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451章染染你很孤单吗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君灵犀像看白痴一样看着五皇子,“五哥,你当着江越的面儿说的话,还奇怪我怎么知道的?皇宫里的哪件事能瞒得过我啊!”

    “是吗?”五皇子的眼睛眯了起来,“那五哥问你,那关在水牢里的美人,如今是生是死?又或是……是在,还是不在?”

    “恩?”君灵犀皱皱眉,“你这话是何意?没有传出死讯来,那就当然还是活着。至于在还是不在,以水牢守卫的森严程度,五哥是在怀疑什么?”

    “没什么。”他摆摆手,没有再说下去。

    君灵犀也不在再他,又挤到了白鹤染身边,跟着一起说说笑笑。痨病村的摘牌仪式一直闹腾到傍晚才结束,连午膳都是跟这些村民们一起用的。上都府尹韩天刚派人弄了几只羊来烤着吃,人们围着火堆憧憬着天赐镇的未来,之前

    那些想要跟着家人一起回去的村民也后了悔,纷纷表示想要留下来,甚至他们的家人也想要加入天赐镇,成为天赐镇的一员,永远在这里安家。

    白鹤染欣然接受。

    傍晚回京时,白鹤染带走了葛氏兄妹,冬天雪与花飞花二人却是上了九皇子的宫车,准备一起回到阎王殿去,接受最严苛的暗哨训练。临上车时,君灵犀凑到了冬天雪身边,小声劝慰:“你呀,不要一天到晚总是想着打打杀杀的,女孩子家,总是要娇柔一点才讨人喜欢。我都听说了你师父同我四哥师父之间的事,说起来那都是上一代人的恩怨了,我也不是讲你师父坏笑,只是她临到死还给自己徒弟上了这么一道枷锁,可见她并没有为你着想过,一生都只是照着自己

    的意愿去活,甚至在死后还要你继续为她的意愿去活。不过这种事你情她愿,也没什么,谁让你为徒,受过人家大恩呢!”

    冬天雪被她说得稀里糊涂,“公主殿下究竟想说什么?”

    君灵犀一脸坏笑,又凑近了些贼兮兮地同她说:“我的意思是,你不要总想着杀了我四哥,也可以考虑一下你师父的另外一个意见,嫁给他嘛!”冬天雪脸色不太好看,“这件事情公主殿下就不要再提了,我尊您是公主,不会与你起争执,但说到底这些都是我同师兄以及两位长辈之间的恩怨,还望公主莫要插手。”君灵犀撇撇嘴,什么莫要插手,就是嫌她多管闲事呗!罢了罢了,好言相劝人家不领情,她也不想再讨人厌。至于这个冬天雪,不管是嫁给她四哥,还是能把师父临

    终所托给忘了,都好。只要不是选择那条杀路,她都可以和睦相处。但如果执意要杀,她这个嫡公主也不是白混的,到时候总得给对方点颜色看看。君灵犀是坐着四皇子的宫车离开的,白鹤染和君慕凛的车行在最后面,五皇子借口自己是跟着他二哥蹭车来的,这会儿他二哥已经把车带了回去,他没地方坐,所以

    只好过来跟白鹤染这头挤挤。

    然后君慕凛很爽快地借给他一匹马,坚决将人拦在了宫车之外。

    白鹤染问他:“这样会不会不太好?五殿下那人奇怪,你不给他好脸色,万一背后玩儿个阴的害你怎么办?”

    君慕凛失笑,“我活了这么大,老五他还少在背后动手动脚了?可是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阴的谁不会玩儿,那东西可不是谁年龄长谁玩得好,还得看悟性。”她撇嘴,“夸自己聪明,悟性好呗?那不如这天赐镇你也帮着我规划规划,你看我一个人里里外外的那么多事要忙,如何顾得过来?且说昨晚吧,我是一夜没睡,带着府里人搓了一宿的药丸。眼下那些药丸都堆放在我的院子里,回去之后你尽快着人给取走,送往各省府,尽快治好痨病村里的病人。之后我们还要研究下一步的备案,比

    如每个省府都要开间医馆,往后遇到痨症求医的,也能在当地就治疗。上都城太远了,这一来一回的,人拖也拖垮了。”对此,君慕凛到是想好了主意:“这些事情我派人去做,先治痨病村,然后立即建设当地的天赐镇。医馆就开在天赐镇里,你只需要在每个天赐镇上安插人手帮你监管

    即可。”

    她叹了一声,“这就是最大的难题,我哪来的人手?对了,你之前说给我找两个暗哨,什么时候能到位?”

