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466章 肥水不流外人田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如果说黄金有价玉无价,那古董就是乱要价。且不说辨不辨得出古董的真假,就算是你看准真假了,你能了解这古董背后的故事吗?知道它生前究竟侍候过哪位主子,被什么人握在手里过,又被什么人把玩观赏

    过?

    这些都是古董涨身价的资本,而这些所谓的资本多半也都是后人添加,凭空猜测,或者干脆胡编乱造,只为了多赚取些银子罢了。

    所以说,古董这玩意,想要多少钱就要多少钱,想说它价值几何,它就价值几何。于是,当白鹤染大步流星地朝着古董铺走过去的时候,白燕语深深地为五皇子感到悲哀。就连五皇子自己都冒了汗,嘴角抽了几番,好不容易才忍住没把已经走在前

    头的人给拽回来。品松无奈地叹了口气,刚刚送出去五万两银子,今儿出门一共就带了十万两,本以为够多的了,就是买房买地也是花不完了。可谁成想天赐公主是这么个花法,看来

    钱还是带少了。

    这万一一会儿兜里钱不够不是要出丑吗?他悄悄看了眼自家主子,然后小声吩咐后头跟着的一个小厮:“赶紧回王府取银子去,我身上钱不够了。”

    那小厮问他:“取多少啊?”

    品松想了想,一咬牙:“取个一百万两吧!”

    小厮乍舌,“那么多?”

    “多吗?”品松摇摇头,“兴许还不够呢!罢了,你也别回去了,这一来一回的路可不近,肯定是来不及的。一会儿直接让店铺去王府拿吧!”说着话,白鹤染已经带着白燕语进了古董店的大门,这一进一出小半个时辰,足足花进去白银三百万两,换来的东西却是些不起眼的瓶瓶罐罐。品松冷眼瞧着有好些

    个都是下品古物,偏偏那些下品比上品还贵,这明摆着就是让人给骗了啊!

    他想跟五皇子说说这个事儿,可是五皇子气定神闲,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还在劝白鹤染再到边上一家首饰铺去逛逛,白鹤染欣然同意。三家铺子逛完,五皇子总共搭进去白银三百五十万两,买来的东西都抬上了白鹤染的马车。剩下实在拿不走的,就直接让店铺送货,送到文国公府,找姨娘红氏接货。白燕语直到最后才发现问题,除去第一家进的那个玉器行是随便进的之外,其余两家好像都是红家开的铺子啊!原本她还在心疼那些银子,觉得她二姐姐实在是太会

    乱花钱了,几百万两银子随随便便就祸害出去,知道的是她在宰冤大头,不知道的只会当她才是冤大头。可实际上,这哪里是祸害银子,这分明就是肥水不流外人田。红家的铺子,红家跟白鹤染是穿一条裤子的,这些银子前脚入了红家的帐,她敢保证,转过头红家就会

    把银子一分不少的送进念昔院儿,交还到白鹤染的手里。怪不得只有第一家要了好东西,后面两家都是用超高的价钱买特便宜的货品,原来打的是这个主意。算起来,古董铺加首饰铺,红家损失的成本最多不超过一百两,

    而白鹤染换回的却是三百多万。这买卖做的也太精了!

    她很想问问五皇子知不知道这个事,可再一瞅五皇子笑眯眯的那张狐狸脸,她就放弃了。看样子应该是知道的,而且还乐在其中。又或者说,他出来这一趟,其目的就是为了撒钱。至于为什么要这样做,那不是她白燕语该管的事。能跟着出来这一趟已经是十分难得了,而且没想到的是还有意外收获。她二姐姐给她的那些东西可是很值银子的,不管将来用做添妆也好,还是这几年先让自己过得舒坦些也好,反正是白来的

    ,不要白不要。

    遗憾的就是五皇子眼里只有白鹤染一人,虽然白鹤染根本就不怎么理他,但他还是锲而不舍地追随左右,还时不时地问需不需要再买什么。

    白燕语是逮着个机会就抛媚眼,可惜,人家连瞅都没瞅她。庙会上,人头攒动,商贩们叫卖着各式各样的新鲜玩意,也有普通百姓挑了自家园子里的青菜和果子出来售卖,更有小姑娘将自己编绣的手工托给货卖些小钱补贴

