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472章 有所依仗,方能心安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白鹤染说到五皇子时,面上表情就很难看了。她跟君慕凛说:“原来我以为那是一只狐狸,可后来才发现,其实是只狼。只是这只狼莫名奇妙地向我下口,我就有点搞不懂

    了。”

    她偏头去看身边的人,只见对方也在看着她,但似乎并没有仔细听她说话。

    她推了他一把,“我跟你说话呢!分析分析,你五哥到底什么路子?哪条道上的?”

    君慕凛给她提了个建议:“他的路子可以分析,但是染染,我觉得你刚刚扑在我身上说话的样子真美,你能不能还扑在我身上同我说?我一定与你好好分析分析。”

    “有没有个正经啊?”她怒了,“生死攸关,他险些要了我的命,你却还有心思在这开玩笑?君慕凛,你是真担心我还是假担心我?”

    “自然是真担心,否则怎么可能一路快马加鞭往城外跑?但担心跟你是躺在地上还是扑在我身上不冲突啊!你上来,我们好好聊聊。”

    “聊你妹!”

    “灵犀?灵犀有什么好聊的?”他是真没听懂这句后世骂人话,“不是应该聊我哥吗?”

    她简直被他打败了,“罢了罢了。”她坐了起来,“咱们还是上山去,破阵回城。至于你五哥那边,姑奶奶自会去找他算帐。”

    “怎么个算法?”他来了兴致,“要不要我帮你?”

    “你怎么帮?”她挑着眉问,“若我说要去杀了他,你帮我一起杀?”“那就有点儿血腥了。”他实话实说,“都是兄弟,我若真动手杀他,跟父皇也没法交待。虽说他错在先,可毕竟是父皇的儿子,兄弟之间弄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他会

    上火的。”“那你这话不是等于没说吗?”白鹤染不乐意了,“还问我要不要帮,我说了要帮你又下不了手,那还谈个屁!我就说么,男人靠不住,关键时刻顾及这个顾及那个,真

    怀疑你这个混世魔王的称号是怎么来的。就这么个混法只能说是佛系,跟魔王不挨着。”“染染你看不起我。”他一脸委屈,“我却然不能帮你去亲手杀他,但你若想杀我肯定不会拦,而且我可以帮你递刀啊!我所谓的不能动手,那只是说我不能去插那一刀罢了,至于其它的助攻,我还是可以完成得很好的。当然,我这说的是五哥,我只能参与助功,至于其它的人”他说到这,也坐了了起来,面上再没有之前的嘻皮笑脸

    ,眼中凶光渐露,“其它的人不用你操心,我把他们的人头一个一个送到你面前,给你当球踢。”

    白鹤染眯起眼睛来,“其它的人,你是怀疑还有帮凶?会是谁?”“你说呢?”君慕凛道,“就向你分析的那样,老五是只狐狸,那为何狐狸会变成狼?还咬了你一口?你与他往日无怨近日无急,他这一口咬得就是无缘无故。所以所谓

    其它的,应该不是帮凶,真的算起来,那些人才是主谋。”

    “你怀疑他被人教唆?或者威胁?”白鹤染有些想不明白,“什么人能威胁得了他呢?”君慕凛摇头,“不知道,而且没听说老五会阵法。所以眼下不确定这些阵是不是他布的,也不确定他在这起事件中充当了一个什么角色。染染,老五这个人藏得很深,我和九哥对他的评价都是看不透。但之所以看不透,其实也是因为他从未有过动作,不管朝廷国事还是内宫家事,他从来都不参与,只管自己吃喝玩乐。这一度让我们很

    头疼,因为你明知道这个人有问题,但是他就是以不变应万变,你也奈何他不得。”

    白鹤染听着他这话,忽然就笑了,“照你这么说,他今日跟我来这么一出,到是好事了?”他摇头,“肯定不是好事,我说过,我不敢用你去冒险。今日若不是有刀光剑影在你身边,我铁定亲自跟来的。即便是这样我也依然不放心,所以哪都没去,就一直留在府里,生怕你那头有事不知到哪处去寻我。不过也确实好在他有动作了,这样至少我们可以对症下药,可以彻底将他列在需要堤防的范围内,不会遗漏了他,日后酿出

    大祸来。”

    他说完这些话,抬手往她细绵的发上揉了揉,“得亏我们家染染本事大,否则若换了旁人,那寸草不生的杀阵,必死无疑。”

    “看出来了?”她问他,“确实是用寸草不生的阵法改的蝗虫阵吧?”

