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402章 落井下石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白兴言觉得他怎么赔都赔不起,而且这话根本就没法接,人家是皇上皇后,你说你赔得起,那不就是说你比皇上皇后强?你说赔不起,那更简单,认罪!

    认罪好说,但是认罪之后呢?

    江越不依不饶,又扔出一句:“文国公,要不然咱们讲讲为臣之道?”  白兴言一哆嗦,知道自己再也不能犹豫了,今儿这事白家要是不扔出一个人来肯定是不能善终的。他看看白浩宸,看到这个儿子在微微点头,于是也咬了咬牙,大声

    道:“实在是冤枉,江公公,事到如今我国公府的脸面也丢得差不多了,那本国公就也不怕再丢一次脸。”  他说到这里,突然长叹一声,面上浮现一层悲,然后指着白鹤染说:“我是她的生父,我怎么可能将自己的亲生女儿挡在门外呢?所以说,这件事情根本就不是我的

    本意,而是在有心之人的设计下被强迫这样做的。”

    人们都听乐了,“你是文国公,谁敢在这府里头强迫你啊?骗谁呢?”  白兴言心里那个苦,他是文国公不错,可是这座府里他现在是真说了不算啊!一个白鹤染就能把他给折腾个半死,再加上个管着钱的红氏,他都想不明白自己过的这

    算什么日子。  “是我府中规矩不严。”白兴言低下头,开始推卸责任了,“将阿染拦在门外并非我本意,而是现如今府上的当家主母的主意,且为了胁迫我同意,她还将我的小儿子扣

    押。我不知道她会对我的小儿子怎么样,但是也不敢冒险放阿染进来,说到底还是我自己无能,这些年来一直都被叶家压制,年头多了就成了习惯,着实不敢忤逆。”

    这一番话可谓是把自己的姿态放低到了脚底下,同时也将一切责任都推到了小叶氏身上,而且还点出叶家跋扈,正应了昨儿疯传了一夜的故事。

    于是在白兴言的“点拨”下,人们又想起来叶家那一档子事,又想起叶国和叶秦。  矛头一时间从白兴言这里转向了小叶氏那边,这把刚刚带着白花颜一起走出来的小叶氏给吓了一跳,下意识就想转身回去,却被白浩宸一句话就给叫了回来——“三夫

    人您来了!”说完,还回过头来跟围观的人做以介绍:“这位就是我们国公府的现任主母。”

    于是有人惊呼:“原来你就是叶秦,东秦的秦。”

    一句话,让小叶氏感受到了山雨欲来的危机。  然而,以小叶氏的心机自然是能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也能明白这里头是怎么个转转绕绕,可是白花颜不懂啊!这会儿刚陪着母亲出来,才到门口就听着这么一句,白花颜当时就炸了——“刚才那话谁说的?谁那么大胆竟敢直呼文国公府当家主母的闺名?你不要脸我父亲还要脸呢,要不把你们家媳妇儿的闺名也让大街上其它男人喊上

    一喊?”  白花颜那是典型的说话不走脑子,不管什么话,只要她想说那是张口就来。不过这回到也聪明了许多,知道光是自己强出头不行,得把她父亲也拉出来一起参与战斗

    ,还捎带着将话题引向了一个道德的层面上,不说东秦与叶秦,只说男人该不该当街叫别人家媳妇的闺名。  白鹤染站在江越身边,听着白花颜这话不由得点了点头,很好,这个最小的妹妹也算是有所成长了,今后再跟其产生冲突,应该不至于拿跟傻子骂架一样,拉低档次

    先前说叶秦东秦那个男的让白花颜给怼的也有些不好意思,不管怎么说,自己一个四五十岁的大老爷们儿,张口就直呼国公夫人的大名,这事儿是有些不讲究。  但他也是个爽快人,白花颜往出一点,他立即就上前一步,冲着白兴言拱了拱手,大声道:“国公爷,这事儿是我错了,我在这里给国公爷陪个不是,是打是罚我都认

    了。不过刚刚我提及的那件事情,却是上都城大街小巷都议论纷纷的,想必国公爷也该听说了?所以还是希望国公爷能给大家一个合理的解释。”

    白花颜继续冲着他发难:“凭什么给你解释?你是什么人啊,够得上让我父亲给你解释?你当这里是什么地方,当我父亲是谁?质问一等侯爵的权力是谁给你的?”  那人皱了皱眉,一脸的厌烦,“我这么大岁数的人了,不想跟你个小孩子斤斤计较,但既然你要摆身份和官位来高人一等,那我便同你说说。”他指指四周无数围观者,大声道:“我不是什么位高权重之人,我只是跟今日到场的所有人一样,是东秦的一员,是上都城的一员。我们是来送天赐公主回来,也是来这里看看,文国公府是不是

    跟传闻中说的一样,眼里心里只有叶家,没有国家,只有叶秦,没有东秦!”

