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441章 顾客不是傻子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对于穷人来说,买东西都会挑便宜的买,毕竟手里银子有限,每一文钱都要花在刀刃上。

    可是有钱人家就正好相反,他们都有一种猎奇心和攀比心,以及对大招牌执着的追求。

    越是便宜的东西他们越不会买,因为不差钱,也因为用便宜的东西会掉价,会被人耻笑。在他们看来,东西就是越贵越好,他们要进的店面就是楼层越高越好,这家店的名气也是越大越好。甚至他们根本就不在意这个东西是不是真值那个价,反正花多少

    银子买的就意味着东西是什么样的档次,只要不掉价,多贵他们都愿意出手。更奇怪的是,比如两家店都在卖同一种东西,从包装到内里都是一模一样的,小店里卖二十文钱,大店里卖二十两银子,那么他们会义无反顾地选择花二十两买下来。为的是什么?为的就是在参加宴会或是亲朋友好友碰面时可以吹虚,我这个是在哪家哪家买的,他家的东西就是卖得贵。如果这时候有人说旁边小店里才卖二十文,

    他们也会大手一挥,十分有优越感地来上一句:二十文肯定是假的。

    但其实,二十文钱的那个不见得就是假,而二十两银子的却有可能不是真的。

    迎春就发现了这家胭脂铺的一个秘密,那就是他们售卖假货!

    这件事情是她下晌逛街时偶然听到的,起因是两个丫鬟踌躇在芬芳阁门口,手里握着银子,想进又不敢进的模样,还在一处窃窃私语。迎春自打跟了白鹤染之后,白鹤染总会三五不时地给她和默语的伙食里加些自配的药材,算是药膳,虽然没有告诉她们具体功效,但时日一久她就发现自己竟愈发的

    耳聪目明,就好像开了七窍一样,就算达不到习武之人那种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程度,感观上却也比平常人灵敏了不只一点半点。

    所以这两个丫鬟说话时虽然声音压得很低,就算靠得近的人也根本清不楚她们在说什么,但是迎春只稍微站得近了些,就把那二人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原来是她们的主子买了芬芳阁的胭脂,结果没想到居然烂了脸。那小姐气得砸了屋子,可又不敢大张旗鼓的找到芬芳阁来讨说法。因为女孩子的那张脸实在是太重要

    了,一旦烂脸的事情传扬出去,就算以后养好了也没多少人信,将来可还怎么嫁人?但是不讨说法呢,那位小姐又咽不下这口气,所以她就想出一个主意来,就是让她的丫鬟再来买一次那种胭脂,用烂了脸之后让丫鬟来找,这样就会不损害她自己的

    名声了。

    这两个丫鬟是很愿意为自家小姐分忧的,毕竟小姐给了她二人一人五十两银子。为了这五十两银子,别说是烂脸,烂全身都干。可是她们两个也挺聪明的,之所以没进去,就是忽然觉得自己穿的这身衣裳不太合适。像芬芳阁这种地方,一向都是贵妇小姐才有资格进来,里面的东西也只有主子们才用得起。她们两个这身装扮一看就是大府里的丫鬟,就算手里握了银子,芬芳阁的人也只会认为她们是买来给自家小姐用的。到后来就算她们也烂了脸,人们也会想

    到是丫鬟偷用了小姐的胭脂,那么偷用的人烂了脸,小姐的脸怎么可能不烂?总之说来说去,小姐摘不出去。所以她们商量了老半天,决定今儿先回去,回头让小姐为她们准备了像样的衣裳,再带几个下人、坐着马车大大方方的来,到时候芬芳阁就只会以为是京城新来的富

    家千金。

    两人商量好之后就离开了,迎春却站在原地,仰头看着面前的芬芳阁若有所思。她是真相中这地方了,无论规模还是店面装修都非常不错,就算她们兑下来之后要改动也改不了多少,最多重新漆一下改改颜色,再换换桌椅柜面样式,其它的动都

    不用动。

    如果能把芬芳阁这铺子给兑下来,改头换面变成她们的生意,那是相当不错的。她在京中长大,早听闻芬芳阁除了这间铺子之外,还有自己的手工匠人,专门制作胭脂的。所以这里的胭脂贵就贵在这,因为它不是上的货,而是匠人手工调制的,

    工钱就不少。但是如果调配出来的东西有问题,那就直得深究了。这个事儿如果是个偶尔事件,或许不算什么大事,毕竟有些人就是对某些胭脂会有不适的反应。可偏偏她还听到

    那两个丫鬟说,其实京中被芬芳阁坑害过的人不只她们家小姐一个,还有不少人也中过招儿。但是就很奇怪,比如说一起买了三盒胭脂,却偏偏只有一盒会出问题,其它两盒都是好的。而且那两盒确实也比别人家卖的同类胭脂要好得多,所以人们还是不愿意

