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455章 请阎王殿作证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冷若南很想问问迎春,什么叫跟皇后娘娘联手唱的戏,但是不管她怎么问迎春都不再说,恰恰又在这时,知府大人韩天刚终于回来了。韩天刚一回来立即就开堂审案,而且还是敞开大门公开审理。虽然天都已经晚了,但闻讯赶来的百姓依然很多,把公堂门口围得是里三层外三层,甚至还有人直接端

    着饭碗过来,一边吃饭一边看热闹,还得时不时腾出空来给小孙子扇个扇子,赶赶蚊子。但是白鹤染没来,不过韩天刚一坐上公堂,官差们一声威武过后他就直说了:“天赐公主已经听闻芬芳阁发生的事情,为避免芬芳阁的人出逃,公主已经出面,请了阎

    王殿的人将芬芳阁先行查封。待本府开堂审理之后,此案一定给你们一个说法!”听闻白鹤染已经参与进来,人们就放了心。于是一个接着一个的,将自己从芬芳买胭脂到用胭脂再到烂了脸的经过仔细讲了一遍,甚至还有人说到刚才为了证明她们

    的脸真的是涂胭脂才烂的,就在这公堂之上,就当着通判大人的面,所有人又将胭脂给涂了一遍,是通判大人眼瞅着她们烂脸的,绝不会诬告。

    韩天刚听到此,心头也是十分震撼。心说还真是兔子急了也咬人啊,这些女人平日里柔柔弱弱的,可是一旦真发起狠来,那是对自己都舍得下手的。

    所有人都说了一遍之后,冷若南拉着迎春走上前来,小脖一扬:“韩大人,我是冷若南。”

    韩天刚一愣,“你是何人?”

    “冷若南!”她再重复了一遍,还报上了老爹的名字:“我爹是户部尚书冷星成。”韩天刚有点儿崩溃,冷家的嫡女?冷家嫡小姐他见过,虽不是大美人,但也是天生丽质,脸蛋很好。可眼下这……唉,这一屋子究竟是人是鬼?怎么把冷家嫡小姐也给

    扯进来了?再瞅瞅边上站着的迎春,虽然脸已经烂得不像样子,但他一向留意天赐公主,自然对一直跟在其左右的迎春和默语十分熟悉。所以他一眼就分辩出那是迎春,也自然

    看得到迎春那气定神闲的模样。韩天刚琢磨着,兴许这件事从头到尾就是天赐公主的一个局,不然像迎春这种一向谨慎的丫鬟,怎么可能摊上这种事儿?还有……韩天刚越想越不对劲,天赐公主神医现世,就算迎春烂了脸,也应该及时去找她的主子医治,而不是急三火四地来府衙击鼓告状。所以这一切一定是个局,既然是个

    局,那么,他就得帮着天赐公主把这个局给做下去,做足了,做到公主满意为止。至于那芬芳阁,哼,他身为上都府尹,自然知道其背后撑腰的人是宫里的丽嫔娘娘。可是娘娘又如何呢?她敌不过白鹤染手里握着的王牌,一个十皇子,就足以让其

    绝望。

    想明白了这些,韩天刚开始紧锣密鼓地审理起这个案子来。

    芬芳阁那头的人果然也做了准备,送走了几个准备推出来顶事的管事,本想来个金蝉脱壳,结果被十皇子的人在城外给拦住了,一个都没跑成,还送进了府衙大堂。

    而那芬芳阁的东家孔尔槐,此刻正在皇宫门口,想尽一切办法想见到他的姐姐,丽嫔。

    然而,禁军都是十皇子的人,如何能让他入宫?何况这个时辰宫门已经落了钥,即便十皇子不打招呼,他一个男人也绝对进不了皇宫一步。

    芬芳阁眼下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眼瞅着官差查封了铺子,还抓了铺子里所有做工的人,到最后,连那丽嫔的弟弟孔尔槐也被送进来了。

    不过他一进来就直指迎春的烂脸,质问迎春:“区区奴婢,哪来的银子买芬芳阁的胭脂?”

