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95章 换个地方继续唱戏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白花颜是那种典型的脾气坏还没脑子的人,平时有小叶氏在身边提点着还能知道收敛些,可眼下小叶氏在锦荣院儿坐着呢,她身边不但没有能压住茬儿的人,相反还有白

    浩宸这种拱火的,事件的后续发展已经可以预见了。

    偏偏白花颜还觉得这种时候由自己出面去怼白鹤染,是一件很有面子的事,这说明家里人看中她,说明白浩宸这个嫡子也得把她这个嫡女放在眼里。  于是,白花颜趾高气扬地站到了府门口,抬起头,砰地往门板上一拍,尖声喊了起来:“外头的都给我闭嘴!大呼小叫又哭又喊的,你们哭丧呢?要哭丧滚远了哭,这

    里是什么地方,容得你们撒野?”  这话简直就是泼妇骂街了,当尖锐的声音顺着门缝传到外头的时候,外头围观的人一个个听得懵了又懵。有人不解地问:“这是谁啊?奴才吗?不该啊,文国公府好歹

    也是侯爵府,就算是奴才骂人那也都是不带脏字儿的,哪有骂得这么难听的?这也太丢主家脸面了。”

    迎春眨眨眼,扭过头替人们解惑:“大家误会了,那声音不是奴才,是我们家的五小姐。”

    默语跟着补充:“也就是如今文国公府的嫡小姐。”  “什么?”人们大惊,“是白家的女儿?还是嫡小姐?我的天,文国公府真行啊,居然能把女儿养成这样,这要换了在我们家,这种德行的女儿就该剪了头发送到庙里当

    姑子去,简直丢人现眼。”

    这一次,人们七嘴八舌的责骂是针对白花颜的,她凭自己的本事,终于把她爹白兴言挨骂的形势给扭转了过来,将所有的火力都吸引到了自己身上。  白浩宸跟在白兴言的后面往内宅走,隐约能听到前院儿的动静,他心思动了动,开口道:“五妹妹真是玲珑心思,她还那么小,跟一大群人讲道理肯定是心有余而力不

    足的,但她却会用自己的办法将父亲保全下来,一片孝心天地可鉴。”  “可鉴个屁!”白兴言气得脸都青了,“她这是没脑子,是个浑人!你听听外头骂的那些话,今后本国公还有什么脸面出门,还不得被人戳着脊梁骨骂我不会教养孩子?

    白浩宸只能劝他:“父亲就先在府里躲几日,这阵风过去人们也就忘了。”

    “忘?忘得了吗?他日痨病一旦治愈,白鹤染就是大功臣,是立了比汤州那次还大的功劳。到时候,今日这个事一定会被人拿出来诟病,为父更是抬不起头来了。”

    白兴言开始后悔,今儿怎么就又没长脑子,想要给白鹤染添添堵呢?他干这种事不是一回两回了,可是在白鹤染面前哪回讨到过便宜?怎么就没记性呢?  然而他知道,这跟记性无关,准确一说应该是太高估自己的威望,也太低估白鹤染借题发挥的本事。他本以为府门一关,白鹤染看到那些石灰粉自然会明白是怎么个

    意思,进不来家门灰溜溜走就得了。那样他还会出一口恶心,还会认为在双方较量中,他终于扳回来一局。  而且这毕竟是他们的家事,就算白鹤染如今是皇上的义女,皇上也不好意思就跟义女的生父过不去,那不是摆明了跟人抢女儿么。义女再怎么说也是干亲,而他是生

    父,他在这个事上是占着理的。

    可惜,他都想错了。且不说皇家什么时候讲过理,单说白鹤染,她怎么可能给白兴言扳局的机会,哪怕只是假象,她也是不允许这种假象存在的。

    于是她演了一出戏,演得府门外那么多人都以为是他白兴言太霸道,白鹤染才是受气包。可是殊不知,受气包里头装着刀子做的馅儿,谁粘上谁就得见血。  “浩宸。”白兴言的脚步停了下来,“你去,把府门打开,把你二妹妹接进来。就说这一切根本不是为父的主意,都是白花颜那个丫头年幼不懂事,被痨病给吓着了,这

    才失了分寸。实际上我们家是绝对不会将天赐公主拦在外头的,我们家以天赐公主为骄傲。”

    白浩宸点点头,“儿子都听父亲的,这就去府门口打开。”  白浩宸说完转身走了,白兴言长叹一声,这一局他到底是先低头了,这会儿心里堵得难受,难受得想找人打一架出出气。自从白鹤染从洛城回来,他就没过着一天好

    日子,这个女儿似乎生来就是为了克他的,跟她那个早死的娘一样,都是他的克星!  “父亲!”正郁闷着,白浩宸跑回来了,神不太好。“父亲,我们晚了一步,二妹妹她们已经走了。儿子想要往外追,可是府门口人太多,一见儿子出去纷纷上前想要替二妹妹讨公道,还有人不依不饶想要质问五妹妹方才是在骂谁。好像是五妹妹口不择言,骂了围观看热闹的人,所以他们火气比较大。儿子没敢再往外追了,回来问问

