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495章 花颜再行凶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老夫人的话再次将小叶氏推入深渊,一个白鹤染都没拦住,现在又多了一个老夫人,她的花颜还能有命在?

    小叶氏疯狂的去求白兴言:“救救她,救救我们的女儿!老爷不能坐视不理啊!”

    白兴言实在看不下去了,一步冲到白鹤身前:“昨日你出了那样的事,我身为父亲非但没有与你为难,还处处维护于你,甚至你说把你的五妹妹关到祠堂罚跪我都听了你的话,可你就是这样回报我的?今天你的鞭子要落,就落到我的身上吧,我到是要让所有人都看看,你这个逆女是如何毒打亲生父亲的!再让天下人评评理,你这样的人,配不配做天赐公主!”

    他这话一出,在边上哭的谈氏也急了眼,当时就扯开嗓子大声喊道:“二爷呢?我们家二爷呢?这种时候他跑哪去了?”

    有下人答:“二爷先前就去了茅房,应该也快到了,二夫人千万别急,身子要紧。”

    “当家的再不来,我们娘俩就要被人欺负死了啊!就要被人打死了啊!”谈氏大嚎。

    白鹤染看着白兴言,突然就笑了,“皇上封我为天赐公主,是因为我制药解救万民,跟打不打你没有任何关系。我到是想问问你,女儿打父亲不耻,父亲杀儿子就很光荣吗?”她往前逼近了半步,声音压得虽低,却如刀子般捅进白兴言心底最大的秘密。

    “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我亲爱的父亲,要不我现在就把你给抽趴下,然后你把这事儿抖出去,抖得全天下都知道才好。而我呢,也将当年的事情说出来,同样也说给天下百姓听,请大家给评评理。我到是想看看,是打人的罪重,还是杀人的罪重。怎么样,你敢吗?”

    白兴言的身子不由自主地发了抖,不是刚刚因愤怒而发抖的样子,而是恐惧。

    他早猜到白鹤染肯定是对当年那个孩子的事知晓一二了,也猜到消息定是从老夫人那边传出去的,他甚至因此对老夫人下过毒手,可惜并没成功。

    但是说得这样清清楚楚,还是第一次。从前都是含含糊糊地说,这一次,算是摊牌吗?

    “你,你胡说八道!”他试图狡辩,可惜底气全无,语言是那么的苍白。

    “是不是胡说八道你自己心里有数,要不咱们就找阎王殿给查查,看看我是不是胡说。白兴言,听着,之所以我到现在还没跟你清算总帐,是因为还有许多事情没搞清楚。除非你能将所有罪行掩盖得天衣无缝,否则总有一天,我要你去为我的哥哥陪葬!”

    她在说话,可是这些话听在白兴言耳朵里就像是送葬曲,字字诛心,句句要命。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她又开口了,“我不说不代表我不知,我不问不带表我不查。人总要为做过的事付出代价,不在今日就在明日,总有一天一切都会明朗,所有你自以为可以蒙混过关的事实,都会水落石出。真相浮出水面的那一日,就是你的死期!”

    她唇角挑着阴森的笑,像来自地狱的收魂使者,“让开!我还没抽过瘾呢!”

    白兴言下意识地就让开了,脚步挪走的那一刻小叶氏都震惊了,她还以为自己花了眼。揉了眼再仔细去看,没错,白兴言就是把身位让了出来,让白鹤染再一次正面对向她的女儿。

    “老爷,你干什么?”她声音打着颤,完全不敢相信眼前事实。“她跟你说了什么?你为什么不保护我们的女儿了?我是你的妻子,花颜是你的嫡女啊!”

    白兴言在白鹤染那里受了一肚子气,憋了一脑门子惊吓,这会儿被小叶氏这般置问,总算找到了发泄口“你给我闭嘴!”他伸手指向白鹤染,“她也是我的女儿,也是嫡女!她的母亲更是我的发妻,比你尊贵!你的女儿对先祖不敬,对先夫人不敬,该打!”

    “你疯了!”小叶氏失控尖叫,“你想送了她的命吗?我肚子里还有你的孩子,你怎么可以让我如此寒心?”

    白兴言也觉无颜面对小叶氏,但他又不敢招惹白鹤染。这个刺头一样的女儿万一真把当年那桩事摆到台面上来说,他是无论如何都说不清楚的。于是只好偏了头,选择对小叶氏的指责置之不理,只是吩咐下人:“将三夫人扶回竹笛院儿去。”

    “我不走!”小叶氏甩开下人,爬起来几步冲到白鹤染近前,一把抓住她手里的鞭子,“你要打就打我吧!有本事你往我肚子上打,打掉我肚子里的孩子,我看你今后如何立足!”

