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433章 染妹妹,本王约你逛庙会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狡兔尚且有三窟,何况白鹤染这种一向都没有什么安全感的大活人。

    这也是她在前世时就养成的习惯,虽然住在白家祖宅,但事实上,最不安全的也是那里。她的父亲、她的几位叔伯从来都是对她虎视眈眈,一方面忌惮她一身毒性,一方面又觊觎她敛到的钱财。可以说在那个家里没有一个人是可以完全相信的,没有一个

    人不是心怀鬼胎各有算计。尤其是算计她,更是许多年来一直乐此不疲。

    默语不知道这些前尘过往,但却也觉得自家小姐这个打算是对的,不能将果子都捡到一个篓里,否则一旦这个篓翻了,里面的果子也一个都剩不下。于是她点点头,也表达了自己的想法:“小姐说得极是,这让奴婢想到了那叶太后。如果叶太后手里只有一个法门寺,怕是这次法门寺一出事,要么是她破釜沉舟与我们彻底翻脸清算,要么就是皇上再不容忍她,与她清算。而之所以法门寺被连窝端掉后双方都按兵不动,就跟没事人一样,就是因为那叶太后还有其它的后手。在其它诸

    如法门寺这类的地方没有被端掉或是被朝廷掌握这前,叶太后还动不得。”白鹤染越来越欣赏默语,从最开始的只会听命杀人,到现在遇到事情开始尝试主动分析,默语的进步可以称得上是神速。虽然这也归功于她一直有意将身边两个丫鬟

    往独立思维的方向去引导,但也得看个人的悟性。悟性太差的,再引导也没什么用。而很显然,默语和迎春是被引导得相当成功的,这让她感觉到欣慰。至少有这样的手下在身边她就不会太累,不用什么事都需要自己去思考,手下也能帮着分析分析。所以她又收下了冬天雪和花飞花,原本想着这二人身在江湖,脑筋应该比默语和迎春这种家奴灵活许多。可是今儿当她看到那二人见到四皇子时的样子,便开始对自

    己这个判断产生了怀疑。或许那俩人的脑筋也可能不是那么好使右相外宅依然有重兵把守,右相刘德安如今也已经大好了,听将士说都可以坐在案头,继续绘那副锦绣江山图,甚至还将之前病中绘制时不满意的地方重新修改。刘

    德安誓要给皇上一副完美的大作,并以此来做为自己仕途的新。

    没错,是新,不是终结。因为他答应了君慕凛,从今往后拜其麾下,鼎立相助。白鹤染没进刘府去,因为她还没等进去呢江越就来了,一见了她就夸张地抹了一把汗,苦着脸道:“公主殿下,奴才从宫里出来,先到了痨病村,然后又从痨病村一路

    追到这里,终于把您给追上了,您真是让奴才追得好苦啊!”

    白鹤染一哆嗦,“你追我干什么?”

    江越告诉她:“皇上宣您进宫呢,这不,明儿痨病村就要散了,皇上听说了公主您的打算,不但要举办个摘牌仪式,还要在原址就地起个村镇。是有这回事吧?”

    白鹤染点点头,“的确是有这个打算。怎么,父皇不同意?”江越赶紧摆手,“怎么可能会不同意,他老人家可愿意呢!这不,急着宣您进宫去商量商量这个村镇该怎么建,听听你的打算,也看看朝廷能不能帮上什么忙。公主为东秦做了这么大一件事,朝廷不能装作不知道一点表示都没有。痨病的解除可以说是千年功德,是要载入史册的,所以待明日早朝还请公主也进宫一趟,在满朝文武面前

    论功行赏。”话说到这个份儿上,她说什么也要先进宫去谢恩了。虽然不想这么高调,但是江越说得对,痨病的解除是千年功德,朝廷必须要在这种时候表个态,给老百姓再吃一

    颗定心丸。毕竟不管她怎么努力,可信度在上都城内再如何高,但东秦这么大,其它地方的人会真的信吗?

    但是有朝廷出面就不一样了,而她也正需要这种正式的官方认可,这才可以为她这痨病丸的信誉和功效打下更稳固的基石,也为她的今生阁添加一份助力。

    她重新坐上了马车,跟着江越一起赶回上都城,直接从玄武门入宫,奔着清明殿而去。甚少有女眷能走玄武门的,就算是后宫妃嫔小主,包括嫡公主和皇后,平日里也只是出入百仪门。所以白鹤染从玄武门入宫一事很快就传遍了皇宫的大小角落,人们

