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493章 有意见皇宫提去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可是光急眼不行,鞭子抽完了总得善后的,一会儿长辈们就要赶来了,以她爹对她这个二姐姐的态度和对大夫人的态度,铁定是要偏心的,对二姐姐不利。

    惨叫传来,撕心裂肺,却盖不过一声声鞭响,掩不住观“刑”众人满面惊恐。

    就连白蓁蓁都震惊了,此时内心的唯一想法是:白鹤染疯了!

    的确是疯了,这换了谁谁都得疯。已去世的母亲非但得不到安宁,就连牌位都要被人当做武器用来打架砸人,如此屈辱何人能忍?

    白蓁蓁气得握住双拳,要不是白鹤染的打罚已经太过凶猛,她也想冲上去泄泄满腔愤怒。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府里人几乎都知晓二老爷家的堂小姐在祠堂里跟五小姐打起来了,他们本是来看打架的,结果看到的竟是二小姐发威,鞭抽白花颜。

    白燕语也跑来了,先前白蓁蓁追上她,什么也没说,十分随意地塞了一把银票就走了。她细数数,竟足足三万两,刚好够抵了五皇子的债。

    她没想到白蓁蓁会突然给她银子,明明在念昔院儿时还骂她傻来着,还损她给男人还债是倒贴行为,不可取。可是一转头就把银票送了来,这让她当时就鼻子发酸,十二年没感受过的姐妹亲情在那一刻浓到了巅峰。再想想白鹤染昨晚对她说的话,终于清楚地意识到自己走上了一条正路,一路再也不用盲目献媚孤军奋战的正路。

    她想把这个消息告诉给林氏,她想劝劝自己的姨娘不要再考虑要不要投靠小叶氏,这座府里真正要投靠的人应该是白鹤染和白蓁蓁,这才是有前途的明路。

    可还没等回自己院子呢,就听说祠堂这头打起来了,还听说二小姐和四小姐已经赶过去。

    直觉告诉她,白鹤染绝对不是过去拉架的。能将其吸引过去,保不齐祠堂还出了别的事。

    直觉告诉她,白鹤染绝对不是过去拉架的。能将其吸引过去,保不齐祠堂还出了别的事。

    她这才匆匆跟来,看到的竟是这番景象。

    “怎么回事?”伴着声声鞭响,白燕语小声问白蓁蓁,“二姐姐为何发这么大的火?”

    白燕语没吱声,以前?以前她要是用了,怕早就被大叶氏和白惊鸿给吃得骨头都不剩。

    白蓁蓁看向淳于蓝的牌位,“她俩打架,把大夫人的牌位都摔到地上了。白花颜居然用牌位当武器砸千娇的脑袋,你瞅瞅,脑门子都砸了个包。”

    白燕语也没想到竟有如此过份之事,怪不得白鹤染发了那么大的脾气,这事儿搁谁身上谁都得急眼。

    白燕语拍拍她,然后退回到白蓁蓁身边,白蓁蓁问她:“你跟人家说什么了?”

    可是光急眼不行,鞭子抽完了总得善后的,一会儿长辈们就要赶来了,以她爹对她这个二姐姐的态度和对大夫人的态度,铁定是要偏心的,对二姐姐不利。

    白燕语快速思考着该怎么办,不一会儿就有了主意,她趁所有人都被白鹤染那头吸引时,悄悄走到了白千娇身边,小声问道:“千娇,你和花颜为什么打起来?你怎么到这儿来了?”

    白千娇往日是不喜这个三堂姐的,可是此刻她已经被白鹤染吓傻了,那一声声鞭响虽没响在她身上,可听着依然刺耳。打架她也有份儿,万一抽完了白花颜再来抽她呢?

    白家没有一个人过和同她说话,好不容易来了个白燕语,这会儿就也顾不上喜不喜的了,赶紧就道:“我今日随父亲母亲来给祖母请安,他们在屋里说着小弟弟的事,我心里憋屈就想出来走走。许是失神,也没留意走到哪,一抬头就到了祠堂。我想着既然到了,不如就进来给先祖们上柱香,毕竟也不常来,谁成想一进来就看到白花颜在地上坐着,边上还有个丫鬟给她揉腿,她甚至还在吃香案上的供品。”

    白千娇的话把一旁站着的白蓁蓁都给听傻了,偷懒不跪这个到是不意外,让丫鬟给揉腿也估且算是偷懒的一种,但吃供品是几个意思?还有这种玩法?不怕夜里祖先上门找你吗?

    白燕语也是一脸惊愕,白千娇还在继续说:“我当时说了她几句,大意就是坐在这里吃供品对先祖不敬,要吃也是上过香之后由长辈分发才可以吃,何况还掉得满地都是点心渣子。我说要去告诉大伯,她很生气,指着我就骂,骂得特别难听,还说我娘亲肚子里有了小弟弟,往后就没我什么事了,我就是赔钱货,早晚是要嫁出去换钱的。我很生气,就还了嘴,说如今三夫人肚子里也有了孩子,没准也是个弟弟,今后你还不是跟我一样,有什么好得意的。”

    白燕语也是一脸惊愕,白千娇还在继续说:“我当时说了她几句,大意就是坐在这里吃供品对先祖不敬,要吃也是上过香之后由长辈分发才可以吃,何况还掉得满地都是点心渣子。我说要去告诉大伯,她很生气,指着我就骂,骂得特别难听,还说我娘亲肚子里有了小弟弟,往后就没我什么事了,我就是赔钱货,早晚是要嫁出去换钱的。我很生气,就还了嘴,说如今三夫人肚子里也有了孩子,没准也是个弟弟,今后你还不是跟我一样,有什么好得意的。”

    “许是这番话刺激了她,她不但骂得更凶,还跳起来打我,还用牌位砸我的头。起初我不知,后来二堂姐来了才知道那竟是大夫人的牌位。”她说着指了指自己的额头,“你看,就是砸的这里,疼得很,我会不会破相啊?”

