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410章 逃跑是门技术活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早膳后,白鹤染又带着默语去了痨病村。迎春依然留在城里去跑店铺的事,找茶楼老板一起去官府换地契、过户,还要再找个铺子留着葛家兄妹来了之后做珠宝生意。  今日白蓁蓁没去今生阁,因为家里有些事情需要她留下来处理。白鹤染临走时同她说了,轩儿身上那几把不能白掐,就算眼下不能跟怀着身孕的小叶氏去报仇,但这

    事儿也不能无声无息就算了,至少那两个掐人的婆子是不能再留的。  红氏也是这个意思,别的她都可以让步,但是掐她儿子这个事儿必须没完!这要是她一声不响的就这么过去,以后还不得谁见了她儿子都敢掐一把,谁看她们娘仨不

    顺眼都能踩一脚了?这府里本来就有了新的主母,往后很快就会形成一拨新的势力,她要是在最初就站不稳脚跟,往后的日子可怎么过?

    于是,在白鹤染离府之后,红氏和白蓁蓁伙同了管家白顺开始行动了。  第一步肯定是要人,但这个人不能跟小叶氏要,否则人家一捂肚子喊两声疼,她们就得理亏。所以白顺给她们出了个主意,去找五小姐白花颜。五小姐跟三夫人是一

    伙的,要说她不知道那两个婆子是谁、长什么样、如今人在哪,谁信啊?  白蓁蓁也觉得这个路子可行,用她的话来说:“当初长辈们作死,抓了我们轩儿,那现在我们去找白花颜算帐也没什么不对。都是跟她们学的嘛,嫡母带头,咱们有样

    学样。”

    于是,一群人气势冲冲地往风华院儿去了。  风华院儿如今分给了白花颜,这是白花颜主动要求的,因为她是嫡女了,可以有自己的院子,不用再跟小叶氏挤在一处。虽然白兴言答应给她重新修整一处院落出来

    ,可是对于她来说,这府里哪一处院落都不如风华院儿那样有代表性。

    那是白惊鸿曾经住过的地方,人们早已经对那处根深蒂固,只要一提到嫡女,首先就会想到风华院儿去,其次才是白鹤染的念昔院。  而白花颜本人也对那个院子存着几分执念,始终认为自己只有住到了那个地方,才算是真正的翻了身,才算是将昔日的白惊鸿那一篇给翻过。从今往后,她要这府里

    所有的人一提到风华院儿时,都只记得那里只有一个主人,那就是她白花颜。  于是白花颜点了名要风华院,白兴言也没什么可说的,已经着人修缮,再有几日就可以完工入住了。白花颜心急,虽然晚上还住不进来,但是白天她却都会到那里去

    ,就站在院子中间,学着昔日白惊鸿的样子,感受着从前梦寐以求的嫡女尊荣。

    结果感着感着,把白蓁蓁和红氏给感来了。

    兴许是最近府里发生的事情多,白花颜在这一系列事件中有了进步,学会了动脑子,也懂得了审时度势,更拎清楚了自己到底是半斤还是八两。

    所以当白蓁蓁和红氏刚一打照面儿那一瞬间,这丫头二话不说,嗖地一下就跑没影了。速度之快是空前绝后,看得白蓁蓁差点儿就以为她什么时候偷练了轻功。

    就连管家白顺都不得不服:“五小姐这个逃跑的本事,真能算得上是一门绝技了。”

    白蓁蓁就郁闷了,“人跑了,我们怎么办?总不能追着她跑?那俩婆子上跟谁要去?”  正问着呢,一个下人匆匆跑了来,“四小姐,红姨娘,快去前院儿看看,大少爷抓了两个婆子,说是要给小少爷出气的,这会儿已经捆起来了,就等二位过去行刑呢!”

    红氏母女二人对视了一眼,皆从对方眼中看出了一丝疑惑。  不过疑惑归疑惑,人既然已经找到了,她们自然是乐意吃这个现成的。于是一行人又匆匆赶回前院儿,果然看见白浩宸站在那里,地上还跪着两个婆子,正哭嚎着求

    饶。  见她们来了,白浩宸赶紧上前打招呼:“四妹妹,红姨娘,这就是对轩儿不敬的那两个婆子,我已经把人找出来了,你们看是打还是罚?要不先把人拖到竹笛院儿去再

    说?”

    红氏听到这里就皱了眉,“大少爷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先拖到竹笛院儿?”  白浩宸说:“自然因为她们是受了三夫人的指使才对轩儿动的手,打的是奴才,但是也得让她们的主子看一看不是。否则始作俑者还逍遥法外,这奴才打了有什么意义?莫非红姨娘真的能咽得下这口气?”他直勾勾地看着红氏,挑拨之意再明显不过。

    红氏摇摇头,反问他:“三夫人如今有孕在身,这一气之下再气出个三长两短,大少爷,这个责任是你担得起还是我担得起?”  “谁都担不起,她定会借题发挥,父亲也会因此大怒。”白浩宸实话实说,“但是她早知自己身怀有孕,还做这等损阴德之事,自己都不为腹中胎儿着想,咱们为何要顾

    那么多?”

