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26章 一个培养心腹的好机会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痨病村里有许多很可惜的人。”东宫元看着白鹤染,压低了声音说,“疾病不挑人,所以不管是官家还是商户,甚至是武林人士都有患病的可能,所以痨病村里的人背景十分繁杂。师父或是感兴趣,不如趁此机会多多留意,看看有没有自己能用得上的。救命之恩大过天,弟子相信,那些人从村里出来之后,一定一辈子都忘记不了师父的恩情。”

    这话说得已经很直接了,就是告诉白鹤染,如果想用人,这将是一个收揽人心的好机会。

    白鹤染明白他的意思,于是道:“事不宜迟,我们明日就动身去看右相大人,今天你还是要先跟刘家打声招呼,免得生出误会和麻烦。”她嘱咐东宫元,“此事涉及右相欺君,但我们的本意是好的,毕竟右相能继续活下去,对整个刘家来说都是好事。先将刘家搞定,痨病村那头的事情才能提上正轨。你说的事我会仔细考虑,你也留意打听下村子里面的情况,能为我们所用的,一个都不要错过。”

    东宫元立即道:“师父放心,弟子这就过去。”

    她没拦着,让东宫元走了。今生阁前厅依然是一片忙碌,但是有白蓁蓁打理着,秩序到是井井有条,该看病的看病,该抓药的抓药,且每一笔帐目都记得清清楚楚,每一笔免费的药材支出也都记录在案,以便日后核对。

    当然,来看诊的不全都是穷人,还有不少官商人家也在队伍里排着。不过人们都很守规矩,没有人成心占今生阁的便宜,所有自己能支付得起诊金和药钱的都自己掏了银子,甚至一些穷苦人家也带着银子过来。

    她听到有位大娘跟白蓁蓁说:“我家里虽然不富裕,但还不至于穷到连五两银子都拿不出的地步。今天的诊金和药钱如果是五十两,那我可能真的得吃这个救济了。但是五两不用,我们能担得起多少就担多少,实在没钱了也不会硬撑的。”

    白蓁蓁笑着将银子接过来,叫伙计按着方子抓药,该收多少钱收多少钱。但同时她也告诉那个大娘:“留好过日子的本钱,不能因为花钱看这个病就弄得家里没吃没喝,到时候病是治好了,却因为饥饿而丧了命,那才是得不偿失。我们不是说你有多少就要多少,看病要量力而行,今生阁既然开在这里,就不会干出那种把你们的家底都掏空的事。”

    听到这话的人不只那大娘一个,一时间,人们是又感动又激动,甚至有人抹起了眼泪。

    这让白鹤染再一次对这个才十二岁的小妹妹刮目相看,同时也无限感慨。这个时代的孩子的确成熟,后世十二岁小学都还没毕业呢,可是在这里,一个十二岁的女孩都可以独挡一面,将生意做得风声水起。这才是大家族培养出来的孩子,白蓁蓁还是个女孩,这要是个男孩,前途无可限量。

    她没从前厅离开,带着默语从后门走了,临走时还叫了那个伙计刘全,嘱咐他既然挑了这个担子,就要好好的跟着掌柜做事。多学,多看,掌柜不可能一天到晚都在今生阁,那么当掌柜不在的时候,他就需要把这个摊子给撑起来。

    她涨了这刘全的例银,比之前定下的直接翻了三倍,这让那刘全更加坚定了要一辈子服务好今生阁的决心,对提拔自己的白蓁蓁和信任自己的白鹤染也是一百二十个忠心,他暗暗发誓,只要自己在一天,就要对得起今生阁,要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一样来打理。

    从今生阁离开,白鹤染没有回国公府,而是带着默语在街上转悠起来。

    二人走的全是上都城内最繁华的街道,都集中在东头和西头,理由很简单,东富西贵,这两边住着的人最有钱。她们之所以到街上来转悠,为的是给已经在筹划的胭脂铺挑选地点。

    默语有些担忧,她跟白鹤染说:“小姐手里有那样神奇的方子,开间胭脂铺是再合适不过的。可是这胭脂铺该由什么人来打理呢?四小姐不可能专注在一间铺子里,将来学堂再成立,她要忙的事情就太多了,这间胭脂铺还是得有个专门的人来看着,且还得是女子。”

    白鹤染点点头,“你说得没错,是需要有这么个人。”说完,又看向默语,“你怎么样?你愿不愿意接下这个差事?如果你扛得起这间铺子,我可以分给你一成红利,虽然只有一成,但我相信胭脂铺的吸金能力,你凭着这一成,就可以在短时日内为自己积攒下丰厚的嫁妆。”

    默语一愣,“小姐怎么会想到奴婢?奴婢是习武之人,可弄不来这些胭脂香粉的。”她有些着急,“小姐是不是不想让奴婢跟在您身边了?奴婢是不是做错什么事了?”

