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492章 我替你报仇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白蓁蓁上前把小娥给扶了起来,匆匆问那小厮:“你是说,白千娇跟白花颜打起来了?”

    那小厮赶紧给她二人行礼,“回四小姐,二小姐,确实是。五小姐不是跪在祠堂里么,堂小姐不知道怎么也逛到那地方去了,两人在祠堂里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开始是吵,吵了没多一会儿就动了手。奴才往这头来时,牌位都撞倒了。”

    白鹤染眼下没心思管那些,她只记得刚刚那小厮说到牌位都撞倒了时,下意识地看了她一眼。就是这一眼,她当时就想到了淳于蓝的牌位。

    白鹤染皱了眉,抬步就换了方向,直奔祠堂那头。

    白蓁蓁赶紧跟上她,那小厮一见她们往祠堂去了,心里就是一哆嗦。两位小姐都打成一团,这再加两个还不得把祠堂给拆了啊!吓得他赶紧往锦荣院儿里跑,一边跑一边喊:“不好了不好了,老夫人快到祠堂去看看吧!要出大事了!”

    白鹤染眼下没心思管那些,她只记得刚刚那小厮说到牌位都撞倒了时,下意识地看了她一眼。就是这一眼,她当时就想到了淳于蓝的牌位。

    就听“啪”地一声鞭响,盖过了所有喧哗。

    淳于蓝的牌位是摆在边上的,因为白兴言嫌弃,说她晦气,原本不让牌位进白家祠堂,当休妻处理。但是在老夫人的坚持下,最终没走出休妻那一步,牌位也被请了进来,只是摆到了边上,并没有在这一代文国公正妻该在的位置。

    要打架选什么地方不好,换个地儿就是打死了她都不带多看一眼的。可如果是在祠堂,如果好巧不巧碰到了淳于蓝的牌位,那这个事儿她就不能不管。

    白蓁蓁点头,“就这么定了!这事儿我就能做主,今日晌午就开始执行。”

    虽非原主,虽不是她的母亲,但终究也是这具身体给了她穿越重生的机会,她就有义务替原主将属于她的一切都好好地保护起来。

    “姐,出了什么事?”白蓁蓁看出她着急,却不明白是在急什么。“她俩愿意打就打呗,咱们管那个闲事干什么?你该不是当好人当上瘾了吧?”

    白鹤染眼下没心思管那些,她只记得刚刚那小厮说到牌位都撞倒了时,下意识地看了她一眼。就是这一眼,她当时就想到了淳于蓝的牌位。

    “我当个屁的好人!”她翻了个白眼,“没见刚刚那小仆说到牌位倒了时看了我一眼么?我怕那俩货撞倒的是我母亲的牌位,不得去看看啊!”

    白蓁蓁一愣,“我还真没留意,那如果是这样咱们真得去,万一,我是说万一,万一真是将大夫人的牌位撞倒了,姐你放心,我就也把她俩给抽趴下。”

    小娥没顾得上去找迎春,一直跟着她俩,这会儿实在听不下去了,“四小姐您可悠着点儿吧,别那么暴力。”

    “不暴力行吗?这家都成什么样子了?我娘辛辛苦苦拿银子养家,他们一个个的不知道珍惜每一口粮食的来之不易,还一天到晚的就知道惹事生非,不抽能行吗?”白蓁蓁说得理直气壮,“有本事自己出去赚钱去,别吃了我的还把手伸那么长。”

    白鹤染一边疾走一边点头,“你说得太对了,这年头就是谁有钱谁是大爷。回头跟红姨娘说,断府上七天的粮,饿死一个算一个。同咱们亲近的,明日起姐带你们下馆子去,其它的人要么也自己出去觅食,要么就饿着。”

    白蓁蓁点头,“就这么定了!这事儿我就能做主,今日晌午就开始执行。”

    小娥提醒她们:“三夫人可还怀着身孕呢,万一真饿出事来怎么办?”

    “你是不是傻?”白蓁蓁瞪了她一眼,“那人是三夫人,身为正室主母,连家里有没有米下锅的事都解决不了,她还当个屁的三夫人?想保住孩子就自己想办法,想不出来办法饿死就活该,没人可怜她,也没人听说哪家府上是靠着小妾的娘家施舍银子过日子的。”

    几人一路说着话,终于到了祠堂。

    这个一向清静的地方今日十分喧嚣,女子撕打叫骂的声音从里头传出,骂得是上下古今八辈祖宗全带,要多全面有多全面,简直为听着这些叫骂的人们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白蓁蓁都服了,“以后谁再敢说我彪悍,我就介绍他们看看这两位打架的现场。跟她们比我哪里是彪悍,我简直是个文静女孩。”她一边说着一边跟着白鹤染往里面走。

    祠堂这边原本并没安排多少下人,就有个扫地的哑仆默默地守着白家的祖宗牌位,每日燃香摆供,等着主人家逢年过节才能来走过场一样地祭拜一回。

    可是今日却有许多人围观过来,因为里头打架的动静实在太大了。只是人们以为最先往这边来的要么是老爷,要么是老夫人,再不济也该是当家主母。却没想到,先露了头的竟是府里势头最盛的二小姐,和财富最多的四小姐。

