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32章 告诉本公主,你算个什么东西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白鹤染态度坚决,但迎春还是担心。毕竟那是皇子,能是说废就废的?到时候皇上皇后怎么想?毕竟只是干女儿,不是亲的,就算是亲的,女儿跟儿子也是不一样的。

    看着这丫头一脸担忧的模样,白鹤染觉得还真是没法劝。这是古代人根深蒂固的想法,她虽然无力改变别人,但却可以改变自己。她人在这里是没错,却绝不会被这个时代给禁锢。

    今日的锦荣院儿气氛不太好,原因是,小叶氏和白花颜来了。

    老夫人坐在椅子上,看着下方跪着请安的两个人,心里的气真是不打一处来。好不容易下去了一个大叶氏,这又上位一个小叶氏,她们白家是让叶家包围了怎么着?上下左右全是姓叶的,怎么就走不出叶家这个深坑啊?

    她这样想着,又撇眼看了看坐在边上的红氏,心里的火气就更大了。

    “红飘飘。”老夫人开口了,没理跪着的两位,却跟红氏说起话来。“你说你进咱们文国公府的门儿也十多年了,还给白家生了唯一的儿子,按理说这主母之位除了你,也没有人更合适了吧?你怎么就那么沉得住气,就一点儿都不着急?”

    这话一出,白花颜的脸再也挂不住了,即便是小叶氏死命拉着也没拉住,当时就发了火——“祖母你什么意思?我跟我母亲现在还跪在这儿呢,我们是来给您请安的,您不理我们也就罢了,居然还这样说话。什么叫没有人比她更合适?就因为她给白家生了儿子?我姨娘……不是,我母亲,我母亲也还年轻着,你怎么就断定她不能再生?二婶都这岁数了还能怀,我母亲怎么就不能呢?您就是向着红姨娘也不带这样欺负人的,我也是白家的孙女,我身体里也流着白家的血,你就这么不待见我?”

    白花颜都快说哭了,可她实在委屈,这会儿干脆跳了起来指着老夫人大骂:“你个老不死的,偏心偏到骨头缝儿里了,我告诉你,我母亲这个主母的位置是父亲给的,你有意见找我父亲提去,拿我们撤什么气啊!为老不尊在这儿欺负女人孩子,你也不嫌害臊。”

    “你,你说什么?”老夫人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这是骂她呢?

    的确就是在骂她,而且骂得还不轻,白花颜装了这么久的贤良淑德早就快憋疯了,今儿借着老太太算是把火气都发了出来,但这会儿还没发够,得继续发。

    小叶氏都快吓疯了,也跟着站起来,死命地就要把白花颜往外拉,连带着跟着来的双环也一起拽白花颜。两人都是一样心情,不管怎么样,先把五小姐拽出去再说,有脾气回自己屋里发,再这样下去一切就都完了。

    可是老夫人不干了,她这会儿也反应过来了,敢情这个孙女是在骂她呢?这个家到底是怎么了?是不是真的要翻了天了?

    老夫人的眼泪一下子就掉下来了,活了这么大岁数,到头来让自己孙女给骂了一顿,她这张老脸该往哪儿搁?以后在这个家里她还能有什么地位?

    老夫人站了起来,身子打着颤,要李嬷嬷扶着才能站稳。

    可是她现在站不站稳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就像这个地位的问题,其实原本也没什么地位,白花颜骂与不骂还有什么区别呢?人家说得对,主母是她儿子给的,她有气也得跟自己的儿子发,在这里欺负女人孩子算什么呢?

    她摆摆手,“走吧,以后别再来了,我不想看见你们。这个家里谁做主母跟我殾没有关系,我也活不了几年,你们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吧!”老夫人转了身,跟着李嬷嬷进了后堂,再也没有回来。

    白花颜一肚子火还没发完,这时候见老夫人走了,就感觉自己一拳打在了棉花上,一点力道都没使出来。这会儿小叶氏和双环还拉着她,拼命的往外拽,终于把白花颜给拽急眼了。

    她猛地把两人都甩开,直接着后堂的方向扯着脖子就喊了起来——“老不死的你给我回来!别以为你躲了今天这事儿就算完了,以前你欺负我们是小妾和庶女,整天对我们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我也就忍了,谁让我命不好,从妾的肚子里头爬出来。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我们是这文国公府正儿八经的主母和嫡女,你凭什么还这么对我们?你以为你是谁啊?”

    “住口!”红氏实在听不下去了,“五小姐是不是疯了?就算是主母和嫡女,也大不过老夫人去。在这个家里跟老夫人面前讲地位,你今天要不是疯了,那就是造反,就算是老爷过来也保不住你。”红氏的脸沉得吓人,“反正今天这辈份也乱了,也都没大没小了,那我这个做妾的也用不着尊重什么当家主母和嫡小姐,要乱一起乱呗,是不是?”

