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409章 你究竟是谁的人?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多少年了,白兴言一直活在继承人不是自己亲生儿子的阴影中。虽然家里人不敢给他白眼,但是走在外面也不是那么能抬得起头来,因为他知道,总会有人在背后戳他的

    脊梁骨,说他堂堂一代侯爵,却要靠着女人的娘家过活,连儿子也要替别人养。大叶氏嫁给他的时候已经不能再生了,据说是因为当年生白惊鸿的时候九死一生,已经没有了生育能力。他后来也不是没动过要把红氏扶上位的心思,毕竟曾经的红氏是他真动了心喜欢的女子,红氏那张漂亮的脸蛋现在想起来都能让他魂不守舍,甚至每次跟小叶氏在一起,他脑子里总能浮现出红氏那张脸来。更何况,红氏还给他生

    了儿子。

    可是不行,他还要靠着叶家谋成大业,所以国公府的主母和嫡子女只能是叶家人。

    现在小叶氏有了身孕,这实在是太好了,只要能生下一个儿子,他就再也不需要白浩宸,再也不用被人戳脊梁骨。

    唯一可惜的就是,白花颜没能长成白惊鸿那般倾国倾城。小叶氏的打砸一直持续到次日清晨,天刚发白那一刻。当屋子里终于安静下来,竹笛院儿的下人们总算是长长地松了一口气,但谁也没敢这时候就进屋去收拾残局,

    而是选择各自散去休息。却不知,她们的主子竟在这时候带着贴身丫鬟小鱼悄悄地离开,往福喜院儿去了。

    小叶氏没白砸这一宿,她是在一边砸一边思考,主要是思考白浩宸的转变。因为其它人的态度那都是在意料之中的,不管是白鹤染也好还是白蓁蓁也好,还有老夫人和红氏,这些人一直都不待见她,肯定是不能给她好脸色。但白浩宸就不一

    样了,打从大叶氏失势之后,白浩宸可是一直拿她这个姨母当靠山的,在这个家里谁同她对立白浩宸也不该同她对立,他们是一条船上的人。但是白浩宸的表现太让她意外了,她思来想去,能让白浩宸发生这种转变的原因,很有可能是在她的姐姐大叶氏那里。据说白鹤染去过福喜院儿两回,问题会不会就

    出在那处?

    小叶氏到时,叶之南已经醒了,正由梅果陪着坐在院子里纳凉。入夏的季节,只有早晚才是最凉快的,她如今没了主母之位,在屋子里用冰的权力肯定是没有的了,但是多年养尊处优惯了,这会儿就热得睡不着,只能早早起来到

    院子里坐着。虽然眼睛还看不见,但叶之南的精神头儿到是好了许多。不管是白鹤染的药还是她所说的交易与承诺,都让叶之南心中升起了无限希望。她如今就是在等,等一个最

    佳的机会来绝地翻身,重新拿回曾经属于自己的东西。昨晚白浩宸来了,跟她讲了府里这一天一夜发生的事。本以为这会成为自己的机会,可是没想到小叶氏居然怀孕,不但生生地将这个机会给破坏掉,还给她的反击设

    置出一道障碍。

    叶之南现在的心情十分复杂,这种大喜大悲一会儿生一会儿死的感觉,让她坐立难安。梅果站在她的身边,虽是丫鬟,可是对待这位主子却表现不出半点敬意。这会还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斥着叶之南:“如果不是二小姐吩咐一定要看好了你,我才不会陪着

    你起来这么早。但这也是最后一次了,如果明天你再这么早就起来折腾,我就把你绑在屋子里。”

    叶之南对梅果的态度早已经习惯,平时梅果不管如何挤兑她她都不会多说什么。一来是因为惧怕白鹤染,二来也是因为她有自己的骄傲。

    她是叶家的金枝玉叶,是有身份的人,即便沦落至此也不会跟个丫鬟吵嘴。她奉行的是杀戮,这丫鬟敢这样对她,一旦她腾出手脚来,定会让这丫鬟死无葬身之地。可是今日她的心有些烦乱,小叶氏怀孕的消息打乱了她所有的计划,她甚至都有些绝望。因为他知道白兴言对一个亲生的嫡子是多么的向往,更何况这个嫡子还是白

    家的骨肉,白兴言就更没有理由将小叶氏赶下堂。

    哪怕有白鹤染的帮助那也是难上加难,何况她还不确定自己透露出的关于德镇段家的消息,白鹤染是否满意。叶之南的头偏了偏,偏到了梅果所在的方向。她也在思考一个问题,还把这个问题给问出了口:“当年侍候过大夫人和二小姐的奴才死的死散的散,你是怎么在这府中

    活下来的?”

