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58章 线索渐渐清晰起来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慎王府的马车依然在进宫的路上,只是车上少了白鹤染和默语。

    二人在半路下了车,暂时放弃了进宫的计划。毕竟进宫也没什么实质性的事情,也就是给皇上皇后请安,再给皇后送两枚逆颜的药丸。

    可是这些事完全可以由君慕凛代她去做,而她此刻正站在一个不起眼的胡同口,盯盯地看着正往胡同最里面走去的两个人。

    默语站在她身后,也拧着眉,低声嘟囔了句:“怎么会是她们?”

    那两个人是林氏和白燕语,白鹤染在马车上就看到了她们两个。按说两人要是出来逛街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文国公府又不强制要求女眷不可以出门,红氏从前还不是经常带白蓁蓁上街买东西,所以起初她看到林氏和白燕语也并没多在意。

    可随着这两个人走进小胡同,还警惕地四处张望,她这才觉出似乎不大对劲。

    于是果断下车,悄悄跟了上来。

    事实证明她的感觉一点都没有错,林氏和白燕语的确是打着买东西的幌子溜出来的,特别是溜到这个地方,更是小心翼翼,连个丫鬟都没敢带。

    胡同尽头有个宅子,比不得文国公府那么大,但也不是平民小户,里外三进院儿,该是个小富贵人家留下的宅子。

    之所以说是留下的宅子,是因为这宅子是空的,门还虚掩着,林氏二人推开之后在门口张望了好一会儿,里面却安安静静,根本没有人出来招呼。

    白燕语脸色不太好看,使了大力,一把将门完全推开,咣啷一声,整条胡同都听得到。

    林氏赶紧提醒她:“轻一点,这是什么好事?万一被人发现就糟了。”

    白燕语冷哼道:“有什么可糟的?这人去楼空的事除了你和我,谁还会在意?你当他们是谁啊,不过就是个破戏班子而已,顶大天就是收了哪家的钱但却没给人家去唱戏。那些高门贵户的也不会因为这点小事闹得难看,否则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谁都知道这戏班子是白家妾室的爹开的,真要想算帐,那帮人早就找上文国公府去了。”

    林氏也明白这个道理,可也不知道为什么,最近一直心慌,特别是一想到自己的父亲,心就更慌。总觉得要有什么大事发生,却又想不明白到底是什么事。

    这地方是桃花班在上都城的落脚地,她还带着白燕语在这里住了一个多月,在她爹林寒生跟前尽了一个月的孝道。可是没想到林寒生就这么走了,连个招呼都没跟她打,这哪像个亲爹会干出来的事,她简直怀疑是不是她爹得罪了什么人,不得不走。

    “你是什么时候知道他已经走了的?”白燕语的声音又传了来,此时她二人已经走进了院子,而白鹤染和默语则是翻身上墙,大摇大摆地在墙头上坐着,听着院子里的二人说话。

    面对女儿的问话,林氏长叹了声,无奈地道:“什么叫我什么时候知道他已经走了的,我要是知道他走就好了,今儿就不会来这一趟了。不瞒你说,打从你外公跟我说他想要进宫唱戏,还一再的催促我回去找二夫人帮忙时,我就觉得他不太对劲。可是又说不出不对在哪,便以为他想进宫唱戏无外乎就是给这戏班子镀一镀金,进过宫的戏班子身价可就不一样了,能多赚不少钱。这上都城里做官的多,有钱的更多,或许当官的不把这戏班子放在眼里,可是能请到一个进过宫唱戏的戏班到家里来唱堂会,高门大户可是很看重这些事的,”

    “所以你就答应了?”白燕语也就是这么一问,她当然知道林氏答应了,而且这事儿还办成了。因为外公的戏班之所以能进宫,走的还真就是老太后的路子。

    “可坏就坏在他们真的进了宫。”林氏紧拧着眉,面色很不好看,“打从宫宴之后,我就再也没见过他,派出去的丫鬟说这地方早已经人去楼空,据说是从宫里出来之后连夜就走了,回都没回来过。”她越说越紧张,两只手不停地搓着衣袖,一颗心怎么都不落地。

    “你在担心什么?”白燕语不解,“这事儿最多就是他不念亲情,走了也不吱一声,你生气是自然,可我怎么瞅着你不像是生气,好像在害怕呢?”她偏头瞅瞅林氏,继续追问:“姨娘,你是不是知道什么关于外公的事?你说他偷偷溜走了,会不会是在宫里犯了事?”

