皇后拍拍心口,“那本宫就放心了。”说完,转头跟若夕说:“去通知各院妃嫔,一个时辰后到本宫这里来听训。”

    若夕应着声离开了,陈皇后又道:“好久没给她们立规矩了,都快不记得本宫是皇后了。”

    白鹤染抿嘴笑笑,没吱声儿。什么立规矩啊,还不就是为了显摆一下自己这张脸和这个年轻的身段儿。她不想揭穿陈皇后,女人的这点小心思还是要成全的,更何况人家本来就是皇后,召集嫔妃来听训也没什么不对。

    不过她今日过来可不是单单只为了验收成果,于是她想了想,跟陈皇后说:“如果把药丸的药效减一减,减去一多半,这个药丸就没有逆颜的功效,但却有养颜美白祛斑滋润的效果。母后若是想收拢后宫人心,阿染到是可以再做一批这样的药丸出来,母后留着赏人。”

    陈皇后一愣,“赏人?赏谁?本宫收拢那些人心干什么?你父皇已经不进后宫好多年,那些莺莺燕燕的基本就是摆设,弄那么漂亮给谁看?不像本宫,好歹还得撑着你父皇的面子,所以自然是要注重一下形象。不过你说起这个药丸,本宫到是有一个很好的想法。”

    陈皇后的想法跟白鹤染不谋而合,不过她可不是为医馆考虑,她只是在考虑她的干女儿自己:“你也老大不小了,明年就要及笄了,本宫瞅着白兴言那个德性,想来也不能给你准备多少嫁妆。虽说皇家真不在乎你带多少嫁妆出门子,但上都城里那么多眼睛看着呢,少了总归你自己面子上不好看。你现在是公主,出嫁时宫里自然会准备陪嫁,但嫁妆么,自然是越多越长脸。所以母后合计着,你要是能把药丸改一改,就改成你说的那种养颜的,完全可以在上都城里卖上一卖,一定能赚个体满钵圆。”

    她还怕白鹤染不好理解,又提示她:“就是昨晚来参加宫宴的那些女宾,回头母后找个机会在她们面前亮个相,只要她们一看到本宫这张脸,你就是让她们把家产都搬空抬到你屋里去,她们都愿意。女人嘛,不就是图个好看。虽然她们不至于达到本宫这样,但本宫是皇后,谁又敢跟本宫并肩比美?给她们的东西自然是与本宫不同的,这个她们也能理解。”

    白鹤染觉得,这位干妈真是个做生意的好手。其实陈皇后说得没错,最好的当然只能给最高贵的女人用,其它人能跟着喝个汤就不错了。更何况就算皇后同意,她也不敢把真正的回春丸拿出来给别人吃,否则到时候满大街小巷都是小姑娘,母亲跟女儿差不多岁数,一起在街上走,多吓人哪?特别是万一哪个男人不开眼看中了当娘的,多尴尬?

    她喜滋滋地点头,“母后说得极是,那阿染就按母后说得办,把这个药丸改一改,卖给上都城的夫人小姐们。或者干脆开个小店吧,我还可以用草药制出不同功效的胭脂水粉,都拿到店里卖去。母后,这事儿要是成了,收益咱们对半分。”

    陈皇后气得直拧她,“本宫是你母后,更是东秦的一国之母,要多少金银珠宝没有,犯得着惦记你那点儿银子?别以为本宫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说是给你添嫁妆,实际上都是要补到你的那个今生阁里去吧?阿染,母后知道你心善,但也别亏了自己,知道吗?”

    说实话,此时此刻,说不感动那是假的,她一直很羡慕有母亲在身边的人,可惜前世妈妈去得早,后世淳于蓝去得更早,反到是这位东秦最尊贵的女人给了她梦寐以求的母爱。

    白鹤染俯在陈皇后膝头,鼻子发酸,“谢谢母后,阿染都记着呢,不会亏了自己。”

    声音很小,却温暖在心……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