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425章 不亏是亲姐俩啊!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对于身上有酒味儿这个事是好解释的,但要命的却是后面那一句。奇怪的味道,白蓁蓁形容那种味道是奇怪的味道,她年纪小不明白,他还能不懂吗?什么奇怪的味道,那分明就是礼王府里靡靡合欢的情香味儿。可是这个话该怎么

    跟白蓁蓁说?他有些发愁,可是他越发愁白蓁蓁就越闹心,闹着心的工夫还自行把这种味道给猜解出来了:“合欢香!这是合欢香的味道!”小姑娘说到这里火气腾地一下就窜了起来,直接在床榻上蹦起来了,“君慕楚!”嗷地一嗓子划破了夜晚的寂静,也不知道她这一声怎么就叫得那么尖锐,差点儿把整个慎王府给惊出地震来。“君慕楚!你给我解

    释解释,为什么你身上会有合欢香的味道?你这一晚上没回家,到底干什么去了?”

    慎王府炸了!整座慎王府都炸了!连门房已经昏昏欲睡的侍卫都被这一嗓子给吓精神了。睡觉的下人们扑腾一下惊坐起来,值夜的下人们原地张大了嘴巴,柯公公一路小跑地冲向君慕楚的院子,结果在院门口遇着了无言。两人眼神交汇,无言一脸震惊地

    问他:“四小姐还在府里?”柯公公点头,“四小姐查帐查了一晚上,本来说是要等殿下回来的,结果殿下一直没回,我到书房一瞅,她都趴桌子上睡着了。我怎么忍心让她在桌子上睡啊,干脆就

    把她请到了殿下的卧寝里去休息。原以为过不多一会儿殿下就能回呢,谁成想你们回得这么晚。这是怎么个情况啊?刚刚出了什么事?难不成是殿下又……砍人了?”无言也害怕了,他觉得柯公公说的这个情况不是没有可能。毕竟他们也不知道白蓁蓁在这儿,以往想近殿下身的女的都被砍了,这万一要是殿下没反应过来,以为府

    中松懈,让哪个女人钻了空子进了他的屋,再一刀给砍了,那可就坏了事。最可怕的是,这种时候无言突然就想到了白蓁蓁的那个姑娘,当时腿肚子都钻筋了。这事儿要是白鹤染知道了可怎么办?那不得大半夜就提着刀……不对,应该是握着

    一把毒药再夹着一手的针杀到慎王府来。不是他不相信他家主子,主要是敌人太强悍,连十爷都自认不是天赐公主的对手,他凭什么相信他家九殿下就能打得过那个女魔头?或许要论打还是能打得过的,问

    题是人家也不跟你好好打呀,回头一个毒药,扬手再来一把毒针,不管对面是谁,全干翻。无言越想越渗得慌,他跟柯公公说:“这回这事儿可玩儿大了,这么着,咱俩一起进去,要真是殿下把四小姐给剁了,咱们最好还是先帮主子挖坑,啥也别说了先毁尸

    灭迹要紧。到时候如果有人追问,打死也不能承认四小姐今晚是在慎王府睡的,否则一旦那位二小姐打上门来要人,咱们慎王府就得全军覆灭,连个全尸都剩不下。”

    柯公公都听冒汗了,“真有那么邪乎吗?”无言点点头,“绝对有!你知道我跟主子刚从哪儿回来吗?我们是从礼王府回来的,白家那位二小姐也在。她就当着九爷十爷还有四爷的面儿,把四爷的红颜知己给端了。虽然最后救了,但把人给绑走了,我去了趟阎王殿,回来的时候遇着了十爷,他说那位二小姐在马车里把红颜的两颗后槽牙全给掰下来了。你说,就这主的,谁惹得

    起?”柯公公一脸哭相,“惹不起惹不起,可是咱家爷现在偏偏就惹了,俗话说得好,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那四小姐到慎王府来,可不是一个两个的见着了的。最后住在这

    儿没走也不是一个两个知道的,全府都知道啊!早晚得露馅儿啊!”

    “露馅儿再说露馅儿的,先把今晚这关过去再说。实在不行咱们劝主子先跑,能跑多远跑多远,先把这阵风混过去,回头再找十爷想想办法。”柯公公无奈地点了头:“眼下也只能这样了。就是可惜了四小姐,多好的一位姑娘,难得咱家殿下喜欢,本以为府里就快有女主人了呢,谁成想出了这事儿。说起来都

    是我的责任,回头老奴一定会在四小姐坟前自刎谢罪,下去侍候四小姐去。”

    “那都是后话,走吧,先进去帮主子善后。”两人一前一后地进了院儿,一路走到寝屋门口,正准备推门进去呢,却听屋里突然又传来女子的叫喊声“君慕楚!今儿这事儿你要是不给我说清楚,姑奶奶跟你没

    完!”

