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88章 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谈条件?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冬天雪的道理很简单:“听闻你是十皇子的未婚妻,他还能少给你派人了?你想要什么帮手没有,对?更何况十皇子跟九皇子那关系,整个阎王殿还不是都让你随便用,而且阎王殿的势力本来十皇子就占

    了一半,那地方培养出的暗哨可是天下最好,没有之一。”

    “没想到你虽然身在痨病村,对外界的事到是也掌握不少,连我是谁的未婚妻都知道。”  “嗨,在这里能知道什么呀,还不就是这两天来的那些人说的。现在这事儿在痨病村都传开了,你还当是秘密呢?他们来第一天就替你显摆了,说药丸是你做的,你是公主,还是未来的尊王妃,但却能

    设身处地的为百姓着想,让咱们都念你的恩。”

    白鹤染眨眨眼,“那你念我的恩吗?”  冬天雪没犹豫的就点了头,“念,怎么能不念。我接了一桩生意,追杀不老天圣,结果被这王八蛋给过了病气,我一气之下把他丢到这村子里来,自己也义无反顾地留下。这两年多我一直在用内力压制着这个病,心里想的就是至少我得先把花飞花给熬死,否则我若先死了,他轻轻松就能从这村子里逃走。他逃走不怕,怕的是他这个病,万一再过给更多的人该上怎么办?实不相瞒,你的药丸若再不来,

    我可能就坚持不下去了。”  冬天雪说这话时神暗淡下来,面上是掩不住的伤悲,她告诉白鹤染:“我是个孤儿,师父说是在雪地里捡到的我,所以给我取了名字叫冬天雪。他说我从生下来就是习武奇才,别人五年功力我只需一年就能练成,所以我今年才十七岁,武功就已经压过六十多岁的花飞花一筹。可是那又能如何呢?在疾病面前,多厉害多有权势的人都是没有尊严的。我不甘心这样死去,所以你来了,还带着救命的药丸

    ,我怎么可能不念你的恩。”  白鹤染点点头,“念也好,不念也好,于我来说都没什么所谓。实不相瞒,我在京中有一间专为穷人义诊的医馆,我每天为了维持这个医馆到处找钱。之所以研究出来这个痨病丸来,就是希望借助这个

    药丸能在富人堆儿里卖出个高价。花钱买命,我要多少他们就得给我多少,有了这些银子,我的医馆就能维持下去,那些穷苦百姓就不至于没处看病只能等死。”  “所以我说你是个好人。”冬天雪笑了起来,“还是之前那个问题,明明手里有阎王殿的资源,为什么你不用呢?你可知道,即便是在江湖上,阎王殿对暗哨的培养都令人闻之变,江湖上顶尖的高手都

    不愿对上阎王殿的人。”

    白鹤染对此不置可否,“民不与官斗,害怕官家人是应该的。”  “不不不。”冬天雪连连摇头,“江湖有江湖的规矩,一般来说江湖跟朝廷都是互不干涉的。之所以怕阎王殿,原因很简单,江湖中人崇尚暴力,就是因为他们培养出来的人厉害,所以对于我们来说,培

    养暗哨的地方是圣地,是内心向往却又一生都企及不到之处。”  “还有这样的说法?”白鹤染到真是头一次听说,不过这也侧面验证了阎王殿的实力。“我想用阎王殿的人自然可以用,可是我这个人就是比较别扭,我喜欢什么事先自己试着完成,而不是都没有自己努

    力过就去向他人求助。想要与人并肩奋战,就要有让人高看一眼的实力,若是事事依附,那就失了获得尊重与尊言的机会。而我,不想那样。”

    她这话说完,默与同花飞花的战局也分出了高低上来。不老天圣武功奇高,就算双手都用不上,默语依然不是人家的对手。

    “够了,差不多得了。”她挥挥手,两道寒光抖出,直奔花飞花而去。  花飞花不是一般的高手,虽然看起来像个孩子,可实际上人都已经年过六十了,是江湖上彻彻底底的老怪。白鹤染的暗器飞来时,他压根就没往心里去,因为在白鹤染刚一挥手的时候他就注意到了,

    包括那两道银寒光都在他的视线范围内。

    那样的速度根本对他构不成任何伤害,在花飞花看来,自己只需轻轻一晃,轻易就可以将暗器避开。所以他见默语退了,飞身就去追,根本就没把暗不暗器的当回事。  可也就是眨眼的工夫他就后悔了,脊梁骨阵阵寒意瞬间就渗了出来。因为他突然发现那两道暗器的速度居然发生了变化,速度越来越快,从肉眼可见变成了两道虚影,紧接着连虚影都没了。他也就是

