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462章 刀光剑影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刀光直到现在依然对自己能够来到白鹤染身边感到奇怪,“没想到十殿下挑中了我,更没想到殿主居然也说我是最合适的一个。”他说到这时,目光往车窗帘子处看了去,“

    或许是因为他的存在,就像主子你说的,一明一暗,各有分工吧!”白鹤染失笑,“看来你还是对我不够了解,当然,也可能是他们没有告诉你。那么便由我来说吧!”她告诉刀光:“十殿下是我的未婚夫,我与他的情份很重,如果你不是他认为最好的,纵然有暗处那位的存在,他依然不会将你送到我这里。而之所以你能来到我身边,之所以我说十殿下根本没把你错搭的经脉当回事,完全是因为你这错

    搭的经脉我能医好。”她指指那三枚金针,“我之前说的话并非诳语,而是事实。这样的针阵我给你连下三日,当然,明后天的针就不只三枚这样少,你感受到的疼痛也不会只有现在这般程

    度。”“你”刀光都听傻了,这才想起坊间传闻上都城里出了位神医,能解痨症。他知道那所谓的神医就是自家主子,可痨症跟错搭的经脉可不同,他从不认为自己的经脉

    也能被治好。毕竟当年的灵云先生都对他束手无策,这样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能有什么办法?可是他又想起还听说过一件诡异之事据传闻,天赐公主活死人肉白骨,一刀扎进心窝子的必死之人,经了她的手,竟能让那伤口以肉眼可见之势迅速愈合,神话

    一般。

    他原本是不信的,世间怎么可能会有那么神奇之事,可眼下看着自己腕间的针,听着白鹤染说的话,也不怎么的,他竟信了。刀光很想问问这些事,但白鹤染却已经不想再多说,话题又绕回了最初:“你看出我不喜欢三小姐,可是没觉得我也不待见那五皇子吗?所以,既然都不是一路人,就

    也无所谓谁跟着谁不跟着,反正我只是个受邀者,没得挑,演什么戏便看什么戏吧!”

    车厢内安静下来,刀光听主子的话吃了两块点心,喝了一盏茶水,而他家主子则是将满满两荷包的银针都倒在桌子上,一个一个地摸索起来。刀光不知道白鹤染在干什么,看起来像是在打发无聊的时间,可他却觉得自己这位主子不会干这种无趣的事。这一遍一遍看似寻常的抚摸,竟让他想起他的弟弟隐藏

    在黑暗中,一遍又一遍地擦拭着随时都有可能出鞘沾血的宝剑。

    没错,他的弟弟,阎王殿三幕传奇之一,名为剑影,是他的影子。

    阎王殿麾下暗哨无数,其中获封了十大高手、五锋利刃、三幕传奇。十大高手已经是暗哨中的顶尖力量,轻易不会被卖给外主,通常都是阎王殿自己留用。除非送给极信任之人。比如说他就知道曾有一位高手被送到进了礼王府,跟在

    四皇子身边,还有一位高手正在悉心培养中,准备着将来有一天随着嫡公主君灵犀一起出嫁。而五锋利刃地位在十大高手之上,这五个人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被卖出去的,但是他们也不在阎王殿内,因为他们全部潜伏在皇宫里,时刻保护天和帝与陈皇后的安全。封顶之作便是三幕传奇,刀光的双胞胎弟弟便挤身于三幕传奇之列,而另外两幕传奇没有人知道他们是谁,甚至有人猜测,那两幕其实就是九殿下和十殿下。也有人

    猜测灵云先生也在其中,更有人猜测说十大高手去保护四皇子根本就是掩人耳目,事实上四皇子才是三幕传奇之一,因为九皇子曾经说过,他四哥的武功远在他之上。

    然而这些都不过是猜测罢了,三幕传奇中的另外两位,就是连剑影都从未见过。

    当然,对于其它人来说,剑影亦是一个神秘的存在。

    在他来到白鹤染身边之前,这世上只有三个人知晓剑影,一是他这个同胞哥哥,一是阎王殿殿主九皇子,另一个则是暗哨营的训练官,十皇子。

    刀光剑影,一个挥刀,一个舞剑一个擅长近身攻击,绝学在身,以一敌百一个轻功出神入化,剑随人动,如世间鬼魅。

    两人长得一模一样,身高一样,体重一样,就连走路的姿势、呼吸的频率都出奇的一致。

    这是阎王殿培养出来的效果,目的是既能一分为二,又能合二为一。多少次刀光和剑影交替出使任何,但却没有人发现其实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根本就是两个人。除了人们熟知的十大高手之一的刀光之外,还有个传奇般的人物串插其中