    父亲怎么办。”  “已经走了?”白兴言没理他五闺女骂人的事,只想着白鹤染走了是个什么意思,能走去哪儿呢?他隐隐觉得事情不太对,要走怎么早不走,非得闹过一场之后再走,

    白鹤染是轻易就能咽下一口气的人吗?可如果这口气咽不下,又该如何发泄出来?  他看向白浩宸,白浩宸却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想不出来。但其实他心里到是有了些明悟,想想刚刚府门口发生的事,想想白鹤染和几个奴才说的话,她似乎猜到那

    个二妹妹要干什么了。但是他不想告诉白兴言,在他母亲重新上位这件事没办妥之前,他选择暂时站到白鹤染这一边,就算不帮她的忙,也绝不会拆她的台。

    听闻白鹤染已经走了,小叶氏从锦荣院走了出来。她一走,老夫人也得到了自由。  老夫人是万万没想到,从前十来年都不声不响的小叶氏,如今一坐到主母的位置上,变化居然如此之快。从前她只觉得那叶秦是个依附叶之南而存在的叶家庶女,可

    直到今日她才发现,这小叶氏才是这座府里最有心机、最能忍耐、也最阴毒很辣的一个人。  “轩儿呢?回来了吗?”老夫人颤着声音问李嬷嬷。她之所以能被小叶氏困住,竟是因为小叶氏告诉她,如果不听她的,非要闯出这锦荣院儿的话,白浩轩就回不来了

    她想知道她的亲孙子去了哪里,可是小叶氏不说,直到人走了才留了句话,说轩儿马上就可以回到锦荣院儿来,谢谢老夫人今日的配合。  李嬷嬷往外迎了一段,见一个陌生的丫鬟牵着白浩轩走了回来,她瞅了那丫鬟一眼,一把将白浩轩扯到了自己手里,再着那丫鬟走远,这才带着白浩轩回到老夫人身

    边。

    而这时,红氏也到了。  文国公府这一晚注定无法安宁,因为白鹤染的事,也因为白浩轩的事,老夫人气得跟白兴言大吵一架。令白兴言百思不解的是,老夫人似乎精神头儿更足了,吵起架

    来生龙活虎,就像个年轻人,甚至都搬得动一把很重的椅子去砸他,这简直反常。

    可是这些事不是眼下的白鹤染该考虑的,她这会儿正坐在马车里,思考着接下来的行动。  迎春说:“五小姐还真是会帮老爷的倒忙,原本人们只是鄙视老爷心胸狭隘不让小姐进门,这会儿可是连着五小姐一起骂了,奴婢听到有人说,就冲着五小姐那个泼妇

    样,可见文国公也好不到哪去。怪不得不让二小姐进门,原来是格局不够觉悟不高。还有人说,皇上停他的朝就对了,他这样的也不配上朝堂,没资格参议国家大事。”

    默语冷哼了一声,“他的觉悟都用在自己身上了,为了他自己好,什么事干不出来。”

    东宫元给她倒了一盏茶,却发现茶水已经凉了,正想倒掉,白鹤染却接了过来,一仰脖全喝了下去。

    东宫元赶紧道:“师父,茶凉了,小心喝坏了肚子。”

    她摇头,“没事,还没什么东西能吃坏我的肚子。”一边说一边抹了把脸,“假哭也是累,这点子眼泪还是用内力逼出来的,我容易么。”

    东宫元禁不住笑了,“师父这是想寒碜寒碜国公爷,让外人也看看这文国公的嘴脸。”  她点头,“是啊,他怎么说也是我的生父,我纵是恨他但也不能毒死他,所以只能时不时给他添点儿堵。不过这回可怨不着我,是他自己挑的事,我不过借题发挥罢了。”

    “小姐,那咱们这是去哪?”迎春问道,“天晚了,咱们总得有个落脚的地方。实在不行就出城去刘宅,那边应该有客房备着。”

    白鹤染摇头,“那咱们不就真成了落荒而逃,被白兴言欺负得无家可归了?”

    迎春一愣,“小姐的意思是,一会儿趁夜再回去,翻墙入府?”  白鹤染斜了她一眼,“你家小姐就那点儿出息?回自己家还要翻墙,简直是天大的笑话。今儿他不让我进门,来日可是要用请的才能将我再请回去。”她唇角溢出一丝

    坏笑,“我问你们,刚刚那出戏是不是有些意犹未尽?是不是唱得不算过瘾?”  几人不解,就听白鹤染贼兮兮地说:“既然意犹未尽,咱们就再找个地方补唱一出。”她的声音扬了开:“马平川,前头街头左转,去叶府!”“”,。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