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437章 皇后在为白鹤染站台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白鹤染不傻,虽然天和帝答应将那些地皮给她,但其实真心也就一半。

    她于东蓁的确是有大功之人,但功还没大到能让皇帝一口气拿出那么多封地来行赏。之所以老皇帝答应,那是因为君慕凛和九皇子都点了头,表了态。依目前的形势来看,将来这皇帝位也就两位皇子可传,一个是九皇子,一个就是十皇子。十皇子不必说了,那是白鹤染的未婚夫婿,所以就算给了她地皮,将来她也

    是带回皇家。而九皇子又当着皇上的面点了头,愿意将土地给她,这也算是给了皇上一个答应的理由。

    眼下皇帝赏了,她也不能不知好歹,不懂进退。于是她也退了一步,表示将来新君继位,这些封地悉数归还,算是给皇帝吃了颗定心丸。

    而至于到底还不还,怎么还,那是以后的事,现在考虑实在早了些。

    对白鹤染的封赏今日只是几位当事人统一下口径,明日早朝才是真正颁布之时。白鹤染想,明日的朝会应该也是一场硬仗吧?至少郭家绝不会同意。

    她谢过天恩后起了身,又想了想,开口道:“女儿已经备足了发往各省府痨病村的药品,但这个药不能下发至当地官府,以免有人从中谋取私利。”

    天和帝对此早有应对:“老十派兵,由军队直接下发至各省府痨病村,官府不参与。”

    对此,几人都认为是最好的办法。从清明殿出来之前,天和帝叮嘱白鹤染去看看陈皇后,用他的话说就是:“皇后最近返老还童了,一天到晚跟二十岁大姑娘似的,吓人啊!阿染你能不能再配个药,把

    她给变回来?”

    他的三个儿子集体鄙视他,哪有嫌弃自己媳妇儿年轻貌美的,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昭仁宫是白鹤染自己去的,几位皇子没有陪同,依然留在清明殿同皇上商议国事。默语随她一同去了昭仁宫,远远就瞧见昭仁宫前厅里十分热闹,皇后居首,下头分坐着各路妃嫔。而人们到了下晌都还聚在昭仁宫的目的就只有一个:跟皇后求还颜

    的仙方。

    她们称之为仙方,因为在她们看来能够让人真正达到返老还童的目的,除了仙方之外,世间真的没有任何药物能够实现。虽然自古人类就在追求长生不老之术,可除了那些平地飞升的传说之外,真的再没听说过谁真的追求成功了。而且那些飞升的仙人不是老头就是老太太,对于宫里这

    些妃嫔娘娘们来说,到老了之后飞升成仙,远远不如年轻的时候就容颜永驻来得实在。她们没有那么高的追求,她们就想漂亮好看,哪怕皇帝早就对后宫没了兴致,除了皇后的昭仁宫之外,其它宫院去都不去,这些女人除了逢年过节能见一眼她们唯一

    的男人,其它时候想见皇上,只能到昭仁宫来守着。

    但即便这样,即便是独守空房没有了悦己者,女人依然抗拒不了容貌的诱惑。

    而陈皇后如今的容貌,对她们来说就是最大的诱惑。“皇后娘娘可不能吃独食啊!咱们这些姐妹恩宠不如您,整日闲得都快长毛了,平时就靠摆弄这张脸为乐趣。所以皇后娘娘,您可得体恤体恤咱们,让咱们也尝尝返老

    还童的乐趣。”

    说话的是月贵人,算是后宫中相对年轻的女人。

    陈皇后看着这月贵人,就想起来当年宫中最后一次选秀,月贵人就是那一批进宫来的,那次选秀皇上都没露面,她也刚刚失了八皇子,整个后宫死气沉沉。还是太后提议应选秀女,目的是为了活跃一下宫中气氛。白家的那位也是那一年进的宫,人人都

    说那一次太后主张选秀,这秀女里头一定有她中意之人,她在想在皇上的枕边布下一枚棋子,以留后用。但是很遗憾的是,皇上那时候失了老九老十的生母,又没了八皇子,简直万念俱灰,哪里还有心思出入后宫。所以那一批秀女自入宫之后根本就没得到过宠幸,当然

    ,除了白明珠。

    白明珠毕竟是侯爵府出身的女儿,白家在前朝向皇帝施压,搞得朝臣们纷纷上表,说后宫不稳朝局就难安,请皇上还是要以皇嗣为重。

    也正因为此,白明珠才有了怀上六公主的机会,也自此捞了个康嫔的位份。

    至于她自己的灵犀,那是因为皇上心疼她没了儿子,给她留的一个念想。除此两位之外,皇家再无子嗣。

    眼下月贵人笑盈盈地跟她讨还颜的仙方,陈皇后看着这张年轻的脸,一时间感慨颇多。从前月贵人是很有优势的,虽然不得宠,但也因为没生育过子女,所以整个人看起来很有朝气,不像是她们这些老女人,年老色衰没什么看头,月贵人还是挺招人爱

