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56章 给九皇子下药了吧?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红氏她都听愣了,为了喜欢的姑娘居然自降身价,不惜强调自己是庶子,这是为了女人连脸面都豁出去不要了啊!这还是传说中不近女色的冷面阎王吗?这还是有女子不怀好意碰了他一下他就要剁人双手的慎王殿下吗?

    此时此刻,红飘飘简直怀疑她女儿是不是去求了白鹤染,这是给九皇子下药了吧?真不愧是皇上皇后都承认的神医,这药也太好使了。

    不对不对,红氏自顾地摇起头,立即否定了自己的这个想法。

    然而她没想到,自己这一摇头把君慕楚给摇懵了,甚至都给摇紧张了。

    君慕楚此时想的是,这什么情况?自己都下这么大本钱,不惜自降身价来解除她的担忧,这怎么还摇头呢?是不是自己哪句话说错了?

    柯公公也跟着紧张了,眼瞅着自家主子被这一摇头给摇傻了眼,于是赶紧开口替主子问了一句:“夫人这是怎么了?为何摇头?可是有什么不满意之处?”

    红氏这会儿还在分析白蓁蓁给九皇子下药的事到底有没有可能,冷不丁听人问她为什么摇头,想都没想脱口就道:“跟你们没关系,我是不信她俩敢给九殿下下药。毕竟要是真有这么好用的药,她们一定会先给她爹下的。”

    柯公公彻底懵了,“什么药?”

    “情比金坚,相濡以沫的……药……”她说到这里就卡壳儿了,因为恍惚过了劲儿,这会儿已经清醒了。当即就意识到自己可能是说错了话,不由得一拍额头,无限懊恼。

    柯公公或许没听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个意思,但君慕楚可明白了,敢情自己刚才对白蓁蓁的心意表达得太直接,让这位未来丈母娘误以为自己是被白蓁蓁给下了药。

    君慕楚再一次肯定,白蓁蓁那虎了巴叽的性格绝对是随了根儿,这都是遗传的。

    这话他没法接,所以只得装做没听见,硬生生地继续先前的话题:“本王这样说,夫人可能明白?”

    红氏脑子转了好几个圈才回到原点,半晌才点了头:“明白,正妻,对吧?”

    君慕楚点头,但又补充了一句:“是正妃,且是慎王府里唯一的女主人。”

    红氏这才算是松了口气,“九殿下要这么说,我就真的放心了。您也别怪我管得宽,实在是这嫁人相当于女人的二次投抬,我这胎就没投好,可不能再把蓁蓁给误了。”她面上扬起笑意,可以瞧得出心情是十分畅快的。“咱们的第一件事就算解决了,现在说说第二件吧!”

    红氏起了身,走到前厅门口,伸手往外头指了指,“我带了两马车东西来,没别的意思,就是希望把这个事儿早点定下,早定下来一天,我这心就早安稳一天。女儿的事解决了,我好腾出工夫来管管儿子。”

    君慕楚再次感叹红氏的惊人之语,什么叫把这个事儿早点定下来?怎么个定法?

    “不知夫人带的是什么东西?”他也起了身,总不能丈母娘站起来了女婿还坐着吧?君慕楚对于长幼之分还是拎得很清的,而且这才刚有苗头就主动自觉地摆好了自己的位置。

    “聘礼啊!”红氏再度语不惊人死不休,“东秦不让姑娘家在十三岁以前接受聘礼,可是九殿下却偏偏在我们家蓁蓁十二岁的时候就把她给招惹了,你说我能不急嘛!这姑娘家一旦芳心暗许,那就是一世一生认准了一个人,可万一这一年半载的再有个什么变动,她还活不活?所以我就想啊,是不让姑娘家收聘礼,但没说不让男方收聘礼吧?所以咱们不如反其道而行,这两马车聘礼殿下收了,这事儿就算定了。等明年蓁蓁满了十三岁,您再到白家来。”

    君慕楚听得一愣一愣的,柯公公也不得不感叹这四小姐的亲娘真的是个人才。

    怪不得四小姐能把九殿下给搞定了,有这么个娘在身边整天耳濡目染,鬼主意肯定多啊!他们家九殿下是从来都没跟女子打过这种交道的,遇着个鬼主意多的,还沾着个十殿下未婚妻的妹妹的身份,近水楼台先得月,就这么把他们家九殿下这枚月亮就给摘了。

    君慕楚此时此刻特别想让下人去把白蓁蓁给叫来,或者把白鹤染叫来也行。总之赶紧来个人把这位丈母娘给领回去吧,这思维也太跳跃了,他完全跟不上趟啊!

