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414章 就没有本公主进不去的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从痨病村回京城的路不近,落修这会儿可郁闷了,就希望马车能跑得再快一点。

    可惜拉车的马有三匹,其中两匹还是没拉过车的烈马,即便是马平川来驯依然难度不小,根本不可能跑出理想的速度来。

    面对白鹤染的质问,落修低下了头,“属下没什么特长,除了武功比无言好一截之外,没什么能比得上他的了。”

    无言都气笑了,“这种时候还不忘踏我一脚。也罢,你说的也是事实,我的功夫确实不如你,所以你也算是能在主子面前抬起头来了。”

    落修嘿嘿笑了两声,“好兄弟讲义气,这种时候自然是要替兄弟撑撑脸面的。”  白鹤染无奈,“行了行了,别耍嘴皮子,咱们还是说说这份贴子。”她扬了扬手里的东西,“礼王府本没有女眷,除了一个苏婳宛。苏婳宛来自罗夜,罗夜供奉的是毒医

    ,她跟着学上一两手再正常不过。你们来找我,是认为九殿下同十殿下在礼王府有危险?”  落修与无言对视了一眼,齐齐点头,落修说:“不是属下信不过主子们,实在是那位苏夫人太不招人放心。她对四殿下干了什么咱们心里都有数,这样的人还能是好人

    么?”  白鹤染摇头,“肯定不是好人了。这个祸说到底也是我惹出来的,要不是当初我执意要把那苏婳宛留下,四殿下也不会沦落到这般田地。这事儿管肯定是要管,只是要

    管也得先进去礼王府才行,如今你二人都被拦在府门外,我又没有帖子,我怎么进去?”

    无言说:“不能光明正大的进,那就只能偷偷摸摸的进了。”

    “偷偷摸摸?”她笑了,“礼王府应该不是随随便便就进得去的地方?那地方的戒备跟尊王府慎王府肯定没差,你俩可别坑我。”

    “王妃您就别谦虚了,什么地方能拦得住您呢?”无言开始捧着她唠,“连阎王殿的暗哨都不是您的对手,出入个礼王府那还不跟走自家厨房似的。”  落修觉得无言有些过了,正想说两句,却听白鹤染悠哉哉地道:“无言,我是十殿下的未婚妻,我就算去了,救的肯定也是十殿下,跟你家主子可没什么关系。不过你

    家主子也有个相好的,巧的是,那相好的还是我的四妹妹。你说,我往礼王府走这一趟,是带上我的四妹妹一起去,还是到时候我只管我家男人,对九殿下置之不理?”

    无言懵了,“王妃,别这样啊!咱们都是正经亲戚,可不好开这种玩笑的。四小姐年纪还小,不懂事,也不会武功,禁不起这种折腾。”

    “瞧瞧,这么快就知道护着自家王妃了,落修你跟人家学学,人家是护自己家人,你呢?就知道坑我。”

    落修一脸无奈,眼瞅着马车就要进入上都城的城门了,没想到却把自家王妃给得罪了,这可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王妃,属下也是没有办法,乱了心神。要说这种时候能管这事儿的,除了王妃您,也没有别的人可求了。咱们总不能进宫去告诉皇上,那到时候这事儿传扬了开,四

    殿下的颜面可就丢尽了。说到底,如今那位苏夫人所行之事还没有多少外人知晓,属下们是想着,尽可能的帮着四殿下把事情压一压,能压一天算一天!”  白鹤染深吸了一口气,马车还在郊外时,她是有心思跟这两个侍卫开开玩笑,吓唬吓唬人玩儿的。可是随着马车进了上都城,气氛一下子就压抑下来,她也没了跟他

    们斗嘴的心思。  “行了,跟你们说着玩儿的,我不会眼看着十殿下身陷险境,也不可能狠心扔下九爷不管。礼王府这一趟肯定是要走的,但不能才一上来就偷偷摸摸,该光明正大的还

    得光明正大,实在不行再想别的办法。”她将帖子交给默语,“一会儿你随我入礼王府,落修无言二人留在外头,万一有点儿什么事,也好做个接应。”

    “小姐认为能有什么事?”默语接过帖子揣到了怀里,“总不成还能打起来?那苏婳宛的胆子有那么大?”  “胆子大不大,就要看她的心大不大。一个被害得家破人亡,自己也历尽苦难九死一生之人,一旦性情反复决心报复,那可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她一边说话一边

    在分析着那苏婳宛此刻的心境,思来想去,唯有报复二字,方能将她的所作所为解释得通。

    只是这个报复,报的是谁?她要向谁讨这笔债呢?