    她看向白花颜,又看了看小叶氏,脸色越来越沉。

    “主母是吧!嫡女是吧!哼,那又如何呢?”她偏头对身边跟过来的丫鬟桃花说:“去跟帐房说,从今往后,中公不会再往竹笛院儿拨一文钱,咱们这位当家主母和现任嫡小姐的例银也都给我停了。不敬老夫人,这样的人我不养,谁爱养谁养。另外跟帐房说,老爷如果要支银子,可以,每支一文钱都要经过我的允许,如果查出老爷用公中的银子来养她们娘俩,从今往后我们红家撤帐,文国公府帐面上将不会再有一个铜板。”

    桃花立即道:“是,奴婢这就去办。另外跟姨娘问一声,如果真要做最坏的打算,那么这段时日以来用在国公府的花销该怎么算?奴婢也好跟红家那头报帐。”

    红氏勾勾唇角,笑了起来,“当然是跟文国公府算,花了多少让文国公府还多少。现在不是有主母了么,这事儿当然得主母来担着。”说完,她看向小叶氏,问道:“三夫人,妾身说得对吗?您身为文国公府的当家主母,不会连这点小事都没有担当吧?”

    小叶氏也被怼在这儿了,她担当?她拿什么担当?叶家虽然说给她支持,可是叶家什么情况她还能不知道吗?从前她姐姐当家,叶家靠的是太后,从前她姐姐当家时靠的也是太后。可是太后虽然也是她的姑母,但她还没搭上这条线呢,她拿什么担当啊?

    桃花看着小叶氏这个样儿就知道这事儿她担不起,于是笑笑,转身去了帐房。

    白花颜瞪着红氏,咬牙切齿地咒骂:“你这个狐狸精,你敢这样做?你信不信父亲把你扫地出门,让你连文国公府的妾都做不成?”

    红氏都气笑了,“五小姐是对文国公府妾室的身份有着什么样的误会啊?你以为这是个好差事?我还真不怕告诉你,如果你真有本事让你父亲把我给休了,我红飘飘谢谢你,我们红家也感谢你的大恩大德,甚至还会给你一大笔钱。怎么样,要不要和我做个交易?只要你能把我们娘仨从这个门踢出去,而且再也不用回来,你要多少我给我少。”

    “真的?”白花颜瞬间就心动了。

    可小叶氏这会儿已经恨不能把这个女儿狠狠打一顿,“你给我闭嘴!”一向文弱的叶秦终于忍不住发火,火气却是发向白花颜的。“白花颜,今日之事原本就是你的错,你还想干什么?老夫人是你的祖母,你不敬,红姨娘是你父亲的妾室,你还不敬,你简直是无法无天!还不给我回去闭门思过,三天……不,十天,十天之内不要再出来!”

    “凭什么?”白花颜从来都不是有脑子的人,之前能装,那是因为嫡女的位置还没到手,可是现在已经到手了,而且她断定,她的父亲为了自己那张脸面也绝对不会这么快就又换主母。更何况就是要换,这文国公府里面也没有姓叶的女人了,所以她这个嫡女坐得稳当,目前为止谁都动摇不了。

    “就凭我是主母!”小叶氏也是急了,这个女儿怎么就又激动了呢?老夫人都已经回去了,现在不走更待何时?当务之急是赶紧逃离现场,就是要发疯也得回自己屋发去,这里不是闹的地方。她凑近白花颜,小声说:“赶紧走,一会儿事情闹大就走不了了。”

    “对,听你母亲的,赶紧走,别在这儿撒泼!”红氏已经在控制自己了,她觉得这个白花颜要是再不走,她就能抬手抽人。从前只觉得白惊鸿太假,也太阴损,现在到是觉得还是白惊鸿好一点儿,至少不会当面骂得这么难听。背地里怎么使手段那是个人的本事,可是当面辱骂老夫人,这万一把老夫人给气出个好歹来,那可是要命的事。

    可是白花颜这会儿的脑子已经彻底散花了,她就觉得今天自己有理,就觉得是老夫人欺负女人孩子,她要是不把这个理讨回来,这个嫡女就白当了,会让人瞧不起的。

    她瞪了一眼红飘飘,扭过头跟小叶氏说:“我不走,你也不能走,今天这口气咱们不能咽。咽了一回就有第二回第三回,从今往后咱们在这座府里就永远都抬不起头来!一个老不死的给咱们脸色看已经够窝囊了,现在这个妾都敢指着咱们鼻子骂街,你还忍?你现在是主母,是三夫人,不再是叶姨娘了,你能不能有点儿出息?”

    小叶氏皱了皱眉,终于要被说动了。白花颜也看出她神色松动之意,于是又加了一把劲儿:“你是夫人,她是妾,她竟敢骂你,她算个什么东西啊?”

    话刚说完,突然感觉身后有人拍了她一下,拍在她的肩膀上。

    白花颜一回头,“谁啊?有话快说有屁快话!”

    啪!话刚说完,一个巴掌猛地落在了她的脸上。紧接着,一个阴森恐怖的声音传了来:“先给本公主说说,你又算个什么东西?”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