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54章 慎王府出事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君慕凛是真没敢,因为他太了解白鹤染了,这丫头一向强势,不愿欠人情,还习惯把许多事情都给阴谋论了。他不是没想过给她身边送两个高手帮衬,可又怕送了之后会让这丫头误以为是他派过去的奸细,这才作了罢。

    也怪他,没有早些将阎王殿培养暗哨的事情同她说,如今见白鹤染揽了一身的事儿,手头却无人可用,不禁自责起来。

    “这事儿怪我,既然你说了,那回头我亲自去给你选两个人回来,待痨病村的人你挑好了,再送过去训一阵子。四个暗哨在身边,差不多也够了。”他说完,举起酒碗,跟她手里的碗轻碰了一下,“来吧,喝一个,咱们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遭了个大白眼,但酒还是喝了的,但没等喝完,就听店小二又噔噔噔地跑了上来,门一推,脑袋探进来说:“下面有两个姑娘找王妃。”

    白鹤染一愣,推开窗子往外一瞅,不由得“咦”了一声。

    是默语和白蓁蓁,默语找来她不奇怪,但白蓁蓁怎么跟着一块儿来了?而且还很着急的样子,莫非是今生阁出了事?

    然而她想错了,不是今生阁出了事,用白蓁蓁的话来说,是慎王府出了事。

    两人站在离白鹤染和君慕凛三步距离开外,生怕离得近了让这位有怪癖的皇子鼻子敏感,白蓁蓁已经不只一次被嫌弃身上有味儿了,她不愿去触这个霉头。

    不过她的话到是引起了君慕凛的主动关注,“你说什么?慎王府出事了?出什么事了?”

    他九哥的王府什么时候出过事?谁吃饱了撑的有那么大胆子上慎王府闹事去?

    于是完全不在意,还揶揄白蓁蓁:“你这就叫做关心则乱吧?放心吧,慎王府是什么地方?要说九哥的衙门叫阎王殿,那慎王府就是个活地狱,本王还没听说谁没事儿上地狱找茬儿呢,可别大惊小怪的了。”

    白蓁蓁急得直跺脚,“怎么就不信我呢?那地方是没一般人敢去闹事不错,可我姨娘她能是一般人吗?就她那性子,她要想去慎王府谁能拦得住啊?连我祖母都没拦住!”

    这话可是把君慕凛都给听愣住了,“你说谁?你姨娘?她上慎王府干什么去?”

    君慕凛不知道俩人私定终身那档子事,但白鹤染可是知道的,不由疑惑了开:“怎么,红姨娘不同意你们的事?不对呀,我看她一向都表现得挺积极的,不应该呀!”

    白蓁蓁欲哭无泪,“她的确是积极,太积极了,积极的我这张脸都快没地方放了。姐,姐夫,你俩可一定得帮帮我,我姨娘她现在带着两大车聘礼往慎王府去了,谁都拦不住。我估计这会儿已经快进门了,你们赶紧帮我把她劝回来吧,我实在丢不起这个人啊!”

    君慕凛都惊呆了,“你们家人没事儿吧?往慎王府送聘礼?要娶谁呀?”

    “不是娶,是嫁。”白蓁蓁简直要疯,“你九哥说等我满了十三岁再往国公府下聘,我姨娘是个急性子,怕这事儿拖黄了,就说东秦有制不让十三岁之前给女子下聘,但没说不让反过来给男的下聘,所以就带着两大车聘礼上慎王府去,给你九哥下聘礼了。”

    噗!白鹤染差点儿没笑喷了,“红姨娘这个脑回路还真是奇特。”

    “你还笑,快帮帮忙把她给劝回来呀!她听你的,我说话不好使。”白蓁蓁下意识地往前走去,要去跟她姐姐撒娇。结果被君慕凛眼一蹬,生生站住了。

    眼瞅着小姑娘一脸的憋屈相,白鹤染只好开口安慰:“别往心里去,你姐夫就是那个毛病你又不是不知道。不过你说红姨娘去给九殿下送聘礼这个事儿的确是挺新鲜的,走吧,我随你往慎王府走一趟,去看看究竟是个什么情况。不过能不能把人劝回来我可就不能保证了,毕竟你姨娘她也是个有主意的人。”

    白蓁蓁终于见了笑模样,“只要你去,一准儿能劝回来。她谁的话都不听,但就听你的。”

    见白鹤染无奈地摇头,默语说了句大实话:“估计现在红姨娘早就进了慎王府的大门了。”

    白蓁蓁的脸一下就垮了下来……

    默语说得一点都没错,眼下的红飘飘真的已经进了慎王府的大门,连带着那两大马车所谓的聘礼,都一起被请了进来。

    也亏得半夜发生了右相府的事情,导致人们都忌惮痨病强大的传染力,所以街道上人烟稀少,除非有要紧事必须要办,不然谁都不愿意这时候出门。所以,红飘飘到慎王府这一路上几乎没遇着什么人,十分顺利地就到了门口。