    家用。白鹤染每每见到上了年纪的人在摆摊卖货都会买上一些,遇尔瞧见做得精致的女红也会挑几个就当照顾生意。后来见总有人往她们这边看,特别是五皇子最是招风,

    这一路上大姑娘小媳妇儿的哪个不多瞅他几眼,甚至还有一些女的走着走着就岔了路,也不管自己原本是打算往哪个方向走了,反正就是不远不近地跟在五皇子身后。

    还一些女的比较彪悍,竟是拼了命挤到前头,然后慢悠悠地一步三回头地往五皇子脸上瞅,一边瞅还一边“哇哇”的怪叫,叫得白燕语真想冲上去撕了她们的嘴。

    白鹤染挑了三个面具,自己戴了一个,给了白燕语一个,还给了五狐狸一个。

    她警告他:“如果不戴,待会儿被女流氓撸走了我可不负责。”

    五狐狸乖乖地把面具给戴上了,正好街边有个卖铜镜的,他偏头瞅了一眼,发现白鹤染给他的这只面具就是个狐狸型。

    今天的庙会源自于城隍庙的一场法会,而这场法会则是源自白鹤染攻克痨症,让痨病村重见天日,也让今后千千万万患上痨病的人不用再睁眼等死。法会是起大早办的,白鹤染来得晚没赶上,可这一路走过来到处都能听到老百姓们在讲着她的好,念着她的恩。从汤州府的毒灾到她在文国公府开门义诊,又说到她

    开了今生阁,为穷人免费义诊。最后的重点当然还是落在痨病村,用人们的话来说,那就是:“攻克痨症,解万民之苦,天赐公主功得无量啊!”还有人说:“今儿要早点卖完东西,然后到痨病村那边去帮忙。现在痨病村不叫痨病村了,叫天赐镇,是天赐公主的封地,官府都是独立的,只听天赐公主一个人的话。那里边一切都要重新建设,我卖完了这些东西就过去看看有没有能帮得上忙的,咱们没别的本事,就出些力气吧,也算是给公主尽一份心意。”

    有人听了这话就笑,“你尽的这个心意人家天赐公主能知道吗?你一个市井小民,蚂蚁丁点儿大,就算做再多事,公主能知道你是谁啊?”之前那人立即反驳:“你这样说话可就不对了,我做事又不是为了让公主知道,就像今日城隍庙的法会,如果是为了奉承公主,城隍庙大可以大张旗鼓地将天赐公主给

    请来,那岂不是更加威风?可是城隍庙悄悄就给办了,为什么?因为这不是做给谁看的,而是在尽自己的能力追随天赐公主的脚步,为天下,为万民。”“对!”有人附和着他的话,“去天赐镇帮忙,只是为了追随公主的脚步做些力所能及的事,不是为了得到赏识,更不是为了让公主知道,我们甚至都不拿赏钱。帮别人就是帮自己,兴许今日做了一件好事,将来这份福报就会回报到我们自己身上。这才是因果,这才是人人都该遵循的果报循环。天赐公主为百姓做了这么多,咱们可不能

    寒了她的心。”

    五皇子凑近白鹤染,弯下身来,“染妹妹,可听说过那句话,得民心者得天下?”她仰起头,一双精光透亮的眼睛穿过面具上的两个小窟窿看向他,“听说过,小时候就听说过。”她记得前世有一部电视剧的主题曲唱过这句话,当时她就在想,得是

    什么人能当得起“得民心”这三个字?一千个人就有一千颗心,全国上下十几亿人,就有十几亿颗心。就算那个年代没有这么些人,可民心也不是说得就能得的。

    “染妹妹如何看待这句话?”五皇子的脸被面具遮住,谁也看不到他此时的表情是什么样的,只看见面具上那只狐狸笑得狡黠。白鹤染却皱了眉,心里不知怎的突然就揪了一下。因为她发现,五皇子是没笑的,不但没笑,而且把一张狐狸脸绷得死死的,连那双狐狸眼中都透出了狼一样的目光。

    狐狸成了狼,这就有趣了,也危险了。

    她将手负于身后,冲着刀光结了个手势。刀光神经一凛,他知道,那手势是危机初显的意思,是主子在告诉他,今日出行的核心目的就要出现了。五皇子费尽心思,搭了几百万两银子邀得天赐公主往这城隍庙来,绝不可能仅是单纯的逛街那样简单。只是刀光现在还想不出,这个狐狸一样的皇子会设下一个怎样

    的局,会是温柔的陷阱还是干脆用最直接的强硬手段?接下来的局面是要斗智还是要斗勇?

    这同样也是白鹤染心中在猜测着的事情,她觉得应该还是斗智,应该是设一出陷阱等着她往里钻。毕竟眼下这个场面,这么多的百姓,强硬手段根本采取不了。如果是陷阱的话,这个陷阱又挖了多深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