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481章 反常的文国公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今晚的国公府特别反常,白鹤染的马车停到门口时发现府门竟是大敞开着的。因为在衙门那头耽搁得久,这会儿已经过了子时了。原本君慕凛想说送她回来,但因为她躲冷若南躲得急了些,韩天刚跟君慕凛汇报工作又汇报得太详尽了些,以至

    于她走的时候他实在没赶上,连原本打算一起送她回家的九皇子和四皇子也没赶上。剑影在马车停住之前传来消息,说几位殿下进宫去了。她知道这是必需要走的一道程序,被她困在南郊的那位到底是皇子,不管当时如何快意恩仇,回来之后还是得

    跟皇上有个交待。她从马车上走下来,马平川拽着缰绳纳闷地嘟囔:“这又是在搞什么妖娥子?大半夜的不关府门,等贼呢?”说到这,立即意识到说错话了,因为府门没关很有可能是

    在等白鹤染,他这一下把主子说成贼了,这还得了。正准备改口呢,白鹤染却把话接了过来:“可能就是在等贼呢,只不过在他们眼里,这个贼很有可能就是本小姐我。”她往前走了两步,看到府门里有下人慌乱地跑了

    出来。

    “呀!二小姐回来了!二小姐回来了!”一见了她,下人立即兴奋得大叫,然后转身往里头跑,一边跑一边喊:“老夫人!老爷!二小姐回来了!二小姐平安回来了!”

    她皱了皱眉,有些摸清楚这是个什么路子。很快地,白府上上下下一大群人呼呼啦啦地往门口赶了来,走在最前头的居然是老夫人。那大步迈得,简直比紧随其后的白兴言还要利索,最后还小跑了两步。后面

    的白兴言看得是一愣一愣的,那眼神,那表情,跟看妖怪一样。

    “阿染你可回来了!”老夫人奔上前,一把抓住她的手,“真是急死个人,你快跟祖母说说,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外头都传闻是五殿下设计陷害你,是这样吗?”

    白鹤染笑着安慰她:“祖母莫要听那些谣言,是庙会上出了乱子,我跟五殿下被人群冲散了,什么陷不陷害的,没有的事。”白兴言这时也走了过来,直奔着白鹤染。白鹤染此时已经做好了大半夜再跟这位父亲怼一场的准备,甚至还在心里暗暗哀叹自己何其悲惨,在外头累了一整天,回来

    还要跟父亲打架,这样的家庭当真不幸福。然而她这回还真是猜错了,今儿的白兴言不但没像以往那般同她发火,甚至还摆出了一张慈父面容,殷殷切切地同她说:“阿染,为父找了你一整天,府里能放出去的人都放出去了,城里城外的找,甚至都看到了同样出城去寻你的九殿下和四殿下,可就是找不见你的人影。阿染,你可知为父有多担心你?你可知你把家里人都给急坏了?阿染,你有没有事?有没有伤到哪里?究竟是何人将你掳了去,你可知晓一二?”白鹤染的眼睛眯了起来,原来是在这里等着她呢!被人掳走,这在这个时代可谓是女子的大忌,一旦被冠以这个罪名,那女孩子的名声基本就毁了。不管有没有发生

    实际的伤害,名声一毁,一生皆毁。

    眼下白兴言居然这样问她,其心可诛。老夫人首先不乐意了,狠狠地瞪了白兴言一眼,“阿染都说了什么事也没有,你莫要乱说。什么被掳了?根本没有那样的事,我们阿染只不过出城办事回来晚了,这又不是什么大事。她是天赐公主,还要管着正在兴建的天赐镇,事情多是在所难免的。”她一边说一边把白鹤染往院儿里拽,想着不管有什么事先回府再说,总不能站在府门

    口说这样的话,叫人听了什么样子,传扬出去就更不好了。可是府门口站的人实在太多,全家的老老小小,再加上他们各自的下人,简直是把府门给堵得水泄不通。红氏娘仨到是立即让开了道,白浩宸也把路给让了出来,可

    是其它人没动,这也就导致老夫人拉着白鹤染才走了两步就停了下来,根本进不去。“哎哟,母亲!”白兴言一跺脚,一脸的焦急和无奈,“母亲,咱们都可以自欺欺人,可是这事儿街上都传遍了,咱们瞒得了谁呢?为了找阿染,我们几乎把整个上都城都翻了过来,就连原来痨病村那地方都派人去找过了,根本没见阿染啊!而且这事儿它现在不是我乱说,是所有人都在乱说,那凌王府门口的闹剧您不是没看到,您可是