    马车直奔礼王府,马平川直接将车赶到了正门口,带了一片尘土。

    “这可是王府门前,怎么这么些土呢?多少日子没人打扫了?”马平川一边勒马一边嘟囔着,声音不大,却也刚好被门口的两名侍卫听见。

    那两名侍卫闻言大怒,正要喝斥,却看到马车帘子一掀,白鹤染带着个丫鬟从里头走了出来。于是,喝斥的嘴巴就闭了回去,转而躬身行礼:“属下见过公主。”  白鹤染点了点头,“好说。今日礼王府摆宴,本公主忙着痨病村的事来得晚了些,没想到礼王府的门这么早就关了。那便再开一次,待本公主入了席自会罚酒三杯,

    向四哥请罪。”

    两名侍卫面面相觑,没听说今晚的酒宴请了天赐公主啊?

    其中一人上前一步,“属下斗胆,敢问公主可有请帖?”

    白鹤染转头示意默语,默语从怀中将帖子拿了出来,递上前去,“这便是我家公主的请帖,请过目。”

    侍卫接过帖子,打开一看就懵了,“公主,这帖子上邀请的人,是……是九殿下。”

    “哦?”白鹤染眨眨眼,“九殿下的帖子?那九殿下可曾到了?”

    “九殿下已经到了,跟十殿下一起来的,这会儿早就在里头饮宴了。”  “你看,这就是你们的不对了。九殿下既然已经到了,那我这张帖子怎么可能是他的呢?除非他没用帖子就进了府门。既然他可以不用帖子就进来,我怎么就不行?我

    好歹也跟你们主子叫一声四哥,也是皇上皇后承认的女儿,莫非这身份到了你们礼王府就不认了?”

    默语跟着道:“那这可是大罪,是要追责的,弄不好还要杀头。”  白鹤染赶紧拦了默语一下,“怎么说话呢?虽然理是这个理,但也不好如此吓唬我四哥府上的侍卫。本公主绝不相信礼王府敢跟父皇母后唱反调,否则那可成了忤逆朝廷了。至于这酒宴,哎,那肯定是人人都递了帖子才能进门的,九哥既然已经进去了,那就说明他已经递过了属于自己的那份帖子,所以咱们拿来的这份不可能是他的,

    就是给我的。”  这俩侍卫也不是傻子,白鹤染的话听着拗口,但实际上已经很明白了。不管帖子上写的是谁的名字,我说是我的那就是我的,不是也是。总之,今晚这礼王府我是进

    定了,就凭你们两个侍卫,根本就拦不住。  的确是拦不住,这俩侍卫心里明镜似的,天赐公主既然来了,那就不可能轻易回去,府门是非进不可的。他二人其实也想把人给放进去,这段日子以来礼王府的人可是憋屈坏了,苏婳宛迷惑着四殿下,就像给四殿下下了药似的,她说什么就是什么,她要干什么就干什么,四殿下没有一句二话。非但如此,他还下令礼王府上上下下都

    得听苏婳宛的,就算是苏婳宛让他们把礼王府给烧了,他们也得点火浇油,绝不许迟疑。  所有人心里都憋着气呢,可这气偏偏又不知道该往哪儿出,好不容易今晚十殿下和九殿下来了,他们私下里都在巴望着两位殿下能在酒宴上闹上一闹,给礼王府连日

    来的阴霾开个口子。可惜,酒宴都开了一个多时辰,里头还是没有半点动静,人们是干着急没办法。  现在好了,天赐公主来了。他们早听说这位天赐公主是个极不好惹的主,不但把文国公府给收拾得服服帖帖,就连叶家郭家都被她折腾得人仰马翻。宫宴那晚更牛~逼

    了,直接把兵部尚书家的嫡女从无名山顶上给扔了下去,当场摔死。  要是今晚天赐公主进了府门,那这场酒宴想不闹起来都不可能。所以,他们眼下还计较个屁帖子,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把人先放进去才是正经事。至于那苏婳宛乐不

    乐意那就不是他们能管的事了,毕竟白鹤染是公主,是礼王府的亲戚,谁敢拦呢?

    侍卫们想通了这一点,再也不废话,直接开了府门,恭恭敬敬地把人给请了进去。不但让白鹤染进了,就连默语都没人阻拦。

    就在白鹤染与他二人擦肩而过之时,她听到其中一名侍卫压低了声音同她说:“请公主殿下救救礼王府,救救四殿下。”

    她脚步未停,只淡淡地留下两个字:“好说。”  双手轻提裙摆,迈过门槛款款而入。目送她的,是身后不远处藏着的落修和无言二人崇拜的目光……“”,。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