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486章 染染,章我怕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一秒记住,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剑影好害怕呀!迎春说要割了他的舌头,这小主子身边的丫头怎么都这么暴戾?

    迎春这回心里真没底了,“刀光,我知道之前说的话有点儿重了,你都说了不同我计较,那就千万别因为那些话耽误了保护小姐。现下你要是骗我的也就罢了,如果没骗我,你就不该再坐在这处,应该下去保护小姐。”

    “我什么都没看见。”他觉得有必要跟迎春普及一下暗哨的职责范围,他朝迎春伸手。

    迎春不解,“干什么?”下意识地就又要往后仰,却忘了自己还站在梯子上,要不是剑影再次及时出手相助,她这一仰就又要栽到下面去。

    剑影实在是佩服这丫头的脑子,“我是要拉你上来同你好好说话!你瞅瞅你笨的这个样儿,还爬梯子,要是没有我救你,你这一会儿都摔下去两回了。不领情也就罢了,还一副把我当贼的模样,怎么,我长得就那么像贼吗?”

    “像!”迎春毫不犹豫地回答他,“就是像贼。不但长得像,做出来的事儿也像。”

    “事怎么就像了?哎你上不上来?要么回去睡觉,要么就爬上来好好说话,再往后栽我可不救你了。”他往边上挪了挪,给迎春让了个位置出来。

    迎春肯定是不能回去睡觉的,两次险些丧命也让她害了怕,于是想了想,干脆爬上屋顶。但因为屋顶是斜的,她总担心自己会滑下去,所以也不敢坐起来,只能形象全无地趴着,这让迎春觉得很没面子。

    “我是能吃人还是怎么着?”剑影都气笑了,“你离我那么远干什么?”两人隔着近五步的距离,这让剑影很不爽。“明明就是一伙的,你防贼就防贼,我又不是贼,防我作甚?”

    他伸开手臂,连着被子将小姑娘紧紧揽入怀里,“染染,我怕……”

    说完,往迎春那头挪了几下。迎春吓得脸都白了,“你轻点,万一滑下去咱们都得摔死。”

    “切。”他翻了个白眼,“摔死的是你,可别把我拉上。就这么点儿高度,我就是睡着了滚下去也摔不着。当然,我就算是睡着了,也绝不可能滚下去。”

    迎春还趴在瓦片上,在害怕和生气之间艰难选择。最后终于决定先把害怕放在一边,念昔院儿的规矩是大事,必须得立起来,不然新来的人就这样随随便便,以后可就更不好管了。

    迎春被吓得第四次栽倒,这次是真栽了,还是大头朝下掉下去的。剑影也是一哆嗦,眼瞅着迎春头要着地了,赶紧飞身向下将人给接住,然后一刻不敢多留,把人往胳膊底下一夹,匆匆闪了。

    “刀光,我和你说正经事。”她平静了情绪,尽可能心平气和地同剑影说话。“我之所以把你安排在马平川那边住下,是因为你终究是男子,咱们这是内院儿,男子夜里是不可以进入内院儿的。你是小姐的护卫没错,但你护好白天就行,夜里的事不需要你。”

    “你确定不需要我?”剑影盯着迎春,也是一脸认真地问她:“你究竟懂不懂什么叫暗卫?不是说要跟阎王殿问问是如何培养暗哨的吗?去问好了,那里的人会告诉你暗哨究竟是做什么的,暗哨要不要睡觉,暗哨能不能离开主子的视线范围。另外我再告诉你,我没有偷窥的喜好,但我必须随时留意屋里的动静,所以我只用耳朵听,不用眼睛看。”

    “你这分明就是狡辩。”迎春闷哼一声,但心里却是信了八分的。她没接触过暗哨,但听还是听说过的,何况从前白兴言也用过暗哨,老夫人说过,那些人就算是睡觉也都是睡在屋顶、树上,以及各种能随时照顾到主子之处。

    他伸开手臂,连着被子将小姑娘紧紧揽入怀里,“染染,我怕……”

    她想着这些,再想想刚刚骂刀光的话,就开始心虚了。当然,她是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此时在她面前的人根本就不是刀光,而是同刀光生得一模一样的孪生兄弟。

    “我是不是狡辩你自己心里清楚。”刀剑剜了她一眼,“不过我大人有大量,是不会同你个小女子计较的。但是你必须给我记住,我现在做的一切都是我的职责所在,这间院子需不需要我不是你说了算。不信你去问问主子,如果不需要我,那她拜托十殿下将我要过来是为了什么?别的不说,我只问你,如果就在此刻有人夜闯咱们念昔院儿,你们谁能护得了主子?又谁有那个本事能发现夜行之人?”

    “恩?”迎春一愣,随即道:“我会守在门口,不管谁来了都会提醒主子的。”

    “切。”剑影都听笑了,“你守在门口有什么用?高手上门,无风无声,你根本看都看不见,谈何提醒?而且你真的能保证夜夜守在这里,夜夜不睡?又或者像我一样,就算是睡,也能清清楚楚地听得到周遭的动静?”

    迎春老实摇头,“不能。不过你太危言耸听了,谁会夜闯念昔院儿呢?谁会害小姐?谁……”她说不下去了,因为她家小姐今日刚刚被人害了一场摆了一道,就是这念昔院儿里也不是没有敌人来过,且来的目的还都是为了杀人。

    “哼。”剑影白了她一眼,知道这丫头一定是想到了以前曾经发生过的事,跟他狡辩不下去了。他也懒得再纠缠这个话题,只是指了指院儿门口的方向小声问她:“如果我说现在就有人悄悄摸摸的往这院儿里来了,你信不信?”

