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491章 找抽是吧?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不可能的,从这几日君慕息一次都没来看过她就知道,一切都回不去了。

    既然回不去,她改与不改又有什么意义?左右已经没有脸面了,也没有尊严了,捡不回丢失的,便不如一条路走到黑,兴许还能看见一丝光明。

    “白鹤染。”她死死盯着面前这个小姑娘,仿佛看到了从前的自己。可是她如今是那样的憎恨那个时候的自己,就如同憎恨面前这个人一般。“白鹤染。”她说,“你就是个小人!自私自利的小人!用得着的时候就费尽心思去拉拢人心,用不着的时候就弃之不顾赶尽杀绝,亲姐妹都是如此,收留我又是为了什么?”

    话音刚落,就见一团红影突然冲到近前,红影一甩手,一条鞭子照着苏婳宛的脸就抽了过去。苏婳宛匆忙躲闪,却还是被刮着个边儿,脸颊被抽出半个小手指那么长的红印子。

    “找抽是吧?给脸不要脸是吧?姓苏的你以为你是谁啊?能活着住进我们家来不知道感激,反而还指着我姐鼻子骂街,你想死就吱声,姑奶奶送你上西天。别跟这儿一不痛快就发疯,没人理所当然受你的气。”红影自然是白蓁蓁,在这个家里,除了白鹤染,也就白蓁蓁有这个痛快的性子,也就白蓁蓁有这个底气和胆子。

    这一鞭子又让白鹤染想起了原主小的时候,在那些暗无天日的岁月里,她就是靠着白蓁蓁的鞭子才能在那些恶奴的手里活过一年又一年。只有白蓁蓁扬起鞭子抽人的时候,她才能感觉到四周的一切都是活着的,都是有生命和生机的。

    有那么两年岁月,原主爱上了白蓁蓁抽人的声音,她也试图学着白蓁蓁的样子坚强起来。可惜,常年病弱的身体让她连根鞭子都提不动,气得白蓁蓁直骂她是废物。

    就因为这句废物,原主曾憎恨过白蓁蓁,可是有一次她看到白蓁蓁骂过她之后出了门蹲在墙角哭,才明白那不是真的骂,而是恨她不争气,恨这座府里的冷漠残忍和不公。

    “听到了吧!”她再开口,冰霜一样的声音同苏婳宛说话,“没有人理所当然受你的气,我是天赐公主,不是四皇子,这里是文国公府,也不是礼王府。我不该你的也不欠你的,相反到是你几次三番亏欠我救命之恩。知恩不图报也就罢了,竟还试图将我也拉下水,让我也掉入那陷住你的深渊中,图什么?是想我下去陪你?跟你一起难过,整日怨天尤人?我是小心还是君子又关你什么事呢?拉拢人心的目的又跟你有什么关系?”

    她说着,忽然就笑了,“苏婳宛,该不会以为我收留你在我的念昔院儿,也是为了拉拢你吧?真是笑话,你有什么可拉拢的?你又能回报给我什么呢?我留着你,是想看住你,不给你机会再去祸害那个谪仙般的男子。至于拉拢什么的,不好意思,我还真没看上你。”

    她接过白蓁蓁的鞭子,用手扯了几下,苏婳宛下意识地就后退了两步,还以为白鹤染要抽她。可白鹤染的鞭子并没有落下,甚至都没搭理她,人家只是告诉白蓁蓁:“你这个鞭子不行,鞭身太软,你没有内力使不开这种软鞭。回头我画个图纸,你拿给九殿下让他照着图纸给你重做一把,要上头带倒刺的那种。那样你再抽人时,就不会只是在脸颊上留下浅浅的一红印子,而是可以用鞭上的倒刺剜下对方一块肉来,那才叫过瘾。”

    苏婳宛猛地打了个哆嗦,“白鹤染,你竟是如此残忍之人!”

    “头一天认识我么?”她耸耸肩,“还以为在我弄死罗夜大国师那一刻你就已经看清楚我的为人了呢!听着,我从不妄言自己是善良之人,但我最不喜欢的就是拉拢人心。你只看到我所谓的拉拢,只想到拉拢过来的人可以由着我肆无忌惮地去用。可是你却没有想过,她们为我所用的同时,我都将成为我推卸不掉的责任。同盟是需要保护的,就算是跟着我的奴才,我都得对他们负起应负的责任。”

    “但是你什么都不是。”白蓁蓁插了句嘴,“刚刚我姐就已经说过了,收留你就是为了看住你,不把你再放出去祸害人。你以为自己有多大价值,值得费心思拉拢?做梦!”

