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44章 染染,求补偿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白鹤染还真是佩服这个四妹妹了,虽说这门亲事她确实是有心搓合的,但奈何那个九皇子油盐不进,是个死板到跟真阎王一般无二的人,这让她总是觉得无从下手。

    这下好了,不等她下手呢,人家正主自己给搞定了,这种魄力还真是不服不行。

    看着身边都睡着了还抿着嘴偷乐的小姑娘,白鹤染心里就在想,看来那个以后是叫妹妹还是叫嫂子的问题,也是该提上日程了。来日再遇着九皇子得跟他好好辩辩,就这样拐走了她的妹妹,是不是也该给文国公府一个交待?

    已是寅时了,默语去了痨病村还没回来,她原本是打算这一晚好好睡觉的,但是被半夜回来的白蓁蓁拉着聊天,这会儿白蓁蓁到是睡着了,她却少了觉。

    她起身下地,小心地把被子给白蓁蓁掖好,自己则披了外衫出了屋,想着去药屋那头去挑捡药材。可这刚把房门关好,就听到身后似有行走的脚步声,还以为是默语回来了,转过头一看,竟是君慕凛一脸坏笑地奔着她走了来。

    她都惊呆了,“这大半夜的你怎么又跑我家来了?上瘾了是不是?”

    君慕凛表示很委屈,“我都多长时间没来了,再不来我媳妇儿就快让人给拐走了。”一边说一边往屋里看,“是不屋里有人啊?看你出来小心翼翼的,谁在屋里呢?”

    “怎么着,还怕我屋里藏个男人?”她白了他一眼,“我屋里睡着的人是你九哥未来的媳妇儿,俩人刚私定完终身,你说这个事儿咱俩是不是找时间跟你九哥谈谈?”

    “恩?白蓁蓁啊?他俩成了?”

    她点头,“据说是你九哥自己认了,不但认了,连定情信物都给了,就是有点儿寒酸。”

    “给的什么啊?”

    “一张字,上头写了白蓁蓁仨字儿,然后盖了个章,就完了。”她摊摊手,“是不是太敷衍了点儿?以至于我这四妹妹现在怀疑你九哥看上的不是她,是她们红家的银子。”

    君慕凛替他九哥感到丢人,“回头我说他,哪有这样的,一点儿都不贴心。”

    “行了,不说这事儿,你先给我解释解释,什么叫媳妇儿快让人拐跑了?谁拐我了?”

    君慕凛一脸委屈,“东宫元。染染,你是不是看他长得好看才收他当徒弟的?我跟你说,男人不用长得太好,样貌不能当饭吃,你千万不要被他的外表迷惑了。”

    白鹤染惊了,“这事儿你是怎么知道的?”

    “真有这事儿?”某人一蹦老高,“染染,你该不会真对那老小子有意思吧?他可比咱们大不少呢,都是个老头子了。”

    她一皱眉,“有那么年轻的老头子吗?三十来岁在你眼里就是老头子?哎我问你,你到底听谁说的我要被东宫元拐跑了?我收个徒弟跟被拐跑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吗?”

    他摇头,“收徒弟没有,但收者许是无心,被收者兴许就有意呢?”

    她不解,“什么意思?什么叫被收者有意?东宫元怎么可能对我有意思,他又没疯。”

    “架不住有人非要把你俩往一起凑合啊!”君慕凛拉住面前小媳妇儿的手,“染染,咱们俩可是过命的情份,你又是我爹娘的干女儿,这也算是亲上加亲,比那老小子亲近多了,你可不能有了徒弟就忘了我,我才是你的真命天子知道吗?”

    “以不能不闹?好好说话,给我说清楚了,到底怎么回事?”她是很看中东宫元这个徒弟的,这是她第一个正式收的弟子,可是寄予厚望的,绝对不能刚刚开始就被冠以这个罪名,东宫元担不起,她也担不起。

    君慕凛到是说了实话,他告诉自家媳妇儿,“就傍晚那会儿,尊王府的侍卫说有个五六岁的小女孩儿在府门口蹲了小半个时辰了,非要见我一面。我当时还在想,难不成本王的追求者已经低龄化到这种程度了?连五六岁的小丫头都……”

    “闭嘴吧你!”白鹤染听不下去了,也不用听了,因为后面的事猜也能猜得到。“那是东宫元的妹妹,叫东宫瑶,白天我刚从右相的外宅里捞出来的。不过她还真是胆子大啊,居然敢上尊王府找你去,难不成是去跟你说,让你把我让出来,给她哥哥?”

    君慕凛瘪着嘴巴,那个委屈,“你看我就说吧,我媳妇儿快要让人给拐走了。东宫元那个混蛋,看我下次遇着不抽他。敢跟老子抢媳妇儿,他是不想活了。”

    “抽个屁,那是我徒弟!而且他的想法跟他那个妹妹不一样,那孩子才六岁,她懂什么呀,见着个女的就给她哥生拉硬配,你信不信,白天救她的如果换了别人,比如说我们家小四,她也一样能把小四配给她哥。”

    “恩,你要这么说,我信。”君慕凛用力点头,似乎想到了什么,不由得打了个哆嗦。

    “怎么了?冷啊?”