    迎春都听笑了,答得也漂亮:“我是奴婢没错,但我是天赐公主的奴婢,例银多,主子赏赐多,区区芬芳阁的胭脂,有什么可用不起的。”

    这话说得门外的下人们好一阵妒忌,果然是主子有本事丫鬟也跟着吃香啊,什么时候她们也能用上这么贵的胭脂就好了。可是孔尔槐听到这话就笑了,“主子有钱?主子有钱也得分怎么用,你家主子有钱到什么程度,能让一个丫鬟都用得起一百两银子三盒的胭脂?咱们所有人都知道,天赐公主养着个今生阁,那今生阁当初可是接到了不少善款,可谓是大笔的捐赠了。会不会是你家主子动用了今生阁的善款,来让自己的日子过得舒坦,还可以大方打赏下

    人?”此言一出,许多人心里都琢磨了开,今生阁当初接到了许多捐赠,这个是人人皆知的事情。现在芬芳阁怀疑天赐公主动了那笔银子,似乎也没什么错,不然她哪来的

    钱让贴身侍女都过得这么好?且这还只是一个侍女,其它的呢?会不会也得了巨额的赏赐?迎春看着这些人不信任的目光,心里冷哼了一声,“我家小姐行医济世的时候一个个的都知道夸她这好那好,眼下为了敌人一句恶意挑拨的话,竟这样轻意就开始怀疑起来了,人心还真是复杂。今生阁是我家小姐自己开的,就算有善款捐赠进来,那也是我家小姐答应了对方,但凡捐款的,以后家里有病患虽要求医,她都会亲自上门拖以援手。我就想问问你们,我家小姐用自己的医术换来的银子,怎么花怎么用,用得着你们来质疑吗?说是善款,你们出去打听打听,如果没有我家小姐的承诺,谁会认

    捐?”这话一出,人们立即红了脸。她们都是有钱人家的夫人小姐,其中不少人的家里也给今生阁捐了银子,所以她们太明白为什么捐那笔钱了。迎春说得一点都没错,要

    是没有白鹤染的承诺,要不是为了给家人预定下一位神医,他们是不会捐出这笔银子的。

    所以说,其实那根本不叫善款,那是人家白鹤染用自己本事换来的,属于私银。

    在堂的夫人小姐们不再怀疑,再一次坚定地站到迎春这一边。不管怎么说,这张脸还得指望白鹤染给治,总不能在这种时候反水吧?孔尔槐也被怼了个语结,不过他很快就又想到了话题:“百姓捐的是她本事换来的?可我怎么记得这里头还有夏阳秋的份儿?如今只提天赐公主一人的本事,不妥吧?”

    有人点头,的确,当初说的是让夏阳秋给治,并不是白鹤染,差点儿把这一茬儿给忘了。迎春觉得这个芬芳阁实在难缠,无理都要辨三分,于是叹了一声,“虽然我直到现在也没明白,今生阁的捐款跟我们这些人烂脸究竟有什么关系,但既然你们芬芳阁一定要追究这个,那我便告诉你。当初义诊募捐来的所有银两,包括红家送来的五百两银子,以及四殿下从宫里带出来的那些东西,全部都送进了阎王殿。我家小姐说了,银子是百姓,取之于民用之于民,那是保穷苦人活命的本钱,任何人不允许私自挪用一个铜板。银子就记在阎王殿的帐上,今生阁每隔三日会将帐目送往阎王殿一次,由

    阎王殿来审核督察,确认无误再记档,支取银两。如果有人对此心存疑惑,欢迎你们随时到阎王殿去申请查帐。”说完,又看向韩天刚:“请知府大人派个人往阎王殿走一趟吧,让那边出个人来证明奴婢说的话,看是不是真的。我家小姐清誉最重要,绝对不能任由小心随意污蔑。”韩天刚点点头,的确,天赐公主的名声太重要了,人家做了那么多好事才赢得如今的美名,要是砸在芬芳阁手里,他这个开堂审案的知府也就干到头了,于是立即命

    人去请证人。迎春的话还在继续:“至于说我家小姐为什么这么有钱,为什么打赏奴婢都出手大方,真没办法,谁让我们家有个东秦首富的亲戚呢?谁让红家的几位老爷将我家小姐视若己出,隔三岔五就给二小姐和四小姐还有小少爷大把大把的塞银子呢?还有尊王府那头,也总会有赏赐送过来,包括宫里头,皇后娘娘可是很疼爱自己的干闺女的,

    生怕我家小姐委屈着,什么好东西都往府上送。所以说,为什么有钱花,这都是有正经原因的。”人们纷纷感叹,有一个首富当亲戚是真好啊!就连那孔尔槐都不得不承认,他真妒忌白鹤染这个人际圈,他的姐姐只是嫔位,膝下还无子嗣。可白鹤染的干爹干娘是

    皇上皇后,还有个未婚夫是最牛逼的皇子,这上哪说理去?

    不多时人回来,是阎王殿那边的一位师爷。当时就为白鹤染做证,说的跟迎春一个意思。人们终于解除了疑惑,那孔尔槐也无话可说,冷若南颇为不满地道:“今儿到底是干什么来了?正事儿没查上,到是扯起今生阁来。还能不能有人为我们的脸做主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