    白燕语往她脑门子上瞅了一眼,果然肿得不轻,都见血了。这牌位染血可不是好事,白花颜简直是作死!

    “你先别管破不破相了。”她告诉白千娇,“你是二叔的女儿,是住在外宅的,今日却跑到主宅的祠堂里跟嫡小姐打架,这就注定没有人会帮你,就算祖母也不会站在你这一边。你看看这一屋子乱的,这里是什么地方,你当是你们的小白府吗?这里可是侯爵府的祠堂,上头供奉的是历代文国公,你这个祸可闯大了。”

    她有些危言耸听,但白千娇眼下早没了主意,句句都听在了心里,句句都信了。

    “那我该怎么办?我也不想的啊,我真是不经意走到这边来的。”她以手掩面,呜呜地哭,一边哭一边还要小心不能碰到头上那个渗血的大包,一碰生疼。

    直觉告诉她,白鹤染绝对不是过去拉架的。能将其吸引过去,保不齐祠堂还出了别的事。

    白燕语将她的手扯了下来,“行了别哭了,二姐姐现在在抽白花颜,一会儿指不定就要过来抽你,毕竟一个巴掌拍不响,牌位受损的事你也有份。你看看二姐姐,你怕不怕?”

    白千娇一哆嗦,还用看么,听这声儿都怕。

    “害怕对吧?不想挨打对吧?”白燕语凑到她耳边,“不想挨打就听我的。”

    白燕语没吱声,以前?以前她要是用了,怕早就被大叶氏和白惊鸿给吃得骨头都不剩。

    说罢,在白千娇耳边小声耳语了一番,听得白千娇连连点头。

    白燕语拍拍她,然后退回到白蓁蓁身边,白蓁蓁问她:“你跟人家说什么了?”

    “也没说什么,只是嘱咐她一会儿当着长辈要好好说话,要明白如何自保,也要明白怎样说才对二姐姐更有利。”

    “她能听你的?”

    白燕语挑眉,“她当然得听我的,因为我跟她说,不想挨抽就使劲儿往白花颜身上赖,只有白花颜的罪足够大,才当得起这顿鞭子。”

    白蓁蓁再次对这个三姐刮目相看,“没看出来啊,你还挺有道道儿。有这心计以前怎么不知道往正地方用呢?简直浪费。”

    白燕语没吱声,以前?以前她要是用了,怕早就被大叶氏和白惊鸿给吃得骨头都不剩。

    外面有人来了,最先进来的是二夫人谈氏。谈氏如今已经有六个多月的身孕,肚子已经挺起来了,人也显得有几分臃肿,还没等进屋就先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喊着:“我的女儿啊!你这是犯了什么错,好好的来看祖母怎么就被人给打了呢?这国公府也太欺负人了!”

    结果刚进了祠堂就看到白鹤染在挥鞭子抽白花颜,当时就吓得“嗷”一声惊叫起来。

    白蓁蓁赶紧开口:“二婶当心身子,别跟着瞎激动,抽的不是你闺女,你闺女在这儿呢!”

    谈氏这才看到白千娇正坐在地上,头发散乱着,衣裳领子都被扯坏了。于是又是吱哇乱叫地扑上前去,抓着白千娇大哭:“女儿啊!我的女儿啊!你怎么成了这个样子?是谁把你打成这样的?你爹虽然没承爵位,可咱们也是嫡出的,她们凭什么这样打你啊!”

    小叶氏叫了半天没得到任何回应,就只有她的贴身丫鬟冲上去象征性地拦了两下,可很快就被白鹤染的鞭子给吓退回来。

    白鹤染撇了她一眼,“放心,死不了,我会算准她半死不活的时候就停手。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你,今日就算我把她给打死了,她也没资格让我去陪葬。”

    “这是在干什么?你们怎么还都愣着,还不快过去救人!再不救人五小姐就要被打死了!”小叶氏反应过来立即呼救,可是下人到是聚集了不少,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前救人。

    白燕语拍拍她,然后退回到白蓁蓁身边,白蓁蓁问她:“你跟人家说什么了?”

    “我……”小叶氏几乎都要崩溃了,“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啊?”

    这时,小叶氏也到了,孕不过三月显不出怀,但她还是劳了两个丫鬟一边一个搀扶着,生怕有个闪失。但再搀扶也架不住这个场面的震撼,当她看到白花颜被抽得一身是血,正抱着脑袋趴在地上时,差点儿没当场晕过去。

    “凭什么?”小叶氏惊了,“你这是动用私刑!谁给你的权力?”

    “皇上给的,我父皇。”白鹤染的声音淡淡传来,却如一记重锤砸到了小叶氏身上。“怎么,你有意见吗?有意见上皇宫提去。”

    白燕语拍拍她,然后退回到白蓁蓁身边,白蓁蓁问她:“你跟人家说什么了?”

    特别是那些早到的人们,他们知道事情的前因后果,一个个把个五小姐给恨得牙痒痒,恨不能她被二小姐给抽死,怎么可能会救。

    小叶氏慌了,眼瞅着白花颜脸都被抽开了花,她再顾不得其它,当即指着白鹤染就大声喝问:“白鹤染!光天化日之下你竟毒打亲妹,你到底是要干什么?杀人偿命,你把她死了自己有什么好处?她是你的妹妹,她同你有什么深仇大恨值得你下如此毒手?”。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神医毒妃》,微信关注“ 或者 ”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