    舍弃芬芳阁,甚至有人干脆买回来之后先用家里的丫鬟做试验,不烂脸的自己用,烂脸的扔掉就是了。

    于是,芬芳阁的生意就这么一直红红火火恍恍惚惚的做了很多年。

    迎春以前是侍候老夫人的,接触不到这些,所以也从来没关注过。但今天那两个丫鬟的话可真是为她打开了新天地的大门,原来一间胭脂铺还有这么多门道。

    她分析着,如果那两个丫鬟说得都是真的,那芬芳阁应该就是真货假货掺着卖。真货卖的是招牌,假货赚的是银子。这就恶心了,东西卖那么贵,还耍这点小聪明,这就是典型的店大欺客。反正名气已经摆在那了,反正放眼整个上都城都再没有其它家铺子比它家的胭脂好,所以就

    算明知道有假货,人们也得忍着,也得继续用着,反正做试验的奴才有的是。至于像刚刚那俩丫鬟的主子,八成不是什么大门大户,平日里也不是经常买芬芳阁的胭脂,还没有摸清楚这里面的门路。所以买回去自己就用了,结果很不幸,第一

    盒就烂了脸。

    迎春想,其实要是能再开一家比芬芳阁还牛气的胭脂铺,把这边的生意都抢过去也挺过瘾的。可那样就要形成恶性竞争,她们开的铺子也必须卖得更贵才行。

    坑百姓的事她家小姐肯定不会做,所以竞争不行,那就只能想办法把这家芬芳阁给掀了老底,然后扫地出门,最终取而代之。

    她打定了主意,今晚回去之后就跟二小姐把这个事汇报一下,于是没再多留,转身走了。痨病村摘牌仪式镇场子的参与者已经确定了下来,除了四皇子、九皇子和十皇子之外,小公主君灵犀也表示会到场。这一下子就有三位皇子两位公主,足可见朝廷对

    这件事的重视,也是对这些捡回一条命的百姓的重视。

    白鹤染听说这个消息时太阳都落山了,迎春早就回到府中,将芬芳阁的事情和她讲过,她也已经坐在念昔院儿的药屋里搓药丸,一脸的苦色。怎么就给自己挖了那么多坑呢?给各省府痨药村的药丸就够她搓几天了,偏偏又要给后宫那些妃嫔们做化妆品,她就一个人一双手,这么多事怎么干得过来?看来不

    光得培养会武功的手下,还得多点像葛家兄妹那种多才多艺的帮手才行。她告诉迎春:“芬芳阁不是养了许多做胭脂的手艺人么?这几天打听打听,看看是这些手艺人做出来的胭脂本身就有问题,还是芬芳阁的老板自己偷梁换柱,鱼目混珠。如果手艺人没问题的话,将来就收过来,咱们自己也得用。但如果他们心术不正,说绝不留用。千万不能再让芬芳阁的败类混到咱们的队伍中间,免得一条鱼腥了一锅

    汤。”她一边说一边搓药丸,脑子也在不停的转着,“还有,除了手艺人之外,其它人一个都不能留,不管什么理由,坚决不留。否则人们会认为我们的铺子只是换汤不换药

    ,折腾来折腾去还是从前的芬芳阁,那样就很难把人们心里对芬芳阁的印象给改观,咱们也落不着好。”

    “小姐也觉得兑下芬芳阁这事儿靠谱?”迎春很高兴自己的意见能够被采纳。

    可她家小姐却摇了头,“靠谱是靠谱,但不能是兑,兑是要花银子的,你家小姐我是个穷人,没那么多银子浪费在兑铺子上。至于那芬芳阁,抢过来就是。”

    “啊?”迎春都懵了,直接用抢的?要不要这么暴力?抢得来吗?“小姐什么意思啊?”白鹤染告诉她:“意思就是,如果他们凭良心做生意,我绝不会打它一丝一毫的念头。但如果做的是昧良心的买卖,那你说我为什么还要将白花花的银子送到那些人的

    手上?回头再让他们拿着我给的银子东山再起,继续祸害人?”

    “那小姐的意思是……”白鹤染笑了笑,“丧良心,是要遭到报应的。不是卖假货吗?咱们就配合一下那位小姐,将这个罪行给揭发出来。我到是要看看,是什么人开了那么大一间铺子,得到了财富和名气之后就敢真假掺着卖,真拿顾客当傻子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