    白鹤染点点头,“没错,对于你,我没有任何责任,但是我却对四哥有责任。苏婳宛,你千万不要把我看成什么好人,要不是为了四哥,你这样的女子,我随手一个毒甩出去就能让你从这世间永远消失。所以你最好给我老实些,别动歪心思,别打歪主意,否则我不保证哪天心情不好就弄死你。更别指望从这念昔院儿里逃出去,否则被我抓到,腿打折。”

    她说完这番话,拉着白蓁蓁就走了,只留下一脸惊愕的苏婳宛。

    只不过尝试一下,想看看从白鹤染这里有没有突破口。她想离开这里,去哪都好,就是不想在这一方小天地里窝着了。又或者能将白鹤染也拖下水,将其变成跟她一样的人。

    可惜,白鹤染这个人活得太明白,哪来的突破口,除非人家主动开启大门,否则这根本就是一生都逃不出去的牢笼。

    苏婳宛在院子里站了一会儿,默默回屋去了。念昔院儿的下人十分精明,相互递了个眼色,立即有两个丫鬟走到了厢房门口,一边一个将这间屋子看护起来。

    此时,白鹤染同白蓁蓁二人已经走在去锦荣院儿的路上,白蓁蓁真是一肚子火,她问她二姐姐:“那个姓苏的是脑子让门挤了吗?前几日一起搓药丸时我还以为她学好了,想开了,还想着再沉淀一段时日,咱们就可以多一个玩伴,她若有能耐,也可以帮着咱们分担一些事情。又或者真的改好了,将来同四殿下也不是没有重修旧好的可能。姐,你也是这样想的吧?留着她根本就不是为了看住她,而是想改变她,等改变好了以后,将一个全新的苏婳宛送还给四殿下,对不对?”

    白鹤染撇了她一眼,“你觉得我有那个闲心和那个好心给别人养媳妇儿?”

    白蓁蓁点点头,“我觉得你有!虽然看起来冷冰冰的一副不好亲近的样子,但其实你的心肠很好,谁只要稍微给你点好脸色,你就能给予十倍甚至更多的回报,白燕语就是个例子。所以给别人养媳妇儿这个事你真能做得出来,而且也正在做,只可惜那个媳妇儿忒不是个东西,不识好人心不说,还总试图造反。本以为养这阵子应该能养好了,谁成想到底还是养歪了。姐,你现在很郁闷,对吧?”

    白鹤染简直无话可说,“话都说你说完了,还问我对不对的有什么用?我是郁闷,人养成了这个样子,回头我怎么跟四哥交待呢?”

    “自作孽不可活,你就实话实说,四殿下要是敢质疑你我就敢跟他干架!”

    她失笑,“你这个性子是真的好,我有时候的确是心肠太软了,如果能再冷硬一点,当初就不该救活苏婳宛,不该接好她的舌头。亏我还给她讲怎么报仇,还给她描绘高山流水的平静生活,敢情这是一点儿都没听进去啊!”

    白鹤染是相当无奈,想想从礼王府回来的那一天,再想想刚刚,她突然觉得苏婳宛可能有精神病,或是很严重的心理疾病,否则不该这么反复无常。就像那五皇子一样,因为特殊的成长经历导致心理发生扭曲,她不是心理医生,不会专业的疏导方式,所以不管怎么引导,就算当时已经安抚下来,可一旦放松警惕,对方很快就又恢复到那种疯狂失常的状态中去。

    她在想,针阵中有没有哪种阵法是能疏导心理顽疾的?

    锦荣院儿快到了,白蓁蓁的丫鬟小娥“咦”了一声,“前头好像是二老爷府上的人,是不是二老爷来了?奴婢先去看看。”她说着快走了几步先进了院子,很快就又折返回来,同二人道:“还真是二老爷带着二夫人一块儿过来了,听说堂小姐也来了。”

    小娥看向白蓁蓁,主仆二人相处年头多了也都通些心意,白蓁蓁明白,小娥这是在问她还要不要进去。

    她没敢做主,小声询问白鹤染:“二婶怀着身孕呢,这会儿算起来也该有五六个月了,之前一直都没上门,不知道今儿为啥就突然跑了过来。咱们要不要进去?”

    白鹤染想了想,道:“还是进去看看吧!都走到这儿了再回去,让人瞧见了回头说嘴也不好。再说二叔一家同咱们没什么仇怨,之前还一直都跟大叶氏不对付来着,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会儿人都到跟前了,没道理不见。”她说着,又对小娥道:“你去找迎春,让她带你到药屋里,从我之前写好的药方中将安胎的方子拿出来,全当送给二夫人的孕礼。”

    小娥咧咧嘴,“怀身孕还有礼啊?”然后笑呵呵地跑去找迎春了。

    谁成想没跑两步呢,就被迎春跑过来的一名小厮撞了个跟头,小娥疼得直叫唤,就想扯住那小厮评理。谁知就听那小厮道:“小娥姑娘,我待会儿再给你陪礼,堂小姐跟五小姐在祠堂那头打起来了,我得赶紧去禀报老夫人!”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