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80章 你跟我谈孝道?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白花颜瞪大了眼睛看向白鹤染,虽然心里一直在不停地提醒自己要冷静,可事实就是根本冷静不下来。于是大声质问:“你什么意思?什么叫死了?你把安秀怎么了?”  白鹤染笑着道:“也没怎么,你那个丫鬟一大清早跑到我的院子里来大呼小叫,俨然一副女主人的样子,这情景让我想到了很多年以前。那时我被关在一个偏远的小院落中,这种反仆为主的事几乎每天都在我的院子里发生,奴才把自己当成主人,对我这个嫡女百般苛待肆意辱骂。本以为那样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却没想到,今日你的丫鬟又把从前岁月给我上演了一遍。五妹妹,你说就凭我如今的

    脾气,这种奴才还能留着?”

    白花颜的脸已经很不好看了,安秀那丫头虽然跟着她的时日不多,但那丫头机灵,她很喜欢。今日的确是想让安秀过去挫挫念昔院儿的锐气,没想到白鹤染下手居然如此之狠。

    “你杀了安秀?”白花颜声音都有点儿打哆嗦了,“你怎么这样狠?”  白鹤染又笑了,“狠吗?我还真没觉得有多狠,比起那些年我所经历的生不如死,这种五十大板直接打死的命运,真是痛快极了。遥想当年我多希望有人直接把我给弄死了,我也就不用遭那个罪了,可

    惜,白家施于我的,只有无穷无尽的折磨。”

    她轻飘飘地说着,老夫人那边却抹起了眼泪,“兴言,你听听,你的女儿受了多少苦,你好好想想过去那些年你都做了什么!”  白兴言一听老夫人说话就来气,那是他的亲娘,却从来不肯站在他这一边,这让他心里很不是滋味。所以当下也没什么好脸,直接就回道:“儿子只做了自己该做的,我是一家之主,我要考虑的是整

    个家族,而不是某一个人。”  说到这,又看了一眼白鹤染,在这张跟当年的淳于蓝像至七分的脸上,他仿佛看到了淳于蓝临死前那种绝望又不甘的样子。但是更多的,是淳于蓝死后,这个女儿对他愈发深埋的仇恨和疏远,以及每

    天夜里那一场浸在水中无论如何都醒不一的梦。

    “所谓百善孝为先。”他盯着白鹤染说,“身为子女,连孝之一字都做不到,还提什么白家施于你多少。如今你已是天赐公主,你又反过来给了白家什么?”  这话出口,不只是老夫人,就连林氏都皱眉,红氏更是毫不加掩饰地将一脸鄙视投给了白兴言。总说白鹤染不讲理,实际上这位国公老爷不讲理才是真的。任何事都是有因才有果,想要子女知恩图报

    ,那首先你得给了人家恩。你不但没给恩,反而结成了仇,现在风水轮流转,轮到子女出人投地了,你却舔着脸指望人家回报家族。凭什么?

    白浩轩实在忍不住了,扬起声纳闷地问了句:“二姐姐怎么不孝了?她不是挺好的吗?至少比起父亲对祖母来,二姐姐已经足够孝顺了呀!”

    这话可谓是把白兴言给说得无地自容,他指责白鹤染不孝顺自己,可是他的小儿子立马就指出他也不孝顺老夫人。这个思维逻辑绝对的清晰到位,说得白兴言一时间没了话。

    白燕语不知道什么时候蹭到了白浩宸身边,白浩宸一直都在,就在白兴言边上坐着,可是他也一直都没说话,只静静地听着看着,像个局外人。

    白燕语瞅了他一会儿,继而眉目翻飞,语态婉转地开了口,轻声问道:“大哥,你给个意见,是觉得父亲说得对,还是老夫人讲得有理?这件事情你是站父亲还是站二姐姐呀?”  白浩宸的眉梢微微动了下,对这个一身狐媚气的三妹妹有几分反感,但也不好不搭理,只得说了一番中立的话:“老夫人是一家之长,父亲是一家之主,他们各有各的立场,我们这些做小辈的不好评价。至于二妹妹……”他瞅了瞅白鹤染,心里翻腾着的却是这几日他的生母大叶氏同他说的那些话。

    大叶氏告诉他,白鹤染答应治好她,还可以将她重新扶回当家主母的位置上去。所以如今的三夫人只不过是短暂的辉煌罢了,这座文国公府到头来还是他们娘俩的。  对于白浩宸来说,虽然小叶氏上位暂时也撼动不了他在白兴言心中的地位,但这只是暂时,以后的事可就说不准了。万一小叶氏再添个儿子呢?自己本来就不是白兴言亲生的,这在位的主母如今也不

    是亲娘,以后的事谁还能说得准?