    他点头,“通过那一地烤蝗虫就看出来了,只是不知是何人布下的这个阵法。”她想了想,道:“你们真的认为老五不懂阵法?我看不见得。”她说出自己的分析,“我今日仔细观察过他,我们去了一家玉器行,他被我坑了不少银子。但这些都是小事,主要是我在玉器行的时候发现他对几块原石似乎比较感兴趣,目光偶尔往那处撇上几眼,颇有些想要将东西搬回去的意思。或许这在别人看来没什么,毕竟原石那种

    东西谁都喜欢,但你可知道,玉料的原石是做阵眼的好物,任何一个精通阵法的高手都会对之垂涎。”

    “确实。”君慕凛点点头,“我这些年也藏了不少石料,留在战场用的。不过我们确实未曾留意过他也有搜集这些东西,又或者他根本也没有亲自在搜集。”“如果事实证明这些杀阵的确是他布下来要我命的,那我弄死他你会不会拦着我?”她必须得把这个搞清楚,他们是兄弟,如果君慕凛拦着,这个事她肯定是做不成的。“我这个人一向睚眦必报,你让我对一个想致我于死地的人无动于衷,我做不到。”他举手保证,“绝不拦着!我说了,你杀人,我递刀,你放火,我浇油,无论对方是谁。染染,你我一体,他动你就是动我,不只你要反击,我亦不能坐视不理。若老

    五真是个阵法高手,那这么些年隐藏得可的确够深,这样的人不能不防。”“是啊,不能不防。”她轻叹一声,颇有些无奈,“兄弟多了难免要离心,何况还不是一个娘生的。不过之前我说要你帮着也就是随口一说罢了,君慕凛,我亦不愿看到你们兄弟之间互相残杀,不管谁对谁错,于父皇来说手心手背都是肉。他虽偏疼你一些,可其它的也是他的骨肉,你说得对,真要闹到那个局面,他会上火。而我们,都

    不愿看到他上火。”他想说话,被她打断了,“我其实是一个挺懒的人,做很多事情都是被赶鸭子上架,包括做痨病丸,起初也只是想多赚些钱,来养活今生阁。而之所以有今生阁,其实也是存了私心的,是我想有自己的势力,自己的人脉,想要靠着自己站稳脚跟,与你势均力敌。但其实我心里明白,我做的每一件事,走过的每一步都有你的影子,若没有你这个靠山,那些事情我是做不成的。你总说让我为所欲为,你总说天塌下来都有你在后面撑着,所以我才可以无所顾忌地快速前行,才可以要来天赐镇,一举成为了

    一个有无数块封地的公主。”她看着他,表情认真又严肃,“君慕凛,人人都说你是混世魔王,但你若没有足够的底气,只是插科打诨,绝对撑不起来一个能从朝廷要出封地来的天赐公主。告诉我

    ,除了皇子的身份之外,你真正的底气在哪里?”混世魔王面上浮现出狡黠的笑容来,“我亲爱的小染染,我若不强大,如何保护你?如何托起你?又如何看着你笑,看着你闹,再回过头来为你收拾身后残局?不过我也不是一无所获,你强我才更强,你坐拥天赐镇,而我拥有你。所以你看,在这笔买卖中,我还是划算的那一个。”狡黠换成温柔,混世战神也能有这样一刻让人如沐春风。他将人揽入怀中,下颌抵在她的发间,轻轻地同她说:“只要你需要,我这一生都将为成为你的撑天之柱而努力。纵是你要上天入海,我亦会长出翅膀化出鱼腮,陪你水

    里天上,随心所欲。”

    她觉得这是世上最好听的情话,可又觉这并非情话,而是他在向她描绘一个真实的未来。

    她认识的君慕凛不是很会说情话的人,这个人甚至很多时候都有些孩子气,会同她说笑,打闹,甚至撒娇。她不只一次地在心里嘲笑他是个妻奴,笑他还没有长大。但是更多时候,他会让她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安全感,会让她明白,之所以可以在这个世界活得如此嚣张,之所以可以毫无顾及地为原主讨回那些失去的公道,其

    中有很大一部份原因是因为她的背后站着他,是因为她知道不管捅出多大的窟窿他都能能力为她补上。

    有所依仗,方能心安。“我们上去吧!”她晃晃他的手,“我想到报仇的法子了。用不着白刀子进红刀子出那样血腥,咱们就给他来个以其人之道还制其人之身,你看如何?”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