    无言和柯公公齐齐一哆嗦,互相对视一眼,皆从对方眼里看出了惊恐。

    柯公公颤着嗓子小声问:“这是……闹鬼了吗?还是手下得轻,没砍死?”

    无言摇摇头,“听这中气十足的动静,不像挨了刀啊!”

    这时,又有声音传了出来,是九皇子在说话:“蓁蓁你听我解释,真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心里真的只有你一个,绝不会对别的女人动歪心思。”

    柯公公更懵了,“这怎么……听这动静,挨刀的好像是咱们殿下?你听这有气无力的,难不成今儿砍反了?变成了四小姐砍九殿下?”

    “怎么可能。”无言绝不相信,“要说白家那位二小姐砍人我信,四小姐不可能,她根本不会功夫,杀鸡都费劲,更别提砍咱们九殿下了。”

    “那这到底是怎么个情况啊?”柯公公各种迷茫,“咱们还用不用挖坑?”

    无言想了想,道:“暂时先不挖,先听一会儿,听听看到底出了什么事。”很快地,白蓁蓁的话又来了:“你别跟我扯那些没用的,要说别的味道我可能闻差了,合欢香这种玩意我是绝对不会闻差的。我姨娘在房里都用了十多年了,我还能不知道它是什么味儿?我那个败家爹一闻着这种味道就走不动道,就算拿鞭子抽他他都不带从我姨娘屋里出去的,你说你沾了这么一身合欢香,你能干什么去?你别跟我说

    你就是跟你的哥哥弟弟去喝了顿酒,哎,你可别骗我说这酒还是在你兄弟家喝的!”

    九皇子简直百口莫辩,他真的是在他四哥家里喝的酒啊!这香……这香特么的是苏婳宛用来蛊惑他四哥的!

    君慕楚做了一系列的思想斗争,最后决定还是先不保他四哥的面子了,毕竟面子没有命重要,再为了保四哥的面子,他的命可就要没了,媳妇儿也得跑了。于是举手投降:“我说,我说。这香味儿的确是在礼王府沾上的,你知道苏婳宛吧,她用了这种香蛊惑四哥,今晚就是她设宴请了我和十弟到府上去,所以我才沾着这

    种香味儿。”

    “你再说一遍,谁请你们到礼王府去的?不是四殿下吗?”

    “不是。”他老老实实地答,“是苏婳宛。”“我靠她大爷!”白蓁蓁炸了,“妈的,怪不得我姐说她就不是什么好人,还真不是好人啊!强占了一个四殿下还不够,这又想着勾搭九殿下和十殿下,她还有点儿脸吗?一个礼王府装不下她怎么着?还想着到慎王府和尊王府也插上一脚?真是蹬鼻子上脸,给她点儿阳光她就开花结果,还专结那种出墙的果。不行,我得走了!”

    君慕楚吓了一跳,赶紧拉了她一把,“你干什么去?”“咽不下这口气!今儿我不给她点儿颜色看看,她还当我们白家的姑娘好欺负呢!我姐一次又一次救她,她非但不知道感恩,这还恩将仇报了!这事儿我姐肯定还不知道,她要是知道了绝对也咽不下这口气,就算给四殿下面子不当场把人给打死,至少也得掰她两颗牙。我今儿就替我姐出出气,我就一把火烧了那礼王府,我烧了她的窝

    ,看她还上哪去得瑟!”“你等会儿!”君慕楚将人死死抓住,他都听冒汗了。不亏是亲姐俩啊,彼此之间要不要了解得如此透彻?她姐在礼王府时就曾说过,这事儿要是让白蓁蓁知道了,非

    一把火烧了礼王府不可。至于掰苏婳宛的牙,他回府后听无言说过,牙还真掰了,掰了两颗,生生掰的。此时此刻,不只是九皇子感叹这姐妹俩,门口的无言也在感叹,“太彪悍了,实在是太彪悍了。真不知道白家到底是怎么养的女儿,这怎么不管会不会武功的都这么彪

    悍?都这么霸道?放火烧礼王府,亏她想得出来。”

    柯公公小声问:“你说,四小姐真敢那么干吗?”“哪么干?你说放火啊?”无言认真地想了想,最后点了点头,“我觉得她敢,她绝对敢!公公,你可是看着殿下长大的,从小到大,除了小公主敢跟他叫板之外,你还见过谁如此大胆?这都不是叫板了,这根本就是完虐啊!咱们的冷血阎王什么时候受过这个气?就算是小公主,她最多也就是撒娇不听话,也不敢用教训的语气跟殿下说

    话啊!但是四小姐就敢!她连阎王都敢惹,你觉得她还能把礼王府放在眼里?说不定一急眼把慎王府也一起给烧了”

    柯公公觉得此言有理,“那咱们既然不挖坑了,不如就去提水吧!先把水提着,防患于未然,你看如何?”无言刚想说好,这时,屋里的动静又传了来。只一句话,就让他们放弃了去提水的打算……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