    白鹤染的到来让一众仆人退避三舍,可是里头正在打架的两位小姐,和正在拉架的两个丫鬟却完全没注意到又有人来了,叫骂依然,甚至那两个丫鬟也在帮着自家小姐骂对方。

    白鹤染懒得管她们打得你死我活,只用目光在这间祠堂里扫视一圈,最后落在摔在角落里的一块牌位上。

    她走上前,将牌位拾起,上面果然刻着淳于蓝的名字。

    怒火在这瞬间燃至极点,可她还是强压下来,用袖子仔细地将牌位上的灰尘擦拭干净,然后起身,再恭恭敬敬地摆回原处。只是看着放这牌位的角落心里就有气,明明是发妻,最终却只得这么一个小角落安放,不知道淳于蓝若是泉下有灵会怎么想。

    她曾经想过让白兴言将这牌位请到该放的地方,可是又觉得淳于蓝也不见得愿意在死后还守着那个位置。用那样的方式结束生命的女子,对于那个丈夫,对于这场婚姻,应该是彻底绝忘了吧,怎么可能还想在死后再被绑在这个家族中。

    “待我的公主府建成,就将你迁至那里。就算做不到每日祭拜,至少每逢初一十五三柱清香,我还是能做到的。给你一片清宁,愿你灵魂安息,不用再整日对面这些你根本不愿见到的人。淳于夫人,你且稍等,我这就将今日摔地之侮替你讨要回来。记住,今后无需再委屈自己,有我在,你想报的仇,我都替你报了。”

    她说完最后一句,冲着淳于蓝的牌位鞠了一躬,身后跟来的白蓁蓁和小娥也随着她一起鞠躬。然后就见白鹤染迅速转身,一把夺过白蓁蓁还握在手里的鞭子,猛地往地上一甩——

    就听“啪”地一声鞭响,盖过了所有喧哗。

    正扭打在一处的白花颜和白千娇二人也被这声音给吓了一跳,同时停住了扭打的动作往这边看过来。这一看不要急,两人是齐齐打了个哆嗦,不由自主地松了手往后退去。

    她的目光偏了偏,去看白蓁蓁站的位置,是了,正是淳于蓝牌位所在之处。

    此刻的白鹤染在她二人眼里就像是个会吃人的恶刹,特别是她手里的那条鞭子,更是让先前还打得起劲的两个人阵阵胆颤。

    白花颜跟白鹤染接触比较多,所以反应比白千娇要快。白千娇这会儿已经都懵了,完全被白鹤染的气势给吓住了,可当白花颜看到她这位二姐姐出现在这里时,脑子首先想到的是:我是不是什么地方招惹到这位瘟神了?

    随即拼命地想,到是很快就让她想到刚刚在跟白千娇打架时,为了解气,曾随手抄起个牌位往白千娇的脑袋上砸。那个牌位放的位置在最边上,正巧两人又打到了角落处,抓起来最顺手,当时她也没想太多。可是现在再想想……白花颜的脑子轰地一声炸了起来,她意识到,那很有可能是淳于蓝的牌位。

    她的目光偏了偏,去看白蓁蓁站的位置,是了,正是淳于蓝牌位所在之处。

    白蓁蓁都服了,“以后谁再敢说我彪悍,我就介绍他们看看这两位打架的现场。跟她们比我哪里是彪悍,我简直是个文静女孩。”她一边说着一边跟着白鹤染往里面走。

    还有白千娇额头上那一个大包,这到底是谁砸谁不是一目了然么。

    白鹤染眼下没心思管那些,她只记得刚刚那小厮说到牌位都撞倒了时,下意识地看了她一眼。就是这一眼,她当时就想到了淳于蓝的牌位。

    “用我母亲的牌位打架,白花颜,你找死!”故意用牌位去砸人,这是什么行为?白鹤染觉得她今天要是不抽死这白花颜,都对不起皇上给她的这个天赐公主的封号。“或许我身为白家嫡女没有权力打罚于你,但是皇家公主却绝对有权利打罚臣女。就算打死也是活该!”

    怎么办?用淳于蓝的牌位当武器来打架,这事儿要是让白鹤染知道还不拆了她的骨头?

    要说白鹤染刚刚只是愤怒,那现在就是火气窜天了。要说是两人打架不经意撞倒了淳于蓝的牌位她还算可以接受,发通火气教训一番就算完了,即便挥了鞭子也只是抽了地面,并没打到人的身上。

    可白花颜这话一出,白鹤染手里这鞭子就有了实际的落处,再不是地面,而是她的身上!

    “我当个屁的好人!”她翻了个白眼,“没见刚刚那小仆说到牌位倒了时看了我一眼么?我怕那俩货撞倒的是我母亲的牌位,不得去看看啊!”

    白鹤染的鞭子再次扬了起来,一点儿不带犹豫的,嗖地一下,带着凌厉的风声抽到了白花颜的身上——

    要不怎么说白花颜没脑子呢,她不说话还好,这一说话可就露了馅儿。因为谁都不是瞎子,更别说白鹤染的眼神儿还出奇地好使,就在白花颜说这话的时候,白千娇是一脸的懵,一脸的震惊,这根本就不是被人拆穿的反应,反到像是被诬陷后的惊讶。

    白花颜心念电转,很快做了一个决定。就见她伸手往白千娇指了去——“是她!二姐姐你要怪就怪她,是她用大夫人的牌位砸我,你看我的脑袋都被她砸出包来了!”

    白蓁蓁都服了,“以后谁再敢说我彪悍,我就介绍他们看看这两位打架的现场。跟她们比我哪里是彪悍,我简直是个文静女孩。”她一边说着一边跟着白鹤染往里面走……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神医毒妃》,微信关注“ 或者 ”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