    所以他觉得生母大叶氏说得对,无论如何,眼下不能得罪白鹤染,得先顺着她,同时也利用她,直到把当家主母的位置拿回来,再从长计议。

    于是白浩宸道:“我做过错事,是做过牢房的人,或许从前不能理解二妹妹受过的委屈,但是如今却是对二妹妹从前的生活感同身受。那些年,她真的是受苦了。”

    白兴言显然没想到大儿子居然有了这么个话,一时间不明所以,但还是气恼地冷哼:“不孝之女,受苦也是活该。”  白鹤染都气笑了,“好一个百善孝为先,且不说刚刚轩儿指你同样不孝顺祖母,咱们只说你我之间。既然你知道百善孝为先,那想必也该听说过养不教父之过。责备儿女的同时你也该多想想,为何别人家的孩子都那么好,偏偏自己家孩子不行呢?当然,养不教父之过也不能全怪你,因为你根本也没怎么养过我,我之所以能活到现在还没饿死,还得多亏了那十几年间,祖母每天都将自己的饭菜省下来一

    顿悄悄派人给我送去。也得多谢我那四妹妹隔三差多就到关着我的小院儿里抽打一顿那些以下犯上的奴才。”

    她看着白兴言,眼中并没有仇恨,但是那种像在看陌生人一样的眼神却让他更加心凉。  “我记得有一回送饭的下人半路遇见了你,你听说是祖母是在偷着给我送吃的,气得直接将饭菜全部打翻。不但如此,还派人守在半路,就为了拦截从祖母那边过来给我送饭的奴才。且在那之后,原本

    大厨房那边给我送的没几粒米的稀粥也都变成了馊的。我亲爱的父亲,就这种父女情,你还跟我谈孝道?”  一番话,把个白兴言说得好生没脸。这些事他背地里做过一回事,可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揭穿就又是另一回事。偏偏年纪最小的白浩轩又一了句:“父亲怎么可以这样,二姐姐可是你亲生的女儿呀!

    不知道二姐姐什么地方得罪了父亲,还望父亲告知,往后咱们也好注意些,以免步了二姐姐的后尘。”

    白兴言咬着牙斥了句:“胡说!”

    红氏紧跟着就把话给他怼了回来:“是不是胡说你自己心里最有数。”  “你什么意思?”白兴言总算是找到了突破点,红氏一说话,他立即就将苗头指了过去,想借由跟红氏吵架把白鹤染这头给躲过去。他再一次正视白鹤染的战斗力,也再一次为自己参与到这场战斗中来

    而感到懊悔。“红飘飘,莫要仗着本国公宠你就无法无天。”  红氏翻了个白眼,“你哪是宠我,你那是在宠着我们红家的银子。罢了罢了,我也是图一时口舌之快,今儿没我什么事,老爷有什么话还是得跟二小姐说。哎?今日原本是要说什么来着?”她问向林氏

    ,“是要说孝道吗?”  林氏阵阵头大,她想置身事外,更想借机捡个便宜,最好这些女人都把白兴言给得罪了,这样一来,后宅里就剩下她一个人最得宠,往后还不是要什么有什么。可红氏已经把话问到了眼巴前儿,她不

    吱声也不好,于是只好硬着头皮回了句:“晨昏定省,原本是说晨昏定省。”

    红氏点头,“哦,那就说回晨昏定省,反正孝不孝的在咱们家就是一笔糊涂帐。”  白鹤染顺着这话往下唠:“是啊,晨昏定省。既然口口声声要弘扬晨昏定省这项美德,那便要做得淋漓尽致才好,否则有做样子糊弄事儿的嫌疑。”她问小叶氏,“知道晨昏定省到底是什么意思吗?那是

    侍奉父母的日常礼节,是指早上省视问安,晚间服侍就寝。你就张罗个早起请安就整出这么大动静,晚上呢?晚上的戏你准备怎么唱?”

    小叶氏一愣,还有晚上?  白鹤染冷哼,“是不是很意外?从前只知道早上要请安,从没想过晚上也要尽孝这一说?也是,从前你只是个妾,这些事还轮不到你来做,只有正妻才有侍奉老夫人就寝的资格。不过现在好了,现在你

    也是主母了,这个尽孝的活儿你可万万不能推拒和退缩,否则就是不孝。”

    小叶氏被堵到了墙角里,再无路可退,只得咬着牙点头道:“是我忽略了,多谢二小姐提醒,今后我一定会记得这个规矩,从今日起就会到老夫人跟前尽孝。”

    白鹤染点点头,“很好。那么接下来,咱们再说说今日你摆这一出戏的真正目的!”  闻听此言,小叶氏心里咯噔一声……“”,。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