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467章 城隍娘娘到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一时间,各人有各人的心思,谁都不再说话,白鹤染甚至连最后那个问题都没有回答。当然,那个问题也不好回答。怎么看待得民心者得天下?她怎么知道,她既不想得天下,也并不认为自己现在算是得了民心。况且就算是得了民心,她的目的也并非

    这个天下,而只是想让自己再多一些底气,在面对文国公府那个混乱的大家族时,能够再硬气一些。

    人人都说她如今翻了身,再也不是从前那个连下人都能踩上两脚的二小姐。这样的白鹤染已经不需要再成长的,文国公府的天她已经翻过来了。

    可却只有她自己知道,眼下这些还远远不够,还有很多事情她没查清楚。比如说白兴言究竟为何要在十四年前亲手掐死自己的儿子,再比如说失了踪的白惊鸿究竟去了哪里,还比如说桃花班到底是个怎样的存在。还有叶家、郭家,这些都

    是需要她一一抗对的。文国公府的水,远没有自己翻身不再受欺凌那么简单。街上百姓还在就天赐公主功德无量这个事兴致盎然地评说着,走一路听了一路,就连站下来喝口街边的大碗茶都听到摆摊倒茶的人说:“这茶是今早拿到城隍庙加持过

    的,沾了佛祖和天赐公主的灵力,谁喝到就是谁的福气。”

    有人笑话他:“你就是揣着茶叶包到城隍庙门口走了两圈儿,可别给自己贴金了。”那人立即反驳:“走两圈怎么了?走两圈它也是沾了香火气,走两圈它也是感受过了法会的茶。哎呀,你就图个解渴,你一听我一说,乐呵乐呵就完了,那么较真儿干什么?今儿是天赐公主办的法会,咱们也是替公主高兴,更替大家伙儿高兴。公主连痨病都能治,那别的病自然也不在话下,而且还有今生阁为出不起银子的义诊送药,

    那往后咱们还担心什么?”

    “是啊!”有不少喝茶的人跟着道:“往后就好好凭本事赚钱,好好养老的小的,什么愁事儿都没有了。从来也没觉得日子这样踏实过,这些都是拜公主所赐。”

    一时间,念及天赐公主好的话题又在这小茶摊展了开。

    白鹤染到不觉怎样,毕竟这样的场面这样的话她已经听过很多次了,从她义诊到开了今生阁,再到痨病村,几乎每天都能听到同样的话。

    可是这些对于白燕语来说就十分新鲜,甚至更确且地说,她是头一回经历这样的场面。她是庶女,平日里出门的机会少,虽然外公来京城的那段日子她跟林氏被允许去探亲,一走就一两个月。可那也只是住在桃花班租赁的小院子里,从早到晚都被外公

    看管着练习媚术,到是把个眉眼给练得翻飞自如,可要说出去转转,那是根本没有过的。对于外界的事,她也只是听说,从来未曾亲自参与过。她一直都知道白鹤染开了个不花钱看病的医馆,却没想到那所谓的今生阁能在百姓心中地位如此之高,影响如

    此之深。

    她也听说了白鹤染攻克痨病,更没想到痨病村的焕然新生,让白鹤染瞬间就在上都城内脱颖而出,成为了一位功得无量的人物。白燕语听着百姓们你一言我一语,听着人们说的那些话,忽然就觉得自己对这个二姐姐实在是所知甚少。她只看到从前白鹤染在家里是如何受辱,也看到白鹤染现在

    在家里是如何翻身,可直到今日才知,这个身翻得有多么的漂亮。忽然就有些恍惚,从前被打压到尘埃里的人一下子又再次跃居而上,而且已经上到了一个让人根本无法企及的高度。她跟白鹤染比起来,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真应

    了五皇子在国公府门前说的那句话,她就是白鹤染的丫鬟。

    现在的国公府,白蓁蓁有钱,白鹤染有权,就连白花颜好歹也顶了个嫡女的名头。她呢?白燕语转转手腕,腕上有一只镯子,是之前在玉器行挑中的,她心急,先戴了起来。可是她凭什么要来的这些东西?凭的是她这位做了天赐公主的二姐姐。一直以来

    她都没有跟这个二姐姐站到一起过,甚至从前林氏还是帮着二夫人做事的,明里暗里也给白鹤染下过绊子。

    然而她活至今日,得到的最贵重的礼物却是拜这个二姐姐所赐,当真讽刺。

    白燕语收起眼中媚态,再也没有了随时随时抛个媚眼勾搭个男人的心思。她开始恨她的外公,恨那位桃花班的班主生生将她和她的姨娘教导成了这般模样。弄了这么一身狐媚功夫,想靠着迷惑男人翻身上位,可是现在的男人哪个能像她爹那么傻,哪个能当真就被她几个媚眼给迷住了?就算当时心动多瞧了她几眼,那也