    ,混淆着他们的视线,出奇不意,一击必杀。

    没有人能分得出谁是刀光谁是剑影,当然,也没有人知道,在刀光的背后还跟随着一道影子,那是他的弟弟,是一个十几年来从未站到过阳光下的暗哨。

    他叫剑影,阎王殿三幕传奇之一,武学天才,武功奇高,连十皇子君慕凛也才凛凛与之打了个平手。而九皇子君慕楚,则是甘败下风。这是一个跟冬天雪有着同样天赋的奇才,内力外内兼修,练一年抵旁人五年,前途不可限量。就是这样一个人,却甘愿只做一道影子,甘愿将所有的名利都让给他的

    哥哥。没有人知道他曾救过他哥哥多少回,也没有人知道他哥哥这些年经脉错搭承受的苦难,全靠剑影帮着才能捱过。他们之前不分你我,不争对错,更不谈利弊。因为他

    们是双生子,心意相通,有着割不断的绝对亲情。刀光想起今早临进府门之前剑影同他说的话:“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主子,竟配得起你我兄弟二人共同扶持。若只因为她是十爷的未婚妻,我不服。但我又听说她心怀天

    下,以一己之力解汤州之灾,又凭一人的本事攻克痨症之殇。哥,就凭此一点,我服气了。”

    是啊,他们都该服气的,有这样胸怀的女子不该以谁的未婚妻来看待。她就是她,独一无二,无可取代。

    “是不是对默语超常的感观很感兴趣?”白鹤染忽然又开了口,同刀光唠起嗑来。刀光赶紧收回思绪,点了点头,“的确感兴趣。不瞒主子,默语姑娘临走前应该是还有话未说出口,她昨夜感觉到的人应该不只属下一个,若没料错的话,剑影也没逃

    得出她的感观。这太奇怪了,因为就算是换了十殿下来,纵然发现了我,也绝无可能发现剑影。”白鹤染笑了开,“世间之事哪有那么多绝无可能,就是剑影那奇特的功力增长速度,就也不只他一人才有。”她说完这话,果不其然,看到了刀光的一脸震惊。于是也

    不卖关子,直接告诉他:“是名女子,也是我的人,你们从阎王殿出来,我将她和另一位又送了进去。大概再过几个月就可以出山了吧!到时候你们就是同伙了。”

    刀光被她这一句同伙给说得直想笑,心说这位主子说话实在有趣,到不是个难相处的。“主子说的可是莺歌娘子的女弟子?”刀光想起来她说的是谁了,“如果是那位姑娘的话,的确,她跟剑影是一类的。只不过莺歌前辈对弟子的培养实在是属下不好

    评说,只能说,一棵好苗子被养废了。”“你这还叫不好评说?”白鹤染一脸苦笑,这是最重的批评了好吧!可再看刀光一副认真的模样,似乎他并不觉得这是批评,他心里实际想说的,可能比这句养废了还要重上许多。“的确是那位姑娘,之所以送到阎王殿去,其实也并不是让其再精练精练武功,毕竟几个月的光景也精不到哪儿去。只是她从前人在江湖,散慢惯了,怕是一时不适应角色的变化。所以送到阎王殿去洗洗脑,立立规矩。不过既然你提起这个武功的事,那往后不妨点拨点拨她,还有默语。冬天雪再不济,也是比默语要强上不少

    的。”

    刀光立即应下,“主子放心,这是属下份内之事,属下会做好的。”白鹤染点点头,又说回默语的感观,“数月前,我曾废过一次默语的内力,因为那是她同我是敌对的。后来她跟了我,我便将内力再还给她,用了些特殊的药物,也下

    了特别的针阵,刺激了她的六感,所以你会明显地感觉到她的感观十分敏锐。”

    刀光再一次听懵圈了,废掉的内力还能再还回来?特殊的药物能刺激感观?还有,针阵又是个什么玩意?跟自己腕上扎着的这三根针一样吗?白鹤染告诉他:“你不必觉得奇怪,就像我刚刚说过的,如果把剑影的事情拿出去说,怕是大部份人的反应也同你现在一样。天下之大无奇不有,许多事情不是不存在,只是你还不知道罢了。所以不要轻易的否认自己知识范畴之外的事情,要先试着接受,然后再去思考其存在的可能性。而且我还要告诉你,不只默语,我还将日常饮食

    中做了调整,如今就连不会武功的迎春,在五感上也远比常人要强上太多。”

    刀光终于意识到,他之前说默语武功还不如主子,根本担不起保护一职。而眼下看来,怕是他也没比默语强到哪去。这主子本身可能就是一个增益性的存在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