    林氏一哆嗦,“不能吧?一个戏班子能犯什么事?就算是唱得不好,最多也就是没有打赏罢了,至于让他连声招呼都不打,连夜就跑?再说,他费那么大劲进宫干什么?如果真是为了在上都城多赚些银子,那就更不至于跑了,好不容易把金镀,本钱都没捞回来呢,他跑什么?你说说看,他跑什么?”

    林氏越说越激动,可白燕语却是气笑了,“我怎么知道他跑什么。外公常年都在外,有时候一连两三年都见不着他,我上次见他的时候我才九岁,要不是他长得特别一些,我肯定是连他的样子都记不住了。这种人他根本就没拿我们当过亲人,你还惦记他干什么?”

    “别说胡话!”林氏轻斥道,“再怎么说他也是你外公,哪有这么说你外公的。”

    白燕语却丝毫不在意这个辈份问题,“几年不来京城一趟,好不容易回来看看咱们,一点儿礼物没带不说,还从我这骗走五十两银子。哪有当外公的跟外孙女骗钱的?要我说,他就是个大骗子,保不齐你是不是他亲生的呢,反正就冲他对咱俩这个态度,跟亲生的不挨边。”

    林氏没有反驳,只是叹了一声,道:“我还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他亲生的,小时候不懂事没想过,后来嫁了人,我就总想了解他更多一些,可惜始终看不透。不过亲生的应该没差吧?”她扯扯自己的衣裳,又捏捏自己的脸,“你看我跟他长得不是挺像的?”

    对此,白燕语也没了主意,因为林氏跟林寒生长得的确是挺像的,要硬说不是亲生的,实在站不住脚。“可我就是想不明白,亲生的父女,感情还能淡成这样?”

    这时,林氏说了一句任何人都无法反驳的话来:“亲生父女又如何?且看看你的父亲和你的二姐姐就知道了。比起他们俩,我跟你外公就算不错了,至少相安无事。”

    这话不仅让白燕语不再纠结这个问题,就连骑在墙头上的白鹤染都连连叹气,“看吧,我都成了反面例子了。”这是句玩笑话,不过看着下面那两个人,到是有一件一直以来都想不明白的事,渐渐地清晰起来。

    “我总感觉我们对于外公来说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白燕语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刚放弃了亲生不亲生的话题,马上又到了另一个关键点上,“怎么觉得他这次来到京都,就是为了进宫一趟呢?还说为了出来之后多赚钱,他赚了吗?他出来直接就跑了,这里头肯定有事儿!”白燕语给下了断言,“你最好想办法查查,他出事不要紧,可千万别牵连到我们。”

    林氏有些害怕了,虽然不愿承认有这种可能,但是她怎么能不明白,从宫里出来就立即离开,都来不及跟亲生女儿说一声。这要说她爹在宫里没什么事,鬼都不信。

    “算了,不提他,反正这些年他一直都是来来走走,白家的人也都习惯了。只要没传出他惹了什么事,咱们就还跟往常一样。不管他是不是利用我进宫,现在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我们也的确一问三不知,就干脆不理这个事。到是咱们家里,没想到主母一换再换,连带着嫡女也一个又一个的上位。从前觉得那小叶氏和白花颜是最窝囊的,命中注定要被二夫人压一辈子。结果没想到,兜来转去,现在咱们到成了最末位的。”

    “哼!”白燕语一声冷哼,“还说呢,总惦记让我攀高枝攀高枝,可是高枝在哪儿呢?我怎么攀啊!看看别人家,要么有钱,要么有权,咱俩有什么?就有个戏唱的外公。”

    “别人帮不了你就自己帮自己,总比什么都不做,一辈子受人摆布强。”林氏咬了咬牙,道,“我听你父亲的意思,是有意选个庶女去跟郭家结亲,你想不想去?”

    白燕语都惊呆了,“郭家?为什么是郭家?以前外公不是说让我攀上个皇子吗?你也是支持的,这怎么从皇子变成了臣子?”

    林氏劝她:“臣子也得看是什么臣,郭家虽然被要去了一半兵权,可几十年培养起来的势力可不是一下子就都能被夺了去的。要说那位老将军在外头没有偷着养兵,你信吗?白家郭家和叶家的关系我不是没和你说过,依我看,嫁到郭家去也不见得就比皇子差。”

    “那我也不想去!”白燕语有些不耐烦,“我才多大?这还不到说亲的年龄呢!”

    林氏却叹了一声,“就怕你不想去他们也得让你去,因为白家除了你之外,已经没有合适的女儿可以用了……”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