    梅果正揉着没睡醒的眼睛,冷不丁听到叶之南问出这么一句话来,下意识地就打了个冷颤,“你说什么?”

    叶之南没有再问,因为她突然想明白了一件事情,“你不是白鹤染的人,你是那叶秦的人,对吧?”说完,突然就笑了,“不对,不是叶秦,现在应该叫叶三。”梅果的脸上瞬间布满警惕,她瞪向叶之南,冷声警告:“莫要胡说,我怎么可能是三夫人的人。我从小就侍候大夫人和小姐,是绝对不会背叛的。”说完,又不解盯着叶之南看了一会儿,问道:“如今的三夫人不是你的妹妹吗?你不是还指望着她照顾你的儿子,怎的我见你现在这样子,似乎对三夫人颇为不敬,你就不怕她知道了会给你

    和大少爷小鞋穿?”叶之南摇摇头,“只要你不说,她不会知道。但是我看你十有**是会说的吧?毕竟叶三才是你真正的主子,这么多年你都能平平安安的活下来,就足以说明背后有人保你。我想来想去,这个人除了叶三之外,应该不会有别人。更何况,你来到我这里侍候,不也是叶三安排的吗?真没想到,一个小小的丫鬟,居然还有这双重身份。也

    没想到,那个一向对我惟命是从的妹妹,居然也会背着我藏了个心眼。”

    叶之南越说越觉得自己是抓到了事情的关键,可是同时也泛起阵阵冷意。

    如果她那庶妹是如此有心机之人,她怎么可以把自己的儿子交到对方手里?这一个早上,叶之南坐在院子里将小叶氏嫁到白府这十多年从头到底想了一遍。而她不知道的是,就在福喜院外面,小叶氏也远远地看着她,想的却是最近这些日子

    梅果传过来的消息,以及她这位姐姐此时此刻的状态。据梅果说,白鹤染来过两次,第一次到没什么,但是第二次来过之后,叶之南的身体就一天比一天好了起来。梅果怀疑是白鹤染给了药,可是当她问起白鹤染都跟叶

    之南说过什么的时候,梅果却摇了头,只说二小姐每次过来都会把她赶到院子里,还让默语看着,两人在屋里说话,她什么都听不见。

    可是小叶氏却有一种感觉,梅果在骗她。

    “夫人,不进去看看吗?”丫鬟小鱼压低了声音问道,“要不奴婢悄悄将梅果叫出来?”小叶氏摇了摇头,“不必了,这条线当初埋下的时候就没报太大希望,毕竟当初只是一饭之恩,能指望她回报什么?笼络人心是需要银子的,可是你看看我,虽然坐到

    了三夫人这个位置上,但是我手里哪有银子?我拿什么收卖人心?”

    小鱼劝她:“当初让她到这里来侍候二夫人的时候,她不也是乐意的吧?不也答应了您一定把人给看好了,有什么事都会传个消息的?难道这不是在投诚?”小叶氏苦笑,“这算什么投诚,二夫人说得没错,这么多年了,当初所有侍候过大夫人和二小姐的人都死了,就只有她还活着,要是没几分心机,怎么可能活到现在。咱们觉得是在利用她,可是谁又能保证她不是在利用咱们?如今这座府里,我虽是三夫人,但比起二小姐之势来,还是差太多了。以那梅果的心机,这种时候她的选择一

    定会是二小姐。”小鱼不再说话了,她知道三夫人说得对,这种有两头选择的奴才,一定会挑一个最有利于自己的投靠。但是也得看二小姐敢不敢用这样的人,若是不敢用,梅果费尽

    力气也是白搭。

    小叶氏走了,梅果的目光顺着那二人走远的方向看了去,眼氏尽是冷意。她忽然开口问向叶之南:“如今的三夫人,从前没少替你办事吧?”

    叶之南一愣,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梅果又说:“既然你认为我是她的人,那从前她替你办过多少事不如就说来听听,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就当唠唠嗑。”“你真是她的人?”叶之南还是有些意外,可还是摇了头,“以白鹤染的警觉,你若真是叶秦的人,她不会还留着你在我身边。上次白鹤染来找我,说了许多事情,并没

    有避讳你。”叶之南想起上次的事情,又觉得自己似乎想错了,“你若是叶秦的人,早该把这些事情告诉她的,她便不会再对我无动于衷,肯定有所警觉。可是眼下看来,她并不知道白鹤染与我的交易,所以她才没有动作,也所以……你或许不是她的人。那么,你究竟是谁的人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