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60章 别让本王跟她叫姐姐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迎春俯了俯身,“奴婢记下了,另外二小姐还说,明日今生阁就要介入痨病的治疗中,她也将随东宫先生一同往城外的刘家外宅去,包括痨病村那头也会尽快出面干预。这样一来花费肯定不小,二小姐说,这些银子让法门寺认捐。”

    君慕凛眨眨眼,“认捐?意思是今晚的香油钱拿一半留一半?”

    迎春摇头,“不是,全拿走,认捐就是认捐,真的捐。二小姐说了,任何仰都应该是导人向善的,但若是有人打着仰信的幌子,一边收着高额的香油钱,一边还敢在大佛脚底下动土,这种事如果不化解化解,是会遭报应的。所以她也是为了法门寺所有僧家着想,这笔善款就当向佛祖赔礼,就该由法门寺出。”

    君慕凛挑唇一笑,“染染说得对,不但要化解,这法门寺的和尚也该出去化化缘锻炼锻炼基本功了。哪有和尚一天到晚就坐在家里等着银子送上门的,是开寺院呢还是开钱庄呢?”

    九皇子失笑,“当然是寺院,钱庄的银子去进去还能取出来,寺院的可是只进不出,收多少是多少。本王听闻那法门寺以金砖宝石铺地,琉璃白玉上瓦,主持一日三餐用的碗都是金镶玉的,十分奢华。这都不算什么,据说还有女尼在寺里侍候着?”

    君慕凛耸耸肩,“回头把他们都赶出去,该杀头杀头,该还俗还俗,该上街化缘就上街化缘。至于守寺的人,换一批靠得住的僧人进去就好。”

    这事儿就这样定了,迎春行了礼离开,九皇子问他弟弟:“你是自己走,还是随本王一起到阎王殿去?右相府这一出事,保不齐有多少人要睡不着觉,好在有痨病这个事儿在顶着,否则那些住在城东城西的权贵之家怕是现在就得在家收拾行李,准备趁夜出逃。”

    “心哆嗦是肯定的,谁让他们干了不该干的事,但刘德安到底是在绘制江山图还是得了重病,这件事在朝臣中也不是铁板一块,早就有人犯合计了。宫宴之前我就听说有人怀疑右相是生了重病,之所以瞒着不报是因为想要转移家产。而那大夫人江氏这段日子折腾得也是太过显眼,以至于那些跟刘家有金银往来的人家也跟着一起动,这一个月来,从上都城运送出去的金玉细软不计其数。这都是心虚的表现,当然,也有人行事比较偏激,起了杀念,我曾不只一次接到线报,说那江氏在往来于法门寺的路上遇到伏击。不过她命好,都躲过去了。”

    君慕楚听后冷哼,“哪里是命好,分明就是手里有银子,花了大价钱雇了高手。不过他们是万万没想到,江氏谁也没动得了,也没落到官府手里,最后居然是被天赐公主一脚踢进了痨病村。想来这一招儿或许还真不会有人怀疑,因为刘德安得病是事实,本王绝不信风声一点都传不出去。一旦有人心中知晓刘德安得的是什么病,现在他的夫人再染上这个病就一点都不奇怪了。痨之一症,于世人来说,无疑于瘟疫,只不过它不会大范围的蔓延。”

    “所以你看,还是我们家染染厉害吧!”君慕凛十分得意,“九哥是不是得有所表示?这个人情你可不能一句谢谢就了事,得拿出些诚意来。”

    君慕楚看了看自己这个弟弟,很想说这还没成婚呢就胳膊肘往外拐,就知道帮着未婚姨要好东西。可是话刚到嘴边就想起了自己招惹的那个白蓁蓁,便又生生地咽了回去。

    “除了让我跟她叫姐姐,别的都可以谈。”他闷闷地开口,扔出这么一句。

    君慕凛笑了起来,“九哥你可真逗,我们都是说着玩儿的。以后咱们就各论各的,我和染染跟你还叫九哥,你们家那小丫头跟我俩还叫姐姐姐夫,你看这样行不?”