    这话就说得太重了,白兴言都听不下去了,再这么放任这帮人如此胡闹下去,怕是闹着闹着就在不知不觉间把他给闹成了大牢。

    只有叶秦没有东秦,这是多大的罪名啊!  小叶氏的脸也变了又变,一边朝着白花颜递了个眼示意她不要再说话,一边也走上前一步,想替自己开开罪,也想替白家把这个场面给找回来。她甚至已经想好

    怎么说了,甚至已经做好了要卖惨的打算,以自己只是叶家一个庶女为由,尽可能说得凄惨,以此来证明自己真的没有那些阴谋,她一个庶女也入不了叶家人的眼。

    可以说,眼下只要能从这些事情中脱身出来,她甚至可以把叶家推出去顶一顶。  但是没想到还不等她开口说话呢,白浩宸突然上前一步,扑通一声跪到了江越和白鹤染面前,一脸内疚地道:“都是大哥不好,没有保护好弟弟。二妹妹你别怪父亲不让你进门,你要怪就怪大哥!是大哥没有保护好轩儿,这才让三夫人钻了空子将轩儿绑走。一旦父亲要是不听她的话放你进来,她就会叫人毒打轩儿,甚至还扬言要把

    轩儿送到叶家,给叶家的人去抚养。父亲也是舍不得咱们的小弟弟,这才委屈了你。”  白浩宸这一把是下定了决心要让小叶氏倒台,不但直指小叶氏扣押白浩轩,甚至还拿老夫人又添了一把柴:“非但如此,她还亲自坐阵锦荣院,同样以轩儿的安危去威胁老夫人。一旦老夫人为你做主替你求情,轩儿同样要跟着遭罪。二妹妹,祖母和父亲都支持你,心疼你,可是轩儿小小年纪,你让他们如何选择呢?你身边好歹有几个

    下人陪着,好歹还有个公主的身份,没人敢真的把你怎么样,可是轩儿呢?”

    白浩宸一边说一边回过头去瞅,正看到红飘飘带着白浩轩倚站在门边上,一直没出声。

    他起了身,直接将白浩轩给抱了过来。  红氏没拦,虽然她还不明白这位大少爷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为什么突然反水对付起了小叶氏,但是昨晚小叶氏的确是偷偷带走了她的儿子,还叫两个粗使婆子打了

    她儿子一顿。直到现在白浩轩的小胳膊上还青一块紫一块的,那是让小下隔着衣裳给掐出来的。  她只要一想到儿子身上的伤心里的火气就压不住,所以现在她管不了白浩宸想干什么,只一心要给儿子报仇。不管白浩宸带着什么样的最终目的,只要能给她儿子出

    口气,她就乐意配合,甚至还会跟在他后头将那小叶氏狠狠踩上一脚。

    白浩轩被抱走时回头看了他姨娘一眼,见红氏微微地点了点头,心里便有了主意。  这个人小鬼大的孩子在白浩宸将他衣袖掀起来的一刻,突然大哭起来,一边哭一边喊疼,看得白鹤染心里也是难受得紧。于是赶紧上前将弟弟揽住,然后低头问道:“

    轩儿,大哥哥说的话你可都听到了?他说的可是真的?”

    白浩轩用力点头,“是真的,都是真的。二姐姐,那两个婆子掐我,还说我就是多余的,等三夫人将来生了男孩,我在府里就一点用都没有了,死了也没人管。”

    江越大怒:“文国公,你们家到底养着一群什么人?”

    不等白兴言说话,白浩宸大声道:“一切都是三夫人搞的鬼,请公公明鉴!”

    白兴言知道事情已经没有挽回的余地了,于是也跟着说:“是我驭内不严,今日之事还望公公做主,替本国公讨个公道。”  江越笑了,“你是国公爷,咱家可没本事讨你的公道。不过,二小姐的公道却是要讨一讨的,这位小少爷的公道也是得说一说的。还有,在场这么多人,也是要为咱们

    东秦讨个公道,为上都城讨个公道,而这个公道该从哪里讨……”他看向小叶氏,“就先从这位三夫人处开始!听说三夫人名唤叶秦?”  小叶氏此时已经从混乱又懵比的状态中回过神来,白浩宸当头一棒险些将她给打迷糊了,可就算这会儿不懵了她也依然是想不明白,为何白浩宸会突然向自己发难?

    难道就只是为了给白兴言脱罪吗?  绝对不是!直觉告诉她,这里面一定还有别的事情在酝酿着,只是她还没想到而已……“”,。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