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403章 居然扳回局面?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小叶氏也跪了下来,她是一个聪明的女人,这种时候她绝对不会大吵大嚷高呼自己冤枉,因为她明白,不管白浩宸什么目的,白兴言绝对只是在明哲保身。

    这些事情由她一个女人来担住,罪名就会轻很多,说上天也不过就是家族内宅女人之间的争斗,嫡母和子女间不太和睦,如此而已,没多大个事儿。  更何况她也没多冤枉,虽然主意是白兴言说的,但白浩轩的确是她带走的,白浩轩也没有胡说,他身上的伤也的确是那两个粗使婆子给掐出来的。至于有没有说过那

    些新少爷出生旧少爷就没用的话,她就不知道了,但想来应该是说了的,不管白浩轩小小年纪也编不出来,那两个粗婆也的确是会说这种话的人。

    她现在要做的就是要将这个事情给抗下来,不但是要为白家抗,还要为叶家抗。一个白鹤染竟能掀起如此大的风浪,一下子牵连了两座府邸,力量实在不可小觑。  她这样做也是冒险,若能抗得住,今后不管是白家还是叶家,都得记着她今日的牺牲,也都得高看她一眼。这么大的事都能抗下来,叶家也不是傻的,自然会明白她

    的头脑要比她那个姐姐叶之南强得多。她要的是叶家坚定不移的支持,白家到是次要的了。

    “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小叶氏跪在地上,甚至还以额点地冲着白鹤染和江越磕了个头。再抬起来时,就挂了满脸的泪。  她看向白鹤染,开口道:“二小姐,你要怪我怪我一个人!都是我的错,是我头发长见识短,是我被痨病必死给吓到了,根本没想过那种病真有得治,所以才不敢让你回家来。甚至为了能够阻止你进门,我丧心病狂地扣押了轩儿,以此来威胁老爷和老夫人都站在我这一边。但是那两个婆子居然敢打轩儿,这个真的不是我指使的,现

    在就可以叫那两个婆子出来对质。至于如何惩治,我愿将她二人交给二小姐,听凭发落。”

    白浩宸看着小叶氏,眉心微皱起来。虽然小叶氏是在认错,可是这个人太冷静了,冷静到让他产生一种这小叶氏还有后手能够翻盘的错觉。

    可是眼下都这样了,还能翻盘吗?得多硬实的后手才能把这个局给反转过来?  白浩宸百思不得其解,而小叶氏这边还在继续说话:“至于叶家的态度,我是白家的主母,不好替叶家说话,所以就不加以评说了。不过我能做主的是我这个名字,虽

    然名字都是爹娘取的,可既然它犯了忌讳,那便趁此机会将它改了去。相信爹娘的在天之灵也会体谅我的难处,不会跟我计较这些。”

    江越冷哼,“你这话是说给谁听的?还不妨告诉你,这名字犯不犯忌讳,取名字的人心里也有数。所以他们谁也怪不着,要怪就只能怪自己当初那颗躁动不安的心。”

    小叶氏顺从地点点头,“公公说得是。”

    “你且说说看,为何就非得要将二小姐拦在门外?”江越也觉得这小叶氏话里有话,但这句不问还不行,他也想听听这个心眼很多的女人会说些什么。

    可是他看不出,白浩宸看不出,白鹤染却在这时有了一丝明悟。

    她低下头来仔细打量小叶氏,半晌,终于又开了口:“真是要恭喜三夫人,时隔十年,终于又要为我们白家添上子嗣了。”

    此言一出,除了小叶氏本人之外,所有人都愣住了。老夫人甚至脱口就问:“你说什么?”

    白鹤染冲着她笑了笑,“祖母,我是说,咱们家的三夫人怀了身孕了。”

    老夫人闻言竟无一丝喜悦,反而是皱紧了眉,一脸防备地看向小叶氏,那样子仿佛是在看一个敌人。

    不只是她,其它人也都是同样的反应,就只有白兴言一蹦三高,乐得嘴都合不拢。  他知道这个孩子来得多是时候,不但能为小叶氏和白家脱罪,还能免了自己跟叶家无法交待的为难和尴尬。可以说这个孩子就是个小福星,还没降世就帮着他的爹娘

    渡过了一大难关,这是绝对的福星啊!  白兴言泪流满面,“怪不得你如此坚决不让阿染进门,原来是这样,原来都是为了孩子。你也真是的,怎么不早说呢,阿染也是懂事的,她要知道你怀着身孕一定不会