    因为报了白蓁蓁的名号,慎王府的下人完全不敢怠慢,不但把人请了进来,还请到了前厅吃茶点,甚至柯公公还一脸喜气问她:“夫人这么早就出来,八成是没用过早膳呢吧?奴才这就叫人去准备,稍后再来请夫人移步花厅。”

    红氏也是有些紧张的,毕竟是头一回进王府,还是人称阎王九殿下的慎王府,这让她有些局促不安。再听了这柯公公的话,她赶紧开口解释:“公公您太客气了,可不好叫夫人,我就是文国公府的一个妾,公公还是叫我红姨娘吧!”

    “那怎么能行?”柯公公笑着摇头,“您是四小姐的生母,就冲着四小姐跟咱们九殿下的关系,这声夫人您是必须得当得。什么妾不妾的,将来四小姐嫁进慎王府来,那文国公他好意思还让慎王妃的生母做个妾室?那除非他是脑子进水了。当然,或许用不了那么久,待明年四小姐年满十三,殿下上门提亲,文国公就该明白事儿了。”

    红飘飘听着这话心中突然一动,试探地问道:“你刚刚说什么?慎王妃?公公,这话可不好乱讲,我们家四小姐是庶女,所以您这称呼不太合适,应该加一个侧字。”

    “恩?”柯公公一愣,“侧?”随即把脑袋摇得跟波浪鼓似的,“不可能不可能,咱们九殿下能跟个姑娘家这样亲近已经是很难得的了,实不相瞒,夫人,在四小姐进入慎王府之前,咱们府里只来过两位女子,一位是当今的皇后娘娘,一位是嫡公主。这两位一个是殿下的母后,一位是殿下的亲妹妹。除此之外,四小姐是第三个到府的女子,而您,是第四个。”

    红飘飘眨眨眼,似乎明白了些什么,但还是问道:“公公这话是什么意思?”

    柯公公也不卖关子,很直接地就告诉她:“意思就是我们九殿下一向律己,在对待女人这个事上是有绝对原则的,也是有绝对洁癖的。对于他来说,不相干的人别说踏入府门了,就是多看一眼都污了他的眼睛。就是您今儿个能进来,那也是看在您是四小姐生母的面子上,否则这慎王府您是万万进不来的。所以说,四小姐能堂而皇之地进入慎王府,还能跟九殿下同桌用膳,甚至九殿下还帮她夹菜,再甚至她还能往九殿下的袖子上抹油,这说明什么?说明咱们殿下用心了。从始至终就用心过这么一位,而且以殿下的性子,根本也不可能再用心第二位了,那么唯一的这一个还分什么正啊侧的?正的侧的都是她自己呀!”

    红飘飘的眼睛都笑得弯起来了,一张脸本来就好看得跟朵花似的,这一笑更绝了,那就是花开瞬间的感觉。连身为太监的柯公公都看呆了,当时心里冒出来的想法就是:这位夫人当初要是进了宫,那绝对是艳冠后宫的第一美人。

    红氏知道自己长得好看,以前更是知道自己一颦一笑都十分惹人眼目,所以她极少愿意到外头抛头露面,多数日子都是老老实实地待在文国公府后宅,偶尔往娘家转悠转悠就得了。

    不过眼下她一心想着女儿的事,早就顾不得自己这一茬儿,根本也没想到自己这一笑会给面前这位带来什么样的视觉冲击,更何况还是位公公。于是越笑越灿烂,越笑越放肆,直到最后都哈哈地笑出声儿来了,柯公公实在看不下去了:“夫人,您还是稍微缓合一下,奴才胆子小,您这么笑可是要把奴才给吓着的。”

    红飘飘这才意识到自己失态了,于是赶紧清了清嗓,重新恢复端庄的模样道:“我也是一时激动,一时激动,公公别往心里去,忘了就好。”

    柯公公笑着道:“奴才都懂,这事儿搁谁身上谁都得高兴呢!只是不知夫人这次来府上所为何事啊?是来见九殿下的?”

    红飘飘点头,“是啊,他既然对蓁蓁有意思,那我们白家总得有个人来当面同他问上一问。”她说到这儿,眼珠一转,心里有了主意。于是后面的话就稍微改了改,变成了:“原本今儿该是她姐姐来的,也就是府上的二小姐,她们姐妹间感情好,蓁蓁的事一向都是听她二姐姐的。但二小姐事情忙,就只能让我这个做姨娘的先来走个过场,我要是跟殿下谈不明白,或是殿下觉得我这个身份实在低微,配不上同他说话,那回头我还是得让她二姐姐亲自过来……”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