    白鹤染失笑,“想什么呢!你要真是做错了事,我怎么可能将这样重要的铺子交给你。要知道,这铺子里可是有皇后娘娘的份儿在,谁要是接手,那就相当于跟皇后娘娘一起做生意,这可是绝对涨身价的事情。”

    “那奴婢也做不来,真的做不来。”默语都着急了,“小姐还是饶了奴婢吧,奴婢就跟在小姐身边最好,您千万别让我做生意,真做不了。”

    白鹤染看着她这着急的样子,原本想笑,可是面上却泛着苦涩。“我知道你不是这块料,我也只是随口一提罢了。但你若真想接,我也可以跟红家借个人教教你。默语,我不是想把你赶远,而是我手里实在没有人可用了。一个你,一个迎春,除此之外再无旁人。”

    默语知道她说的是实情,不由得叹了口气,“奴婢知道小姐的难处,如果实在不行就让迎春姐先顶一阵子吧!等我们找到了合适的人再说?只是这个合适的人选可不是那么好找的,既要会做生意,又要忠心耿耿,实在太难了。除非……”她顿了顿,没有说下去。

    白鹤染却知道她想表达什么意思,于是主动把话接了过来,“你是不是想说,除非用红家的人?”说完,又是一番感叹,“是啊,说起来,还真的只有红家人才是最合适的。”

    “可是小姐不能再用红家人了!”默语真是死心塌地跟着白鹤染,所以渐渐地连自己的习惯都改了。她从前是最不喜欢多管闲事的,甚至连话都是能少说尽量少说,有时候一连几天都不开一次口。可是跟着白鹤染之后,她觉得既然是真心实意地跟着主子,那就不能只做一个只会打架的奴才。她不是头脑简单的人,她是有智慧的,所以她认为在适当的时候帮着小姐出谋划策是她应尽的义务。

    对于默语这句话,白鹤染没有马上接,只等着默语继续说。于是默语道:“如果不算上那间还没开起来的胭脂铺,小姐手里最大的生意就是今生阁,再加上一个学堂。虽然学堂也还没建,但毕竟已经跟红家谈过,红家那头肯定也已经在张罗着了。这样就可以说,学堂那边基本上是红家在主导,而小姐又让四小姐做所有生意的大掌柜,如果将来的胭脂铺再用红家人的话,我们是不是太依仗红家了?万一以后出什么事,小姐很被动。”

    白鹤染不得不感叹,“叶家真是把你培养得很好,至少不是只会动刀剑的暗哨。的确,不能太仰仗红家,我要培养的是自己的势力,而不是为红家一步一步奠定权力的基石。所以,打理胭脂铺的人选,我从来没想过用红家的人。”

    默语听她这样说,当时就松了口气,“小姐能这样想就好,奴婢就放心了。”

    她笑了起来,“我们默语真是个不错的搭档,有你跟在我身边,我实在很安心。”

    可是胭脂铺的人选的确是个难题,她早就知道自己的短板是可用的人手太少,可是这个人手去哪里招,又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解决的。

    不过眼下到是有一个很好的机会,那就是痨病村。

    东宫元说过,那个村子里的人很多,而且绝不仅只是城北那些穷苦百姓,里头也有官宦人家,商户人家,甚至武林人士。

    她想到曾经的默语,之所以如今对自己死心塌地,那是因为在叶氏要灭口的这个事上,自己对她有恩。恩情是维系忠诚的一个很靠谱的手段,而痨病村里的人是有进无出的,自己给予那些人的何止是普通恩典,那是救命大恩,是给了那些人一次新的生命。

    如果她能把握住这个机会,从痨病村里招揽到一些人才能为己用,绝对是再好不过。

    方才在今生阁,白鹤染收了东宫元为徒,二人谈话时也没有避讳默语,所以默语当然清楚东宫元提到过痨病村的事情。再看眼下自家小姐若有所思的模样,便知道她是在考虑那个方案了,于是想了想,开口道:“小姐,有没有那种吃了之后就不怕被染上痨病的药?给奴婢吃一颗,今晚奴婢就往痨病村走一趟。知己知彼,咱们也好尽快心里有个数。”

    白鹤染点点头,“回家之后给你片叶子嚼一嚼,晚上你就去吧,我保你平安无事。”

    默语笑了起来,“奴婢相信小姐,所有经过小姐手的东西,哪怕是地上的一捧土,都会变成不一样的土。那奴婢今晚就出城,府里的事就让迎春姐去做吧!”

    她指的是给白兴言泡水的事,可白鹤染却摇了头说:“府里的事先放一放,总这么折腾都把他折腾皮实了,泡泡水跟洗澡没什么区别,咱们先空他一段时日,让他体验一下明知夜里有危机,但危机却迟迟不来的感受。”

    这日夜里,默语前往痨病村去摸底,而白鹤染也没闲着,竟是伙同君慕凛一起潜入了东秦皇宫,往客居宫的方向摸了过去……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