    亲自去了凌王府,亲眼瞧见的呀!所有人都在说天赐公主被五皇子给出卖了,被坏人追出了城,您让我能怎么办?”老夫人一时无力反驳,因为白兴言说的是实情。她有心把这件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无声的就给办了,可城里百姓却没想到这一层,居然大张旗鼓地跑到凌王府闹架

    去了。这一下可真是把事儿给闹大了,不管她这边如何压制,眼下全城的人几乎都知道天赐公主出了事,白兴言就算什么也不说,这事儿也瞒不住。老夫人气得都打了哆嗦,白鹤染有心安慰安慰,白兴言这时又把话茬儿给接了过来,竟是骂起了韩天刚:“都怪那上都府尹,城隍庙那些人都是他给撺掇到凌王府去的

    ,就是他闹得满城风雨人尽皆知。也不知道咱们白家究竟哪儿得罪了他,竟能让他如此所为,这让我们白家的脸往哪儿放啊!”他说得痛心疾首,就差抹眼泪了。白鹤染看着这表演,再想想他说的话,一时也是怼不回去。因为白兴言分析得也不是没有道理,纵然她心里明白韩天刚这样做的目的其实就是想为她出一口气,可毕

    竟也是忽略了这件事情的影响力,忽略了她身为一个女孩子在回来之后,将面对什么样的流言蜚语。

    其实不只韩天刚忽略了,她自己也忽略了,忽略了这个时代对于女子的约束,也忽略了这件事情在有心之人的恶意揣测和散播下,会给她造成什么样的影响。不过她却并不在意这些,也不会因为名声好坏而让生活有所改变。就算这个家里容不下她也没什么,她如今有今生阁,有在装饰着的首饰铺有,有即将到手的胭脂阁

    ,还有城外偌大一个天赐镇。那镇上有已经在设计图纸的公主府,那里才是她今生常住的家。

    除此之外,她相信君慕凛也会乐不得地把她接回凌王府去,再不济她还有那么多银子,买座宅子还是买得起的。这样一想,忽然觉得自己实在富有,除了这个家之外,还有那么多可去之处,还有那么多产业,甚至都有自己的封地了。白兴言在这蹦哒什么呢?这座文国公府啊,

    要不是想着这是当年淳于蓝用一头撞死为代价给她换来的栖身之所,怕是她早就弃了,早就走了。“父亲。”她看向白兴言,唇角还挂着淡淡的笑,“有些事情发没发生过,你自己心里最清楚,但你今夜打着国公府颜面无处安放的理由在这里痛心疾首,我也不好说什么。不如您划条道道出来,是让我现在转身就走,还是要把我送到尼姑庵之类的地方?又或是我得以死保全国公府的名声?您的想法都可以说出来,咱们一起商量下,择

    个最佳方案。”白兴言回看着她,依然是一脸慈父般的模样。白鹤染敢笃定,就这个表情,就现在这张脸,换任何人瞧了都会动容,都会认为这是一个好父亲,甚至都有可能为了不

    给这个好父亲添麻烦,自己去选择一条对自己来说最残忍的道路。

    可惜,她是白鹤染呀,她怎么会信。不过今夜的白兴言的确反常,面对白鹤染这样的话,他既不生气也不就坡下驴收拾这个女儿,他反而挤出几滴眼泪,上前将白鹤染的手从老夫人手里接了过来,紧紧

    握住。“哪一条都不选!”他说得十分坚定,“你是我的长女,是我白家的嫡长女,为父如何舍得你那样做。何况今日这个事情根本怪不着你,你也是被人给设计,要怪就怪那

    五皇子,一切都是他鼓捣出来的。阿染你放心,这事为父一定会为你讨个公道,即便他是皇子,他也不可以如此作贱臣子的女儿。”他说得义愤填膺,一边说还一边把人往府门里拉,“走,阿染,跟父亲回家,这是你自己的家,你不回家你还能回哪儿?放心,不管出了多大的事,家里都是你最后的

    退路,父亲也永远都会站到你这一边的。阿染,别怪,父亲会保护你。”

    白鹤染都听懵了,几乎以为这白兴言也被穿越了,这身体里头住着的灵魂换人了吧?白蓁蓁这时也在小声跟红氏讨论:“你说咱们家这位国公爷是不是吃错药了?还是他老眼晕花把二姐姐看着了当初的白惊鸿?这场面对不劲啊,他什么时候对二姐有这

    般好心?”

    红氏戳她的头,“就不能往好了想?万一是大彻大悟改邪归正了呢?”白蓁蓁都听笑了,“姨娘,你说这话你自己信吗?我就这么跟你说吧,母猪能上树,他都不能顿悟。所以,千万不要抱有这种幻想,咱们还是想一想,他这伪善的面具后头,究竟藏了一副什么样的罪恶嘴脸……”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