    为难你,一定会为你多考虑的呀!你看现在弄得,好事变成坏事,人家还以为我们国公府有多不讲理呢!”  小叶氏一脸的愧疚,“老爷,不是妾身不想说,实在是昨儿那会儿还没确定自己真的有孕,还没来得及找大夫来看过。只是毕竟从前生过五小姐,这几日又有了当初怀

    着五小姐时的那种感觉,还想着这几日就叫大夫入府诊脉。没想到出了痨病村的事,五小姐昨晚回来时我一下就慌了,情急之下出了下策,这才酿出如此大祸来。”  她说到这里,又看向白鹤染,“阿染,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是害怕这孩子。”她伸手摸向了自己的肚子,“家里已经有些年头没添新丁了,所以我对这一胎十分谨慎,希望你能理解我。我就是个深宅妇人,平日里也不出府门,实在不知道外头对痨病一事是怎么说的,还一心就以为那病是治不好的呢!这真的都是误会,现在说开了,我

    知道痨病能治了,绝对不会再拦着不让你进门。阿染,你看在这未出世的孩子份上,你原谅我!”

    白鹤染看着这小叶氏,心里也不得不感叹命运对她的照顾。居然能巧到在这种时候怀了孩子,这运气也真是没谁了。  但是她能怎么办呢?小叶氏的确是有身孕了,虽然才一个多月,但她还是看了出来。而现在小叶氏用肚子里的孩子来解释为何将她拦在门外,这个理由似乎也说得过

    去。  果然,人群里已经有人松了话口了:“原来是怀了身孕,虽然为了自己的孩子就将府上原来的嫡女拦在门外,怎么想都是不太道德。但是兴许就像这位夫人说的那样

    ,孩子才刚刚怀上,她谨慎些也是应该的。再说怀孕的人都不讲理,我们家女人有孕时也是这样,脾气大着呢!唉,理解理解!”

    白浩宸这时向白鹤染看了过来,似乎在征求她的意见,可是白鹤染并没搭理他。

    事到如今,如果再坚持算帐治罪什么的,那就显得是她不尽人情了。这些日子树立起来的形象绝对不能因此打破,白鹤染不会做那种傻事。

    于是她冲着小叶氏笑了笑,还亲自伸出手来扶了她一把,将人从地上扶了起来。  “我们都是一家人,没有什么事是不能当面说清楚的。我若早知三夫人怀了孩子,昨儿也不会冒然回府。你放心,痨病已经得到了控制,再过几日痨病村里的人就可以

    痊愈。我的身上没有带着病气,不会传染给任何人,肚子里的孩子也不会有事的。”  她耐心地跟小叶氏说着这些,然后想了想,又道:“如果三夫人还是不放心,一会儿请个大夫来看看。当然,我也懂医术,如果有什么我能帮得上忙的,希望你不要跟

    我客气。”  老夫人看了看红氏,只见红氏是一脸无奈。她们都明白,白鹤染是要保小叶氏这一胎了,因为事情闹成这样,一旦小叶氏的肚子出了什么问题,很容易就会被人往她

    身上联想。就算人们不主动想,背地里也会有人悄悄地将话题往这个事上带。

    所以白鹤染也是没有办法,小叶氏这一胎必须安安稳稳地生下来,不能出半点差错。

    江越看着这一出剧目反转,也是无奈了。谁也没想到最后竟会来这么一出,皇家再不讲理,也不能跟个怀孕的女人计较这个事?  可是不计较归不计较,关于小叶氏这个名字的事还是要提一提的。不过不是在这里提,而是要到叶家去提。今儿走了红府和白府,还差个叶府没走呢,不能让叶府跟

    没事儿人似的。

    于是江越说了几句场面话,无外乎就是既然都是误会,那以后就好好的,别总让误会发生。还特地提点了小叶氏,虽然有孕,但也不能太欺负人。  临走时看了眼“大难不死”的白兴言,一脸的鄙视:“国公爷虽然靠着女人躲过这一劫,但咱家还是要将皇上的话全部带到。你听着,皇上说了,之所以一而再再而三的

    放过你,是因为将来公主出嫁还是有个像样的娘家才好看些。国公爷明白了么?”

    白兴言一哆嗦,他当然明白,就是说他有没有好日子过,完全是取决于白鹤染。

    虽然心里特别不舒服,但还是低声下气地表示自己明白了,一定好好待这个女儿。

    江越走了,白兴言和小叶氏皆松了口气,今儿这一关总算是过了。结果就在江越上了马车之后他们听到江越跟赶车的宫人说了句:“走,去叶府。”  二人欲哭无泪……“”,。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