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99章 红飘飘你不能怂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这一夜,上都城的大街小巷都在流传着同一个故事,那就是天赐公主神医现世,救民于水火,却被自己家人拦在了门外,且理由就是白家不满她救治痨症病人。

    故事传得有板有眼,说文国公白兴言心里只想着自己,根本就没有东秦百姓,不但不满自己女儿救苦救难,还要跟女儿断绝关系,家门都不让进了。  天赐公主何其凄惨,年纪轻轻就要流落街头,不得已求助到叶府,不成想叶家跟白家一个德行,仗着自己是太后的娘家,根本不把天赐公主放在眼里。叶家只认太后

    ,皇上的干女儿在他们看来,狗屁都不是,死都不会看一眼。这说明什么?这哪是不把天赐公主放在眼里,这根本就是没把皇上放在眼里,没把东秦放在眼里啊!  传闻叶家自成一国,只守自己的家规,完全无视东秦国法。还传闻叶家故意给一个女儿取名为叶秦,意指东秦,还嫁到了文国公府,蛰伏十年,终于爬到了主位上去。

    这样的故事从天黑讲到天亮,一夜之间竟让整个上都城的人全都知晓了。

    有心思缜密的人意识到这件事看似偶然,但是偶然中还透着必然,明显是有人在背后操控着事态的发展,渐渐地发展成了他们想要的模样。  可是想到了又如何?操控的人又岂是他们能惹得起的?更何况,白家叶家的确做得过份,人家天赐公主劳累一天,晚上连家门都进不去,那是个什么心情?万一累病

    了或是心寒了,以后再也不给人治医了,那些难解之症还能找谁治去?痨症难道还要再次成为人们心中的噩梦吗?痨病村还要继续存在下去吗?  一想到这儿,人们就觉阵阵后怕。这特么的,白家和叶家不是在跟天赐公主较劲儿,这分明是在拖东秦后腿呀!这件事情细思极恐,如此阻挠东秦发展,这白叶两家

    究竟要干什么?

    很多事情就是怕往深里想,因为一往深里想就容易想多。  白兴言不让女儿进门,其实说白了就是父女不和,今天你给我个下马威,明天我让你丢个小面子,就这么点儿事。可是经过这一夜外头添油加醋的传闻,然后人们再

    你思量一番我猜测一番,待到天亮时,几乎就要将白叶两家推到通敌叛国的路上去。

    白兴言做梦也没想到事情居然有了如此惊人的发展,这就是人言的可怕。

    等到白兴言意识到这件事情极有可能失控,让他白家陷入万劫不复时,他首先想到的就是要赶紧弥补,赶紧将白鹤染给请回来。  没错,是用请的,因为他知道,如果这种时候还不主动低头,还想着跟那个女儿较量,那他很有可能就保不住白家了。而这所谓白家,还有不少人跟白鹤染是一伙的

    ,比如说老夫人,比如说红氏娘仨。那也就是说,一旦白家出事,倒霉的也就是他自己和小叶氏白花颜还有白浩宸,最多林氏母女跟着吃瓜烙,其它人是不会受牵连的。

    这让他特别闹心。

    可是闹心归闹心,该做的还得做,但愿现在还来得及补救。

    于是他将管家白顺给放了出来,然后又从外面雇了一顶轿子,自己也换了身新衣裳,想了想,又带上白浩宸,就准备前往红府去请人。

    老夫人和红氏远远看着他折腾这一出,对此嗤之以鼻。老夫人说:“有些人啊,就是不撞南墙不回头,不让他吃点苦头,他永远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  这话老夫人能说,但红氏不好当着她的面说,毕竟白兴言是老夫人的儿子,红氏要是说得太过了,或许眼下老夫人不觉如何,但万一哪一天合计过味儿来,心里就会

    不痛快。

    于是她斟酌着道:“也好,借此一事让老爷跟二小姐修复修复关系,毕竟这次是他主动低头,下回再想生事,他也得想想打不打脸。”

    老夫人却冷哼道:“你觉得他会有那个记性?你帮他数数,脸都挨过几回打了,有用吗?”  红氏也无奈,只能劝道:“老夫人莫要生气了,事情摊上了也没办法,好在二小姐就算被拦在府外也不会挨欺负,您看,这个场子不是找回来了么。妾身知道老夫人是

    心疼孙女,您放心,您的这个孙女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受气包了。”