    “不冷,就是渗得慌。那小丫头见着我就往我身上扑……”他说着掀开了袖子,“你瞅我这胳膊,被她摸了一把,起了一层红印子,到现在还没下去呢!”

    白鹤染一看,可不么,一片片的红,还起着小疙瘩,完全是过敏的症状。

    “你这个体质真是神奇啊!”她啧啧两声,“被女人碰着就这样?”

    他点头,“恩,除了你还有母后跟灵犀,别的女人亲近不得,哪怕刚出生的女婴都不行。”

    “这么严重?”她小吃了一惊,然后伸手往那片红印子上摸了去,来回两下,印迹消失,疙瘩也褪掉了。“那如果以后我俩生了个小闺女,你怎么办?还不能抱一下了?”

    “染染你要给我生孩子呀?你放心,自家骨血绝对不会有事。就算有事,老子拼了起一身印子也得抱着她宠着她长大,绝不会让咱闺女缺失父爱的,请媳妇儿千万放心。”

    她翻了个白眼,“谁给你生孩子,我就是打个比方。不过话又说回来,你没把那小姑娘怎么样吧?没一急眼把人给打了吧?我可跟你说,那丫头我很喜欢的,白白净净肉嘟嘟的,可爱极了。你要是把人给我打了,我可绝不轻饶了你。”

    “哪能啊!”他赶紧解释,“我再怎么样也不能对那么大点儿个小孩儿下手啊!她都摸我胳膊了我还忍着没打她呢!不过她到是也没说让我给她哥哥让位置的话,就是说让我好好对你,如果以后我对你不好,但凡被她知道了,她一定不遗余力的拆散我俩,然后撮合你跟她哥。哎染染你说,现在这些小孩子都怎么了,她才多大啊,都知道自己给自己找嫂子了?”

    对此,白鹤染也表示无奈,“可能是因为父母早逝,缺乏安全感吧,希望能有一个完整的家庭来让她得到更多的温暖。说到底一个小孩子罢了,你别太放在心上,别跟她较真儿。你是王爷,宽容一点儿,啊!”

    “染染。”某人开始耍赖,“你看,我今天也算是受了大委屈,你就不能给我些补偿?”

    她不懂,“你想要什么补偿?要不你也拜我为师,那样也算是跟东宫元平起平坐了。”

    某人鼻子没气歪了,“我堂堂东秦十皇子,用得着跟他平起平坐?他身为臣子,见了本王是要磕头的!身为徒弟,见了你也是要磕头的,将来咱俩成婚,他得跪下来给咱俩一起磕头。鬼才要跟他平起平坐。”

    “知道是这个理你还计较什么?跟个六岁的孩子一个智商,亏你还好意思口口声声说自己是皇子。真该让你那些兵见识见识他们家将军私下里是个什么德性,看看以后上了战场谁还听你的。”她翻了个白眼,再勾勾手指,“不过既然来都来了,你也别白来一趟。走吧,帮我干点儿活,干到天亮你就可以走了。”

    “什么活儿?哎,染染,不带这样的,你不但不安慰我还使唤我,你给我说说什么叫智商?智商又是个什么玩意?你说你嘴里怎么总蹦新鲜词儿啊?这都跟谁学的?……”

    某人嘟嘟嚷嚷地跟着走了,念昔院儿几个被吵醒的丫头看着二人往药屋的方向走了去,一个个面无表情地继续钻回被窝睡觉,院子里总算是恢复了安宁。

    药屋里,白鹤染分挑药材,君慕凛被迫承担起碾磨的任务,只是一边磨药粉一边跟他家媳妇儿探讨:“东宫元那老小子的妹妹是挺有意思的,胖的小手都圆乎乎的,一生气小脸巴还鼓起来,像个大青蛙,白白胖胖瞅着也不像被绑架受了多大罪的样儿。染染,你说将来咱们俩生了小孩子会不会也长得那么可爱?”

    “你猜。”

    “我上哪猜去?”

    “那我又上哪猜去?不过女孩儿随爹,所以想要孩子可爱,首先她爹得可爱起来。要不从今儿开始,你改走可爱路线?为今后的闺女打下一个良好的基础?”

    君慕凛一哆嗦,“可爱路线是个什么鬼?来不了来不了,本王一向走得都是邪乎路线,可爱是靠不上了,最多能靠上个可恨。很多人都恨我,恨到做梦都想把我给掐死。”

    “呵呵。”她干笑两声儿,想到宫宴那日的郭家、吴家,还有落荒而逃的罗夜国君,“估计我也离万人恨不远了,要这么看咱俩还真配。”

    “是吧!”他有些得意,“我自个儿选的媳妇儿不会错,这就叫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染染——”他仰头问她,“你想要些什么聘礼?我回去好准备,经了这次宫宴,咱俩的婚约算是正式订下来了,那么接下来该走的过场也得开始张罗。我也不知道该送你点儿什么,不如你给我个方向,我好奔着那个方向给你预备好东西。”

    “聘礼还有自己开口要的?”她听得直愣,“不都是男方那边准备,然后抬到女方家,给什么算什么吗?而且这些东西是给女方家里人的吧?能落到我手?”

    “你说让我给你爹啊?白兴言?我美的他!他养你了吗?”他说到这儿,眼珠一转,突然有了一个主意……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