    不过一时兴起图个新鲜,就像她爹,面对林氏时被迷得神魂颠倒,可转了身就还可以被其它女人吸引了去。

    林氏再媚,也不及红氏那种惊艳的美林氏再媚,也不及叶氏手里无尽的权势。

    在女人和权势面前,她那个爹义无反顾地选择了后者,而眼前这位五皇子更是连看都不愿多看她一眼,她的媚功在人家面前屁都不是。别说她爹和五皇子了,就是白浩宸都有自己的理性,虽然好几次在她媚功施展的时候已经抵抗不住,甚至有几回都握了她的手。可是一旦她收了功,一旦她不同他在

    一起,白浩宸马上就恢复了正常,甚至还会懊恼之前所为,下一次就远远的避开她。

    这跟她外公所说的、能让男人迷惑到任之驱使的效果,实在是差太多了。她也说不清楚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是她功夫没练到家,还是对方定力太强?但不管是因为什么,她如今已经渐渐开始明悟,靠媚术吸引男人是根本行不通的,除非

    她要吸引的就只是玉器行的胖子那种货色,否则根本就是痴心妄想。

    这么多年了,自我感觉良好,可实际上,她跟她姨娘林氏二人就是个笑话,天大的笑话!白燕语心情十分烦躁,脚步也慢了下来,不一会儿就落到了后头。刀光看了她一眼,看出人有些失神,随口提醒了句:“三小姐快些跟上来,这里人多,小心走散了。”

    白燕语一激灵,瞬间回过神,赶紧小跑两步跟了上去。可还不等她跟白鹤染说话,这时,突然有锣鼓唢呐的声音响起,原本就喧嚣拥挤的庙会更加热闹了。

    有人说:“快看哪,是城隍娘娘的花车到了!”一句城隍娘娘的花车,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就连白鹤染都顺着吹打声看了过去,一眼就瞧见一辆铺满鲜花的车子上坐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也被打扮得像花仙子

    一般,身上头上到处都插满了花,端端正正地坐在那里,面带微笑,还时不时地朝着人们挥手致意。也不知道袖子里装了多少花瓣,每一次手臂挥动间都会有花瓣飘出,花香四溢,惹得男女老少都欢呼起来,甚至还有人不顾人群推搡拥挤,当街就跪了下来,给城隍

    娘娘磕头。

    随着花车越来越近,四周跟随的女子开始朝着人群里扬撒糖果和铜板,甚至偶尔还能撒出几块儿碎银子来。这一下就将现场气氛又推至了一个**!

    不管男女老少,全部都朝着花车挤了过来,拼命地挣抢着铜板和糖果,特别是那夹带而出的碎银子,更成了人们争抢的重中之重。可是这样一来就彻底乱了套,人们的活动范围也不只是在街道中间,还蔓延至了两边。一个又一个的地摊被踢翻,一筐又一筐的青菜瓜果被踩烂,上了年纪的人被撞

    得东倒西歪,牙牙学语的幼童哇哇苦嚎,甚至还有人借机揩油,将不老实的手爪子伸向了无处躲避的女子。白燕语都看傻了眼,正想跟她二姐姐说赶紧找个地方躲躲,谁知话还没出口,突然就被人从背后狠狠地撞了一下。这一下可撞得不轻,直接将她给撞得脚都离了地,

    要不是街上太乱,人实在太多,她非得被撞飞了不可。

    想回头咒骂一句,可头回过去才发现根本找不着是谁撞的,或者说就算找到了也怨不着人家,都是人挤人,一个撞一个,该着她倒霉被撞得狠了些。

    白燕语觉得头有点儿晕,胸口也闷闷的,额头上的汗一下子就冒了出来。她听到白鹤染喊了她一声:“燕语,小心点儿,快过来!”

    她心里发慌,就想赶紧挤到她二姐姐身边去,甚至还幻想了一幕五皇子能冲过来英雄救美,将她腰身一揽,轻轻松松就带离这个拥挤混乱的街道。

    可惜,英雄没来,她也注定不是英雄要救的那个美。她的英雄此刻正揽了她二姐姐的腰身,试图将人带到安全的地方。

    可是却被白鹤染给拒绝了,因为她看到有一个才两岁大的孩子被挤得摔倒在了地上,眼瞅着就要被人群淹没,眼瞅着一只只大脚就要踩到那孩子的头上身上。白鹤染急了,一把扯过街边布料货架上的红绸子,直奔着那个孩子就甩了出去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