    看的。不过如今可就比不得陈皇后了,所以月贵人心里酸溜溜的,觉得自己最得意的容貌也不再拿得出手,陈皇后又有恩宠又有美貌,好像身体状态也跟着变年轻了,这让

    她忍不住妒忌。“本宫怎么会是那种吃独食的人。”陈皇后到是不藏私,很大方地跟这些后宫姐妹们分享起所谓的仙方。说是仙方,其实到了她这里也就只是一句话,她说:“这是天赐

    公主给本宫的还颜丹,本宫就是吃了那还颜丹才得以重返二十岁时的容颜。来来来,你们仔细看看,本宫这脸上是不是一道皱纹都看不见了?面色也红润了吧?”

    女人们谁能受得了这个话,一个个心里气得不行,可还是不想放弃近距离观察皇后的机会。于是忍着心中不快凑上前,凑近了一瞧,可不,当真是一道皱纹没有。月贵人又郁闷了,“皇后娘娘再这么年轻下去,岂不是跟小公主都快能够以姐妹相称了?老天真是不公平,当真把好的东西都一股恼地给了皇后娘娘,可好歹皇后娘娘

    您吃肉,也让咱们跟着喝口汤啊!眼下咱们可是连汤都没喝到,臣妾不依!”月贵人佯装不快,但实际上也就是吃饱了撑的跟着一群人跑这儿来解闷。陈皇后又不是傻子,有这种好东西自己藏着多好,怎么可能分出来给其它的女人。且这些其

    它女人还是跟她抢同一个男人的,傻子才会好东西共享。不过最近陈皇后到是挺爱炫耀这张脸的,时不时就要召见这个召见那个。召见来之后正事儿是一概没有,就是谈自己这张脸,不停的给人讲最近每每照镜子时,看到

    的是一个二十岁的自己,那种喜悦是无以言表的。后宫这些女人都快被陈皇后给折磨疯了,她们是真想不明白陈皇后上辈子是积了什么大德,这是拯救全天下了怎么着?为啥好事儿都让她摊上了?有地位,有孩子,

    有丈夫的恩宠,如今本来已经衰老的面容也恢复了年轻,为什么?老天爷是她干爹怎么着?

    月贵人忍不住伸出手往陈皇后脸上戳了一下,陈皇后没生气,因为她看到了月贵人惊讶的神情。“不是假的吧?这不是人皮面具,当真就是本宫自己的脸。”“天赐公主到底是哪路神仙?”有位与月贵人一起进宫的美人感叹地道,“臣妾怎么觉着她什么都会?宫宴那晚精彩绝伦的毒医之术咱们都还历历在目,如今又调配出这

    还颜丹来,这也太神奇了!”

    人们跟着附和,“是啊是啊,太神奇了,天赐公主真是位奇才。”

    陈皇后骄傲地听着人们对白鹤染的赞赏,一边说着“那是当然,本宫的干女儿,自然不同寻常”,一边将目光悄悄地往康嫔那处递了过去。康嫔并没有上前去看陈皇后的脸,她甚至都没什么心思听这些女人叽叽喳喳的说话。她到昭仁宫来也只是因为其它人都来了,连品阶最低的美人都来了,她不过来显

    得不合群。

    事实上,她现在满脑子都在想着从白家递过来的一封信函。

    信是小叶氏托人递进来的,是封拜贴,小叶氏要见她。虽然信上打着的是老夫人思念女儿的旗号,说老夫人年纪大了不便进宫,她进来替老夫人跟康嫔话话家常。但是康嫔明白,老夫人就算是想她,也不会让小叶氏来当

    这个中间人,这小叶氏进宫跟老夫人思不思念没有关系,对方只是奔着她来的。

    可是她有什么可图的?一个既不受宠,也没有皇子在膝下的嫔位,小叶氏图她什么?

    不知为何,康嫔突然想到了宫宴那晚得到的一个消息白惊鸿跑了!

    莫非小叶氏是为这事儿而来?可是这个消息她还一直握在手里,没有告诉任何人,就连她的亲哥哥白兴言她都没说,小叶氏又是怎么知道的?康嫔心里头有事,所以自然也没心思去奉承皇后那张脸。而且她心里清楚,那所谓的还颜丹白鹤染既然给了皇后,其它妃嫔自然是没有觊觎的可能。至于皇后为何突然变得高调起来,开始不停地炫耀自己的脸,她得到的消息是,皇后可能是在为白鹤染站台。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