    “现在?”迎春不信,侧耳仔细去听,还是摇头,“你别吓唬人了,我的听力不错,外头若真有人来,就这个距离我不会听不到。”

    剑影真是一脸的鄙视,“你那点儿听力,对于真正的高手来说就跟聋子没什么区别。就比如眼下走进院儿来的这位,我敢保证他就是与你擦肩而过,你最多也就感觉到有一阵风吹过来,根本看不见人影,听不见脚步声。不信你再仔细听听看看,那人已经快到房门口了,你发现了什么?”

    “不可能!”迎春惊了,侧过身就往下面看,可真就如剑影所说那般,什么都看不见,甚至连风都没感觉到。“你别胡说八道了,根本就没有人。”

    “有人,我不骗你,只是人已经进了屋,速度太快你没察觉。”剑影说得认真。

    迎春这回心里真没底了,“刀光,我知道之前说的话有点儿重了,你都说了不同我计较,那就千万别因为那些话耽误了保护小姐。现下你要是骗我的也就罢了,如果没骗我,你就不该再坐在这处,应该下去保护小姐。”

    迎春这回心里真没底了,“刀光,我知道之前说的话有点儿重了,你都说了不同我计较,那就千万别因为那些话耽误了保护小姐。现下你要是骗我的也就罢了,如果没骗我,你就不该再坐在这处,应该下去保护小姐。”

    剑影摇头,“不去,男女授受不亲,你家小姐都换了衣裳睡觉了,我进去于礼不合。”

    “切。”他翻了个白眼,“摔死的是你,可别把我拉上。就这么点儿高度,我就是睡着了滚下去也摔不着。当然,我就算是睡着了,也绝不可能滚下去。”

    “你这人怎么这样?”迎春真着急了,“你到这儿来是干什么的?保护小姐是你的职责所在,你要不去我去,但你留在这里就真的没有任何意义了!除了偷听小姐洗澡,你还有什么用?”迎春说完,也顾不上房顶多高,顺着梯子就要往下爬。

    可她的身手实在太差,爬个梯子还差点踩秃噜了,于是剑影第三次救了险些栽下去的她。

    “行了,别去招人烦了,来的人是十殿下。”他不再逗她实话实说,“我的功夫是很好,但是拦十爷我可拦不住,何况主子也不能让我拦。所以你现在要么在屋顶趴着睡觉,要么我送你下去你回屋去睡觉。至于屋里头的事,轮不到咱俩管。”

    迎春一愣,“十,十殿下啊?”说完长出了一口气,“要是十殿下我就放心了。那你送我下去吧,我回屋去睡,明儿还要陪小姐进宫呢!”她想到芬芳阁还等着接收,想到珠宝铺子还在装饰,想到今生阁边上的茶楼也快要腾出来了,还得张罗扩建,顿时头都大了。“真是一脑门子官司,小姐身边实在是太缺人手了。”

    剑影提醒她:“也不必每件事你都要亲力亲为,主子养奴才,奴才也可以给自己找帮手。我相信你若是有合适的人选,主子不会心疼那几个月例银子的。”

    “问题不就是没人吗?”迎春说到这儿突然往额头上拍了一下,“不对啊!有人啊!”葛家兄妹不就是现成的可用之人么,就算芬芳阁那头帮不上忙,珠宝铺的事情就完全可以交给他们二人,自己也能轻松一些多顾顾小姐这头。毕竟现在默语在外头办差,她不能让小姐落了单,身边总跟着刀光这个男侍卫也不是那么回事。

    她想着让葛家兄妹参与进来的可行性,也考虑着让他二人参与到什么程度。毕竟也是新来的人,还真达不到完全的信任,大方向自己还是要把关。

    迎春被吓得第四次栽倒,这次是真栽了,还是大头朝下掉下去的。剑影也是一哆嗦,眼瞅着迎春头要着地了,赶紧飞身向下将人给接住,然后一刻不敢多留,把人往胳膊底下一夹,匆匆闪了。

    君慕凛此刻正挤在白鹤染的小床边上,拧着眉毛低声咒骂:“在阎王殿那时也没发现这小子这么爱唠磕,这怎么一放出来就转了性呢?刀光挺正经的一个人,按说孪生兄弟的性子应该差不多,这怎么俩人一点儿都不一样?这性子随谁了?”

    他伸开手臂,连着被子将小姑娘紧紧揽入怀里,“染染,我怕……”

    两人又在屋顶聊了这会儿,可是屋里的人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就听白鹤染的闺房里传来一声男人的怒吼——“给本王滚远点儿唠去!别在这儿吵吵!”

    白鹤染实在闹心,“好不容易睡着,你大半夜的又来折腾什么?”

    床榻里面冲着墙的人迷迷糊糊地说:“估计是一个随爹一个随娘。不过你这个夜闯民宅钻姑娘闺房挤姑娘被窝的性子是随谁了?”

    君慕凛想了想,十分坚定地道:“肯定是随了爹,我娘听说挺矜持的,就我那个爹不着调。不过宫里的规矩都是妃子送上门来,钻他的被窝,他不用自己去。”

    她想着这些,再想想刚刚骂刀光的话,就开始心虚了。当然,她是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此时在她面前的人根本就不是刀光,而是同刀光生得一模一样的孪生兄弟。

    122.224.33.153, 122.224.33.153;21076059;wap;4;磨铁文学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