    “人已经在京城了,今晚我让他们到你那儿去报道。”“明儿吧!明日一早让他们光明正大地从文国公府的大门进来,让名入档,省得我那个爹再找麻烦。”她面上现了烦躁,想起白兴言三番五次地跟她找麻烦,心情很是

    不好。君慕凛也知道国公府的情况,点点头,表示没意见。“外省府下发痨病丸的事情你不用担心,各地都有驻军,我这边派兵运送,直接送到驻军手中。北边就交给你三叔

    的手下去做,一切都参照京城天赐镇的建设仿着来,不会出大问题。”

    她一愣,“我三叔?你信他?”

    君慕凛反问:“怎么,你不信?”她摇摇头,“说不上不信,只是与那个三叔往来甚少,只记得从前我被关在府里时,他曾为我说过话,还因为我的事同我父亲据理力争过。可惜他是庶子,别说我父亲了,就是老夫人都不怎么待见,所以一来二去的他也就不怎么上门了。我回京之后也见过两回,他给我的印象极好,但还是那句话,接触不多,不好评价。这么重要的事

    ,总得确保万无一失才行。”君慕凛笑了,“放心吧,你三叔是我们的人,不然你以为他那个正二品的征北将军是怎么来的?就凭白家的底子,朝廷敢封一个将军给他吗?要知道,那可是握着兵权

    的,且兵在北方,离京都更近。如果不是已经将人紧紧握在手里,谁也不敢冒这个风险。”“你们的人?”白鹤染沉默片刻,点了点头,“到是与我猜想的差不多,我也想过,白家这个复杂的情况,如果三叔也沉浸其中,朝廷是不会将兵将交到他手的。那既然

    是你们的人我就放心了,今后也能多些往来,他们家里还有我一个堂姐一个堂弟,多走动走动我也不至于太孤单。”“染染你很孤单吗?”他笑着捋了捋她鬓边的碎发,“再等一年,一年之后我娶你过门,你就不会再孤单了。到时候你喜欢跟姐妹们一起玩就去跟她们一起玩,不喜欢的话,便跟在我身边。我的大营里没有那么些忌讳,女人只要有本事一样照常出入,这是东秦的规矩。甚至在皇爷爷那一代还出过一位女将军,听说一杆长枪耍得出神入化

    ,百人都近不了她的身。”

    “那好,将来你也给我个将军坐一坐,给我一支兵马,我跟你上阵杀敌去。”

    他点头,“好,你想干什么都行。”“也不是那样的。”她苦笑了下,“想干什么都行的只有婴孩子,人一旦长大了,就会被许许多多的规矩礼数禁锢起来,再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就成了傻子。比如说我那天赐镇,我还要同你说,既然算是封地,就要有封地的衙门,可是如果我公然在天赐镇里设立府衙,必定会落人口舌。不管是京城脚下还是在外地省府,都是行不通的。所

    以还得另想办法。”君慕凛想了想,说:“不如跟九哥合作,在各地的天赐镇里设立阎王殿分殿,这样朝廷也安心,还能堵住那些朝臣的嘴,你监管起来也不需要有什么顾虑。原本九哥不

    就是给了你个帮阎王殿办差的身份么?不如再好好利用下。”

    他指的是白浩宸回京时,带着洛城人来找她麻烦,质疑她的身份,质疑她一身武功和医术是从何而来。那时便是九皇子出手相助,将她的身份跟阎王殿挂上了钩。白鹤染觉得这个主意甚妙,君慕凛还补充说:“你放心,虽是阎王殿分殿,但九哥一定会传令下去,所有分殿的监管权都会交到你手里。相当于分殿是你的,你完全可

    以自己做主,他不会妨碍你做任何事情。”

    两人的谈话一直持续到进了上都城的大门,同车而行的除了默语之外,还有葛家兄妹。

    默语是早就对这两位主子之间的相处方式习以为常了,但葛氏兄妹却看得新奇。他们是外乡人,十皇子这个人对于他们来说,并不如上都城本地人了解得那么直接。他们人知道这个人是个常胜将军,不管多难打的仗,只要他挂了帅就一定会胜利。

    将军这种职务在人们心里是十分硬朗的,他们从前总以为十皇子会是个一身戎装的铮铮硬汉,可是没想到硬汉在未婚妻面前居然如此温柔。

    他们一路听着二人对天赐镇的打算,心里也在畅想着自己的将来。从前虚虚实实的设想突然变得更加实际起来,那些因不确定而生出的忐忑也随之消散。

    突然觉得,或许这辈子能跟在白鹤染身边,是老天对他们兄妹的一种补偿与恩赐。

    新的生活已经开始,进了这上都城的城门,往后就是不一样的人生了。这一天,对于很多人来说都面临着人生的改变,其中就包括那芬芳阁的主人,丽嫔的弟弟……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