    愣了那么一息的工夫,再回过神来时,两条腿居然突然一抽抽,膝盖瞬间丧失支撑功能,整个人扑通一下就跪到了地上。

    这一跪不要紧,两枚银针直接整根没入,生生扎进了他的膝盖骨里。

    花飞花嗷地一声怪叫,抱着两条腿在地上缩成了一团。可偏偏手也麻了,没知觉了,腿抱不住,一会儿蜷起来一会儿又伸开,疼得他要死要活。

    默语提着剑回来,脸很不好看,到了白鹤染面前单膝往下一跪:“奴婢给小姐丢脸了。”

    白鹤染扶了她一把,“起来,不丢人,你才多大,他都六十多岁了,你要是这小小年纪就打得过他,那他可就真不用活了。”

    冬天雪轻扯了她一把,“我,我就是小小年纪能打得过他的。”

    白鹤染斜了她一眼,“那也只能说是不分上下,势均力敌,否则生意早就完成了。”

    默语不解地问白鹤染:“小姐是怎么瞧出他这外表与年纪极不相附的?”

    白鹤染笑了笑,“一眼就看出来了。”

    东宫元原本凑近了想听听窍门,结果白鹤染一句话把他整郁闷了。

    一眼就看出来了,是啊,就一眼,没有任何窍门,就是这么简直粗暴。真是人比人气死人,这人要不是他师父,估计他怄气也得怄个半死。  花飞花还在地上打滚呢,许多人围观过来,可白鹤染在这里,他们碍于身份又不敢太上前。但还是有人对此生出质疑:“那位公主不是好人么?可是好人为何要对个小孩子下这么狠的手?这是要把那孩

    子给打死吗?”

    边上有明白人说了话:“什么小孩子啊,没看到他刚才跟公主的丫鬟动了手么,公主的丫鬟居然没打过他。哪家的小孩子能那么厉害,上天入地的?”

    村口有将士也注意着这边的情况,一听到村民们胡乱议论猜测,赶紧上前来将众人哄散。

    直到现场再度安静下来,白鹤染才朝着花飞花走了几步,蹲下身来问题:“是谁给你取的不老天圣这个名号?不老天圣是什么意思?是说你是不老之身吗?”  花飞花疼得脑门子都冒了青筋,不只是膝盖疼,中毒的双手也愈发难受,又疼又痒。此时听到白鹤染问他话,赶紧就道:“对对对,就是不老之身的意思,你快点把解药给我,有什么话等我吃了解药你

    再问。”

    白鹤染冷笑出声,“凭什么?就你现在这个样子,还有什么资格跟我讲条件?”

    花飞花急了,“那你到底想怎样?我都告诉你了,他们叫我不老天圣就是因为我不老,你听不明白吗?我是不老之身,我是这世间的奇迹,你不能这样对我!”  “别自欺欺人了,还奇迹,要是没有我的痨病丸,你这会儿有没有力气说话还不一定呢!”白鹤染白了他一眼,“不老跟不死是两个概念,不老又如何?该死一样死。更何况你根本就不是什么不老之身,你这就是一种病,在我的医学常识里,它叫做高地人症候群。模样是不老,个子也不长,但身体机能却是跟正常人一样在衰老,甚至如果你不是自幼习武,还会比平常人衰老得更快,这会儿应该已经躺在

    棺材里了。”

    冬天雪乐蒙了,乐得肚子都疼,“闹了半天是一种病,这些年让你装的,差点儿骗了整个武林。还以为你多牛~逼能不老不死,原来是个冒牌货。”  花飞花恨得牙都痒痒,真想把冬天雪给撕了。可是一来他眼下这个情况手已经不能用了,二来他也不得不承认,白鹤染说得是对的。这些年一直虚张声势,不老天圣的名号当一天算赚一天,实际上他

    自己明白,虽然外表看起来是个孩子,但是他的内里真的已经跟个六十多岁的老头无疑,不但体力不如从前,就连五脏六腹都不再似年轻时那样强健。

    他很害怕有一天这个事实被人拆穿,那不只是没脸的事,而是会引来许多仇家痛打落水狗,甚至之前因为自己的不老之身而依附过来的所谓手下,也很有可能会翻脸无情。  可是眼下,害怕了一辈子的事,居然被白鹤染就这样轻飘飘地给说了出来。花飞花看着白鹤染那双带着邪气的眼睛,再看看自己肿成球的双手,还有几乎废掉的膝盖,这一切都让他不寒而栗……“”,。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