    让君慕楚跟不上趟的事情还有很多,比如说眼下红氏已经离开前厅,朝着那两辆马车走了去;比如说马车车厢帘子一掀开,他看到里头装着的是满满两大车木箱里;再比如说木箱盖一掀开,里面不但有金银珠宝,还有古董字画,不但有笔墨纸砚,还有整整两箱玉矿原石。

    红氏告诉她:“这些原石都是找高人看过的,不但出绿,出的还是纯正的玻璃种。搁我手里几年了,一直没顿得上找人切割,昨天翻库房时才又看见,想着也没什么用,不如一并抬过来吧!当然,还有这个——”她说着,手往里一伸,也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抽出一样东西来。“这是写有我们家蓁蓁生辰八字的庚贴,殿下收着,应该给皇上和皇后娘娘过个目。”

    君慕楚木讷地把东西接过来,打开一看,还真是庚贴。

    “另外,这些东西是我这个做亲娘的给她准备的礼,不能跟文国公府的算到一起,回头国公府要再表示表示什么的,殿下也一并收着就是。不过他们没钱,想来也是表示不起。女方给的聘礼跟嫁妆不一样,所以一切从简,随便捡两马车东西意思意思。待过几年蓁蓁出嫁那日,九殿下您放心,我保证送出我的全部身家,而且她的几位舅舅和舅母也早有过话,蓁蓁出嫁,他们会倾半个红家给外甥女添妆。”

    君慕楚觉得自己被人用银子给砸了,整个慎王府的人都觉得他们被钱给砸了,砸得生疼。

    财大气粗这个四字在红飘飘身上得到了最完美的演绎,以至于单独一个女人面对天下人闻风丧胆的九皇子竟丝毫不落下风,甚至将一座王府都逼得节节败退。

    人们觉得,九殿下栽到白家四小姐手里,那是有道理的。有这种娘在背后撑腰,到哪能吃亏啊!更何况人家还有个封了嫡公主的姐姐,据说那位姐姐更彪悍,为了维护妹妹,在宫宴那样的场合居然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一点儿不带犹豫的摔死了兵部尚书家的嫡女。

    庶女?说得可怜,这种庶女谁敢惹啊!

    “殿下怎么不说话了?这两车东西你是要还是不要啊?”红氏心里也没底,毕竟是跟一位皇子博弈,这可是她活了这么多年破天荒的头一回,万一人家不给她这个脸面呢?东西都拉来了,这要是再一样不落地拉回去,脸往哪儿放?“殿下该不会认为我是在贿赂你吧?”

    红氏说到这突然就觉得似乎真有这种可能,于是赶紧解释:“殿下您可真是想多了,我这真的就是为了儿女亲事,不然要说贿赂的话,我们也该是去贿赂十殿下,那才更直接,绝无可能拐弯抹脚的跑到慎王府来。哎,其实十殿下也没什么可贿赂的,家里现成的一个天赐公主,还是未来的尊王妃,我们何苦舍近求远,这种送礼的事在自己家里关起门来就能搞定了,真不用费这个劲。”

    她越说越有理,连一众慎王府的下人都下意识地开始点头了。

    是啊,人家家里就有尊大佛在那摆着呢,谁吃饱了撑的舍近求远上别的庙里烧香。

    君慕楚当然也知道这个理,他也根本没往那地方想,他之所以一时间没言语,完全是因为走了神儿,竟对着这两大车聘礼不由自主地想到了白蓁蓁的未来。如果未来他跟白蓁蓁有了个女儿,白蓁蓁会不会也像现在的红氏一样,扛着聘礼主动杀到男人家里去?

    他想想就冒汗。

    “夫人误会了,本王没往那方面想。”君慕楚赶紧解释,“就是从来没经历过这样的事,有些措手不及,夫人还真是别出心裁啊!”

    红氏干笑了两声,“理解,理解,头一回嘛,都比较生疏,以后经历得多了就习惯了。”

    君慕楚是谁啊,那是阎王殿的阎王,过手的案子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个个是大案,脑子转得快着呢!红氏这话一出口,他立即意识到这是丈母娘给自己下的一个套。

    什么叫经历得多了就习惯了?有拿这事儿混经验的么?

    于是赶紧把话接了过来:“夫人说笑了,本王既认定了蓁蓁,那这一生也就只她一个,不会再有机会经历下一次。”

    红氏点点头,对他的回答表示满意。

    君慕楚于是也大手一挥,命令下人将这两大车的所谓聘礼都给收了下来。

    再看红氏一脸大局以定的神态,不由得苦笑,“夫人可知今日这事若是传扬出去,本王的颜面可真是没有地方放了。”

    红氏一听这话,心里瞬间又没了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