    都惊讶于这位天赐公主的魄力,同时也震惊于皇上对这位未来儿媳的看重。清明殿未到,却迎面遇着了一身着玄色长袍的狐狸脸男子。那种阴柔的面相让人看着极不舒服,而且很容易让人往歪了想。就比如说白鹤染此时此刻的心境就是:长成这样的男子,真的会喜欢女人吗?天底下又有什么样的女子会嫁予这样的丈夫?半夜一睁眼能分得清是男是女吗?长得比自己还好看,跟这样的男人过日子真的不会有

    心理阴影吗?胡思乱想的这会儿工夫,两人几乎已经走了个顶头碰了。江越有心提醒一下让她走边上点儿,可惜使了几次眼色白鹤染都没搭理,只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不知道

    在想些什么。

    “奴才给五殿下请安。”江越先向来人行礼,正是五皇子君慕丰。

    白鹤染这才回过神来,赶紧后退了两步,俯了俯身,“阿染见过五哥,适才只顾着想痨病村那边的事情,有些走神,没留意是五哥来了,还请五哥见谅。”五皇子睁着一双狐狸眼看着她,竟递给了她一个娇羞的笑,“原来是染妹妹,本王还当是谁呢。适才就瞅着宫门口走进来一位仙子,一步一动,明媚动人。还想着是哪家的姑娘如此好看,也如此有本事,居然能从玄武门走进来,怕不是父皇又新封了妃嫔?谁成想,竟是本王的义妹。阿染,咱们连走个路都能遇个顶头碰,你说这是不是

    就叫缘份?”江越顶不爱听五皇子说话,阴阳怪气,不男不女的,一个意思说三分留七分,猜也猜不透。这会儿又把未来的尊王妃跟后宫妃嫔扯到一处,这是想干什么?成心羞辱

    么?

    他就不乐意了,“五殿下,您要是没什么正经事,奴才就先带公主殿下到清明殿去了,皇上那头还等着呢!九爷和十爷也在呢!”“哦?老九老十也在?”五皇子眼眸婉转,笑得跟只狐狸没什么两样。“本王进宫来看母妃,没想到老九老十也进了宫,还被父皇召见去了清明殿。父皇还真是偏心,同

    样都是儿子,我人都在宫里了,却对我理都不理,只见老九老十。染妹妹,你说这是不是不公平?”白鹤染面上保持着礼貌的笑容,对五皇子说:“挺公平呀!至少五哥还有母妃可看,但九殿下和十殿下却什么都没有。失去娘亲的孩子,做父亲偏疼一些也是应该的。

    您是他们的哥哥,长兄如父,难道您不偏疼那两个没了母亲的弟弟?”

    五皇子笑得愈发娇羞起来,“还是这般伶牙俐齿,虽然句句都堵着本王,但是你说怪不怪,偏偏是你这样的话,本王爱听。”

    他身子往前探了探,白鹤染没躲,到是仰着头迎向了他,“五哥可是有话要同阿染说?”

    五皇子点点头,“是有点事,想问问染妹妹,愿不愿意陪本王去逛个庙会?”

    “庙会?”她不解,“眼下不是初一也不遇十五,哪来的庙会可逛?”君慕丰说:“还不都是拜你所赐,你解了痨病疾苦,为万民所景仰,城隍庙为了迎合你的功绩,特地开了法会,为天赐公主表功,也为天下黎民祈福。这有了法会自然

    就有庙会,特别是城隍庙这种地方,庙会更是会被百姓自发性地举办起来,就在后日。”“后日?”她开始算计后天都有些什么事?但她一向是这样,说有事,一脑门子都是事。说没事,好像除了明天的摘牌仪式之外,也没什么事是立即要办的。“五哥为何

    会邀我逛庙会?是找不着伴了吗?不如我跟十殿下说说,让他陪你逛吧,他那人比我有趣。”“老十?”五皇子一脸嫌弃,“他不行,他生得太好,同他走在一起,街上一半的目光都会被他吸引了去,那样对本王不公平。再说了,哪有两个大男人逛庙会的,叫人

    瞧见了指不定会怎么说。”

    “五哥跟我去逛,就不怕遭人非议?”

    “你是本王的妹妹,有什么可非议的?”“”说得好有道理,她竟无言以对。“也罢,那便陪你去逛一逛。但是咱们可事先说好,女人逛街很麻烦,看上什么东西就要买,走不了几步就会累,到时候五哥可

    不能嫌我烦,将我扔在半路自己跑了。”皇宫大道上扬起狡猾的笑声,“染妹妹还真是会开玩笑,本王看起来像是那么不会怜香惜玉的人吗?放心,你想买东西,本王自会带足银子。你想休息了,本王就包下

    酒楼,让你歇个够。总之只要染妹妹开心,本王凡事都依你,如何?”

    她挑眉,“好!”江越心里头打了鼓,因为在他印象里,五皇子君慕丰还从未主动与女子往来过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