    “咱们?”红氏不解,“大少爷,恕我直言,那三夫人是你的亲姨母,你也一向都是同她站在一处,这次为何要如此行事?”

    白浩宸笑了笑,“红姨娘这是怀疑我给你们下套呢?放心,这不是圈套,不信你们回头去问问二小姐,在这件事上,我同她是心照不宣的。”  红氏皱了皱眉,她想起昨天江越走了之后,白浩宸的确是看了白鹤染一眼,而白鹤染似乎也冲着他微微点了点头,莫非是他们事先商量好的?可白鹤染为什么要跟白

    浩宸一起谋事?他们两个有什么可商量的?  红氏不解,白蓁蓁更不解,但是收拾这两个婆子却是势在必行,借奴打主也是不能省略的环节,否则就真像白浩宸说的那样,只罚两个婆子却让小叶氏逍遥法外,一

    点意思都没有。

    “这事儿应该听大哥哥的。”白蓁蓁开了口,对红氏道:“我绝不相信这两个婆子要是没有主子的授意,敢动手掐府上的小少爷,她们还没这个胆子。”

    她这话一出,跪着的两个婆子赶紧就道:“四小姐说得对,是三夫人让我们教训教训小少爷,她说要让红姨娘明白谁才是后宅之主,要让红姨娘今后懂得收敛。”  “姨娘你听听,这是在威胁咱们,以后再跟她作对,她就会对轩儿下手。多恶毒的一个女人啊!”白蓁蓁感叹开来,“这是一上位就烧了三把火,想把咱们都给烧服了。”  红氏一口银牙咬得咯咯响,拿她的儿子来立威,这要放在从前,以她的性子那必须是冲到竹笛院儿去把那小叶氏活活给撕了。可是眼下说到底还是那个顾虑,小叶氏

    有了身孕,怕是现在就等着她们打上门,然后好碰瓷儿呢!

    怎么办?这口气是咽还是不咽?  白蓁蓁眼珠子转了一圈,一个主意打上心来。就见她唇角弯起了一个不怀好意的笑来,开口吩咐身边的丫鬟小娥:“你到今生阁去一趟,把那两个女医都给我请到家里来,让她们带齐了家伙,不管是针还是药,能带多少带多少,目的就只有一个,保胎!那叶三不是怀孕么,咱们该打打,该骂骂,她肚子疼就扎针,孩子保不住就吃药。

    要是今生阁的大夫也治不了她,那就把二姐姐请回来。总之,我保她肚子里的孩子好好的,至于我们要怎样给轩儿报仇,那就不是她说得算了。”  这一计,就连白浩宸都不得不服。真没想到这个四妹妹居然有这样的心计,他从前一直都认为白蓁蓁就是个爱炫富的小孩儿,从来也没把她放在眼里过。却不想,随

    着白鹤染的回归,这座府里的人多多少少的都开始有了转变。

    今生阁的女医到了,还带着各自的助手,一进了门二话不说,先把事先抓好的保胎药交到白蓁蓁手里,由白蓁蓁派人先拿去煎了,以备不时之需。

    随即,一行人浩浩荡荡冲向了竹笛院儿,而当白兴言终于睡醒,听到了这个消息时,那两个婆子已经跪在小叶氏的房门口,开始互相对掐。  白兴言起得一向都晚,因为天天半夜有人折腾他,昨晚上还使出了新花样,不但泡水,好像泡的还是开水,烫得他浑身上下全是伤。但这伤都不在脸上,也没有太重

    ,不会让他疼得起不来榻,只会让他在穿衣裳的时候磨得生疼。

    他本不想起来,想好好歇歇,可是下人传来的消息还是把他给吓了一跳。  红氏和白蓁蓁是有多大的胆子,居然敢去竹笛院儿闹?她们不知道小叶氏怀着身孕么?这万一有个三长两短……白兴言不敢再往下想了,万一有个三长两短又能怎么样?他是能把红氏杀了偿命还是能把白蓁蓁杀了偿命?最后认栽的还得是他自己。

    他必须得去拦着,小叶氏肚子里指不定就是个儿子,可千万不能出了差子。  白兴言一瘸一拐地出了梧桐园,如今他身边已经没有暗卫可用了,白鹤染将他的身家洗劫一空,所有暗卫一个不剩。眼下他能用的人就只有丫鬟小厮,这让他感觉十

    分无力。  可是无力的还在后头呢,就在他一脚踏入竹笛院儿的那一刻,小叶氏撕心裂肺的叫喊声让他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儿……“”,。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