    君慕楚点点头,“也好。”不然还能怎么样呢?如果没有白鹤染,他弟弟跟白蓁蓁叫声嫂子那是应该的。可是白鹤染能干?那是绝对不可能的。所以除了各论各的,也没别的招儿。

    君慕楚看看自己这胞弟,突然产生了一种兄弟二人都掉进白家坑里的感觉。可若要问他想不想从这坑里爬出来,他却又是不肯的。

    这种感觉很奇怪,没动过心思时,从来不会对女子多看一眼,除了一个君灵犀是必须照顾的妹妹之外,也就是对宫里的皇后娘娘有尽孝的义务。其它女人于他来说,等同于空气。

    可自从那次到文国公府去送丧礼时看到了白蓁蓁,就好像老天爷为他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可是门里面就只有白蓁蓁一个,所以他是黑天白天睁眼闭眼全都是那个丫头,一而再再三而地破了自己的底线,会关心她,心疼她,被拦了马也不恼怒,看到她披头散发躲在宫门口等他时,竟然想的是不能让别的人看到这丫头那副模样。

    从此以后,他也不好意思笑话自己弟弟了,因为他明白,所谓一物降一物,怕就是如此。

    “说说看吧,她有什么想法?”君慕楚率先上了宫车,“你若没事,就随我回衙门。”

    君慕凛也跟着上了车,同时道:“其实也没多大个事儿,她就是想要两个暗哨,因为身边人手太少了,就一个会武功的丫鬟,有个大事小情的都得自己上手,累得慌。另外这次痨病村的人救过来之后,她还想在那里面选两个有功夫底子的,送到阎王殿的营里训上几个月,训好了再送回她身边。四个人,再加上现在那个丫头,应该够用了。”

    “就这些?”君慕楚一愣,这叫什么条件?“阎王殿的暗哨又不是只听本王一人的话,你自己不就可以做主,她要几个给几个就完了。就算没有这个人情,她是本王的弟妹,又是父皇母后的义女,送两个暗哨还不是应该的?”

    君慕凛摇头,“我们都认为是应该的,可是她却不这么想。染染她有自己的骄傲,我既认定了她,就要成全她的骄傲。”

    君慕楚半天不语,终于再开口时却是由衷地感叹:“以她的本事,的确不需要凭关系说话,这样的人值得尊重。也罢,就当是她以功劳换报酬,回头你亲自去挑两个人就好。至于那两个要送进来的,你也得帮着把把关,务必将祖宗八代都查清楚,阎王殿绝不能让有心之人混入进来,否则会留下祸患。”

    白鹤染是快到傍晚时睡醒了的,迎春见她醒了,一边侍候她更衣洗漱,一边将办好的事情一件一件仔细说了一遍,这才又去忙着吩咐厨下备膳。

    夜里的行动也不益太早,用过晚膳后,默语问她要不要往香园那边转转,盯一盯林氏和白燕语。可白鹤染却摇了头,没去香园,而是动身去了福喜院儿。

    迎春没跟着,因为白鹤染给了她一个重要的任务,那就是留意上都城内的铺子,寻一家适合开胭脂铺的,不管多少银子,先买下或是租兑下来再说。

    迎春觉得与其到街上去找,不如先把手里现有的先利用上。她知道老夫人给了白鹤染一张地契,位置还很好,就跟今生阁之间隔着一个茶馆。

    虽然今生阁现在的规模就已经不小了,但白鹤染说过肯定是要再扩大的,那张地契如果能扩到里面自然是最好,可中间那茶馆就比较尴尬了。

    她便想着,如果将茶馆谈下来,直接买下,然后用老夫人给的地契就用来开胭脂铺这样也能不错。可是再又一想,边上就是医馆,义诊为主,治的都是重症,来的都是穷人,那些来买胭脂的千金贵妇能愿意往这地方来吗?很显然不能,所以胭脂铺开在那里是不合适的。

    那么就还得是或买或租,最好是在城东或城西,不过今生阁边上的茶馆还是得谈下来,为将来医馆扩张做准备。

    今日天色已晚,去逛街看铺子显然是不可能了,但迎春也不想在府里干闲着,于是叫了马车出府,直奔今生阁的方向去了。

    白鹤染到了福喜院儿时,大叶氏正在院子里坐着。自从吃了白鹤染给的药丸之后,她的身子基本就可以算上全好了,除了眼睛还看不见东西之外,其它地方没什么不适的。

    梅果就站在边上,正在跟大叶氏说:“有得饭吃就不错了,想吃果子那肯定是不行的。你也别指望让我去找人帮你要,只要你还在这院子里,我就绝对不会让你离开我的视线。叶姨娘,你既然同二小姐都有了约定,那就真诚一点,老实一点,别一天到晚总想着歪门邪道,也别想着把我支走你背地里搞些小动作。”

    叶之南听着这话,脸色一片阴寒,但却不敢真的就跟梅果翻脸,毕竟除了这个丫鬟已经外,已经没有人肯来照顾她了,就是这个丫鬟那也是被人安排在这儿的,一旦梅果也走了,她一个眼瞎之人要如何生活?

    可如果梅果就这么一直跟着,她也是什么事都做不成的。白鹤染已经对德镇起了疑,虽然那句都被段家给耍了让她疑惑了许久,可她还是觉得那只是白鹤染吓唬人的一句话,眼下京中情况有如此变化,德镇也被人盯在眼里,她实在是想给那边的人送个信……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