    白鹤染皱了皱眉,想甩开她,想说只要我想保你的孩子,哪怕抽得你只剩一口气在,那孩子也能平平安安。可还不等她有所反应,一直趴着装死的白花颜突然就像只狸猫般窜了起来,还伴着“嗷”地一声怪叫。

    她这一窜是窜向二夫人谈氏的,砰地一声用自己的头撞向了谈氏的肚子。

    这个变化太快了,而白鹤染这头有小叶氏在撒泼一样地纠缠,根本无暇顾及。人们眼睁睁看到白花颜一头撞上去,谈氏在这猝不及防的撞击下步步倒退,撞上了供桌,撞番了香炉和供品,人也站不稳,直直地滑坐到地上。

    一地的血很快就留了出来,谈氏疼得都翻了白眼,双手抱着肚子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却是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了。

    “娘亲!”白千娇哭着扑了上去,却也是手足无措不知该上怎么办才好。

    白鹤染一把甩开小叶氏,快步上前,手腕翻动间,七枚金针全部夹在指缝。

    当下也顾不得什么了,她掀开谈氏衣裙,果断又迅速地将七枚金针悉数扎到的肚子上。然后一扭头,刚好看到迎春往这边跑了来,立即吩咐:“回去取我的药箱来。”

    迎春没等进屋呢就听到这么一句,当时就转了身往回跑,白鹤染掐住谈氏一处穴位,开口同她说:“二婶不要慌,保持现在这样大口吸气,我已经为你下了针阵,只要你配合我,孩子一定保得住。”

    谈氏迷迷糊糊地听到这么一句,当时就有了精神头,也顾不上自己肚皮被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给掀了开,只管照着白鹤染说的去做。很快地,也就换了五口气的工夫,身下的血奇迹般地止住了,身体里那种拧着劲子的疼痛也消失了。虽还不至于像平常那样舒坦,但是她自己也有感觉,肚子里的孩子十有**是没事的。

    谈氏一头的汗,紧紧抓住白千娇的手,有一种死里逃生的感觉。

    而此时,那行凶之人也摔在地上,但却没停留,忍着一身的疼痛往边上爬了几步。血拖了一地,却没有人可怜她,因为她口中还在不停地叫骂着:“我杀死你的儿子,你们家这辈子也别想再翻身!你们都该死,从上到下有一个算一个,统统都该死!”

    话说完,竟还觉不过瘾,居然又随手抄起个牌位狠狠地往谈氏的头上砸了去。

    白鹤染怎么可能再给她一次行凶的机会,但见她袖子一挥,那快牌位被她袖口卷了一下,竟调转了方向,照着白花颜的额头砰地一声就砸了上去。

    白花颜当时就被砸得两眼冒金星,歪歪扭扭地又往地上栽倒了去。

    小叶氏扑上前将女儿抱住,可是心里也开始发慌了。因为她低头间清清楚楚地看到,那被白花颜又拿起来行凶的牌位,竟是她的亲祖父,白家逝去的老太爷的灵牌。

    白鹤染这头紧急抢救谈氏,已经无瑕管顾白花颜了,她只是冷冷地说了句:“别的没学着,杀人的本事到是跟你爹学了个十成十。”就这一句,就把白兴言的冷汗给吓了出来。

    当然,此时根本也用不着白鹤染发火,她报的是淳于蓝牌位的仇,至于谈氏挨的这一下自有二老爷跟其算帐,而此时老太爷那块被摔坏的牌位,老夫人是不会坐视不理的。

    老夫人直接不干了!就见她几步走上前,弯腰从地上拾起被白鹤染丢下的鞭子,照着白花颜狠狠地抽了下去!

    “亏得老身刚刚还在心疼你,刚刚还在担心自己莫不是要白发人送黑发人?刚刚还在想你再不好也是我的亲孙女。可眼下看来,这些真是多余的,你这个亲孙女都不如从前那个白惊鸿,我白家还要你何用?今日我就打死你这个孽障,再不能留你为祸家族!”

    老夫人的鞭子一下一下往下落,连边上的小叶氏都顾不得避了。白兴言真怕老太太抽着小叶氏的肚子,于是赶紧上前将小叶氏给抢了出来,紧紧地按着她不让她再往前跑。

    小叶氏疯了一样喊着白花颜的名字,疯了一样质问老夫人:“你吃这个府里住这个府里,出了事却只会向着你另外一个儿子,你对得起这个家吗?你到底把你的大儿子当成什么了?你到底把你大儿子的孩子当成什么了?”

    嗖!

    一道银光飞来,直奔她的咽喉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