    老夫人长叹一声,“也就这样想想才能稍微有些安慰,但阿染是行了,轩儿呢?”她小声问红氏,“有没有打听到昨儿他们把轩儿弄到哪去了?”  一提这个话茬儿红氏的气就不打一处来,“据说是被两个粗使婆子弄到了从前白惊鸿住的风华院儿里,轩儿的手臂上好几块青紫,一看就是被掐出来的。可那孩子太懂

    事,不但不吵闹,还一直劝我说算了,不要为了他而生事。”  “那怎么能叫生事?”老夫人气得直哆嗦,“我们白家就轩儿这一根苗,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让我怎么活?他懂事归他懂事,但是飘飘我可告诉你,这口气你不咽下去。如今在这座府里,你比我有立场,他们吃的用的都是你的银子,你要再任他们欺负,我可看不起你。”  红氏点点头,“老夫人放心,如果是孩子他爹打孩子,我做妾的不会拦,那是天经地义的事。但别的女人凭什么指使下人打我儿子?说什么主母,主母是撑家的,不是

    拆家的。我到是要问问那叶泰,她身为主母,为这个家里做过什么。”  老夫人对此还算满意,“总之,外头的事阿染办得漂亮,家里这头你也不能拖她的后腿。该算的帐算,该收拾的人也得收拾。至于轩儿,如果放在家里咱们实在护不住,那不如跟四丫鬟头一声,送到慎王府去。再不行就跟阿染说一声,送进宫里住上几日,等家里消停了再接回来。她们都是轩儿的亲姐姐,可疼着咱们轩儿呢,一定会帮

    这个忙。”

    红氏觉得老夫人的话有道理,于是应了下来,“等四小姐回来我就跟她说,妾身先扶老夫人先回去歇着吧,让老爷自己折腾,等他把二小姐接回来再说。”  老夫人点点头,却拒绝了红氏扶着自己,“这几日阿染给我拿了药调理身子,我这精神头儿和身子骨都好多了,哪还用人扶,指不定你现在的腿脚都赶不上我呢!”说

    完,迈开大步就往前走,连李嬷嬷都被甩在了后面。

    红氏都看傻眼了,这走路带风的气势,哪里像六十多岁的老太太?要是忽略花白的头发,只看这股子劲儿,那还真是比自己腿脚利索。

    “莫非阿染给她吃的是仙凡妙药不成?这也太……太让人想不通了。”红氏问李嬷嬷,“咱家老夫人这是不是要成精啊?”  李嬷嬷看着红氏愕然的样子,不由得笑了起来,“姨娘还别说,老奴也觉得这兴许是要成精。据老太太自己所说,她现在的身子骨就好像是往回年轻了二三十年,全身都有一股子劲儿,是年轻时候的劲儿,使都使不完。从前那些什么腰酸背疼腿抽筋啊,这些毛病全没了,别说走路带风,就是围着国公府跑上几圈都一点儿问题没有。姨

    娘您说,这可不就是仙丹么。”

    红氏动心了,“回头我也得找二小姐说说,看这种仙丹能不能卖我一颗,多少钱都行。”

    李嬷嬷苦笑,“姨娘财大气粗可真好,老奴就是再羡慕,也是不敢多想的。”

    红氏心念一转,“如果二小姐真愿意卖,我多买一颗送给李嬷嬷吧,就算是谢谢嬷嬷这些年照顾老夫人,既有功劳也有苦劳。”

    李嬷嬷一愣,赶紧摆手,“使不得,可使不得,老奴为主家做事那是应该的,可万万当不起姨娘这样贵重的赏赐。”  红氏笑了笑,只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没再说什么,迎着老夫人走了去,一边走还一边喊:“老夫人等等我,您走得也太快了,妾身这腿脚还真是不太能追得上。”落在

    最后的李嬷嬷却是越落越远,她看着红氏的背影,也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开始发慌,就好像做了什么事被人抓到把柄一样。  可她做了什么事吗?李嬷嬷思来想去,就只有一件事值得推敲,就是前些日子她带着小少爷玩,随口问了那么一句:你姨娘是不是常往城外跑?是红家在那边有生意

    吗?

    说起来,这件事她是听自己的侄子李柱说的,因为李柱能接触到的都是些穷人,不少是做苦力工的,城里城外的跑,回来就会聚到一起唠唠闲嗑吹吹牛皮。

    有一次李柱告诉她,有人看到白府的红姨娘经常往城外跑,目标是一个很偏僻的小村子。  看到她几次的那个人是因为相中了村里的一个卖花姑娘,所以总去蹲那姑娘的墙角。没想到蹲墙角不但蹲来了姑娘,还经常看到一位绝美的少妇在一户人家出出入入。且巧就巧在,那人曾经给红家做过瓦工活儿,见过红氏……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